search
《刺客信條》到底說的是什麼?

《刺客信條》到底說的是什麼?

《刺客信條》電影版有一段台詞很有意思,來自刺客聯盟兄弟會的死對頭聖殿騎士團高層對話。

夏洛特·蘭普林飾演的Ellen想要終止傑瑞米·艾恩斯飾演的Rikkin父女的科學研究,理由是現在社會,「自由」已經對他們的統治構不成威脅了。

Ellen:人們不再關心生活自由,他們在乎自己的生活標準。現代世界已經不再需要自由之類的觀念,他們滿足於遵守。

Rikkin:幾個世紀以來我們嘗試用宗教、政治和現在的消費主義來消除異議。現在不是時候來嘗試一下科學嗎?

所謂的科學,就是那個可以把人帶到先祖記憶中的Animus,利用記憶,聖殿騎士團可以找到統治人類的伊甸蘋果。

作為一部暢銷遊戲改編的電影,用時髦的話來說,《刺客信條》是一個自帶大IP的作品。遊戲出品公司Ubisoft是個法國公司,他們的另外一個大IP《波斯王子》也曾經被改編成電影。

這部電影也有資本的參與,就是《巴拉拉小魔仙》的那家奧飛動漫旗下的奧飛影業。有意思的是,奧飛其實看中的是《刺客信條》《細胞分裂》這兩個遊戲IP,但是當時還被建議參投《荒野獵人》。沒想到歪打正著,《荒野獵人》票房口碑雙豐收,拿了奧斯卡,小李子還得了影帝,全球票房也賣了5.3億美元。

這中間的操盤手就是李少偉,也是《雲圖》的製片人之一,當年在戛納柚子君還採訪過他。另外,《黑暗騎士》香港有陳冠希的那段戲,他也是中方製片人。

《刺客信條》和其他所有遊戲改編電影一樣,都面臨著巨大的劇本改編困難。首先是從交互變成單方輸送信息,遊戲變成電影等於是降維輸出;其次遊戲涵蓋的海量世界觀如何用120分鐘交代給觀眾,還不讓人討厭;最後是你設計的情節和遊戲會不會衝突,冬粉買賬嗎?

除了爽快的動作和「信仰之躍」,《刺客信條》遊戲最吸引的人地方無疑是玩家可以站在自己的維度改變歷史。這種有《尋秦記》既視感的穿越戲份是通過一種叫Animus的機器實現的,在遊戲里,Animus類似於《入侵腦細胞》裡面的機器,玩家僅僅是用意志進入記憶。但是在電影里,Animus更像是高階互動VR設備,主人公要身體力行地參與戰鬥,也就是說他們要真的能打。

一方面這樣會讓畫面變得更酷,另一方面也為之後現代世界的故事發展留下了伏筆。

而每一次進入歷史,實際上都是一堂堂生動的歷史教育課。再加上貫穿系列主線的刺客與聖殿騎士團的鬥爭,就是自由對抗集權統治的編年史。我在文章開頭引用的對話,也就是這個意思。

這個電影還有一個很突出的地方,就是視覺風格。

導演是賈斯汀·庫澤爾,他的上一部電影《麥克白》入圍了戛納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就是一部視覺風格非常突出的作品。電影的攝影亞當·阿卡波除了合作了賈斯汀·庫澤爾所有的電影之外,還參與了美劇《真探》的第一季。

《刺客信條》現代聖殿騎士團總部的冷色調,與歷史時空的黃色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而且亞當·阿卡波一個非常明顯的特點,他善於利用光影和煙霧營造一種宗教的宿命感,而這也是《刺客信條》這個系列需要有的色彩。

據說法鯊看完劇本之後,就決定拉賈斯汀·庫澤爾入伙,同時還有《麥克白》中 搭檔瑪麗昂·歌迪亞。在這之前法鯊根本沒有聽說過《刺客信條》這個遊戲。吸引法鯊的原因是他一直想要嘗試一部根植在科幻基礎上的奇幻題材電影,而《刺客信條》的概念恰好滿足這個條件。除了前期劇本,法鯊甚至參與了這個電影的後期剪輯,可見對於項目的重視程度。

不管怎麼樣,《刺客信條》這個系列都會有續集的,因為除了遊戲迷,市場也是一個重要的理由。過不了多久,也許還有角色加入呢。

腿長臉殘 宅色雙修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