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葵花藥業老闆離婚非個案 家族控股上市公司套路多

葵花藥業老闆離婚非個案 家族控股上市公司套路多

俗話說,「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對唱夫妻檔。」很多民營企業創立之初都是與「枕邊人」共同奮鬥起家,越來越多的「夫妻公司」走上了財富快速膨脹的上市之路。近日,葵花藥業一場涉及33億元資產分割的離婚案,以「女方非但分文不取,還倒貼6000萬」的奇特方式落幕。從而使近年來發生的多起家族控股上市公司的「離婚大戰」,再度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話題之一。

前陣大火的反貪神劇《人民的名義》中,達康書記送分居多年,最後不得不宣布離婚的妻子去機場的橋段,頗有深意。他拉下車窗,與前來「截車」的反貪局長侯亮平對視時的眼神,讓人感覺五味雜陳,堪稱經典。

可見,當婚姻與面子、仕途掛鉤時,強大如能在漢東說一不二的省委書記,遇到離婚問題時也是難以保得「兩全」。

在商界也是如此。

特別是在上市公司,婚姻的隱私屬性與公司信息透明的要求是衝突的,那些手握重金的企業實有人,在遭遇婚變時無法像普通企業主那樣選擇隱瞞,他們需要面對的往往是複雜的股權變更、金額龐大的財產分割,帶來的影響輕則市值下跌,重則凈身出戶。

一心堂實控人離婚:女方分得20億資產

今年1月4日,剛剛上市兩年半的一心堂曝出新聞,公司實控人阮鴻獻與劉瓊已辦理離婚手續,解除婚姻關係,對於上市公司的共同控制關係解除。阮鴻獻、劉瓊於2017年1月2日共同簽署《關於雲南鴻翔一心堂葯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所有權分割聲明》。

藍鯨健康注意到,一心堂於2014年7月上市之後,阮鴻獻與劉瓊的財富得到暴增,兩人也曾經在2014年至2016年連續三年躋身胡潤百富榜。

兩人在離婚前,阮鴻獻持有一心堂1.76億股股票、劉瓊持有一心堂9564.8萬股股票。經一致協商,兩人對解除婚姻關係前所持有的一心堂股票所有權進行分割,分割后阮鴻獻仍持有一心堂1.76億股股票、劉瓊持有一心堂9564.8萬股股票。

阮鴻獻和劉瓊解除婚姻關係后,阮鴻獻持有一心堂1.76億股股票,占公司股份總數的33.75%,持股數量未發生變化,仍為一心堂第一大股東。同時,阮鴻獻仍擔任一心堂董事長、法定代表人,對一心堂的重大經營決策仍具有較強的控制力,一心堂實際控制人由阮鴻獻、劉瓊變為阮鴻獻。

按照一心堂公告時的股價計算,劉瓊所持有的9564.8萬股股票市值大約在20億元左右,這意味著兩人離婚,劉瓊分得了20億元左右的資產。

雖然有財產的分割,但也算「公平合理」。

不過,並非所有的上市公司都能如此平穩過渡。

有人說,婚姻並不只是愛情的證明,同時也是家族企業者所做出的最重大商業決策之一。一旦婚姻「觸礁」,不但會帶來財富縮水,更嚴重的是會擾亂企業運營。

沃華醫藥:夫妻鬧離婚 公司經營四面楚歌

「我起訴趙丙賢家庭暴力,」陸娟面對媒體公開指責趙丙賢,「導致婚姻破裂還有別的原因,但目前不方便對媒體公布。」

自2010年年底沃華醫藥的實際控制人趙丙賢、陸娟夫婦曝出「離婚門」后,趙丙賢一直躲著不回應。直到近日,又傳出夫妻二人已經和好的消息,離婚風波算是逐漸平息。

根據沃華醫藥2010年年報,趙丙賢和陸娟共同擁有北京中證萬融投資集團,其中趙丙賢佔80%股份,陸娟佔20%股份。北京中證萬融又是沃華醫藥的大股東,持股50.27%,因此,趙丙賢、陸娟夫婦為沃華醫藥實際控制人。根據2010年5月30日沃華醫藥股價12.12元計算,趙丙賢夫婦彼時財富為9.98億元。

陸娟透露,夫妻雙方沒有婚前財產,後來的所有財富都是二人共同財產。除沃華醫藥外,趙丙賢夫婦還擁有羅萊家紡(002293.SZ)和同仁堂科技(8069.HK ) 及數十家正在運作上市的公司的股權,總資產可能超過20億元。如果離婚,其財產分割的結果最有可能是五五分。

俗話說:「家和萬事興。」夫妻不和,家族企業的運氣也不會太好。

2010年,沃華醫藥主導產品心可舒片「意外」落選《國家基本藥物目錄》,到第三季度公司賬目出現巨虧,多名高管集體減持,沃華醫藥一時間四面楚歌。

沃華醫藥的股價也隨之一落千丈。

除了巨額分手費之外,更需要關注的是,有些離婚案可能會對公司的股權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造成巨大的影響。

葵花藥業:罕見的女方「凈身出戶」

相比其他離婚案「滿滿的都是套路」,葵花藥業實控人的離婚風波讓人有些看不懂。

7月12日晚間,以黑龍江葵花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為核心的民營股份制上市公司葵花藥業連發6條公告,而這6條公告均圍繞著公司共同實際控制人關彥斌與張曉蘭的離婚一事。公告稱,公司共同實際控制人關彥斌與張曉蘭已辦理離婚手續,解除婚姻關係。而之前,張曉蘭已辭任葵花藥業董事、副總經理職務,不再於公司任職。

令人驚奇的是,張曉蘭不僅沒有「平分」關彥斌所持股份,連自己持有的價值約6300萬元的葵花藥業、葵花集團及金葵股份的所有股份(股權)全部「送」關彥斌所有。

據了解,在離婚當天,關彥斌和張曉蘭共同簽署了三份股權分割協議,分別是關於持有葵花藥業股票的《股份分割協議》、關於持有葵花集團股權的《股權分割協議》和關於持有金葵股份(葵花藥業第三大股東)的《股權分割協議》。根據三份分割協議,張曉蘭同意將所持有的葵花藥業股票64.97萬股、將所持有的葵花集團中76.01萬元股權、將所持有的金葵股份中120.8萬股股份,歸還關彥斌。

通過此次股權分割,關彥斌直接持有葵花藥業股份數量為4432.15萬股,占公司股份總數的15.18%;持有葵葯集團的股權資本5185.01萬元,在葵花集團的股權當中的佔比為51.85%;持有金葵股份653.37萬股,在金葵股份的股份佔比為21.87%。關彥斌還將通過葵花藥業控股股東葵花集團控制葵花藥業41.6164%表決權,對公司的重大經營決策的控制力進一步提升,公司實控人由關彥斌和張曉蘭變更為關彥斌。

寫到這裡,小編想起一句「雞湯語錄」是這樣說的:離婚時男方選擇「凈身出戶」是因為不愛了,他願意用任何代價來換取「自由身」;而女方選擇「凈身出戶」是因為還愛著,她願意用任何代價來證明自己的初衷。

不過,藍鯨健康認為作為在商場摸爬滾打這麼久的「老將」,選擇以「感情用事」的方式來解決婚姻問題的可能性不大,更何況截止今年7月27日收盤,葵花藥業的市值已經超過83億元。放棄如此巨大的一筆財富,任誰也得仔細掂量掂量。

那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女方同意「凈身出戶」呢?

藍鯨健康認為,雙方更可能以某些代價換取妥協,比如:

1、以其他利益補償。根據葵花藥業公告,關彥斌、張曉蘭向上市公司遞交的只是關於上市公司股權的分割協議。而除了葵花藥業股權外,二人還持有其他諸多產業。像直持有接本溪嘉財恆潤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59%股權、直接持有遼陽嘉財恆潤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40%股權、直接持有遼寧冠京商貿有限公司40%股權、直接持有黑龍江聖靈藏獒園有限公司70%股權等等。此外,關彥斌還通過葵花集團間接持有五常葵花陽光米業、黑龍江葵花房地產、哈爾濱葵花商貿城等公司股權。存在以非上市公司之外的資產用作給女方補償的可能。

2、藍鯨健康查閱資料發現,在宣布離婚的前兩天,公司公告董事長關彥斌先生抵押了其持有的大部分股份,處於質押狀態的股份累計為41,000,000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93.88%,占公司總股本的14.04%。存在抵押股份套現支付女方的可能。

事實上,藍鯨健康發現,無論是明著白送,還是暗地裡交易,受讓的這筆股份對關彥斌來說都至關重要,因為他質押的股份比例已遠超安全區間,股價稍有下挫,就將面臨被動平倉的可能。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關彥斌與張曉蘭解除婚姻關係十天後,7月22日,公司董事會換屆候選人名單中,出現了關彥斌女兒關一的名字,這也是關彥斌的子女中第一位試圖進入葵花藥業董事會的成員。

一位從董事會請辭,另一位則恰逢其時的叩響董事會的大門,這其中有何考量,我們不得而知。

提前協議公證可防患未然

涉及資本市場的離婚案非常複雜,離婚大戰在上市公司中也越來越常見。婚姻危機對於上市公司的影響分為兩種:一種是實質影響,即分割財產對股權結構的影響;另一種是離婚作為「負面消息」會給上市公司股價帶來負面影響。那麼如何避免最終落得「解不開,理還亂」的尷尬局面呢?

有投資行業人士認為,對此主要有兩種解決方式,一是婚前財產協議和婚後財產約定;第二則是家族信託。

目前,在(大陸)家族信託的運用尚屬初級階段,大多是選擇第一種方案來解決。

提前協議公證即未發生婚變的上市公司股東,可針對屬於夫妻共同財產的上市公司股權進行夫妻婚內共同財產的約定。約定若發生婚變時,優先以其他財產來置換上市公司的股權,以達到維持上市公司控股股東不變的目的。同時,上市公司在設立之初,也可以達成協議,強制要求各股東簽署婚姻財產約定來預防控股股東的「突變」,以降低各股東婚變對上市公司的影響。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