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讓一部分人民幣發揮「內匯」作用

讓一部分人民幣發揮「內匯」作用

按照傳統金融學教科書上的表述,所謂外匯,就是以外幣表示的金融資產,可用作國際間結算的支付手段,並能兌換成其他形式的外幣資產和支付手段。實際上,外匯儲備規模的大小要考慮到多方面因素,除了跨期國際支付的需要外,也要受到現有國際收支狀況的約束,更要考慮到對貨幣政策的影響,而對於匯率的穩定而言,外匯儲備無疑也會發揮「壓艙石」的作用。這些還只是從經濟自身來考慮的,如果再考慮到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外匯儲備對於世界經濟、貿易、投資、金融等方面的「減震器」作用同樣不容忽視。畢竟,要想在經濟全球化進程中從旁觀者、跟隨者成為參與者、引領者,必須要成為負責任的大國。毋庸置疑,對於上述因素的考慮在實踐中不可能完全兼顧到。

鑒於此,我們需要在外匯儲備多與少之間增加調節手段,這就是要將人民幣的本幣功能加以擴充,因為外匯作為貨幣,與本幣一樣都是債權債務證明。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讓人民幣替代一部分外匯的功能,如局部範圍內的國際支付、結算、儲備、定價等功能,在此將這部分人民幣姑且稱之為「內匯」。

人民幣國際化與發揮「內匯」功能關係緊密

比較常見的說法是,衡量外匯儲備充足性的指標主要包括兩項,一方面外匯儲備至少要滿足3個月的進口需求,另一方面外匯儲備足夠償還一年內到期的短期外債。由此看來,雖然外匯儲備低於3萬億美元會帶來一定恐慌,但短時間內還不至於出現外匯的流動性不足。從確保經濟安全形度來看,多一些外匯儲備也體現出國家層面的風險厭惡傾向。不過,如果未來我們國家自己印的人民幣與其他國家印的硬通貨之間能夠產生必要的功能重疊,也就意味著維持外匯儲備的自由度會更大。從這個意義上講,無論「內匯」的說法在學術上與外匯之間重疊範圍多大,只要實踐中人民幣在國際經濟往來中能夠被接受就可以說具有「內匯」功能。

一個簡單的事實是,美元對於其他國家是外匯,但對於美國來說卻是本幣。美國是當今世界第一大經濟體與第二大貿易國,但美國的外匯儲備卻遠遠低於。道理很簡單,因為美元在當今國際經濟中依然處於主導貨幣地位,而這種主導地位短時間內沒有可能被動搖。在這種擁有主導貨幣地位背書的情況下,美國也用不著這麼多外匯儲備。想在國際市場上買東西,靠美聯儲開動印鈔機就可以了。當然,美聯儲也不會隨便印美元,要考慮到就業、通貨膨脹等多方面的因素。從用於國際支付角度看美國,自然美國的「內匯」比歐元、日元、英鎊等外匯更好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布的統計資料表明,如果將各類外匯儲備(每盎司黃金統一摺合成每盎司35特別提款權)折算成特別提款權,2015年末的外匯儲備規模為2.416萬億特別提款權,美國為860億特別提款權,僅相當於的3.56%;歐元區國家外匯儲備2530.8億特別提款權,相當於的10.48%;日本的外匯儲備8719億特別提款權,相當於的36.09%;英國的外匯儲備862.4億特別提款權,相當於的3.57%。不難看出,除了美國之外,歐洲國家、英國、日本等發達經濟體之所以外匯儲備規模都不如。究其原因,除了不排除部分國家「攢」外匯的能力下降,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這些國家用的本幣是硬通貨,外匯儲備不夠了也能夠小心翼翼地多印幾張,為在國際市場上為資源優化配置而付賬埋單。

老實說,近些年來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走得並不慢,特別是以2016年10月人民幣成為構成特別提款權的五種貨幣之一,標誌著人民幣在國際經濟關係中的地位明顯提升。除了周邊國家越來越多流通人民幣外,許多國家將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的籃子,而且許多國家央行也與的貨幣當局簽署了貨幣互換協議。迄今為止,香港、新加坡、倫敦、法蘭克福、悉尼等城市還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許多人民幣金融產品近年來也出現在國際金融市場上。雖然資本項下尚未全面放開,但局部放開的步伐有所加快。從國內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積極試水自由貿易賬戶,滬港通和深港通業已開通,QFII規模不斷擴大。應當指出的是,上述變化雖然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標誌,但不意味著人民幣就等同於國際硬通貨。要想讓部分人民幣成為「內匯」,不一定偏要等到人民幣實現完全國際化的那一天,只要能夠在現有條件下儘可能與外匯功能重疊即可。比較形象的比喻就是,用外匯在國際市場上可以買到的東西,用人民幣也同樣能夠買到。

儘管人民幣的國際化有助於釋放出局部的「內匯」功能,但還不足以完整支撐起「內匯」功能。儘管人民幣已經加入到特別提款權的「籃子」,但並不意味著人民幣與「籃子」中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一樣也可以被稱之為硬通貨。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要求,加入特別提款權的貨幣至少滿足兩個條件,一個條件是對外貿易規模很大,另一個條件則是資本流動沒有限制。目前來看,做到第一點沒有問題,而要做到第二點,還需要循序漸進。迄今為止,已經放開了針對經常項目國際收支管制,而對於資本項目的國際收支,尚未完全放開。在這種情況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同意人民幣「入籃」,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考慮到在未來經濟全球化中的地位舉足輕重。明白了這個道理,我們既應當重視發揮好人民幣的「內匯」功能,又不會為了培育「內匯」揠苗助長。因而,當務之急仍然是要保持外匯儲備規模的相對穩定。事實上,要想讓一部分人民幣發揮出「內匯」的作用,除了要適度增加離岸人民幣的存量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與我們的整體金融體制改革相向而行,循序漸進。

培育人民幣的「內匯」功能需要多點發力

目前來看,發揮人民幣的「內匯」功能不僅有其必要性,而且也有其現實可行性。迄今為止,有關部門公布在進出口貿易、利用外資、對外投資等對外商務統計數據之時,都做到了以人民幣計算的數據為主。在此基礎上,發揮 「內匯」作用是激發人民幣內生活力的系統工程,同時也是與國際金融體系的深度對接。為了發揮一部分人民幣的「內匯」作用,現階段主要應當在以下方面更多發力:

首先,要增加離岸人民幣的供給。與外匯不一樣的是,如果要讓「內匯」發揮跨境支付作用首先要讓其他國家先掙出足夠的人民幣。為此,我們的進口貿易需要主動提高人民幣的使用率。只有這樣做,才能夠讓其他國家在發展從的進口貿易過程中有更多機會用人民幣支付,這也是讓一部分人民幣成為「內匯」的前提條件。事實上,現在的進出口貿易中用人民幣支付的比例較前些年已有明顯增加。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稱,2016年10月份人民幣的全球支付額已經排列第六位,佔比為1.67%。

其次,適度擴大資本項目開放口徑。與美元、歐元、日元、英鎊等硬通貨所享受的現炒現賣與資本項目全流通環境不同,迄今為止,的經常項目國際收支已基本完成開放,但資本項目的國際收支開放還在不斷試水,如滬港通、QFII等,人民幣跨境流通受到較多約束,無法充分體現出「匯」的一面。即使嘗試,更多也體現在對外匯使用範圍的擴大,如允許國內投資者開立B股賬戶。為此,有必要在國際收支管理過程中加大人民幣的跨境流通的便利性。例如,目前國內已經上馬11個自貿試驗區。鑒於此,可考慮推廣複製上海自貿試驗區經驗做法,結合在國內更多地區率先推廣自由貿易賬戶,優先支持人民幣跨境流動的資本項目開放。

再次,要將加快國內要素市場建設與擴大開放緊密結合,釋放人民幣定價衍生品交易的溢出效應。現階段,需要在確保金融安全的前提下,加快國內資本、商品、技術等要素市場的開放,讓更多境外投資者有機會「沾手」以人民幣計價的金融產品。

最後,要加大對離岸人民幣市場發展支持力度。要結合人民幣國際化進程,鼓勵國內金融機構在境外更多開展與人民幣有關的金融業務,包括提供人民幣融資服務、發行人民幣債券、增加人民幣匯兌網點、開展人民幣擔保業務等方面,形成容量大、流動性活躍的人民幣境外「資金池」。

讓一部分人民幣發揮「內匯」功能雖然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但並不應當只被理解為應對當前外匯儲備下降的「急救箱」,也不要被定位為是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變速箱」,而是要被看成是未來發展開放型經濟的「工具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