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李鎮西:職稱晉陞、評優選先,是以「人」為本,還是以「證」為本?

李鎮西:職稱晉陞、評優選先,是以「人」為本,還是以「證」為本?

(題圖為我校普通而優秀的徐全芬老師)

這種情況恐怕不是個別的——

無論是同事,還是領導,更不用說學生及其家長了,明明都覺得某老師優秀,可放在「客觀公正」的「硬條件」面前,他卻「優秀」不起來。相反,另一位大家都認為「很一般」的老師卻能通過同樣的條件「一枝獨秀」。這是些什麼「硬條件」呢?其實很簡單,就是各級榮譽稱號、各類獲獎證書,包括發表的文章,等等。有時候,兩位旗鼓相當的候選人如果PK到最後,甚至連諸如多一面「班級衛生流動紅旗」都會成為「壓死」對手的「最後一根稻草」。

放著活鮮鮮的「人」不管,眼睛只盯著那些死板板的「證」,這樣的評選,越來越讓我覺得怪怪的,甚至有些奇葩。問題是如此奇葩的評選都是打著「客觀公正」的旗號,真讓人無語。

回想我剛參加工作的八十年代,包括稍後的九十年代,那時評優選先基本上都是各教研組推薦,然後群眾投票,最後綜合各種因素確定優秀者。那時候沒那麼多的證書,可錢夢龍、於漪等一大批優秀甚至傑出的教師卻脫穎而出,難道沒有證書他們就不優秀?

現在各級評優選先中看重證書當然是有原因的。當今社會,扭曲的「人情味」、畸形的「關係學」、甚至千絲萬縷的利益鏈……都讓本來清清爽爽的提拔、晉陞、評比變得越來越「主觀」。這種風氣自然也不同程度污染了本來潔凈的校園。為了評個先進,撈個榮譽,有人跑關係、拉選票、請客吃飯,這幾乎成了「明規則」。還有不那麼正派的校長,把每次評優選先都當做一次誘餌,以籠絡人心,培植親信。於是本來應該是清爽純正的評比,便有了許多貓膩和許多不應該有的「傾斜」——唯獨缺少了客觀與公正!

於是,評「人」逐步成了比「證」,便有了合理的存在。畢竟,各人把自己的證書拿出來比比,簡單客觀,誰都沒有話說。畢竟絕大多數證書都是當人事在某一方面優秀的證明。如果證書都貨真價實,這種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堵住了評優腐敗的路子。

但是,凡事都不可走到另一個極端。「唯證書」的評比方式所導致的結果,就是「人」失落了!因為在一個教師的教育實踐中,好多因素是無法「證書化」的——尊重與平等的教育民主,親切融洽的師生交往,和諧有效的課堂氣氛,走進心靈的談心藝術,嚴而有格、愛而有度的教育分寸,與學生家長「君子之交淡如水」純凈關係,包括周末節假日和孩子在一起摸爬滾打的嬉戲以及常常下班後走街串巷的家訪……這一切,如何用「證書」來體現?假如一位老師在這些方面常常讓孩子依戀,讓家長感動,但就是比另一位老師少了一篇發表的文章,或少了一面班級衛生流動紅旗,便落選優秀老師的評比,你說——公平嗎?

當然是要看證書的,但如果將其推到決定勝負的高度,必然會助長一些教師爭名奪利,斤斤計較,甚至弄虛作假。為了一次公開課獲獎而全力以赴,「精心打磨」,而疏於班級管理和常規教學;為了一次班級操行扣分而與德育處或有關考核老師大吵大鬧;為了發表文章不惜花錢買版面費;為了一次技能大賽而一一「走訪」「拜託」評委老師,甚至聲淚俱下……注意,我說的這些都是有真實例子的——我擔任過各種評委,這方面的「積累」頗豐。我想問,就算這些老師經過「不懈努力」而如願了,其證書有意義嗎?有意思嗎?

而那些老老實實上課的老師,那些踏踏實實帶班的班導,因為不忍心花費太多的精力去「志在必得」而影響班級管理和孩子們的成長,因為不屑也不好意思(因為沒那「心理素質」)去爭去鬧,最後什麼都沒得到。這對他們公平嗎?

我們的評比究竟鼓勵什麼?導向何在?

也難怪許多老師爭名奪利搶證書,因為有時候某一次證書的缺失,便堵死了今後「向上的空間」。因為在不少地區,各級「優秀教師」的評選都是「台階式」的,即如想獲得某一級別的榮譽,前提條件是必須具備相鄰的低級別榮譽。比如,想要參評「省特級教師」,你得是「市特級教師」;想要參評「市特級教師」,你得是「市學科帶頭人」;想要參評「市學科帶頭人」,你得是「是優秀青年教師」或「市學科帶頭人」;想要參評「是優秀青年教師」,你得是「教壇新秀」……而「教壇新秀」和「是優秀青年教師」都是有年齡門檻的,分別是30歲以下和35歲以下。這樣一來,只要某一次機會錯過了,很可能你這一輩子就無法獲得相關榮譽。因為你沒評上「教壇新秀」自然就沒有資格評選「是優秀青年教師」,那後來的一切都與你無關。因為你拿不出相關證書,別管你實際上有多麼優秀,你連參評的資格都沒有。這就堵死了所有教師「大器晚成」「後來居上」甚至「浪子回頭」的可能!還「奮起直追」呢,「追」個鏟鏟啊!(四川方言,大意是「追個屁」)

「實事求是」喊了那麼多年,為什麼在評優選先這件事上就那麼難呢?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圖簡單,圖省事,只求表面上的「客觀」,而犧牲了實質上的公正。因為人比證書複雜一萬倍,拿出證書來放在桌上一目了然,而要綜合考察一個複雜的人,多費事啊!但是,評價一個鮮活的人,難道不值得我們小心翼翼甚至戰戰兢兢地對待嗎?

成天掛在嘴邊幾乎成了套話的「以人為本」四個字為什麼到了這裡卻變成了「以證為本」呢?

「那麼,您的意思是不看證書了?」有人或許會這樣問我。我的回答是,當然還是要看證書,而且證書是評比中的一個重要依據。但絕不是唯一的依據。

我的想法是,每遇評優選先,首先還是群眾選舉,要相信多數老師還是很公正的,但不以選票多少為唯一決定因素;接下來,領導綜合考察,這個考察一定要儘可能全面,但不以領導班子的意見一錘定音;然後以各種方式——包括面對面訪談,書面問卷等等——徵求學生及其家長的意見,但最好不要以網路投票的方式,目前這種方式最假;最後,在同等情況下再看證書。也就是說,如果在前幾關中,勝負已決,那就不用看證書了。哪怕落敗者的證書再多,也不應該比前幾項評比的因素更有說服力。只有在兩位或幾位候選人勢均力敵而難分伯仲的情況下,證書才具有決定意義。

在我所在的武侯實驗中學,有一個機構叫「學術委員會」,這個機構由各教研組和後勤行政等部門各自推薦一名人品好也專業強的人組成,專門負責學校的評優選先和職稱晉陞評定。每逢評比晉陞,該委員會便根據上述所說的綜合情況,進行封閉的獨立的討論商榷,最後由各位委員無記名投票決定最後的結果,向全校公布。學術委員主任均由教師擔任,他獨立負責組織委員會各種評比活動。最後還要在全校做工作報告,向老師們通報每次會議的情況和結果。這個機構就是我校的「諾貝爾獎評選委員會」。迄今為止,凡是由學術委員會通過的任何一次評優選先和職稱晉陞結果,都沒有老師提出異議。相反,有個別時候因為時間緊迫,而沒有通過學術委員會產生的結果,倒是引起過「麻煩」和「糾紛」。因此,我建議在學校層面,評優選先由學術委員會來進行有關候選人的確定,確定的過程就是我上面所說的,不要首先看「證」,而是通過各種途徑全面考核「人」。

同時,我特別呼籲上級教育行政部門也改革評審方式——淡化「證」,強化「人」,讓各種評選更科學更公正,也杜絕評選過程中可能的弄虛作假,還評選以風清氣正。通過每次評比,引導老師們重於事業,淡於名利,不急不躁,淡定沉靜,坦蕩豁達,認認真真愛著每一個孩子,認認真真帶好每一個班級,認認真真對待每一個課堂,認認真真研究每一個問題……進而獲得來自孩子由衷的愛戴和家長真誠的讚譽,最後獲得真正的教育幸福。

我想,這才是我們各類評優選先所追求的初衷吧?

2015年6月7日下午,無錫至成都的航班上

轉自鎮西茶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