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復星「五劍」下山

復星「五劍」下山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梁信軍的預言大多應驗。所以,15年前他說過的一句話,大可解釋他昨夜的「暫別」:

「我們5個人,都在高速公路上走,現在5個車道的速度是一樣的,但是如果有一個人的車子出了毛病,明顯慢下來,你總不能始終在快車道上占著。在復星,只有永恆的企業利益,沒有永恆的個人關係。」

像他這麼理性的人並不多,彷彿15年前就看到了自己的今天。

01

今天大多媒體報道的「復星四人組」或「創業四劍客」是不全面的,因為還有第五個人——談劍,她是郭廣昌、梁信軍、汪群斌、范偉四個男人之外的唯一一個女性。她是遺傳學泰斗、第20位被國際小行星中心批准命名的人談家楨的孫女,是復星前身名字取於郭廣昌和梁信軍的廣信科技的創辦人之一。她也是郭廣昌的師妹,原配夫人。現仍留任復星高層。因此,或許大家用「復星五虎」或者「五劍客」都比「四劍客」準確。

五駕馬車中,梁信軍雖是二把手,卻是沖在最前面的一駕。1992年,梁信軍甘願放棄復旦大學教師的金飯碗,跟郭廣昌一起下海創業。他瞞著父母作此決定,就因為相信努力會有回報。有一次接受一名老外採訪,他說,「我知道自己天資聰穎、稟賦很好,這是命運給我的,我希望自己在(死亡的)那一刻能回答自己說,我真的沒有辜負命運給我的稟賦,我沒有浪費它。」

所以說,如果梁信軍當初因為猶豫而沒有選擇跟郭一起創業,肯定會成為他的遺憾。但這樣的人註定不會一輩子只做個教師。

1992年,郭廣昌25歲,梁信軍24歲。他們憑一腔熱情,湊來10萬塊錢,註冊了一個凈資產3.8萬元的公司,開始騎著腳踏車四處發放調查問卷。從最初只想賺個幾十萬回家過小日子,到逐步做大更名復星有了遠大抱負,再到坐擁數千億資產的集團公司,這倆人始終並肩。復星創始5人的相守也被傳為一段佳話。

同學合夥向來不被看好。總有創業教父或投資大師一遍遍告訴你,親兄弟明算帳,最好也別跟同學合夥。這樣的案例,結局差的話是「不歡而散,從此老死不相往來」,最好的也就是「好聚好散」。郭廣昌、梁信軍和他們的小夥伴們被譽為「最成功的企業家團隊之一」,當然,他們還是同學合夥創業正面的典型代表。

廣信公司從一間不足15平方米的小平房起步。有媒體報道稱,他們當時最顯眼的家當是一台386計算機。第一筆生意出現在1993年,來自一家食品公司——台灣元祖食品。以此為開端,他們很快賺到了第一個100萬元。

此後,郭廣昌等人商議,將公司名稱廣信改成了復星。復,暗指幾人共同讀過的復旦大學。星,據汪群斌回憶,是當時他對著金星電視包裝箱發獃,靈光一閃提出。這是廣信第一次轉型的標誌,從此開始進軍房地產和醫療行業。

1994年,復星接手了一個位於上海郊區的滯銷樓盤做代銷,到年底賺到1000萬。同年,在汪群斌的帶領下成功開發復星第一個核酸試劑,提高了乙肝檢測的便利性。傳聞到1995年底,復星憑藉這一產品就賺到了1個億,並在此過程中建立了一個覆蓋全國的藥品銷售網。

3年後的1998年,復星醫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成功募資3.5個億。同年,郭廣昌成立上海復星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i黑馬注:復地集團前身)。至此,復星醫藥和房地產兩大板塊成型。如今,復星已經成為根植於的一流投資集團。在復星集團的建立中,五劍客均功不可沒。

02

梁信軍曾表示,我們5個人就像5根手指,哪根也少不得,攥緊就是一個拳頭。汪群斌如此描述其中4個男人的關係:「郭廣昌掌握大局;梁信軍主管對外(政府、投資者)溝通,抓投資項目;我內部管理比較多;范偉一方面側重於地產業,一方面也主要掌管內部事務。」若按足球場上的劃分,汪形容,梁信軍是前鋒;他和范偉偏中後衛;郭廣昌是中場,隊長。

喜歡踢球的同學都知道,前鋒是球隊進攻的第一線。這個位置上的典型代表,退役的有老羅納爾多,現役的如梅西、C羅。這些人都是足壇知名度享譽全球、身價不菲的人物。這個位置也是對球員能力、天賦要球最高的位置——你需拔尖,才可成名。

對於天賦,梁信軍自認不凡。至於能力,整個企業交於他帶頭衝鋒陷陣二十餘年,已是最好的證明。而郭廣昌,更多就像汪說的那樣,是隊長,是足球場上的精神核心。通常精神領袖無需非得具備超常的技術能力,但必須要有大局觀。我們知道,一支冠軍級球隊的某一環如果換掉,很可能影響隊伍的整體實力,而如果這一環又恰巧在核心位置,那很可能對球隊造成噩夢般的影響。所以說,有時候團隊穩固,是因為互相需要。

郭廣昌和梁信軍本質上就是互相需要。在2002年《企業家》採訪梁信軍的一篇文章中,梁提到,不要以為我們幾個一起創業就是因為我們幾個關係好,不是那麼簡單,我們之所以能夠合作創業是因為以前共事了很長時間。

1988年,梁信軍和汪群斌同在復旦生物系讀大二,與大四生郭廣昌在社團共事。而范偉則跟汪住同一間寢室。這樣四個男人之間才產生了微妙的聯繫。有報道說,他們各自表現不同的優點:郭廣昌高情商,善思辨;梁信軍擁有極強的表達和溝通能力;汪群斌全面,「攻守平衡」;范偉則做事可靠,兢兢業業。

風雨二十年,但他們之間很少有對「友誼」的渲染。也正因為「不談友誼」,所以他們更加理性地看待分離。這也是為什麼當有記者問及梁信軍企業前景和兄弟情誼,他的態度是:「我不需要對一個人的一輩子負責,他也不要對我有這麼高的期望值,到有一天你的能力確實跟不上了,關係解除是很自然的事。」

現在,「自然的事」成為現實。

03

梁信軍的裸辭,現在很難說是暫別還是永久不再回歸。在告別信中,他解釋了自己離開復星是因為身體原因,同時用樸實的語句表達了25年來對復星的付出、留戀和祝願。與其同時辭職的還有另一高層丁國其。郭廣昌也回信致敬了梁的奉獻,表達了歉意。從郭回應本身看,這份歉意里有25年的苛責、爭吵、愧疚和反思。

梁信軍辭去首席執行官和薪酬委員會委員職位后,將由原執行董事汪群斌繼任。郭廣昌承認,梁信軍的離去「短期」對復星會產生影響。但他堅信復星內部人才輩出、戰將如雲。媒體關於此事的報道則從梁信軍「暫時說聲再見」的表述中,製造了更多的懸念。

過去的復星像兇猛的野獸,在不斷的追擊和對抗中,支撐其骨架的每一個支點都不知疲倦。在不同的聲音中,在企業利益、個人關係面前,在錯綜複雜的商業假象和現實之間,我們希望相信是梁信軍真的感覺累了。

就像電影中那個不知疲倦日夜奔跑,卻突然停下腳步,回過頭的阿甘。

*本文作者瓢蟲,系i黑馬原創。如需轉載,請後台回復「轉載」獲取轉載格式,未經授權、轉載必究。推薦關注i黑馬微信公號(ID:iheima)。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