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吳冠中:藝術的學習應從大師的畫室,回到自己的家園和心底

吳冠中:藝術的學習應從大師的畫室,回到自己的家園和心底

點擊下方藍字搶購書畫優盤

高清:3800幅古代繪畫圖庫,27G歷代經典書法套裝,4100幅西方大師經典油畫,臨摹學習絕佳素材!

他本是工科出身,一次偶然機會讓他與美術結緣;晚年,藝術成就已享譽世界的他,卻「較真兒」地將自己不滿意的畫作全部毀掉……他曾說:「藝術表達的手段是多樣的,豈能只是筆墨?能把感情畫出來,任何筆墨都是好的筆墨,沒有投入感情的筆墨,蒼白沒有價值。」

吳冠中:

藝術的學習應從大師的畫室

用丹青渲染生命色彩

美有如此魅力,

她輕易就擊中了一顆年輕的心。

1919年,吳冠中出生於江蘇宜興一個貧窮人家,是家中長子。父親是一個教書兼務農的教員,母親是文盲。文盲卻未必是美盲,吳冠中的藝術天賦也許正是來自於母親的審美啟蒙:「她選的衣料總是很好看,她善於搭配顏色。她利用各色零碎毛線給我織過一件雜色的毛衣,織了拆,拆了織。我的第一件毛衣就是她用盡心思的一種藝術製作。」

吳冠中成績很好,國小畢業后考入無錫師範學校。國中畢業,又考入浙江大學附屬工業學校學習電機。按照家裡的想法,他學了這個專業后,將來會有一份體面、安穩的工作。

1935年夏天,吳冠中到好友就讀的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遊玩,這一偶然的機會改變了他的一生。

他看到了前所未見的油畫、水墨畫和雕塑,大為震撼,「就像初生的嬰兒剛睜開眼睛,第一次看到世界」。

美有如此魅力,她輕易就擊中了一顆年輕的心。吳冠中下決心考入杭州藝專,但父親堅決反對。他痛哭流涕,堅持到底。好在母親支持他,在明知家裡經濟條件不可能供他讀完的情況下,他考進了杭州藝專。

戰爭打破寧靜,

他在戰火中吸取繪畫的營養。

吳冠中進入杭州藝專的時候,林風眠是校長,吳大羽、潘天壽、劉開渠等先生任教師,他們身上深厚的東西方文化學養感染著年輕的吳冠中,這裡成為了推行中西新藝術的基地,素描和油畫是主體課程,同學們尤其熱愛印象派及西方現代藝術。

然而,戰爭的侵襲打破了藝術之塔的寧靜,1937年,師生們被迫撤離杭州,吳冠中跟隨學校,經江西輾轉來到湖南沅陵。由於戰時環境限制,缺乏油畫材料,吳冠中轉入國畫科,師從潘天壽,臨摹歷代畫精品。

當時他在校圖書館臨摹《南畫大成》,時時有警報響起,但從未見敵機來。吳冠中便請求管理員將其反鎖在館內,當人們躲避空襲的時候,他獨自一人在圖書館里臨摹畫,甚感自在。後來形勢緊急,學校遷到昆明。畢業之後吳冠中輾轉到了沙坪壩的重慶大學任助教,在這裡,他遇到了後來的妻子朱碧琴。

有近十年的時間,他與家人完全失去了聯繫,母親一直在家鄉苦等著兒子回來,吳冠中則在戰亂中吸收著東西方繪畫的營養。當1946年回到母親身邊時,他已經以美術類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中法交換留學公費生。

與朱碧琴結婚後,1947年,吳冠中告別母親,告別已懷有身孕的妻子,奔赴他心目中的美術聖殿巴黎。

藝術分為兩路,

小路藝術娛人,而大路藝術撼人。

在法國,吳冠中進入巴黎高級美術學院,師從蘇弗爾皮。從此,吳冠中一生都牢牢地記著老師的教誨:藝術分為兩路,小路藝術娛人,而大路藝術撼人。蘇弗爾皮將作品分為兩類:美與漂亮。如果他說學生的作品「漂亮」,便是貶辭,需要警惕。

在巴黎,吳冠中如饑似渴地吸收、學習,平日除了上課,就是到盧浮宮、展覽館及大大小小的畫廊、書店參觀,晚上還到法語學校補習,或者畫人體速寫。

1950年夏天,在三年留學生活即將結束時,吳冠中不得不面臨新的選擇:是留在法國等待機會,還是回到剛剛結束戰亂的祖國?

在給老師吳大羽的信中,他吐露了自己的決心:「藝術的學習不在歐洲,不在巴黎,不在大師們的畫室,在祖國,在故鄉,在家園,在自己的心底……無論被驅在祖國的哪一個角落,我將愛惜那卑微的一份,步步真誠地做,不會再憧憬於巴黎的畫壇了。」

開創「糞筐畫派」,

什麼都不能讓他放下手中的畫筆。

回國后,他在中央美術學院任教。在教學中,吳冠中主張大刀闊斧,鼓勵差異,甚至錯覺。在中央美院教了兩年書後,吳冠中被調到清華大學建築系任教。離開美術界的中心,吳冠中反而感到心情舒暢多了,教學之餘,他開始研究水彩與水墨的結合,尤其是愛上了畫樹,在吳冠中的眼裡,「樹」具有人一樣的喜怒哀樂。

1956年,北京藝術學院成立,吳冠中又被調到這裡。雖然一家五口人擠在兩間半屋裡,吳冠中在極不便的條件下,依然沒有放下畫筆。

之後「文革」來臨,被調到中央工藝美院任教的吳冠中,隨全體師生下放到農村勞動改造。吳冠中用小黑板製作畫板,用老鄉的高把糞筐作畫架,同學們笑稱他為「糞筐畫家」。仿的人多起來,於是乎誕生了「糞筐畫派」,主要畫玉米、高粱、野花、南瓜……

回國首次畫展,

他的作品震動了美術界。

1973年,肝炎久治不愈的吳冠中被提前調回北京。當時的大學均未開學,學院像一座座空城,吳冠中便將全部時光投入到風景畫中,無人干擾。後來他為歷史博物館創作了巨幅油畫《長江三峽》,氣勢磅礴,人民大會堂移植成了橫幅,效果非常好。

△吳冠中作品《長江三峽》

漸漸地,油畫表現力的局限讓吳冠中感到力不從心,他想起了自己早年臨摹的畫,雖然已經年近花甲,他還是重新開始了水墨畫的探索。

1979年3月,中央工藝美術學院舉辦了「吳冠中作品展」,這是他回國三十年來的第一次個人作品展,他的作品在美術界立刻引起了震動。

作品屢創高價,

他卻堅守物質生活的低點。

1989年,吳冠中的《高昌遺址》便以187萬港幣創下在世畫家的拍賣紀錄。

2016年,他的巨幅油畫作品《周庄》最終以2.36億港元高價成交,不僅創造吳冠中本人作品的拍賣紀錄,同時也刷新現當代油畫世界拍賣紀錄。

△吳冠中作品《周庄》

許多人因吳冠中畫價的驚人而產生對他畫作的興趣。然而大眾所關心的畫價變化,恰恰是他最不關心的。他的畫價值連城,他本人卻生活簡樸,不尚虛華。吳冠中的家就在一處老居民樓內,幾乎沒什麼裝修,傢具也都用了好多年,與平常人家無異。他還經常在樓下剃頭攤的老師傅那兒理髮。

吳冠中對於物質生活的追求是低點,但對於藝術創作的要求卻是高點。1991年9月,吳冠中整理家中藏畫時,將不滿意的幾百幅作品全部毀掉,因當時吳的畫作價錢已很高,此舉被不少人稱為「燒豪華房子」的毀畫行動。

大師轉身遠去,

留下的是經典永存。

2010年6月25日,吳冠中先生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醫院逝世,享年91歲。

淡泊名利的吳冠中把自己經過精選的作品幾乎全部無償捐給了海內外公立美術館。2008年5月,吳冠中向上海美術館捐贈66幅作品;同年9月,他又將113幅畫作捐贈給新加坡美術館;2009年,他又向美術館捐贈了36幅作品。2010年,他再贈5幅水墨作品給香港藝術館作永久收藏。

吳冠中以自己的真性情,推動了現代繪畫觀念的演變與發展,也促進了中西方藝術的交流。

1991年,法國文化部授予吳冠中「法國文藝最高勛位」;1992年,大英博物館打破了只展出古代文物的慣例,首次為在世畫家吳冠中舉辦「吳冠中——一個二十世紀的畫家」展覽,並收藏了吳冠中的巨幅彩墨新作《小鳥天堂》;2000年,他又以高票入選法蘭西學士院藝術院通訊院士,成為法蘭西學士院成立以來,首次獲此職位的人。

車窗外,雨洗過的茶場一片墨綠,像濃酣的水彩畫。細看,密密點點的嫩綠新芽在閃亮;古樹老乾黑得像鐵;柳絲分外妖柔,隨雨飄搖;桃花,我立即記起潘天壽老師的題畫詩「默看細雨濕桃花」,這個濕字透露了畫家敏銳的審美觸覺。

濕,渲染了山林、村落,改變了大自然的色調。山區的紅土和綠竹,本來並不很協調,雨後,紅土成了棕紅色,草綠色的竹林也偏暗綠了,它們都滲進了深暗色的成分,統一於含灰的中間調里,或者說它們都含蘊著墨色了。衣服濕了,顏色變深,濕衣服穿在身上不舒服,但濕了的大自然景色卻格外地有韻味。畫家愛畫風雨歸舟,愛畫「斜風細雨不須歸」的詩境。因為雨,有些景物朦朧了,有些形象突出了,似乎那位宇宙大畫家在揮寫不同的畫面,表達著不同的意境。

我自學過水彩畫和水墨畫后,便特別喜歡畫陰天和微雨天的景色,我不喜歡英國古老風格的水彩畫。我以往的水彩畫可說是水墨畫的變種,從意境和情趣方面看,模仿西洋的手法少,受益於畫的成分多。

西洋畫中也有表現風雨的題材,但西洋畫中是將風雨作為一種事故或大自然的變態來描寫的,很少將陰雨作為一種欣賞對象的審美趣味來表現。西方風景畫之獨立始於印象派,印象派發源於陽光。畫家們投靠陽光,說光就是畫面的主人,因之一味分析色彩與陽光的物理關係,甚至說「黑」與「白」都不是色彩,而中西畫家大都陶醉於陽光所刺激的強烈的色彩感,追求亮、艷、麗、華、鮮……多半是從「晴」派生出來的。

曾有畫油畫的人說:江南不宜畫油畫。大概就是因為江南陰雨多,或者他那油畫技法只宜對付洋式的對象。數十年來,我感到在生活中每次表現不同對象時,永遠需尋找相適應的技法,現成的西方的和傳統的技法都不很合用。濃而滯的油畫里有時要吸收水分,嬌艷的色彩往往須滲進墨韻……

人們喜歡晴天,有時也喜歡陰天,如果陰與晴中體現了兩種審美趣味,則魚和熊掌是可以兼得的。又畫油畫又畫水墨,我的這兩個畫種都不純了,只是用了兩種不同的工具而已。頭髮都灰白了,還拿不定主意該定居到油畫布上呢,還是從此落戶在水墨之鄉了!

文/央視新聞綜合人民網等

翼圖本期免費分享《蘇百鈞工筆花鳥教學》視頻全集,下期將免費分享《何多苓油畫技法與創作》視頻全集。需要的朋友按如下方法領取。

文藝天下

我們傳播一種生活態度 讓您一生擁有優雅氣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