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最神秘部隊首長現身!他說:祖國輕易不用咱,用咱就是出重拳

中國最神秘部隊首長現身!他說:祖國輕易不用咱,用咱就是出重拳

8月18日晚《開講啦》欄目請來了火箭軍「東風第一導彈旅」旅長王錫民,從「爭氣彈」講到「硬氣彈」,甚至還解密了火箭軍史上難度最大的一次導彈發射……話不多說,讓我們搬好小板凳,認真聽講啦~

他就職於最牛的「快遞公司」——東風快遞。「東風快遞,使命必達」,專寄危險包裹,特別是原子彈和氫彈,無人願意簽收。這家「快遞公司」說的就是火箭軍洲際戰略導彈旅「東風第一旅」,旅長王錫民在節目中揭開了這支部隊的神秘面紗。

王錫民

「東風第一旅」是一支怎樣的部隊?

1957年12月,一批剛剛撣去戰爭硝煙的老兵,秘密集結到北京長辛店,邁出了導彈部隊組建的第一步。1959年7月,中央軍委一紙命令,第一支地地導彈營正式成立。

上世紀五十年代,戰略導彈部隊剛剛成立,既缺少裝備,也缺少人才。當時國際上有人斷言,離開了他們的幫助,我們的導彈就永遠也上不了天。但是火箭軍前輩們就是不信邪,280名官兵,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兒,一頭扎進茫茫戈壁。沒有教材就組織官兵自己編寫;沒有教具就大家一起製造,用白鐵皮敲成各種各樣的裝備模型;將蘿蔔刻成各種各樣元器件,甚至把麻繩當成電纜線。最艱苦的時候就吃野菜、駱駝草充饑,但什麼困難也打不倒他們——

3年多后,大漠深處炸響了一聲驚雷——由作戰部隊發射的第一枚戰略導彈獲得成功!這枚導彈被稱為「爭氣彈」,開創了共和國戰略導彈的「通天之路」。這枚「爭氣彈」打出了國威,打出了軍威,也讓當時的人挺直了腰杆子。

在「爭氣彈」發射成功的當天,老旅長董春儒在彌留之際,最大願望 就是想最後再看一眼導彈發射的場景,當播放最近一次的發射錄像時,董春儒滿含熱淚,握著老伴的手說,我死後,就把我埋在離導彈最近的地方。他的老伴聽后既心疼又無奈,「我嫁給你,而你卻嫁給了導彈」。

1984年國慶閱兵,戰略導彈部隊首次亮相天安門。外媒評論說:「今天第一次將她的導彈家族展現在世界面前,足以證明她有能力覆蓋地球每一個角落的能力和自信。」

國際形勢複雜的年代,導彈旅在大規模戰役演習中出色實施反擊作戰演練,彰顯了保衛國家領土完整的堅定決心。如今,這支英雄的「種子」部隊已成長為洲際戰略導彈勁旅,成為名揚軍內外的「東風第一旅」。

某基地司令員曾自豪地說:「這個旅的官兵,拉出去與導彈專家比專業,一點都不遜色。」

發射現場組織入黨儀式

在2015年的一次發射任務中,王錫民帶領的發射二營突然接到導演部提前七天完成實彈發射的命令,而發射時間的窗口只有短短一分鐘,錯過這一分鐘就是失敗。

時間緊,任務重。發射二營立馬啟用了快反流程,採取人歇裝不歇的方式,最終使發射準備時間一下縮短了五分之四,為確保按時發射贏得了寶貴時間。

這次發射任務完成兩個月後,東風第一旅被授予「時代楷模」榮譽稱號。該旅官兵代表走進人民大會堂,向全國人民介紹官兵投身改革強軍實踐的先進事迹。2016年,中央軍委為「一旅」記集體二等功。

火箭軍在戈壁訓練場組織實戰化訓練,實彈發射

作為「一旅」 旅長,王錫民知道自己必須以身作則。去年年終考核,他第一個受考,考官大多是基層技術尖子,生怕「得罪」他不敢大膽「拷問」。王錫民告訴他們:「指揮員同樣也是戰鬥員,平時不敢登台亮相,戰時何談帶兵打仗?」

通過狠抓首長機關訓練,定期組織考核驗收,嚴格落實軍事訓練「一票否決制」,王錫民贏得了官兵的信賴,為基層樹立了良好導向。

去年,火箭軍組織旅團長培訓式比武,王錫民加班加點學習,不懂就問、不會就學,最終獲得某型導彈部隊第一名的成績。參加遠程跨區紅藍對抗任務,幾十個日日夜夜,他和官兵一道風餐露宿,在遭敵襲擊、割網斷鏈、精確打擊等近似實戰條件下與藍軍真打實抗,部隊應急應變應難能力顯著提升。

訓練離實戰就有多近,部隊離打贏也就有多近。正如王錫民所說,1963年,我們打的那枚,是揚眉吐氣的「爭氣彈」,那麼現在,我們打的就是一枚隨時能戰的「硬氣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