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文在寅會對中國和朝鮮出啥招?看了這篇你就全知道了

文在寅會對中國和朝鮮出啥招?看了這篇你就全知道了

看天下約稿,配圖攝於首爾,韓國國會。本篇不開白名單。

未來5年,5000萬韓國人民將在文在寅總統的領導下,面對來自國內外的一系列挑戰。

來自韓國國內的挑戰,主要是如何彌合裂痕,重建民眾對政治和政府的信任,以及在推動經濟發展的同時,如何限制三星、現代等大型企業的擴張;來自國外的挑戰,則更為關鍵,在中美之間如何進行平衡外交、如何處理和朝鮮的關係,都將考驗文在寅的政治智慧。

重建信任: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過去的一年,說大韓民國風雨飄搖並不為過。

朴槿惠前總統的「閨蜜門」,像一枚炸彈,讓已經盤根錯節的政商裙帶關係經媒體報道后活靈活現地呈現在民眾面前。起初,受到嚴重打擊的是朴槿惠的總統地位。然而,潘多拉魔盒一旦打開,就難以關上,執政的新國家黨的形象嚴重受損,以至於不得不改名為「自由韓國黨」,只可惜,改名無法改變形象,代理執政的黃教安總理,甚至因本黨不受歡迎,都不敢出來嘗試,吸引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出馬代言的努力,也淺嘗輒止,潘先生也不敢趟這趟渾水。

受傷更深的,是韓國政界。朴槿惠出事,涉及邪教、閨蜜、三星、歲月號沉船等諸多政治和社會事件,整整一年,這都是韓國媒體關注的焦點。這種電視連續劇一般的劇情,極大地傷害政府的信譽,也降低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政者,正也,朴槿惠剛正不阿形象的顛覆,讓整個韓國政界受傷。

因此,擺在文在寅總統面前的首要任務,是重構信任。入主青瓦台,他需要彌合執政黨和在野黨之間的分歧,讓過去的過去,也許對他而言,明智的選擇是特赦朴槿惠,給這位矢志嫁給國家的女人一點尊嚴。此舉,或可贏得自由韓國黨的支持,讓他的前進之路少些阻礙。因為他所在的共同民主黨固然有110個席位,但其他黨派加起來有170多個席位,是「朝小野大」的局面,如果不能取得自由韓國黨的支持,他的執政之路將非常困難,

限制財閥:弄不好自己栽進去

韓國的政治的特點,是政商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裙帶關係。以朴槿惠為例,報道她「閨蜜門」的電視台是三星的下屬機構,很難不讓人產生陰謀論。韓國政府與財閥之間的關係,正是從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手裡發揚光大的。

1961年,朴正熙發動政變后,公布了全韓企業家非法斂財總額高達400多億韓元,其中罪名最大的是三星物產的董事長李秉哲。軍政府認定他在50年代初政府拍賣日本人遺留工廠中通過關係和賄賂而承標,並通過逃稅、政治捐獻等方法積斂非法財富101億韓元。事發時,李秉哲正在日本,聽到風聲便宣布把三星物產的所有財產捐給國家。這樣,「政府主導的市場經濟」發展模式使韓國企業在不到20年的時間內走完了由小規模家庭公司到大規模家族企業,再到壟斷企業的過程。20世紀70年代中期,韓國有大中型私營企業500多家,其中最大的20家財閥已經佔到製造業GDP的30.2%。

如今,三星集團一家的產值,就占韓國GDP的20%。在韓國,最有權力的人不是總統,而是三星的總裁,這是盡人皆知的事情。總統和財閥之間錯綜複雜的鬥爭結果,是韓國總統總是晚節不保。金泳三、金大中、李明博都涉及親屬腐敗,盧武鉉涉嫌受賄被調查,卸任后羞憤難當,自殺身亡。朴槿惠,更是名譽掃地。

盧武鉉曾想動三星,自己還未出手,便遭受調查,文在寅是盧武鉉的密友,曾經擔任盧武鉉總統的幕僚長(大致相當於韓國的中辦主任)。無論出於平民的出身,和盧武鉉的情感,還是個人的政治抱負,文在寅都要發動一場經濟民主化運動,打壓財閥,這是讓他留名青史的機會,也可能是讓他身敗名裂的險棋。

如競選時所言,文在寅表示將集中針對四大財閥進行改革」。一般「四大財閥」是指三星、現代汽車、SK、LG。他說,對於財閥犯罪,將制定零容忍原則。這位人權律師出身的總統,如何和實力強大對手較量,如何在保護自己的情況下取得勝利,是相當大的挑戰。

中美平衡:處理薩德系統是關鍵

相比內政,外交更加考驗文在寅。他面臨的重要課題之一,就是如何處理薩德導彈及其帶來的遺留問題。

在討論薩德之前,還是看看韓國的外交基石。二戰後,朝鮮半島一分為二,朝鮮在社會主義陣營,韓國屬於資本主義陣營,兩大陣營還一度兵戎相見,生靈塗炭。隨著前蘇聯和韓國建交、1992年和韓國建交,冷戰局面打破。此後,中韓貿易迅速發展,韓流入華,漢風入韓,自由貿易區建立,兩國關係可謂其樂融融,直到朴槿惠執意部署薩德反導系統,中韓關係才急轉直下。

然而,即便是中韓關係看上去順風順水的時候,即便是朴槿惠站在九三閱兵觀禮台的那一刻,中韓關係也是存在巨大隱患。因為韓國的選擇是把重視美韓同盟,把安全交給美國;重視中韓貿易,把經濟交給。在中美之間,韓國如果處理得當,可以像新加坡一樣扮演平衡的角色,甚至在中美髮生危機時扮演和事佬或調停者的角色。這種平衡的拿捏,需要相當的政治智慧,不能意氣用事,也不能見利忘義。

表面看,朴槿惠就是因為朝鮮進行核試驗,心裡著急,失去了定力,這才執意部署薩德,引發中韓關係的緊張。而實質是,隨著半島局勢趨於緊張,韓國縱橫捭闔的空間越來越小,他面對美國重返亞太的要求,能討價還價的餘力越來越小,在滿足美國需求的同時,難免不得罪,這對韓國而言是個戰略性、結構性難題。第三,韓國的精英階層,尤其是政府高層,大部分是留學美國回來的人,在價值觀、做事風格上和美國相似,文在寅本人,就是天主教徒,這導致韓國從整體上在中美之間平衡越來越難。

在對美態度上,文在寅算是個強硬派,他在今年1月出版的新書中寫道,「韓國應該學會如何向美國說不」。藉此,他吸引了不少年輕選民。

綜合而言,文在寅不是保守的親美派,也不是親華派,他是有著豐富經驗的政客,一定會基於韓國的國家利益、本人及其政黨的執政利益來考慮問題。

薩德問題:創造合適輿論氛圍不可或缺

在中美之間如何選擇,薩德是個試金石。針對韓國對薩德的態度,我在訪問韓國時曾和包括十幾位國會議員、外交部官員在內的諸多高官坦誠對話。得到的回答幾乎如出一轍:薩德是針對朝鮮核試驗做出的應對措施,面對朝鮮的核試驗,政府必須要做些什麼,否則無法向民眾交代。部署薩德是為了韓國的安全考慮,韓國重視中韓關係,希望中方對此予以理解。

簡而言之,韓國認為部署薩德是正義的,希望理解,如今已經部署完畢,木已成舟,已經是既成事實的情況下,文在寅也無法改變。對薩德問題,文在寅競選初期一度表示可以擱置,給下屆政府解決,然而又表示無法說贊成還是反對,採取了騎牆政策。與此同時,他保持和有關部門的溝通,希望上台後立即有密切及時的溝通管道。

文在寅會廢掉薩德嗎?韓國會不會像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上台後,來個180度的劇情反轉?我認為不會,美韓同盟是韓國的基石,文在寅不會這樣做。

那麼,他會不會像安倍晉三一樣,為美國馬首是瞻,和處處做對呢?我認為只要處置得當,也不會如此。在經貿問題、朝核問題、東北亞安全穩定等諸多議題上,中韓有著共同的利益,文在寅儘管無法廢棄薩德,但應該會釋放出對的善意,為兩國關係恢復創造合適的氛圍。

從時間節點上看,中韓關係回暖有兩個契機。一是新總統當選,一切錯誤都可以推給上屆政府,隨著中方致賀電,韓國或將安排特使訪問,尋求破解兩國關係僵局之道,這是契機之一;第二,8月24日是中韓建交25周年,雙方抓住這個機會,進行適當的慶祝,向外界傳遞和平友好之意,也是契機。

不可忽視的是,因反對韓國部署薩德,以及民眾因此而進行的反對樂天等事,中韓民眾之間的感情受到了傷害,雙方的親近感下降。我們常說,國之交在於民相親,如果官方不便立即開始友好活動,從民間做起,從青年做起,恢復交流的頻度和密度,不失為明智之舉。

朝核問題:制裁和對話都重要

最考驗文在寅的是朝鮮問題。如何處理朝核問題,如何和對面那個年輕的80后打交道,是薩德之外的另一塊試金石。如無意外,他將採取比朴槿惠更加溫和的態度來處理和朝鮮的關係。

朴槿惠所在的自由韓國黨,是保守黨,就像美國的共和黨,該黨主張親美,重視美韓同盟,主張對朝鮮強硬;而文在寅所在的共同民主黨,可以理解為美國的民主黨,常常被稱為「進步黨」,主張對朝鮮採取溫和的態度,這一系的傳承者,就是提出陽光政策的金大中,以及傳承他衣缽的盧武鉉,而今,接力棒交給了文在寅。

南北關係,就是在這兩大力量的交替下,時進時退。金大中、盧武鉉主張和朝鮮接觸。李明博時期,把朝鮮完全棄核作為交流的前提條件,遭到朝鮮批判,朴槿惠執政後期,機會斷絕了和朝鮮所有的溝通管道。文在寅則認為,薩德問題源自朝核,而為解決這問題,美中應積極合作,韓國在這中間協調,誘導朝鮮放棄核武。他相信,在這過程中,中韓關係也會得到緩和。

應該說,這是務實的選擇。朝核問題的解決,離不開中美韓三國的密切協作,在中美領導人已經就朝鮮問題進行了深入溝通,並達成基本共識后,新當選的文在寅總統,有機會藉此拉近中美兩國的距離,緩解半島的危機。

結論:中韓關係可能會觸底反彈

半島危機,為各界所關注;朝鮮半島打不打,也時常被搬出來討論。所以,從戰爭與和平的宏觀角度看,文在寅當選總統,有助於半島和平,他將是一股主張接觸、反對戰爭的力量,他將是在中美之間溝通、甚至協調的角色。但對他也不可期待過高,他既受制於國內的反對黨、財閥的勢力、媒體的監督,也受制於美國的壓力。正如前文所說,總統不是韓國最有權力的人,他可以引領潮流,而不是逆潮流而動。

從中韓關係角度看,文在寅的當選是中韓關係從谷底反彈的機會。民間的反對韓國的行動,不是政府的國策,地方以及一些公司中斷和韓國的交流,也是出於自身的謹慎考慮。中方有理有利有節的鬥爭,給雙邊關係的緩和留了餘地,朴槿惠時代因薩德導致的僵局,會很快翻篇,中韓友好,符合兩國人民的利益。

從中韓經貿關係看,也值得期待。很多公司擔心政治影響經濟,中斷和韓國相關公司的合作。從種種跡象看,中韓經貿的大局不會變,中韓自貿易也不會輕易廢除,中韓近三千億的貿易額,是幾十年積累的結果,不會輕易毀掉。但是,隨著國際貿易整體的萎縮,隨著反全球化、反貿易自由化的興起,中韓貿易的增幅可能會受影響,這是大環境的影響,不止是政治的影響。

朴槿惠是哲學家馮友蘭的冬粉,文在寅對中華文化的了解也不含糊,在2012年宣布參加競選時,文在寅曾引用了「三年不飛,一飛衝天」的古語,可見他對的文化也是相當了解的。如今,他五年後捲土重來,成功當選,佔盡天時地利人和,如何面對挑戰,我們拭目以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