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學術】美國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實踐及其對我國的啟示

【學術】美國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實踐及其對我國的啟示

【摘要】為提高製造業競爭能力,美國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所(NIST)組織實施了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MEP),設立製造業拓展中心向製造業企業提供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本文通過對美國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的實施情況進行梳理分析,為構建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模式提出意見建議。

關鍵詞: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

1 引言

標準、計量、認證認可、檢驗檢測是國際公認的國家質量技術基礎設施,是政府發揮監管和服務職能的有力支撐,是實施國際貿易政策的重要內容。如何加強質量技術基礎體系統籌協調,深化質量技術基礎各要素融合互動,發揮質量技術基礎組合效能,為企業提供綜合的一站式服務,是擺在世界各國面前的一項共同話題。美國自上世紀80年代起就陸續出台系列政策措施,配備專項資金,委託專門技術服務機構,為企業提供各類技術諮詢服務。下面就其作一個簡要的介紹。

2 美國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實施情況

2.1 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

美國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and Technology,NIST)直屬於美國商務部,其職能包括計量、檢驗檢測、標準等,通過維護和改進國家質量技術基礎,協調各利益相關方之間的關係,開展質量技術基礎建設活動,使質量技術基礎對美國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得到最大化,創造有利於創新和技術信息傳播的商業和政策環境。作為美國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的牽頭部門,NIST在1989年首次開展了製造業技術項目,並率先在南加州、俄亥俄州和紐約建立製造業拓展中心向中小企業提供技術和業務支持,1998年該項目正式更名為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Manufacturing Extension Par tnership, MEP)。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發展至今,通過提供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提高中小企業製造業競爭能力,促進美國經濟發展,改善居民生活質量,提升工業企業核心競爭力。

2.2 組織機構

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的組織機構可分為NIST MEP、合作夥伴和區域辦事處3個部分,各部門之間密切配合,三位一體,為製造業企業提供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結構關係如圖1所示。

1 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關係

(1)NIST MEP

NIST MEP負責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的組織實施工作,包括製造業拓展中心的創建管理、資金分配、業務拓展、績效評估等。聯邦機構對總部提供關鍵性的資金支持和政策鼓勵。MEP諮詢委員會是NIST MEP外設的由各領域專家組成的委員會,負責從國家視角對工業發展和MEP計劃實施提出指導規劃和實時建議。

NIST MEP的機構設置和領導人員如圖2所示,各機構職能分別為:

金融管理與中心運營辦公室,負責MEP計劃的金融預算及製造業拓展中心運營的財務管理;

外聯與績效評估辦公室,負責外聯工作、市場營銷、行業研究和MEP計劃績效評估工作;

業務與夥伴關係辦公室,負責MEP計劃的應用開發、合作關係發展以及系統部署等工作;

系統學習與管理辦公室,負責製造業拓展中心的管理和學習培訓工作;

人力資源管理辦公室,負責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人員分配及員工薪資福利等工作。

2NIST MEP組織機構

(2)合作夥伴

MEP計劃的合作夥伴來自3個方面:一是國家合作夥伴,包括環境保護部、國防部、勞工部等相關部門;二是州政府,與美國50個州和波多黎各建立合作關係籌建當地的製造擴展中心,向該州製造商提供直接援助,同時與州內的其他組織合作包括大學、社區學院和經濟發展組織等,以協助中心為美國工業企業提供直接援助;三是地方合作夥伴,製造業拓展中心與許多專業和行業協會合作,其中包括全國製造商協會,製造工程師協會,加工技術協會和美國機械製造商協會等。

(3)區域辦事處

區域辦事處包括製造業拓展中心及其下設的服務點,製造業拓展中心以簽訂協議等方式與技術/管理機構合作並設立為下屬服務點,為當地製造業企業提供直接援助。目前,已認證建立的製造業拓展中心達60多個,遍布美國的50個州和波多黎各,具有近600個服務點,約1,300名現場工作人員擔任可信賴的商業顧問和技術專家,服務全國各地的製造業企業,形成覆蓋全國的服務性網路平台,為製造業企業提供技術諮詢,幫助企業有策略地規劃和實施業務增長機會,切實提高企業的市場競爭力。

2.3 政策保障

1988年,美國出台《綜合貿易與競爭法案》,首次正式提出聯邦機構應肩負起技術的商業推廣職責,建立製造業拓展中心,中心的運營成本由聯邦政府與主辦機構分攤,並於1989年率先在南加州、俄亥俄州、紐約3個地區建立了製造業拓展中心。1993年,美國實施的《技術再投資計劃》為民用工業(包括中小製造業)企業的轉型升級給予了資金支持。2009年和2010年,美國先後公布了《重振美國製造業框架》和《製造業促進法案》,政府將「重振製造業」和「出口倍增」作為政策目標,幫助製造業企業提高競爭地位,確保在全球市場競爭中美國製造業企業的競爭優勢,以打造美國強大的製造業基礎。這些政策的陸續出台,在國家層面為開展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提供了政策保障,逐步建成可以滿足製造商需求的全國性的服務網路,形成一個完整、可持續的質量技術基礎協同服務發展框架。

2.4 專項資金

(1)資金預算

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項目經費來源於聯邦政府經費、州政府/地方政府經費、製造業拓展中心有償服務收入和企業行業資助的其他經費,其中聯邦政府經費最為穩定,並有效帶動了其他主體資金的投入。以2012年為例,聯邦政府的資金投入超過1億美元,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投入接近3億美元,製造業拓展中心為製造業企業提供了廣泛的技術服務和其他資源支持,帶動企業投資26億美元。從1989年至今,聯邦政府對MEP計劃的資金投入從未間斷,並且其資助額度不斷提高,支持情況如圖3所示。資金渠道的暢通及資金的有效供給,為美國能夠為企業提供優質的質量技術基礎服務奠定了強有力的資金保障。

3 聯邦政府對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的資金投入情況

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的優勢,不是從頭創建產品和服務計劃,而是建立合作夥伴關係,通過意識教育、項目合作等方式,將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中的優勢技術資源,包括質量管理、技術能力、能源與環境等各類信息和資源進行重新的整合與分配,提供給各類製造業中小企業。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的總預算大約是3億美元,其中三分之一是由聯邦政府提供,其餘來自州和其他行業。2013年,聯邦政府貢獻了123億美元,其中超過四分之三直接資助了製造業拓展中心,聯邦資金分配情況見表1。

表1 2013年度聯邦資金分配情況

項目百萬美元佔總計百分比
製造業拓展中心93.576.0
戰略競爭3.93.2
支持中心11.49.3
方案要求/管理支持集中化 MEP 系統支持3.28.22.66.7
MEP 員工工資福利7.86.3
其他開銷0.90.7
NIST 開銷5.54.5
總計123.0

(2)成本分攤

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實施至今,製造業拓展中心運營成本的分攤結構和分攤比例一直備受關注。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實施初期,聯邦資金和非聯邦資金的分攤比例是1:1,即對1美元的非聯邦資金的投入(包括州政府、地方政府投入的資金和企業行業的捐助資金)補貼1美元的聯邦資金。1990年技術管理法-商業貿易修正案中提出製造業拓展中心成本分攤比例的方案,當中心運營超過6年便停止對其進行聯邦資金援助,詳情參見表2。

表2 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成本分攤情況

製造業拓展中心運營時間/聯邦資金佔比/%
1~350%
440%
5~633%

根據製造業拓展中心多年的運營經驗表明,為中小型製造業企業提供幫助的製造業拓展中心,僅依靠有償服務的微薄收入和其他非聯邦資金的支持無法持續的運行。1998年,國會通過立法改變了上述的成本分攤計劃,針對運營超過6年的製造業拓展中心,將繼續提供聯邦資金支持,資金佔比為33%。

2.5 組織運行

(1)管理模式

由於地域差別、合作夥伴差異和承擔/主辦機構的不同,製造業拓展中心在管理結構和經營策略差別較大,呈現多元化的管理模式:一是主辦機構為非盈利性技術機構,該技術機構與其他組織合作建立夥伴關係,包括州政府、學術機構、經濟發展組織等;二是主辦機構為州政府,州政府組織當地技術機構為製造業企業提供服務,以紐約為例,該州定期對10個非營利組織進行競爭性獎勵,以此服務州內的製造業企業;三是主辦機構為科研機構,科研機構與國家技術機構合作,依靠國家技術機構構建專業的技術服務資源。

(2)服務內容

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從技術進步、供應商開發、可持續發展、勞動力和持續性改進等領域通過全國性的服務網路為中小企業提供質量技術基礎服務,包括:技術和標準學習、六西格瑪、TRIZ、質量標準、精益管理、企業轉型體系、銷售和市場體系、工程服務、戰略工具、安全體系等。

(3)專家隊伍

製造業拓展中心彙集了全國各行各業的技術與管理專家,分佈在各個州,直接與當地的製造業企業一起工作,根據企業的核心需求,有針對性地提供戰略諮詢、業務連續性計劃、精益質量管理、供應鏈、可持續發展等方面的諮詢服務與技術支持。

3 啟示

美國製造業拓展夥伴計劃從國家戰略的層面突出強調了質量技術基礎「硬體設施」和「軟體要素」 的整體融合和協同發展,共同發揮支撐聚合效應,通過提升質量技術基礎水平來提高勞動生產率,以滿足參與國際貿易和國際競爭的需求。同時,聯邦政府相對穩定的專項資金投入,有效推動州政府、地方政府和私人部門等其他主體資金投入的積極性,為企業提供廣泛的技術服務,帶動企業提高市場競爭力。

目前,在多地都在建立多方協作、精準服務的國家質量技術基礎服務模式上進行了探索嘗試,並總結出很多好的經驗與做法,為當地的區域經濟發展提供了有力的質量技術支撐。但與美國的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實踐經驗相比,的「質量技術基礎」概念才剛剛叫響,相關工作才剛剛起步,缺乏國家、省級層面對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的政策和資金支持,政府和市場的雙向協調機制也並未建立。當前十分有必要在借鑒美國成功經驗和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整合質量技術基礎信息資源,加快質量要素間相互融合,通過建立和完善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平台,為加快質量供給創新、科技創新、促進產業轉型升級提供有力的技術支撐。具體建議如下。

3.1 研究制定國家層面質量技術基礎發展規劃

黨中央和國務院強調經濟發展要以質量和效益為中心,部署加快建設質量強國,頒布實施了《製造2025》《消費品標準和質量提升規劃(2016—2020年)》《裝備製造業標準化和質量提升規劃》等一系列國家戰略規劃,為今後推進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指明了方向。質檢總局也把質量技術基礎建設作為落實五大發展理念、提升發展質量和效益、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國家戰略部署的有力抓手,作為質檢工作的一項重大任務,正在加緊部署落實。而較之美國,對質量技術基礎的理論體系、內在關聯、作用機理、經濟社會發展貢獻等相關研究才剛剛起步,缺乏在國家或區域層面對質量技術基礎發展進行整體規劃。當前,參照美國等發達國家,制定版的《國家質量技術基礎發展計劃》,為開展質量技術基礎協同服務做好頂層設計和制度保障,顯得十分必要。

3.2 設立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專項基金

質量技術基礎協同服務具有公益性、基礎性和戰略性特點,需要有堅實的質量技術基礎資金作為保障,不可能完全由市場解決,政府應當承擔引導責任。應與政府有關部門加強溝通,推動建立持續穩定的財政投入機制,設立NQI協同服務專項基金,並探索引入社會配套資金,加大質量技術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平台建設力度;同時,推動完善財政補貼政策,實施結構性減稅,制定和落實質量技術研究開發費用加計扣除、股權激勵等財稅政策。

3.3 創建國家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示範基地

推動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重點在創新,要從國家和地方兩個層面共同努力,以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作為切入點,推動技術、品牌、質量、計量、標準等質量技術基礎一體化協調發展,推動和鼓勵有條件的地方探索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模式。對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工作開展有特色、有成效的區域,授予「國家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示範基地」稱號,並給予相應的政策和資金支持。

3.4 推動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第三產業發展

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工作涉及部門多、行業廣,協調難度大,僅靠某個技術機構單兵作戰、「兼職」開展工作,是遠遠不能滿足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開展需要的。在區域範圍內設立「專職」質量技術基礎第三方服務機構,充分利用質檢系統現有的公共資源,並將其他檢測機構、非營利性組織、研究機構、高等院校、企業集團等社會資源進行整合,通過公私合作的方式為企業提供質量技術基礎協同服務,增強服務的靈活度,降低投入成本,推動質量技術基礎第三產業的發展。

4 結語

美國在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方面積累的成功經驗,可以為建立和完善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提供很好的借鑒作用。目前,尚未在全國範圍內建立起一套具有典型代表性的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模式,各地質量技術基礎服務工作也尚處於探索與嘗試階段。應總結各地典型做法,探索建立一套具有推廣意義的質量技術基礎一站式服務路徑和推廣模式,以點帶面示範推廣,不斷促進企業、行業、產業聚集區轉型發展,促進質量品牌提升。

基金項目

本文受工程院2016年重大諮詢研究項目(項目編號:2016-ZD-01-04)資助。

作者簡介

馮 蕾 黃菊秀 劉紅喜

(標準化研究院)

馮蕾:標準化研究院,工程師,研究方向為質量管理。

參考文獻

[1] Eliza Eddison. Survey of Federal Manufacturing Efforts[R]. Washington, D. C. : MIT Washington Office, 2011.

[2] Shapira P, Wessner C W. 21st Century Manufacturing: The Role of The Manufacturing Extension Partnership Program[R]. NRC, 2013.

[3] MEP Advisory Board. 2015 Annual Report[R]. 2015.

[4] U.S.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Factors for Evaluating the Cost Share of Manufacturing Extension Partnership Program to Assist Small and Medium-Sized Manufacturers[R]. GAO. 2011.

[5] Gary Yakimov, Lindsey Woolsey. Innovation and Product Development in the 21st Century[R]. MEP Advisory Board. 2010.

-THANKS FOR READING-

來源 | 《標準科學》2017年第7期

關注「標準化」「標準化」旗下刊物《標準化》《標準化海外版《標準科學》《標準生活》《產品安全與召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