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像「黑鳳梨」這類詞,能讓不懂粵語的人笑得更純真

像「黑鳳梨」這類詞,能讓不懂粵語的人笑得更純真

文 | 張十巴仙

粵語(Cantonese)是一種方言,卻被聯合國正式定義為一種語言,可見地位不俗。講普通話的人們很難理解粵港地區的文化,但還是會有粵語詞越過語言障礙,與普通話擦出火花。

本文就為大家介紹一些引起內地只懂普通話的人發笑的粵語辭彙。

一、唔知➯母雞

「唔知」是廣東話中很常見的用語,等同於普通話的「不知道」。這個詞被鬼使神差地傳到了內地,且被諧音成了「母雞」二字。內地朋友一提到廣東話,就會「母雞丫,母雞丫」地脫口而出。

Δ 唔知=母雞

把「唔知」(粵拼:m4 zi1)說成「母雞」(mǔ jī),在發音上很接近,但粵語版比國語版拗口多了。把「唔知」形象化為「母雞」,就造成了喜感,流傳效果事半功倍,粵語原版不知道也無所謂了。如果對不明所以的人說一聲「母雞」,也算是「奇兵突襲」,製造出丁點語言笑料。

二、尼瑪➯內馬爾

「尼瑪」在藏語中是對太陽的尊稱,這鮮有人知。它最出名的還是罵人語——「你媽」——的諧音和文明版本。這種網路詞語具有草根、亞文化特質,罵人之意也被調侃意味削弱了很多。

這個詞也算得上「多面小生」,到了香港又脫胎換骨了。巴西新一代球星內馬爾,英文名是Neymar,在香港的翻譯就是「尼瑪」。

Δ 尼瑪=內馬爾

網路罵人語竟成了人名,內馬爾躺槍,讓內地人民喜出望外。娛樂圈球迷譚詠麟曾在聯合會杯時發出一條微博:「尼瑪上半場光芒四射,完場后更有大將之風主動和敗方球員握手!」在不懂這個「諧音梗」的內地人看來,「尼瑪」在這句中更像是個語氣助詞。香港好多電視、電影中都用「尼瑪」來稱呼內馬爾,如2014年TVB大熱劇《使徒行者》。

Δ 譚詠麟的那條微博

Δ TVB劇《使徒行者》中提到內馬爾時的字幕是「尼馬」,也就是「尼瑪」。一般人會以為「尼瑪」是個語氣

三、卓生➯畜生

粵語對夫婦倆的稱呼會和普通話不同。一對張氏夫婦,粵語中不會稱「張先生、張太太」,而是「張生、張太」。

當姓氏變成「卓」的時候,氣氛就尷尬了。女方被叫「卓太」沒毛病,而男方被叫「卓生」就犯禁了。「卓生」的粵語發音(ceok3 saang1)有點像上海話中的「畜生」,看過港劇粵語版(如《點金勝手》中的卓彧和《富貴門》中的卓一元)的觀眾會不會恍然大悟呢?

Δ 港劇《點金勝手》中字幕叫「卓先生」,而粵語配音叫「卓生」

即便不懂上海話,「卓生」的粵語發音和「畜生」的普通話發音之間也有相似點。十巴仙的這個觀劇體驗居然與網友不謀而合,一下覺得想法不孤單(笑)。「卓生」陷入的諧音歧義就「胡導」(姓胡的導遊或導演)被理解成「胡亂地導遊或導演」一樣。

Δ 網友也發現了這個發音類似

、雪梨➯悉尼

Sydney在內地翻譯為「悉尼」,譯法深入人心。然而,台灣及海外華人聚居區卻譯為「雪梨」。沒提到廣東和香港,難道和粵語沒關係?

把Sydney稱為「雪梨」,其實是通用了百年的粵語,是嶺南的廣州先民在澳洲上岸時用的古稱。台灣和海外華人只是借鑒了這一譯法。

Δ 雪梨=悉尼

由於內地是稱呼「悉尼」,而香港、澳門在回歸祖國之後,為了兩地傳媒統一、方便、避免混淆,於是遷就內地譯法,將「雪梨」改稱「悉尼」。到現在,創始地區放棄了「雪梨」做官方譯名,而台灣和海外華人卻還在做「雪梨」的忠實冬粉。

將Sydney(悉尼)說成雪梨,內地人會覺得好笑,彷彿澳大利亞特產雪梨似的。把英文名Shirley翻譯成雪梨,才更符合大家的發音習慣吧?

五、差館➯餐館

武俠小說大師金庸先生曾提到自己1940年代末初來香港時的情況。那時他一句粵語也不會說、不會聽,還因語言問題鬧出了笑話。

初來乍到,最鮮明的感覺是天氣炎熱,以及一句話也不懂的廣東話。還鬧出一個笑話,我初到埠,坐上白牌車,說去餐館,司機先生卻載了我去差館(警署)

——金庸2016年冬為香港博物館金庸館撰寫的開館前言

Δ 金庸為金庸館開館寫的序言

在香港,警局習慣叫做差館,警察就叫差人。經典港片《無間道》中梁朝偉那句「對不起,我是警察」中的「警察」,在其粵語配音中也說成「差人」。

「差館」和「餐館」不僅粵語發音相似,普通話發音都差不多。年輕的金庸不偏不倚地說成了「餐館」,沒想到被送去警局,著實「冤枉」,要說成「餐廳」或「飯館」就沒歧義了。

Δ 《無間道》經典台詞粵語版其實是:對唔住,我系差人

Δ 類似《七號差館》這樣的片名,在內地也不會翻譯成《七號警局》

六、喜歡你➯黑鳳梨

鄧紫棋在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節目中演唱的粵語歌《喜歡你》。由於Beyond的原曲旋律上口和鄧紫棋的精彩翻唱,內地歌迷被該曲圈粉,愛哼著模仿。

Δ 鄧紫棋翻唱Beyond的《喜歡你》

由於不懂粵語,歌迷就將歌詞「喜歡你,那雙眼動人,笑聲更迷人,願再可,輕撫你,那可愛面容,挽手說夢話,像昨天……」這句粵語歌詞翻譯成了搞笑的「漢字注音版」:「黑鳳梨,拿霜來凍硬,硝酸更迷人,願再喝,黑鳳梨,拿喝完面溶,晚上說買完,像昨天……」。這裡「喜歡你」和「輕撫你」都被統一翻譯成「黑鳳梨」,處理得真朦朧。鄧紫棋的翻唱符合當今時代審美觀,讓內地觀眾甘心跨越語言障礙來「標註」和記憶,並為其吆喝。

Δ 《喜歡你》被翻譯成「黑鳳梨」

Beyond的曲子傳唱度高,也不止一次被這樣「改編」。那首著名的《海闊天空》也被改得笑點十足,例如第一句粵語歌詞「今天我,寒夜裡看雪飄過」就變成了「鋼鐵鍋,含眼淚喊修瓢鍋」。這種改編讓人撲哧一笑,不過還真的有助於粵語歌入門。

Δ Beyond唱的原版《海闊天空》

結 語

以上詞語有些已滲入生活,有些則冷僻一些。論到笑點,它們倒都是通俗易懂。如果會粵語,就會較真兩個發音之間的嚴格區別,將朦朧變為精確,那就笑不出來了。因此,不懂粵語的人反而可能笑得更「天真無邪」。

俗話說「喜劇不挪窩」,的喜劇推廣到外國,外國人就笑不起來,很大原因就是翻譯配音使台詞的喜劇韻味盡失。而本文中的辭彙,其笑點恰恰就是兩種語言之間碰出的火花。

本文修訂版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文化可餐」(ID: oil-rice)。「拉闊時光」分享生活感悟、娛樂見解、文化趣談,還會有一些影視資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