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單臂擒方臘,只手定乾坤的兩宋戰神是誰?屢次百萬軍中取敵首!

單臂擒方臘,只手定乾坤的兩宋戰神是誰?屢次百萬軍中取敵首!

單臂擒方臘,只手定乾坤的兩宋戰神是誰?屢次百萬軍中取敵首!

北宋的喪鐘,是農民起義軍敲響的。

宣和二年(1120年)十月,摩尼教傳教士方臘帶著一幫農民兄弟在大宋的江南地區操傢伙鬧革命了。十一月初一,方臘革命軍宣布時任朝廷首領的宋徽宗違法,並單方面廢除了徽宗的「宣和」年號,自立「永樂」年號。不僅如此,革命軍鬧騰得如火如荼,短短三四個月時間,便「東南大震」,「聲搖京師」。

徽宗坐不住了,宣和三年正月,帝國集結包括禁軍、槍排手在內的三大兵團,總計15萬官軍,向江南開拔,為首的是身殘志堅的大將軍童貫。韓世忠作為15萬分之一,一同隨軍前往,其身份是裨將,手下有50名特種兵。

對鎮壓農民起義,童貫果然是行家裡手。到宣和三年四月,方臘一敗塗地,余部退守清溪幫源洞,作困獸猶鬥。直到這時,在這場戰爭中,一直跑龍套的韓世忠才終於有了上鏡的戲份,但令人意外的是,他演得太投入,讓觀眾瞠目結舌。

據記載,清溪幫源洞被方臘余部分為三窟,諸將追擊到此,都不知道反賊藏身的洞窟到底該如何進入。而韓世忠單槍匹馬追到目的地后,先「潛行溪谷間」,詢問當地婦女,得知了洞口的確切地點,「即挺身仗戈而前」,披荊斬棘,越險數里,搗毀其巢穴,活捉八個頭目,還幹掉數個,並將敵首方臘生擒。這簡直是張無忌、令狐沖和楊過等練過絕世武功的大俠才能匹配的場景。

初混名利場,韓世忠還很稚嫩,雖然他很勇猛,但勇猛又怎樣?動蕩的時局,將成為最好的課堂,教會韓世忠逐步成長、走向成熟。

南宋政權的建立,可謂命途多舛。整個帝國就像風雨中的一點燭火,隨時可能熄滅。

但就在這樣內外交困的時局下,一場兵變還是猝不及防地發生了。

建炎三年(1129年),金兵追至揚州,宋軍大敗。趙構只得繼續逃跑,並讓樞密使兼御營司都統制王淵率軍斷後。

王淵在北宋的時候就是一員武將,在跟西夏的戰爭中屢立戰功。當趙構做天下兵馬大元帥的時候,王淵也是第一批來投的將領,因為從龍有功,深得信任。此次趙構讓王淵斷後,王淵卻利用職務之便,將十幾艘運兵的大船裝上自己財物家眷,先運過長江。這一切安排停當之後,王淵傻眼了:數萬士兵因無船渡江,在金兵的追擊砍殺之下,死傷殆盡,幾千匹寶貴的戰馬也被金人牽走,成為金軍的戰利品。

王淵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之後,趕緊找到高宗面前的紅人,一位內侍宦官。在該內侍的周密運作之下,高宗僅僅免了王淵的樞密之職,並沒追責,儼然無所謂的態度。高宗可以無所謂,但武將苗傅和劉正彥並不認為這無所謂。苗、劉也是最早一批追隨趙構從北方逃到南方的武將,都屢立戰功,劉正彥之父還在對西夏的戰爭中捨身殉國。苗、劉二人覺得自己的功勞不在王淵之下,偏偏現在什麼都不是,而王淵鑄此大錯,還勾結內侍,高宗卻賞罰不公。苗傅和劉正彥決定用行動告訴王淵,他們很有所謂。

於是,苗、劉二人帶著禁軍殺王淵、殺內侍,進而逼高宗退位,並擁立三歲的太子為新皇帝,讓太后垂簾聽政,史稱「苗劉兵變」。

在帝國的邊防前線,一批軍政大佬驚聞朝中兵變,皆出離憤怒,甚至有人「望閱慟哭,舉酒酹神日,誓與此賊不共戴天」。這是一句足以讓苗傅和劉正彥震驚的話,因為做出此決絕表示的,是大將韓世忠。

在韓世忠看來,帝國目前的政局雖然困頓,但還輪不上苗傅、劉正彥胡作非為。

韓世忠收集散卒數千人,乘海船趕往平江(今蘇州),打算聯絡其他將領帶兵勤王。在平江,韓世忠見到禮部尚書張浚,「泣曰:『我便去救官家。』」張浚從其他將領處借調2000兵馬給韓世忠,雖所有兵馬合而計之仍不足萬人,但韓世忠仍堅持要趕往杭州救駕。

苗、劉聽聞韓世忠已帶兵前來,十分驚恐,打算遣使招降韓世忠。韓世忠斬殺來使,燒掉招降書,繼續向杭州挺進。苗、劉遂遣使向韓世忠謝罪,以保全性命。

在韓世忠的武力施壓和宰相的遊說下,苗、劉同意讓高宗趙構複位。

但複位后的高宗依然面臨苗、劉的屠刀,大戰不可避免。四月初三,韓世忠與苗、劉的得力部將大戰於臨平(位於杭州城北,其上塘河是連接大運河進入杭州的唯一通道)。戰鬥前,韓世忠把隨軍家屬安排在船上,率領將士在一旁殺敵,號召大家以死報國,「若面不帶幾箭者,必斬之」!

這種視死如歸的氣勢,讓戰鬥變得毫無懸念:韓世忠等諸將勤王兵大獲全勝,苗、劉引精兵2000人出逃,韓世忠等將領率軍進入杭州。在行宮,高宗見到韓世忠,淚流不已。一個飽受欺負、羞辱的孩子,在救星出現的時候,最好的表達方式就是讓所有的委屈化為淚雨紛紛落下。

高宗緊握著韓世忠的手說,統制吳湛,佐二叛為逆,卿一定要替我砍了他,為我出口氣!韓世忠表示,「此易與耳」,並擒吳湛等人,同日誅殺。局勢基本控制,韓世忠以功建節,升為武勝軍節度使、御前右軍都統制。

但此時苗傅和劉正彥仍帶領精兵外逃,韓世忠上奏,懇請剿賊,並保證會活捉二人歸案,交高宗處置,讓高宗出這口怨氣。經過兩個多月的追討,輾轉浙江、福建,韓世忠將苗傅和劉正彥緝拿歸案,並磔之於市。至此,「苗劉兵變」被徹底平定。高宗親賜韓世忠「忠勇」二字,並拜他為兩鎮節度使,令他駐守浙東,時刻保衛京師,韓夫人也被封為護國夫人。

在動蕩的歲月中,安穩的生活對每個人而言,都是最大的需求,特別是對高宗這樣的皇帝而言,安全感尤為重要。而每到關鍵時刻,韓世忠總能給高宗帶來安全感,已經成了高宗心裡不折不扣的「關鍵先生」。這次復辟和平叛,讓高宗對韓世忠始終有一份深厚的感情,並一直維持到晚年。

韓世忠能在關鍵時刻給高宗帶來安全感,並讓高宗多有眷顧,正如後來朱熹所分析:「諸將驕橫,張(俊)與韓(世忠)較與高宗密,故二人得全。」但韓世忠卻並非僅僅依靠與高宗「密」而得全,保家衛國才是他的真正價值所在。(齊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