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關注 | 對待施暴者,從限制從業開始

關注 | 對待施暴者,從限制從業開始

性侵害,是一個沉重的話題,上映不久的《二十二》中被迫給二戰日軍做慰安婦的受害女性同樣是性侵害的受害者,只不過婆婆們的話題沉重得讓我不忍提起。

還是說說閔行區吧,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檢察院於25日啟動了限制涉性侵害違法犯罪人員從業機制。那麼涉性侵害違法犯罪人員可能會因為什麼被限制從業呢?

7月初,閔行區的相關職能部門與主管部門會簽了《關於限制涉性侵害違法犯罪人員從業辦法(試行)》,根據試行辦法,受限人員範圍包括實施了強姦,猥褻兒童,組織、強迫賣淫,引誘、容留、介紹賣淫等行為的違法犯罪人員。

對於系未成年的違法犯罪人員,按照犯罪記錄封存等規定不予納入。相關職能部門會根據該機制建立黑名單信息庫,各職能部門根據既定的範圍分工收集閔行區近5年來涉性侵害違法犯罪人員名單及基本情況,並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和完整,初步建立起涉性侵害違法犯罪人員黑名單信息庫。信息庫實行動態管理,由職能部門負責定期更新。

實際上,閔行區並不是沒有限制涉性侵害違法犯罪嫌疑人從業的先例。在2016年,閔行司法機關就對一個犯強制猥褻罪的家庭教師除判處有期徒刑外,並附加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三年內禁止從事教育及相關工作的限制性措施。

依法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維護社會秩序,依法懲罰犯罪分子是司法工作的宗旨和任務。的司法機關也承擔著懲罰和挽救違法人員的雙重責任,但不可否認,的重新犯罪率著實不容忽視,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教授吳忠憲曾於1992年至2006年間在司法部預防犯罪研究所任職,他表示在上世紀80年代重新犯罪率大概維持在7—8%,21世紀初期上升到了13—14%。

最高檢主管的《人民監督》暨《方圓》雜誌曾於2012年發表題為《歌手紅豆:十年再入獄》的文章,紅豆(王立勇)獲得過1995年香港TVB第一季度十大金曲新人獎冠軍,並在2001年7月出任了兒童基金會「安康計劃」的形象大使,這是一個旨在「讓兒童遠離傷害」的公益性活動。

然而在2001年9月即被學生家長揭發猥褻兒童,2002年入獄后獲得監獄多個單項獎勵,因此於2004年因表現良好提前保釋出獄,並積極投身各大義演活動。

但······2011年紅豆因於2008年3月至2009年3月期間,在三河市燕郊鎮對多名兒童進行猥褻,其行為構成猥褻兒童,又因其是在假釋期滿五年內再犯,綜合考量,法院以猥褻兒童罪判處王立勇有期徒刑四年。

雖然我們經常被提醒要善待出獄人員,給其重新做人的機會,可現實中刑滿釋放人員又確實有著較高的再犯率,或許真的需要相關部門加強對刑滿釋放人員的管理,並提高「改良率」。

以前刷新聞看到韓國規定(韓國法務部決定,自2008年9月1日開始,將對有強姦犯罪的前科者佩戴「電子腳鐐」,實施24小時的定位追蹤,以便可以掌握他們的行蹤。),凡是有兩次以上性暴力犯罪史,或對未成年人實施性侵犯的刑滿釋放人員,以及獲得假釋或者緩期執行需監視居住的犯罪人員,都要強制佩戴電子腳環。佩戴者擅自破壞電子腳環會受到嚴懲。

2015年,性侵3名未成年少女的韓國歌手高英旭刑滿出獄,但他還得繼續戴著電子腳鐐3年,出獄時可以明顯看到他褲子下的電子腳環輪廓。

並非沒有此類物品的使用,2014年12月18日,在上海市南匯監獄內設的法庭上,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合議庭法官宣讀完對罪犯陳X予以假釋的刑事裁定書,社區矯正機構工作人員即上前為其佩戴了內含GPS晶元和SIM卡的「電子腳鐐」。 這是法院首次通過法律文書明確對假釋對象實施電子實時定位監管。

陳X在接下來的六個月中將通過「電子腳鐐」接受無間斷的實時監管。此舉加強了對假釋對象的監管,可以預防其違法犯罪,實現了社區矯正與獄中改造的無縫對接。筆者認為,上海的這種做法可以在廣泛推廣的同時適當擴大適用面,可根據其司法系統內部研究成果確定再犯率高的一些罪種,特別是對社會危害大、影響大的罪犯,不僅在假釋期內佩戴,而且要在刑釋後足夠長的時間內佩戴,以便對其有更好的掌控。誠然,這會給相關部門帶來更多的壓力,但為了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這樣做也是必要的。

除電子腳環外,2016年,浙江省慈溪市檢察院牽頭法院、公安、司法出台《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人員信息公開實施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辦法》規定,對符合條件的實施嚴重性侵害未成年人行為的犯罪人員,在其刑滿釋放后或者假釋、緩刑期間,通過發文各單位的門戶網站、微信公眾號、微博等渠道對其個人信息進行公開,方便公眾隨時查詢,警示犯罪,預防未成年人受到性侵害。

同時,《辦法》對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人員信息應當公開的情形和例外條件、公開期限、公開內容、公開途徑、公開程序均作了明確規定,旨在有效遏制性侵害案件多發勢頭,保障未成年人健康成長。

可見,我們的相關職能部門也在行動著。至於說到是否侵害刑釋人員的隱私,在刑事訴訟中,對公開審理的案件和不公開審理的公訴案件,一律公開宣告判決,只不過此舉方便了民眾查詢而已。

題外:知乎上有個關於受到性侵害的人現在怎麼樣了的話題,回答者不少都是匿名,當然受害人的隱私是該受到保護的,答題者有相當一部分是敘述著自己的經歷,性侵帶來的傷害會給受害者一輩子留下陰影,自愈者必然是內心極為強大的人。已經很久沒看到這個話題出現在我的首頁了,希望所有受到侵害的人看到光明,一直光明著生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