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橫跨40個月觸底大反轉!孔令輝「涉賭風波」背後——澳門博彩業的復甦之謎!

橫跨40個月觸底大反轉!孔令輝「涉賭風波」背後——澳門博彩業的復甦之謎!

在經歷了26個月的下滑探底之後,澳門博彩業收入從2016年8月起已連續11個月保持增長。鑒於澳門博彩業具有很強的政策彈性,其最近40個月所經歷這個「V型」反轉,本質上是政府三項政策調控的結果。

政府通過持續收緊的澳門入境通關及資本管制舉措,增加對澳門的基礎交通設施建設投資,在擴大對入境澳人口總體流量的同時,也限制了內地公職人員、高凈值富裕階層在澳消費。這使得入境澳門的內地人口階層特徵更為平民化、大眾化,進而使得澳門博彩業的市場需求結構逐漸切換升級。

作者:杜冬東

2017年5月29日,著名乒乓球運動員、原國家女子乒乓球隊主教練孔令輝被境外一間賭場告到香港高等法院,追討250多萬港元賭債。次日,孔令輝被乒乓球協會暫停主教練一職,並要求立即回國接受組織調查。

孔令輝「涉賭風波」鬧得滿城風雨,也讓沉寂數年的澳門博彩業再次回歸公眾熱點視界。

2017年7月1日,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下稱「澳門博監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6月,澳門幸運博彩業實現毛收入199.9億澳門元,同比上升 25.9%;2017年前6個月,累計實現毛收入1263.7億元,同比漲幅達到17.2%。

這意味著,自2016年8月以來,澳門博彩業毛收入實現了連續11個月的上升,並且上述兩項毛收入的同比增長率均創出澳門博彩業最近11個月以來的漲幅新高。而在此前,澳門博彩業則經歷了26個月的慘烈下滑。

那麼,澳門博彩業是如何實現長達11個月的復甦呢?制約澳門博彩業盛衰的關鍵因素是什麼?時下的復甦能夠持續嗎?

博彩業的「V」型增長

2014年2月,澳門博彩業實現了380.07億澳門元的毛收入,同比增長40.3%。誰也不曾想到,這一業績竟然成為澳門博彩業最近幾年的巔峰。在此之後的40個月中,澳門博彩業經歷了一番「V型」過山車(圖1)。

2014年第一季度開始,澳門博彩業毛收入從1022億澳門元的頂峰開始持續滑落,在隨後的第二、三季度連續環比下滑11.07%及8.84%。這一季度性環比下跌狀況,是自澳門2002年結束博彩業壟斷經營局面以來,僅於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的下滑幅度。

澳門博彩業的業績滑坡之勢,一直持續了12個月之久。2015年2月,澳門博彩業毛收入同比增速達到-48.6%,陷入了歷史最低點。直至2016年8月,當月毛收入同比增長率才由負值轉正,達到1.1%,回暖的曙光初現。

近期的一系列跡象表明,經歷26個月的慘烈下滑之後,澳門博彩業正在強勁復甦,從谷底實現反彈已經是板上釘釘之事。

澳門博監局數據顯示,自2016年8月開始,澳門幸運博彩收入連續11個月實現正增長。2017年5月,澳門幸運博彩實現毛收入227.42億澳門元,同比增長23.7%;2017年前5個月實現累計毛收入1063.82億澳門元,同比增長15.8%。

與此數據相對應的是,澳門6大博彩公司的經營業績也均有所起色。Wind數據顯示,2016年澳門6家持牌博彩公司實現營收之和1315.16億元,凈利潤214.13億元,分別同比增長8%和5.26%。2015年,上述6家博彩公司合計僅實現營收1217.72億元、凈利潤203.42億元;同比分別下跌23.95%、51.98%。

在企業基本面回暖的刺激之下,港股的博彩股也借勢反彈,總市值合計上漲2900多億港元。其中,永利澳門(01128.HK)自2016年1月以來的漲幅高達114.46%,銀河娛樂(00027.HK)同期上漲93.56%,美高梅(02282.HK)同期實現82.96%的漲幅。

新濠國際(00200.HK)主席何猷龍、澳博控股(00880.HK)行政總裁蘇樹輝均在公開場合聲稱,2017年澳門博彩收入有望繼續保持上揚勢頭,全年漲幅有望超過8%。

澳門博彩業近年的增長,簡直像個謎團。分析者普遍認為,澳門博彩業這一輪衰退或與內地的一系列反腐及政策管制密切相關。近年以來,內地先後發布銀聯卡賭場消費受限、收緊澳門口岸護照停留時間、賭場禁煙等一系列管制舉措。雖說彼時的訪澳遊客源源不斷,但澳門博彩業依然遭受重創,出現了持續的衰退。

不過,2016年以來,內地的「高壓反腐」力度依舊,甚至進一步推出限制銀聯卡的澳門消費額度等嚴厲的金融管制舉措,但澳門博彩業卻呈現了回暖勢頭。2016年8月起,澳門博彩業從谷底反彈,至今連續實現了11個月的回升。

數據顯示,2017年1-6月,澳門博彩毛收入分別實現毛收入192.55億澳門元、229.91億澳門元、212.32億澳門元、201.62億澳門元、227.42億澳門元、199.94億澳門元。

這意味著,2017年6月的毛收入比5月份減少27.48億澳門元,跌落至2017年2月份以來的歷史新低。也就是說,2017年6月的毛收入數據環比下跌12%,創下了2017年上半年的最大跌幅。

環比數據的下滑,或表明持續11個月的復甦勁頭開始變得疲軟。如今,持續近1年的復甦形勢可否持續,又充滿懸念。受2017年6月份博彩營業收入及利潤數據減速等因素影響,澳門博彩股近日又出現了全線下跌。2017年7月份H股的首個交易日,永利澳門(00128)、美高梅(02282)、銀河娛樂(00027)等跌幅均超過2%。

那麼,左右澳門博彩業增長的關鍵因素是什麼呢?澳門博彩業的增長為什麼出現這番變化?為尋找答案,可以從澳門博彩行業的需求和供給變化情況進行分析。

三隻「看得見的手」

作為蜚聲中外的「世界賭城」,澳門事實上卻是地域狹小的「彈丸之地」。澳門特區的總面積約為32.8平方公里,約是新加坡面積的1/22、香港面積的1/34。同時,澳門本地人口也較少。澳門統計暨普查局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澳門特區人口約為64.83萬人。澳門今日繁華的商業經濟,很大程度有賴於熙熙攘攘的訪客,尤其是博彩業所吸引的遊客。

2014年初至2015年第二季度,澳門的入境旅客的同比增速震蕩下滑(圖2),直至2016年第二季度前後回升。2016年第三季度開始,訪澳旅客數量呈現明顯的上升趨勢。澳門統計暨普查局的數據顯示,以證件簽發地統計入境旅客,2016年第二、三、四季度的入境旅客較2015年同期的增長率分別為-0.5%、0.1%、2.8%。到2017年第一季度,該項同比增長率達到5.6%;2017年4月,該項指標進一步上升至11%。這意味著,自2016年以來,入境澳門的外地人數呈現顯著上升的趨勢。

綜合圖1-2可見,澳門入境旅客的同比增速變化趨勢,與澳門博彩業毛收入變化的曲線特點頗為相似。這或意味著,澳門博彩業持續長達26個月的衰退與訪澳的內地人口流量的萎縮密不可分;而2016年8月以來澳門博彩業一改下滑之勢,與同期入境旅客人數的回升休戚相關。

我們進一步對澳門的入境旅客人口結構進行分析發現,2014年至2017年第一季度的數據顯示,入境澳門的內地旅客,佔澳門入境旅客的比例大致為66.19%-67.55%,約為2/3。

圖2可見,在2015年第一季度之前,內地訪澳人口的同比增速明顯高於整體的訪澳人口同比增速;2015年第二季度至2016年底,內地訪澳人口的同比增速又明顯低於整體的訪澳人口同比增速;2017年第一季度以來,入境澳門的內地人口再次回升。

從內地旅客占訪澳旅客總體的比例看,在2015年第一季度之前,內地旅客佔比較高;2015年第二季度至2016年底,這一佔比迅速下降;2017年第一季度以來又再次回升(圖3)。2017年4月,該項指標也高達66.8%,處於較高水平。

內地訪澳旅客一直是澳門博彩業乃至構成整個澳門市場需求的主體力量。內地訪澳旅客的增速變化波動幅度,遠大於澳門博彩業的變化幅度,意味著,影響內地訪澳旅客流量「V型」變化的因素,乃是制約澳門博彩業發生上述增速波動的關鍵所在。

那麼,影響內地訪澳旅客流量的關鍵因素是什麼呢?歸結起來,這主要包括三個方面。

一是旅客入境通關政策。2003年7月,內地試點實施「個人港澳自由行」政策,內地旅客入境訪澳變得頗為便利。不過,內地對澳門的入境監管政策此後經曆數次調整,訪澳門旅客的入境通關管制政策日漸變得緊縮。

2008年8月1日起,內地居民首次持護照過境澳門的逗留期限從14天縮短為7天;對持護照過境澳門未前往外國的人員再次持護照入境澳門允許逗留2天,第三次將被拒絕入境。2008年9月1日起,對持有港澳通行證及赴香港簽注而無澳門簽注的內地居民,不再允許由香港進入澳門。2015年下半年開始,內地旅客「自由行政策」再度縮緊,內地旅客入境澳門從「一年多次進出」演變成「一月一簽」,再到「兩月一簽」。

二是金融資本管制政策。「反腐風暴」下,內地金融監管機構及澳門特區政府相繼配合推出了一系列資本管理舉措。2014年5月起,澳門賭場全面禁用內地「銀聯卡」,賭場內的珠寶店及典當鋪也停止使用「銀聯」終端機。2014年7月1日起,持護照過境澳門的旅客在澳門的逗留期由7天縮減至5天。2014年7月21日,人民銀行宣布,與澳門特別行政區達成了簽署反洗錢監管合作備忘錄的意向。2016年12月2號,澳門特區政府規定,遊客入境不能攜帶超過12萬澳門元的現金。2016年12月9號,銀聯將海外單次取現的額度下調至人民幣5000元,為之前額度的50%。

三是對澳交通設施投資。2015年11月28日,珠海首次開通跨省列車,直通北京西、桂林北的高鐵列車。2017年1月,珠海開通直達上海、貴陽、長沙3條跨省長途列車。2017年3月,珠海開通前往深圳、廣州的兩對高鐵列車。2017年4月,珠海再次開行至鄭州(經停武漢)、昆明、南寧等地的4條跨省高鐵線路。通過珠海與直通內地的長途快速客運鐵路網路,將直接便利訪澳門旅客的流量。

數據顯示,過去五年共有1.2億人次通過海上口岸進出澳門。客運碼頭成為進出澳門的重要通道。2017年7月5日,澳門氹仔客運碼頭建成並全面投入使用。該碼頭毗鄰澳門機場,將成為澳門又一重要海上口岸。

目前,廣深港高速鐵路正在大力建設當中,有望於2018年延伸至珠海橫琴地區。2017年7月7日,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已經貫通,並有望在2018年通行。2008年開始動工的澳門捷運也將於2019年完工。

上述三項調控政策,實質上是澳門博彩市場「看得見的手」。梳理兩大管制政策及基礎設施建設的演變情況,訪澳人口流量的增速變化也變得容易理解。

由於入境通關政策的收緊趨勢較早(2008年),通關政策對訪澳旅客之衝擊不易察覺。2012年開啟的反腐風暴,令一些屬於澳門賭場「常客」的民營企業家、國企高管、腐敗官員以及高凈值人群訪澳變得謹慎和收斂,豪擲千金的內地旅客較之早期變得稀疏。2012年,澳門貴賓博彩業務的同比增速從前一年度的35.8%墜落至1%,但是由於該群體數量相對佔比較小,對整體的訪澳人口總量影響有限。澳門博彩業於2012年仍然實現13.54%的增長,雖說較之前一年度的42.22%同比增速下滑明顯,但仍然稱得上「平穩」。

不過,資本管制政策的「傳導效應」則令人咋舌。2014年度「銀聯卡」使用、賭場消費及賭場禁煙等管制措施的實施,實質抑制了眾多內地普通旅客的需求。加之2015年底,內地旅客入境澳門的通關從「一年多次進出」演變成「兩月一簽」,入澳旅客數量的增幅跌至近乎冰點。於是乎,澳門博彩業出現2014年斷崖式的跌幅。

雖說2016年澳門再度推出了入境限制攜帶「12萬澳門元現金」、取現額度下降50%等舉措,不過由於海關早前已有規定,遊客出境不可攜帶超過2萬元的人民幣或者是超過5000元的現金,不管是人民幣還是美元換算成澳門元均不超過12萬。並且,「單次取現額度調整」可通過多張銀聯卡組合等措施使用予以規避。該政策本質上對於訪澳的普通旅客幾乎無影響。因此,2016年推出的資本管制的調控效應微乎其微。

基礎交通設施的完善,對旅遊流量的增長向來立竿見影。有統計數據表明,2009年底武漢至廣州的高鐵建成后,2010年和2011年沿線城市的旅遊收入的平均增幅分別達到24%和27%。內地政府通過增加對連接澳門的基礎交通設施的建設投資,必然對澳門遊客數量產生增長效應。

2015年底,珠海與內地各大省會的跨省高鐵開通之後,內地赴澳門遊客數量開始逐漸反彈回升。隨著澳門當地及附近基礎設施建設的逐漸落成,遊客數量的增速回升明顯。2016年秋季以來,內地訪澳旅客實現逐步回升,對澳交通基礎設施的完善,功不可沒。

2017年5月7日,澳門政府宣布,為確保澳門金融體系的安全及加強對內地銀行卡持卡人合法權益的保障,持銀聯卡的內地人士在澳門貼有「KYC ATM」標示的櫃員機取錢,需要將自己身份證插入ATM,由ATM鏡頭進行人臉識別身份驗證之後才可提取現金。未來,此KYC技術將全面覆蓋澳門的自動櫃員機,尤其是娛樂場所附近的自動櫃員機。同時,澳門政府對於內地銀行卡取現規定,內地發行的「銀聯卡」在境外取現,每卡每日不超過等值1萬元人民幣,每卡每年累計不超過等值10萬元人民幣。

上述資本管制措施的實施,意味著政府對訪澳旅客資本監管的再度強化。此舉意在抑制資金從內地流出並降低洗錢風險,這直接使得眾多敏感身份人群無法參與博彩娛樂。澳門博彩業2017年6月的毛收入環比下跌12%,創下了2017年上半年的最大跌幅。澳門博彩業6月份的數據下滑,或是此項資本管制舉措推出的結果。

博彩業務結構的轉型

2015年以來,政府部門對澳門的入境通關及資本管制舉措並未削弱,反而是日趨加強。同時,內地政府施於基礎交通設施建設投資,加大對澳門特區的人口流量導入。這「三管齊下」政策調控,一方面擴大了對總體的入澳人口流量,另一方面也限制了公職人員、高凈值富裕階層在澳消費,使得入境澳門的內地人口變得平民化、大眾化。

這一訪澳遊客結構特徵的變化,使得澳門博彩業的人口需求結構也隨之發生微妙變化。這可以從兩項數據上得以佐證。

一是訪澳旅客目的之變化。澳門統計暨普查局的數據顯示,2011年至2017年,入境澳門旅客群體的「度假」目的佔比已從61.67%下降至49.7%,內地旅客的同項指標則從66.29%下降至49.7%;入境澳門的「博彩」需求佔比已從8.93%跌至6.5%,內地旅客的同項指標則從4.9%下降至3%(圖4)。

另外一項統計數據則顯示,訪澳旅客的目的從早前的度假、探親、博彩及過境等,日漸發展成會展、購物等項目。2016年第二季度至2017年第三季度,入境澳門的旅客的「購物」需求佔比從8.1%上升至10.8%,內地旅客的同項指標則從12%上升至15.7%。這或表明,「賭城」澳門正成為旅客眼中的「購物天堂」。

二是訪澳旅客留宿時間的變化。數據顯示,2017年1-5月,澳門入境旅客共1319萬人次,其中留宿旅客同比增加13.7%,不過夜旅客則下跌0.5%。旅客留宿時間的變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旅客訪澳需求之微妙變化。

訪澳旅客服務需求的「風格」切換,也引導著澳門博彩業進行供給側轉型。

澳門博彩業大致可劃分為三種業務,即貴賓博彩業務、中場賭檯博彩業務和角子機業務。澳門博彩賭場因貴賓廳不同,最低下注額也不同。「有一些最低是2000澳門元,也有3萬、5萬以及20萬不等的最低投注,最高投注能達到500萬澳門元」,澳博控股總裁蘇樹輝稱。中場和角子機則是普通人的遊戲。

澳門特區政府2010-2016年的統計數據顯示,貴賓博彩板塊業務一直是澳門博彩業的大頭,最低佔比也在51.54%以上;中場賭檯業務次之,其佔比介於22.5%-42.8%;角子機業務的佔比最小,介於4%-5%之間(表1)。

動態來看,澳門貴賓博彩業務於2011年達到巔峰,佔比73.2%。此後數年,貴賓業務佔比持續滑落至2016年的51.54%。2012年之後,貴賓博彩業務的佔比數據下跌加速,跌幅從1%-3%的區間擴大至3%-5%。與之相反,中場賭檯業務則從2011年的22.5%持續上升至42.8%,佔比增幅從0.9%擴大至5.5%。角子機業務佔比則保持相對穩定。粗略歸納,最近7年的數據清晰顯示出,澳門博彩業的貴賓博彩業務佔比從大約2/3下降至1/2,而中場賭檯的業務佔比則從不及1/3上升至近1/2。


進一步考察三大業務板塊的同比增長數據可以發現,貴賓博彩業務在從2010年的94.1%增幅急速剎車,達到2012年的1%低點。在此後數年,再次從2013年的9.4%跌到2015年的-39.9%的增幅,陷入增長的歷史谷底(表2)。可見,貴賓博彩業務增速震蕩特點明顯,增速頗為不穩。

中場賭檯板塊業務的增速軌跡則顯示,2012年之前,保持2位數以上的增幅,不過增幅連年下降。自2012年開始,中場賭檯的增幅遠超同期貴賓業務;2015-2016年間,中場賭檯業務也遭遇了-26.7%的重創,但此後迅速反彈達到1.8%的同比增速。相比貴賓博彩業務,中場賭檯業務增勢更為強勁。

雖然澳門博彩業的從貴賓業務向中場業務的切換趨勢早已有之, 不過以2012年為分水嶺,貴賓博彩板塊業務增速迅速下降,中場賭檯業務則開始強勢崛起,澳門博彩業的結構轉型明顯加速。

此後2015-2016年,澳門博彩業斷崖式下跌,這其中雖然也包括中場賭檯業務和角子機業務,但中場賭檯業務的逆勢反彈能力較強。按照該變化趨勢推演,中場賭檯業務上升成為澳門博彩業最大業務模塊,指日可待。總而言之,從需求端傳導至供給端,澳門博彩業務結構的加速變化,進一步見證了澳門博彩市場三隻「看得見的手」之威力。

博彩公司分化之謎

澳門博彩的行業結構轉型,在銀河娛樂、澳博控股、永利澳門、金沙、美高梅及新濠博亞6家博彩公司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數據表明,2015年至2016年間,澳門6家博彩公司當中,僅銀河娛樂、新濠博亞、金沙及永利澳門4家公司營業收入實現強勁的上升趨勢,美高梅近兩年的營業收入大致持平(圖5)。2013年開始,澳博控股的營業收入呈現江河日下之勢,2014年度下滑幅度最大,直至如今澳博控股的營業收入頹勢未改。

往前追溯,2013年之前,澳門6家博彩公司營業收入增長趨勢基本一致。之後,6家博彩公司均以2014年為分界點出現由盛轉衰的變化,並於2015年探底。這其中,澳博控股的下滑幅度最大,其營業收入從2014年的389.42億元下降至2015年度的252.27億元。雖說後期的下滑幅度不同,但是澳門另外5家博彩公司的大致趨勢也較為趨近。2015年之後的變化,明顯迥異與之前數年的態勢。

進一步考察澳門6家博彩公司市場份額的數據變化顯示,銀河娛樂、金沙、新濠博亞3家公司最近5年的市場份額呈現持續上升之勢。其中,金沙從16.64%上升至21.76%,市場份額漲幅達到5.12個百分點,新濠博亞從18.58%上升至23.84%,漲幅達到5.26個百分點。

相比之下,永利澳門、美高梅近5年的市場份額波動保持相對平穩,其中永利澳門的市場份額從8.64%變為8.22%,其變化幾乎可忽略不計;美高梅的同期市場份額從6.01%下降至5.38%。澳博控股的市場份額則連年下滑,近5年的跌幅高達11.36個百分點(表3)。

澳門6家博彩公司的營業收入及市場份額兩項指標的變化大致說明:一是澳門6家博彩公司於最近一年來的營業收入增長趨勢出現了明顯分化;二是銀河娛樂、金沙、新濠博亞實質上是主導近年澳門博彩業復甦的3股核心力量,而澳博控股則最弱。

不過,數據顯示,作為澳門博彩江湖的「老牌公司」澳博控股的貴賓博彩業務從2011年的69.9%下滑至2016年的48.3%;中場賭檯同期則從28.2%上升至49.1%(表4)。顯然,澳博控股的貴賓博彩業務的下跌幅度比行業平均調整更大,中場賭檯的上漲幅度也遠超行業平均值。澳博控股的轉型步伐並不算小,其中場賭檯業務增速也並不弱,但公司依然無法在行業的復甦浪潮中「分得一杯羹」。這意味著什麼呢?

近年以來,澳門的博彩市場從澳門半島快速向南部的氹仔、路環和路氹等區域延伸擴張,金沙、銀河娛樂等先後擴建的澳門巴黎人、銀河娛樂度假村等項目相繼開業。美高梅目前也在路氹也開建了酒店設施。「2016年下半年,美獅美高梅繼續取得良好進度,酒店大樓及基座大部分建築圍牆工程已經完工」。據稱,隨著新物業項目完工,多樣的博彩及非博彩產品的發展,美高梅業績增速也有望進一步提升。不過,2017年5月,澳博控股位於路氹的「上葡京」項目則推遲至2018年下半年開業。比較而言,從澳門半島向澳門南部區域的博彩市場,澳博控股似慢了一拍。

上述對比或意味著,澳門南部區域項目的對於各家博彩公司的業績增長似乎存在關鍵作用,在澳門南部區域首先開業的博彩公司撥得頭籌。

2016年,金沙位於路氹的中場博彩及角子機部分收益佔澳門市場的46.7%,成為該公司引領澳門博彩業增長的關鍵因素。金沙該項目的收益創出歷史新高,原因在於中場博彩及角子機產品的多元化經營,具體包括酒店住宿、零售購物體驗及娛樂節目等項目的增長。數據顯示,2016年金沙旗下的「澳門巴黎人」的3000間客房,套房過夜入住率同比增長12%;零售購物中心收益同比增長了6%。

金沙在年報中稱,「金沙是澳門最大的綜合度假村經營商,這些綜合度假村不單設有博彩區,還提供會議區、會展大堂、購物中心、餐飲區及文娛場所。本公司的綜合度假村,多元化優質綜合度假村,提供大量非博彩實施,相信在澳門是獨一無二的,也是本公司與競爭對手的最大區別所在」。

與金沙相似,銀河娛樂2016年的經營重心轉移至中場業務和非博彩設施,推動多元化增長。銀河娛樂年報稱,2017年上半年,該公司大部分樓面面積將用作發展非博彩項目,主要興建會議、獎勵旅遊、展覽活動、娛樂及適合家庭旅客的設施,同時在橫琴發展低密度的綜合度假城,與澳門現有的娛樂項目實現互補。

新濠博亞的中場博彩收益增長,還包括在來自於菲律賓市場的國際收益。由於菲律賓的博彩及旅遊市場增長快速,該公司旗下的子公司新濠天地(馬尼拉)連續5個季度創下經調整物業的EBITDA新高。2017年第一季度凈收益為12.77億美元,同比增加16%。

表面上看,各家博彩公司均在大力推動貴賓博彩業務向中場賭檯業務板塊的轉型,其業績復甦的力量主要來自於中場業務的崛起。但由於各家博彩公司的業務統計口徑不同,各家博彩公司財報中「中場賭檯業務」的內涵也迥異。3家在澳門南區新開的中場賭檯業務的博彩公司,其「中場賭檯業務」已並非傳統意義上的中場賭檯博彩業務,實質上包含了諸多非博彩業務。這正是驅動該博彩公司的業績增長點。

數據顯示,2016年金沙購物中心、餐飲板塊分別同比增長5.8%、6%,其非博彩板塊佔比從2015年的15%上漲至16.23%。銀河娛樂2016年的非博彩收益達到32億元,同比增長18%,增速遠超公司同期的整體收益增速4%。相比之下,澳博控股的非博彩項目增長相對滯后、多元化發展不足。

歸納起來,澳門博彩行業的深刻調整,不僅是博彩業務結構的調整,更是向博彩業之外的,諸如酒店旅遊、會展博覽、購物消費等非博彩業務轉型發展。澳門數家業績領先的博彩公司均在向博彩相關的酒店住宿餐飲、零售購物及會展博覽、旅遊娛樂等非博彩項目轉型。博彩公司以傳統的中場賭檯業務為依託,大力推動非博彩業務的增長。由於各家稟賦不同、步伐不一,先期完成多元化轉型的博彩公司則成為行業領先者,首先實現業績的回暖復甦。與此相反,博彩業務轉型緩慢者,則繼續下跌、頹勢難改。這些非博彩業務板塊的增長,日漸成為各家博彩公司業績分化的決定因素。

博彩業轉型大棋局

澳門博彩業的供需演變可見,澳門博彩業的特殊地位及行業特點,使之具有政策彈性很強的特點。及澳門特區政府通過入境通關、資本管制及基礎設施投資三項舉措,深刻調整澳門博彩業的需求結構和供給結構,推動澳門博彩業沿著兩條主線前進。

一是,澳門博彩業務從高端的貴賓博彩向中場業務轉型,呈現「大眾化、平民化、娛樂化」特點。回歸之前,澳門博彩業結構單一,主要依賴貴賓廳和豪賭客,既不重視發展中場,更不重視非博彩項目的多元化經營,貴賓博彩收益佔比一度高達博彩收入的80%以上。回歸后,澳門博彩業結構不斷調整,中場收入佔比逐漸提升,直逼50%,傳統的貴賓博彩營業模式或無法再持續。

2008年4月,在「博彩業健康有序發展」的相關指示下,澳門政府開始「凍結賭業的發展」,澳門賭檯數目及賭業牌照10年內不再增加。隨後,澳門特區政府規定,2013年3月前,澳門博彩業賭檯上限為0.55萬張,至2022年末,澳門博彩賭檯年均增速限制在3%以內。之後,澳門博彩業賭檯增速明顯放緩。

2012年之後,在前述三大政策調控之下,澳門博彩業當中的中場賭檯業務佔比持續上升,澳門博彩業呈現從接待豪賭客轉向多投小注具有娛樂性的遊戲中去,日趨大眾化、平民化和娛樂化。

事實上,「賭城」拉斯維加斯的「老虎機」項目收入占博彩業總收入近70%。去往拉斯維加斯的大部分旅客均參與博彩,但是參與者以是小額投入為主,即具有娛樂性的「老虎機」。如今,在澳門最賺錢和賭額最高是貴賓廳,玩法佔比最高的是「百家樂」。澳門中場賭檯的最低消費(單個籌碼)也超過500港元,賭博性質仍然明顯。隨著政府政策的持續調控,澳門博彩業的業務結構有望再度深刻調整。

二是,澳門博彩業向旅遊、購物、會展及娛樂非博彩業轉型,呈現「去博彩化」特點。2016年8月開始,澳門數家規模達到百億元的博彩度假村相繼開業,包括永利皇宮、銀河娛樂二期、新濠影匯等項目陸續投入運營,澳門特區正在從「賭客聚集地」演變成為一個客源茂盛的「世界級旅遊休閑中心」、「購物天堂」。隨著對接澳門內外的高速鐵路、渡輪碼頭和捷運鐵路等眾多基礎交通設施改善工程的落地,想必將吸引更多旅客去往澳門。2017年第一季度數據顯示,澳門遊客數量同比增長超過5%。

事實上,中央政府早前已對澳門提出改變過度依賴博彩業的經濟結構之期許。澳門也制定了中期多元經濟發展規劃並設立三大目標:從高端貴賓廳博彩邁向中場博彩;從博彩旅遊邁向非博彩旅遊;從旅遊邁向金融服務。回過頭看,澳門博彩業持續40個月的「V型」增長期,實質上是「刮骨療毒」式的結構轉型陣痛,是中央及澳門特區政府調整澳門經濟結構部署的「大棋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