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傑西斯·羅賓遜:2015年份勃艮第紅葡萄酒品鑒報告

傑西斯·羅賓遜:2015年份勃艮第紅葡萄酒品鑒報告

生於1928年的Michel Lafarge擔任了很長時間勃艮第名村Volnay的村長。他對2015年份的酒激動不已。在他完成品鑒之後,他的兒子Frédéric告訴我,這讓他回想起了1929年份的酒,並且是近50年來最好的年份。自從Gevrey-Chambertin的Charles Rousseau在去年過世以後,很難再想出有足夠經驗來反駁Michel Lafarge的人。我對Lafarge的酒款品鑒經驗實在是很少,但是2015年份絕對是我在這個著名酒莊裡品嘗到最好的酒。

Michel Lafarge

另外一個勃艮第傑出人物是羅曼尼康帝酒庄的莊主Aubert de Villaine,2015年份是他從業以來第50個年份,「葡萄藤比以往長得更好」,即使他很擔心葡萄如此成熟可能意味著釀成酒以後會更加突出年份的特質而非氣候或者葡萄園,不過他的努力工作也在2015年炎熱的7月初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所認可。他也是2016年份的熱愛者。

但很多勃艮第的愛好者和釀造者,都有著多點受虐的傾向。一些人認為如此成熟和飽滿對於勃艮第來說未必是件好事,尤其是一些年輕的釀酒師,比如Domaine Dublère的Blair Pethell,Domaine de Montille和Château de Puligny-Montrachet的Brian Seive。這僅僅是因為他們都是美國人,而且沒有經歷過勃艮第葡萄不能完全成熟的日子而成為了一個巧合嗎?而來自南法,2007年在勃艮第開始酒商生涯的釀酒師Olivier Bernstein向我承認道:「純化論者可能認為2015年太過飽滿了,但我認為這一年甚至比2010年份還要好。」

沒有人可以否認這一年的葡萄太過健康,幾乎不需要人工分揀,而且梗也都充分成熟,甚至連那些以往對帶梗發酵的新技術嗤之以鼻的酒庄,比如Chambolle-Musigny的Domaine Comte de Vogüé酒庄,也開始嘗試「整串發酵」。在羅曼尼康帝酒庄,不同以往,沒給一株葡萄做去梗處理。

2015年份,關鍵是在經歷了一個格外溫和的冬天之後,葡萄藤的開花期又早又快,而且效率很高,2015年農作物產量相對較大,並且得益於6月幾場及時的降雨。可是7月直至下旬都格外的炎熱,晚上的溫度也高達30℃,並且幾乎沒有一點降雨,讓人有被熱浪襲擊的2003年份的陰影。根淺的年輕葡萄藤因為不能得到土地深層的滋養而飽受煎熬,而那些長在更重更潮濕的土壤中的葡萄藤則受益匪淺。在某些地方,葡萄藤因為資源稀缺而停止生長。葡萄種植者趕在天氣變壞的時候,不得不擱置了他們的假期計劃,準備開始破紀錄的提前採收。當時有個周末我正在博恩(Beaune)地區,天氣炎熱的讓我覺得穿無袖衫都無濟於事。

和炎熱的7月形成鮮明的對比,8月的大部分時候都很涼爽潮濕,烏雲密布,所以葡萄藤在9月的第一周就恢復了,在9月第一周開始採收,似乎相對但並不算是特別提早。到了月底,北風令葡萄藤精神了起來,並且經歷了格外炎熱的幾天之後,白粉菌這個2015年份唯一困擾葡萄藤的問題被徹底的解決了。

即使葡萄生長的非常健康,幾乎都充分成熟了,而且收成時候的狀態看上去似乎也很理想,但是採摘過程還是被9月12日的大雨所中止。被用來釀造白葡萄酒的霞多麗(Chardonnay)已經完成採收,但是一些紅葡萄酒釀酒師必須要等晚熟的黑皮諾(Pinot Noir)從這場豪雨中恢復過來。但從我的品鑒經歷來說,我察覺不出採摘的時間對紅葡萄酒品質影響的規律。

Bellene的Nicolas Potel和Vosne-Romanée的Sébastien Cathiard,是兩個最晚的採收者,我對2015年份的Bellene酒款印象十分深刻,但是Cathiard釀造出來的2015年份葡萄酒回味太過乾澀,這支酒並不是整串發酵。我品嘗過最成熟最有力的酒款是那些來自Morey-St-Denis備受追捧的Cécile Tremblay酒庄,他們在9月8日到15日期間採收葡萄,酒精度高達14.4%。「從心理學上說,很難決定2015年份都需要做些什麼,因為這一年的品質太顯而易見了。」莊主Cécile Tremblay告訴我,「我是不是應該多做一些事情?我會不會萃取了太多?這實在是太複雜了。」

Cécile Tremblay

來自Gevrey-Chambertin的Sylvie Esmonin格外擔心2015年份葡萄太過成熟,所以決定趕在預報的大雨來臨之前,在9月初趕緊採收。Chambolle-Musigny的Christophe Roumier則不然,他直到9月10號才開始採收,大雨降臨的時候中止了一段時間,然後等到9月15號再重新開始。他聲稱自己過早採摘時非常謹慎,格外注意單寧的成熟。他指出2015年份酒會有些還原異味,因為為了應對白粉病而採取了一些硫處理。他的葡萄酒非常獨特和持久,並沒有像一些其他酒庄酒款的乾澀收結,似乎暴露出這個乾燥的生長季節會令葡萄皮變得有多厚。

葡萄皮萃取成葡萄汁的比例非常低。Gevrey的Jean-Marie Fourrier說,通常,填滿一個橡木桶,會用掉他採收下來的10箱葡萄,但在2015年,他需要13箱。Chambolle的Frédéric Mugnier預計它的平均產量能達到每公頃2,500升,但是他驚訝的發現葡萄壓榨成汁后產量竟然降低了許多。

Jean-Marie Fourrier

葡萄皮厚意味著在酒窖里萃取的時候需要格外仔細和溫柔的處理。當然即使甜度或者酸度不夠,也不需要對進行加糖或加酸處理。有人告訴我說一些釀酒師在法規允許的前提下加酸,但是沒有人會承認,畢竟對他們來說這是野蠻行為。蘋果酸的含量非常低,以至於通常的蘋乳發酵過程對酒的整體酸度幾乎沒有任何影響。

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像這樣有著更溫暖冬天和更晴朗夏天的年份,上世紀90年代的做法,如通過疏葉來增加葡萄接受陽光的面積是沒有必要的,有時候甚至還會導致葡萄藤被晒傷。

2015年份勃艮第紅葡萄酒著實讓人印象深刻,但對於英國人來說也會是一筆不菲的價格。

值得推薦的2015年份勃艮第紅葡萄酒

※ 本文英文原文標題<2015 burgundy overview – the reds>,發佈於2017年1月。知味在發布時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請點擊這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