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貿發會議:全球FDI將溫和復甦

貿發會議:全球FDI將溫和復甦

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日前發布了《2017年世界投資報告》。報告顯示,2016年對外投資飆升44%,達1830億美元,這是首次成為全球第二大對外投資國。貿發會議報告稱,由於全球經濟增長乏力,同時經濟政策及地緣政治存在重大風險,2016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流量下降2%至1.75萬億美元。但報告同時預計,全球FDI將呈溫和復甦勢頭,前景審慎樂觀。全球FDI將在2017年增長5%,達1.8萬億美元。

聯合國貿發組織投資和企業司司長詹曉寧於6月7日在日內瓦通過《國際經濟合作》雜誌搭建的視頻平台,向媒體發布了上述消息。

全球FDI復甦緩慢

詹曉寧說:「全球FDI流量繼2015年強勁上揚之後,在2016年失去了增長動力,全年下降2%至1.75萬億美元。主要原因是全球經濟增長乏力,同時經濟政策及地緣政治存在重大風險。」

不過,詹曉寧指出,全球FDI在2017年將呈現溫和復甦的勢頭,但前景審慎樂觀。「全球經濟政策的不確定性和地緣政治風險可能會阻礙全球FDI的復甦,美國稅務政策的變化也可能對跨境投資產生重大影響。」詹曉寧說,「不過,全球各主要區域經濟實現增長、貿易增長回升以及跨國公司利潤率提升,將推動全球FDI流動小幅增長。預計全球FDI流量在2017年增長5%,達1.8萬億美元;2018年將進一步增加到1.85萬億美元,但仍低於2007年的歷史峰值。」《2017年世界投資報告》顯示,美國、和印度是今後外國直接投資的主要目的地。貿發會議調查的企業高管表示,他們對亞洲發展家的經濟表現保持信心。其他大部分地區(拉丁美洲和加勒比除外)的外國直接投資前景適度樂觀,發展家作為一個整體預計將增長10%左右。

聯合國貿發會議秘書長穆希薩·基圖伊表示,「外國直接投資的復甦之路仍然崎嶇不平,但我們持謹慎樂觀態度。雖然該報告預測2017年略有增長,但其他因素也可能影響復甦的規模,如地緣政治風險上升和政策不確定性。」

詹曉寧對全球各區域各行業的投資流動進行了全面的分析和解讀。「發展中經濟體2016年FDI流入量嚴重受挫,下降了14%至6460億美元。所有發展中區域FDI流入量都出現下降。「亞洲發展中經濟體FDI流入量下降了15%至4430億美元。這是5年來的首次下降。除南亞以外,各次區域的降幅都達到了兩位數。非洲FDI流入量進一步下滑到590億美元,比上年減少了3%,主要是受初級商品價格低迷的影響。拉美及加勒比地區FDI下滑趨勢有所加速,流入量減少了14%至1420億美元,主要原因在於經濟持續衰退、初級商品價格疲軟以及出口下降。」

據詹曉寧介紹,發達經濟體FDI繼上年的大幅增長之後進一步上揚,流入量增加了5%,達到1萬億美元。其中,流入美國的FDI增加了14%,達3910億美元;歐洲FDI流入量下降了6%,達5330億美元;流入其他發達經濟體的FDI大幅增長。「發達經濟體在全球FDI流入量中所佔的份額擴大到了59%,但發展中及轉型經濟體在全球十大FDI流入地中仍佔據6席。美國仍為最大外資流入地,創歷史新高。在幾個超大型併購交易的推動下,流入英國的FDI達2540億美元,為全球第二位。吸收外資保持在1340億美元的歷史高位,居全球第三位。」詹曉寧說。

詹曉寧指出,從產業上看,流入服務業的FDI繼續佔主導地位,其存量佔全球總存量的2/3左右;受初級商品價格低迷的影響,流入第一產業的FDI在過去幾年受到嚴重衝擊,2016年略有回升。從進入模式看,全球FDI的增長主要受跨境併購的推動。2016年全球跨境併購增長18%,達8690億美元。綠地投資增長乏力,表明跨國公司全球生產經營活動擴張有限。尤其令人關注的是,製造業綠地投資下降了9%,表明全球生產性投資依然不足。

成為第二大投資國

值得注意的是,貿發會議報告顯示,2016年對外直接投資創歷史新高,首次成為全球第二大投資國。對此,詹曉寧解讀稱,對外投資進入了高速增長階段。2016年對外投資飆升44%,達1830億美元。首次成為全球第二大對外投資國,比吸引外資多36%。還一躍成為最不發達國家的最大投資國,投資額是排名第二位國家的3倍。「對外投資的高速增長反映了企業走向國際化、參與國際競爭的客觀需要。隨著『一帶一路』和國際產能合作的推進,對外投資有望保持在較高水平。」詹曉寧說,「同時應看到,對外投資的質量和結構仍有進一步提高的潛力,應加快從點式、分散型投資轉向鏈式、集群式投資,重點著眼於構建自己的全球一體化生產體系,提高在全球範圍內配置和掌控資源的能力以及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此外,的對外投資亟須強化海外風險的防控機制。」

詹曉寧同時提醒,雖然對外投資進入了高速增長階段,但仍然面臨投資保護主義等挑戰。「由於全球FDI流量增長有限以及生產要素成本優勢減弱等原因,吸收外資近幾年不會大幅增長。」詹曉寧說。

在吸引外資方面,詹曉寧分析,2016年,是全球第三大外資流入國,FDI流入量達1340億美元,比上年微降1%,仍處於歷史較高水平。更重要的是,吸引外資的結構和質量不斷優化和提高。非金融服務行業的FDI流入量持續增長,而製造業FDI進一步轉向高端。FDI成為產業升級的重要推動力量。詹曉寧這樣評價2016年的引資狀態:「在高水平基礎上平穩發展,質量不斷提高。」

關於吸引外資政策,詹曉寧認為,吸收外資的政策環境目前正處於一個重要的過渡期。一是從傳統外資管理體制向新的基於負面清單的開放型外資管理體制的過渡,二是從以優惠政策為主向投資便利化為主的過渡。「投資環境的總方向是進一步開放和便利化。《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中禁止和限制類產業不斷減少,服務業以及原來對外資有所限制的一些製造行業加大了對外資的開放。同時,投資環境不斷優化、便利化。負面清單之外的外資企業的設立從審批制改為備案制,內外資企業統一註冊資本制度以及促進內外資企業公平競爭的舉措,都進一步改善了外資環境。這些都有利於外資流入的增長。」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