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醫藥代表到底該如何代表

醫藥代表到底該如何代表

就在前段時間,國務院發布了《關於進一步改革完善藥品生產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一開年就發布這樣的重要文件,可見國家對醫藥行業的整頓非常重視並下了很大決心。《意見》中對於醫藥各方面有了新的規定和改進措施,值得我們為之重視,因此接下來,我們就一起來畫重點。

《意見》中的第二條:整頓藥品流通秩序,推進藥品流通體制改革,無疑是整個文件中的重點。整頓藥品流通,毋庸置疑,也就是整頓醫藥代表行業、以及醫代和醫院糾纏複雜的關係。從普通群眾的角度講,大部分人對待醫藥代表的看法都是:高回扣、賣假藥、水很深等等。網上搜索醫藥代表,出來的網頁也多是如下這樣:

不得不說,個別「偽醫藥代表」的違規和違法行為,讓整個醫藥代錶行業處於背黑鍋、有冤無處伸的境況。正如第三個標題內容所講的那樣:不可否認醫藥市場過度競爭,他們以各種利益收買醫生,讓醫生亂開藥、多開藥,並且推高葯價,從中賺取暴利現象,但不能因為出現問題了,便用一種「抓賊」的方式對待醫藥代表,草木皆兵,「防火防盜防醫藥代表」。醫生葯代齊喊冤,喊的就是這種亂象的冤。

此次《意見》針對上述的亂象給出了相關治理措施,首先從藥品供應下手:

(六)保障藥品有效供應。衛生計生、工業和信息化、商務、食品藥品監管等部門要密切協作,健全短缺藥品、低價藥品監測預警和分級應對機制,建立完善短缺藥品信息採集、報送、分析、會商制度,動態掌握重點企業生產情況,統籌採取定點生產、藥品儲備、應急生產、協商調劑等措施確保藥品市場供應。採取註冊承諾、葯價談判、集中採購、醫保支付等綜合措施,推動實現專利藥品和已過專利期藥品在上市銷售價格不高於原產國或周邊可比價格,並實施動態管理。加強對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管理。支持質量可靠、療效確切的醫療機構中藥製劑規範使用。

從內容中我們可以看出,保障藥品的有效供應,主要採取定點生產、藥品儲備、應急生產、協商調劑等措施來確保藥品市場的供應,以此來保護正常的藥品銷售和供應,來打擊黑葯代與醫生勾結壟斷藥品市場、哄抬葯價的行為。

醫藥代表與醫生之間,一直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新聞中頻頻爆出醫生收取高回扣的現象,更是讓不明真相的群眾對醫藥代表和醫生的關係存疑。央視12月份調查爆料上海、湖南等6家知名醫院收受高額回扣:

報道指出,在高葯價的背後,是黑葯代和醫生的勾結,拿回扣、高利潤,讓許多藥品的市場價是原本批發價的數倍,每個月,醫藥代表們都會到醫院診室給相關醫生用信封裝的回扣,業內稱為「份子錢」。

這則報道因為內容的真實性和嚴重性,很快便引起軒然大波,人人聽而憤之,讓廣大醫代和醫生的關係變得岌岌可危,只要一攪合上,便覺得其中定有貓膩,再也無法客觀看待兩者的關係。

此次發布的《意見》中,對藥品流通方面的政策字字璣珠,條條針對黑葯代,可見藥品流通市場的整頓已到刻不容緩之地。

首先,推行藥品購銷「兩票制」:

(八)推行藥品購銷「兩票制」。綜合醫改試點省(區、市)和公立醫院改革試點城市要率先推行「兩票制」,鼓勵其他地區實行「兩票制」,爭取到2018年在全國推開。藥品流通企業、醫療機構購銷藥品要建立信息完備的購銷記錄,做到票據、賬目、貨物、貨款相一致,隨貨同行單與藥品同行。企業銷售藥品應按規定開具發票和銷售憑證。積極推行藥品購銷票據管理規範化、電子化。

一句話來說,就是藥品生產企業到流通企業開一次發票,流通企業到醫療機構開一次發票也就是說,藥品從葯企到醫院,只需經過一個「中間人」這就有效避免了從藥品生產到醫院機構的多層代理銷售,層層加碼、葯價節節攀升的現象。

「兩票制」的實行,能夠極大地減少藥品購銷的中間環節,進一步推動降低葯價虛高現象,既能提高藥品流通監管力度,又能改善藥品流通市場的健康發展,可謂一舉多得。

其次,加入信用機制,用信用記錄約束醫院和個人行為。

(十一)整治藥品流通領域突出問題。食品藥品監管、衛生計生、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價格、稅務、工商管理、公安等部門要定期聯合開展專項檢查,嚴厲打擊租借證照、虛假交易、偽造記錄、非法渠道購銷藥品、商業賄賂、價格欺詐、價格壟斷以及偽造、虛開發票等違法違規行為,依法嚴肅懲處違法違規企業和醫療機構,嚴肅追究相關負責人的責任;涉嫌犯罪的,及時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健全有關法律法規,對查實的違法違規行為,記入藥品採購不良記錄、企事業單位信用記錄和個人信用記錄並按規定公開,公立醫院2年內不得購入相關企業藥品;對累犯或情節較重的,依法進一步加大處罰力度,提高違法違規成本。實施辦法另行制定。食品藥品監管部門要加強對醫藥代表的管理,建立醫藥代表登記備案制度,備案信息及時公開。醫藥代表只能從事學術推廣、技術諮詢等活動,不得承擔藥品銷售任務,其失信行為記入個人信用記錄。

加入信用這一監督機制,能夠有效約束企業單位和個人的行為,再加上建立醫藥代表登記備案制度,也能更好地約束醫藥代表的行為。此點內容的最後一句,請大家注意:醫藥代表只能從事學術推廣、技術諮詢等活動,不得承擔藥品銷售任務,其失信行為記入個人信用記錄這就明確了醫藥代表的業務範圍,不賣葯,只做藥品顧問。

大概有300萬醫藥代表從業人員,此次《意見》的發布,讓從前那些公關手段、營銷技巧都無處可用,醫藥代表賺錢的處境變得艱難,許多人開始考慮轉行,徹底告別醫藥行業。

需要明確的一點是:醫藥代表確實不應該承擔藥品銷售任務。上世界80年代,醫藥代錶行業開始引入,最初行業內的從業人員僅僅提供藥品諮詢,是醫院、醫生和製藥企業之間的橋樑。

然而,由於行業缺乏規範,以及醫藥代表們自身的素質參差不齊,導致後來在實踐和發展過程中,醫藥代表逐漸「變了味兒」。因此,醫藥代表,從來就不應該是藥販子,而是藥品指導顧問,幫助醫院和醫生更好地用藥。

三,進一步破除以葯補醫機制。

(十五)進一步破除以葯補醫機制。堅持醫療、醫保、醫藥聯動,統籌推進取消藥品加成、調整醫療服務價格、鼓勵到零售藥店購葯等改革,落實政府投入責任,加快建立公立醫院補償新機制。推進醫藥分開。醫療機構應按藥品通用名開具處方,並主動向患者提供處方。門診患者可以自主選擇在醫療機構或零售藥店購葯,醫療機構不得限制門診患者憑處方到零售藥店購葯。具備條件的可探索將門診藥房從醫療機構剝離。探索醫療機構處方信息、醫保結算信息與藥品零售消費信息互聯互通、實時共享。各級衛生計生等部門要結合實際,合理確定和量化區域醫藥費用增長幅度,並落實到醫療機構,嚴格控制醫藥費用不合理增長。定期對各地醫藥費用控制情況進行排名,並向社會公布,主動接受監督。將醫藥費用控制情況與公立醫院財政補助、評先評優、績效工資核定、院長評聘等掛鉤,對達不到控費目標的醫院,暫停其等級評審准入、新增床位審批和大型設備配備等資格,視情況核減或取消資金補助、項目安排,並追究醫院院長相應的管理責任。

《意見》提出:醫療機構應按藥品通用名開具處方,並主動向患者提供處方。門診患者可以自主選擇在醫療機構或零售藥店購葯,醫療機構不得限制門診患者憑處方到零售藥店購葯。具備條件的可探索將門診藥房從醫療機構剝離。這些舉措都是為了進一步破除醫、葯之間的「捆綁」關係,引導和鼓勵醫院處方外流,不給醫生拿回扣的機會,減少黑醫代的生存。

《意見》的發布旨在建設規範有序的藥品供應保障制度,促進藥品價格合理,使藥品回歸治病本源,讓廣大老百姓看得起病。同時,也是整頓醫藥代錶行業的重要里程碑,但是能否執行也是重要問題,很明顯,醫藥代表行業的規範化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今後醫代們的出路到底在何處?如何才能真正擺脫藥品銷售、為行業正名?這一系列問題的答案,只有時間會告訴我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