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四庫全書》中華文化史上最大的浩劫 什麼康乾盛世都是吹的!

《四庫全書》中華文化史上最大的浩劫 什麼康乾盛世都是吹的!

乾隆三十七年,歷史上發生了一件非常大的事情,開始官修《四庫全書》。這個《四庫全書》,一般認為《四庫全書》是整理保存古代文獻,立了很大功勞的一個壯舉或者一個創舉,評價甚高。然而它背後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內幕。實際上,《四庫全書》的纂修,對文化的毀滅超過整理的功勞,過大於功。

為什麼這麼說?我們知道,在開始修《四庫全書》的時候,就有四個字的指導精神,這四個字叫做「寓禁於徵」。什麼叫「寓禁於徵」呢?禁就是禁止,征是徵集的征,通過征書來查禁書。我們知道,統治者對文字都是非常敏感的,生怕這些東西能夠引發一些不利於他們統治的思潮。所以,從來對文字、對思想的鉗制都是非常嚴格的。借著編書,把書全面整理一遍,凡是不符合要求的書統統銷毀,這才是編纂《四庫全書》的背後的目的。

禁書的情況怎麼樣?我們知道,《四庫全書》規定,重點收儒家經典。所謂「奇技淫巧」的科技書,他們評價非常低,科技書,全部不收;戲曲不收;章回小說不收。不收是什麼意思?不收就是不留,不留怎麼處理?全部燒掉。所以說,不符合要求的書,不收的書,全都燒掉。

乾隆

燒掉書的總量有多少?燒書的總量跟《四庫全書》的總量差不多;從種數說,從種類說,要是把重複被燒掉的書全部計算在內的話,超過《四庫全書》五倍。我們知道,《四庫全書》有多大?《四庫全書》如果一個人一天到晚什麼都不做,從早到晚就是看書的話,最少最少也要看七十二年才能把這個書看完。所以,一個人把一部《四庫全書》從頭到尾看完的可能性是沒有的。

《四庫全書》分成經、史、子、集四個大類,編起來的書。編完了以後,抄寫了七部,分藏在七個地方。燒掉的書,如果非常重要的話,留了一個目錄,叫《四庫存目》。其他的,全通通燒掉。我們知道,編書的第一步要征書,征書的工作從頭到尾一直沒有斷過,已經編了差不多了,還要編書幹嘛?就是要查禁書。所以,編《四庫全書》完成了三件事:一,把《四庫全書》編起來了;第二,燒掉了大批的所謂的禁書;第三,一個接著一個的文字獄。

這麼大的一場燒書運動,開始的時候是有任務的,跟各個地方官全都派了活兒。凡是交書交得多的,有獎;交書交得少的,一定要罰。如果征書不力,處分得非常之重。所以,開始征書,後來變成搜書,甚至變成搶書了。在這個過程當中,不知道多少書稿被裹在裡邊,源源不斷地運到編書的地方。大量的珍貴書被燒掉了,其中有很多是孤本。大量的稿本,就是手稿,不是印出來的書,被燒掉了。這場文化浩劫損失極其慘重。

所以,史學家吳晗說過一句話,「清人纂修《四庫全書》,而古書亡矣。」說清朝為了修《四庫全書》,導致古書損毀得太多了。魯迅也說過類似的一段話,魯迅說,「現在不說別的,單看雍正、乾隆兩朝的對於人著作的手段,就足夠令人驚心動魄。全毀、抽毀、剜去之類也且不說,最陰險的是刪改了古書的內容。

乾隆朝的纂修《四庫全書》,是許多人頌為一代之盛業的,但他們卻不斷搗亂了古書的格式,還修改了古書的文章;不但藏之內廷,還頒之文風較盛之處,使天下士子閱讀,永不會覺得我們的作者裡面,也曾經有過很有些骨氣的人。」

也就是說,除了燒、毀、毀版這些事情以外,就是收到書裡邊的,收到《四庫全書》裡邊的這些東西,也有大量的刪改,改掉了。比如說岳飛的《滿江紅》,我們大家都很熟悉,有「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好,「匈奴」不能提,「胡虜」,你指誰?這不能提,說找岳飛算賬,來不及了,因為他早已經不在了,所以怎麼辦?刪掉,改掉,改成什麼了呢?「壯志飢餐飛食肉」,什麼叫「飛食」?「飛食」就是鳥啊!哦,岳飛這麼大的志向就射幾隻鳥啊?那后一句改成「笑談欲灑盈腔血」,本來我是讓敵人撒,撒這個血,現在變成自己撒血了,完全氣勢就不對了。

你看,還有張孝祥寫「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就是說孔子家鄉,已經變成什麼樣子了呢?到處都是吃腥膻的東西,也就是到處瀰漫膻腥之味,「亦膻腥」。少數民族是吃膻腥的嘛,所以這個不行,膻腥犯忌,改成「亦凋零」,也把它改掉。這是古代人的作品啊,你憑什麼給它改?你不管人家版權啊?也給改掉。

像什麼陳亮的《水調歌頭》裡邊有這麼幾句,叫「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堯舜禹的封地,這是華夏子孫的地方。「於中應有」,就是當中應該有。「一個半個恥臣戎」,怎麼都要有幾個有血性有骨氣的人吧,以做異族統治者的臣民為恥的吧?就這麼個意思。好,「恥臣戎」不行,改掉,改成什麼呢?「一個半個挽雕弓」,也去射鳥去了。所以,就是收進《四庫全書》的,也給改得面目全非了,有很多地方,改得面目全非了。所以,引起魯迅、吳晗這些學者的很多感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