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海浦東:40平方米「團室」能給高中生帶去什麼

上海浦東:40平方米「團室」能給高中生帶去什麼

上海浦東的高中生、職校生們,在今年年初的時候陸續收到了一份來自上海浦東新區團委和教育局的「大禮」——53所高中、職校配齊一間至少40平方米的共青團活動室,每間「團室」的配置經費是10萬元。

去年12月,率先建起標準團室的上海海事大學附屬北蔡高級中學的學生幹部們「不見了」。學生會活動結束后,校團委老師趙冉冉突然發現,學生幹部們「消失了」,「找了很久,才發現他們自己跑到團室去開會了,搞得像開董事圓桌會一樣,自己玩得很嗨」。

如果你以為,一間團室只是為學生幹部開會而設,那你就錯了。這間小小的40平方米團室背後,站著整個共青團改革的「入口把關」背景,它的出現,實際上成為觀察共青團深層次改革——「嚴把團員入口關」的一個窗口。

此前,《中學共青團改革實施方案》依據《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明確要求,重申將用3年左右的時間把國中、高中階段畢業班團學比例分別控制在30%、60%以內。未來,入團將越來越「難」,大部分學生將在高中階段完成自己的「入團儀式」。

未雨綢繆,入團需要「儀式感」

《人民日報》人民時評欄目曾在評價此輪共青團改革時,把中學階段的共青團工作專門「抓」出來點評——「中學是一個人思想道德養成、政治啟蒙的重要時期,也是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打牢根基的關鍵時期,但一段時間以來,共青團員的稱號在中學似乎有些『黯淡』」。

實際情況是,全國各地,有些國中學校畢業班的團員比例超過80%,有些高中畢業班超過90%,不少班級甚至「全員入團」。

時評稱,「團員太多,早入晚入都一樣,誰還會積極爭取?團員和普通同學沒有區別,先進性如何體現?團員起不到模範帶頭作用,榮譽感和自豪感又從何而來?團的活動弱化、機械化,吸引力和凝聚力哪能增強?」

每一名中學生團員的發展,被認為是整個共青團系統團建的「第一粒扣子」。這粒扣子能不能扣好,直接決定著共青團事業長遠發展的基礎。

在上海浦東,根據浦東新區團委和教育局的統計,改革前國中生入團比例大約在70%左右。實際上,多年前浦東就開始控制國中生入團比例,但實際情況距離30%的「硬指標」要求還有差距。

「國中入團控制比例后,一些高中學校反映,越來越多的學生需要在高中入團,但入團儀式辦起來捉襟見肘。」浦東新區教育局團委書記張力文說,很多高中受制於場地、時間,入團儀式只能在升旗儀式上「蹭一小會兒」,或者午休時間在班級里「稍微搞一下」,這樣倉促的入團儀式,表面上看無傷大雅,但如果往深一些探究,這會讓學生產生「入團很隨便」的看法。

「成為一名共青團員的榮譽感、儀式感,一定要有。」張力文介紹,浦東新區教育局去年將團室創建列入整體教育經費預算中,教育局為全區53所高中、職校均配置10萬元來建設團室。

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注意到,《浦東新區學校共青團活動室達標創建評價表》上共有19項大大小小的考評內容,總分100分,考評得分70分以上才算合格。考評內容中包括「固定用房不少於40平方米」「有共青團活動室標牌」「有電腦、投影、印表機等設備」「有團旗、旗杆、旗架」「有《青年報》等共青團業務書籍報刊」「有每周工作安排、值日安排」等。

張力文介紹,每一間團室的考評,都有一個由教育署工作人員、其他學校教師代表組成的考評小組來評價,他們除了「看硬體」,還要隨機採訪學生和老師,檢查團室的實際使用情況。

入團榮譽感從哪裡來?

一些細節,可能看起來繁瑣,但卻必需。

去年12月,上海建平世紀中學團室剛剛建成的第二天,教育局考評小組還沒來考核,學生們就急急忙忙地把團室用了起來。入團積極分子、團支部書記、團員代表、學生代表、班導代表齊聚一堂,見證了18名學生成為共青團員。

建平世紀中學是一所區級示範性高中,早在全區統一規劃團室建設以前,這裡已經有一間團室。只不過,原來的團室利用率不高,硬體配置不全,並不受學生們的歡迎。近段時間以來,學校團委書記趙宣雯發現,高中生入團需求越來越旺盛了——一次入團,至少10人~20人申請,而在過去,這一數字幾乎都是個位數。

這是持續推進「團青比例控制」的改革成效之一,越來越多的國中生將不能在國中期間加入共青團,共青團的最基層組織需要體現出「先進性」極其珍貴的意義來。

以往,建平世紀的入團儀式在升旗儀式上「蹭10分鐘」就行,但現在,因為入團需求越來越旺盛,10分鐘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按照上海市少工委的規定,上海學生入團應有「10部曲」,其中9部應為各種類型的團前教育,最後一部才是「入團儀式」。

趙宣雯告訴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入團的所有「工序」少了一道都不行,「那就沒法彰顯團的氛圍來,顯得不夠隆重。既然入團不那麼有榮譽感,還要入團幹嘛?」

建平世紀的團室,現在就連桌椅配色都採用了團旗的標準色——紅色和黃色。

在上海市新路職業技術學校,一間50平方米的大倉庫被用來當團室,它位於從教學樓到食堂、到宿舍的必經之路上,有一扇透明的落地玻璃大窗戶。這裡比任何一所高中都更加需要一間團室。「8年前,我們新生班級有50%的團員;現在,一個班級只有一兩名團員。」學校團委書記孫雋雲說。

設計團室時,孫雋雲特地在教室中間放了一個小舞台,舞台上方掛了一溜兒「排燈」,「宣誓入團的時候,排燈唰地一亮,馬上感覺就來了」。

短短一個月,全校師生就都認識了這個團室。團室書架上,擺放著每周執勤、違紀統計本,上面記錄了一周3~4次的團員團徽佩戴抽查結果和學生日常行為規範統計。

團室只管「入團儀式」?錯!

如果你以為,團室的作用只是讓入團積極分子在入團儀式上感受榮譽感、儀式感的話,那你就錯了。《浦東新區學校共青團活動室達標創建評價表》上,團室的使用管理有4條小內容,佔分15分。

團室應有管理制度,經常召開團幹部會議、舉辦團員講座、開展各種志願者服務活動、社團活動,有每周工作安排、值日安排,組織團員參觀、發揮團室教育陣地作用等。所有對團室的使用,都可以從台賬中查到。

一些團室,還在探索中,具有了鍛煉高中生自我管理、自我服務能力的「特質」。

高橋中學,每兩個月,校長張東升會在團室里舉辦「校長下午茶」活動。不管你是團員、非團員,還是入團積極分子,只要你對學校教學、後勤等有不滿意的地方,都可以在團室值班期間報名參加這一活動。

這所中學的團室,位於學校花園內,是一間朝南近水的陽光房。而校長自己的辦公室,朝北且空間狹小。

最近一次的「校長下午茶」活動中,金文婷同學反映了食堂伙食「式樣少、沒味道」的問題。結合金文婷的提議,學生幹部們在學期結束前做了一份問卷調查,抽樣發放給學生、教師,最後就學校伙食問題和改進意見出具了一份詳盡的報告,遞交給校長。

最終,校務辦根據報告意見,改進了伙食,並將「學生、教師滿意度調查」納入食堂考核。

上海建平中學的團室位於學生活動中心的2樓,向來重視學生社團活動的校長楊振峰給團室配了3個房間,一間作為資料室、值班室,一間用來做團幹部例會、培訓,一間作為「學生社區」供社團活動使用。

這所學校有70多個學生自建社團,每個年級的若干個班級為一個「社區」,高一、高二、高三年級的學生可以通過「社區」跨年級交流。而他們交流、活動的場所之一,就是團室。

學生們可以自由申請使用團室,團室和學生會、學生自主管理委員會、職業規劃室、心理輔導室在同一棟樓里,知曉度頗高。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拿到的一份團室一周活動菜單顯示,這裡每天都有活動安排。「社團都要提前預約使用團室,否則約不到。」學校團委書記潘斐然說。

浦東新區團委副書記蘇國林介紹,團區委從2015年開始試點全區鋪開少先隊隊室建設,受到少先隊員和少先隊輔導員的歡迎。最近兩年,區財政投資了近3000萬元建設少先隊隊室和共青團團室,「改革以來,少先隊員有少先隊隊室,共青團團員有共青團團室,青年有青年中心和群團之家,浦東共青團的陣地體系化建設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