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們一直以來看到的世界地圖可能是「假」的!

我們一直以來看到的世界地圖可能是「假」的!

當你打開谷歌地圖看七大洲的輪廓和大小時,你可能沒有意識到的是,這是一幅嚴重變形的地圖。


谷歌地圖參照的模型是已經有近450年歷史的墨卡托地圖(Mercator map),越往兩極靠近,變形的程度越嚴重。因為墨卡托地圖以歐洲為中心,「壓縮」了非洲和南美洲的面積,被批評為有殖民主義的色彩和偏見。


比如,格陵蘭島的面積看起來似乎和非洲差不多,但實際上格陵蘭島只有非洲的十四分之一大小。而本是兩倍於歐洲面積的南美洲,看起來也和歐洲的大小不分上下。

墨卡托地圖(Mercator map)


但這依然不妨礙墨卡托地圖成為迄今為止最為常見的世界地圖之一,在學校里被廣泛採用。但從3月16日起,美國波士頓地區的公立學校決定為二年級、七年級、十一年級的學生展示另一張高爾-彼得斯投影(Gall–Peters projection)地圖。原有的墨卡托地圖不會被全部替換,但此後所有新購置的地圖都將是高爾-彼得斯投影地圖。這是美國第一個採取類似措施的地區。

高爾-彼得斯投影(Gall–Peters projection)地圖


「不會吧,看非洲,它實際上要大得多。」在旁的老師如此向《衛報》描述學生看到高爾-彼得斯投影地圖時的驚呼,這幫助學生顛覆此前墨卡托地圖帶給他們的變形的「成見」。


地圖產生於實際需求。1569年,荷蘭地圖學家墨卡托(Gerhardus Mercator)繪製出這張具有歷史意義的世界地圖正是為了貼合當時狂熱的航海潮。地球的球形表面讓馳騁於大海的航海家和水手一籌莫展,他們需要一張平面地圖來制定準確的航線圖。


墨卡托地圖應運而生。具體的繪製過程,可以簡單地模擬為,將地球放進一個空心的圓柱體里,地球的基準緯線與圓柱體相切,此時,假設地球中心有一盞燈,可以將球面上的信息投射到圓柱體上。把投射好的圓柱面展開,就得到了墨卡托地圖。


因為角度和相對位置準確,在航海中,墨卡托地圖是一個出色的工具。但墨卡托地圖的缺點也是顯而易見的,隨著緯度的增加,變形越發嚴重,展示了一幅和實際各大洲面積不符的「假」地圖。隨著技術的發展,航海不再如此依賴地圖,替換墨卡托地圖的呼聲日漸而起。


不僅如此,由於將歐洲放在地圖中央,無意中將歐洲的面積擴大,非洲和南美洲等地區的面積被「無辜」縮小。批評家認為,這反映了殖民主義範式。

dang
而在美國波士頓地區,據《衛報》報道,那有125所學校,5萬7千名學生,其中86%的學生不是白種人。校方希望,通過更換地圖的形式,這些大多是拉丁裔和黑人的學生能看到不同於以白人視角主導的歷史。


1974年,在蘇格蘭地圖學家 詹姆斯·高爾(James Gall)繪製的地圖的基礎上,德國歷史學家阿諾·彼得斯(Arno Peters)繪製出一張保證面積相等的地圖——高爾-彼得斯投影(Gall–Peters projection)地圖。這在一定程度上修正了墨卡托地圖的變形問題,不再有「殖民主義範式」的「帽子」,被稱為「最政治正確」的地圖。


但這不意味著它自身擺脫了比例失真的問題,依然被人吐槽為「晾衣繩地圖」。將一個三維的球面投射在一個二維的平面中,失真幾乎成了無法完全避免的事。

主辦方:重慶時報
主編:曾可

編輯:馬晶涵

商務合作:2921566454@qq.com(郵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