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外馬拉松如何「戰」高溫?WBGT檢測系統有功勞

國外馬拉松如何「戰」高溫?WBGT檢測系統有功勞

資料圖。

當馬拉松賽遇到高溫天氣,這並不是才有的情況,除了物理手段的降溫措施。

國外高水平賽事是如何從監測階段就判斷出可能會出現的高溫風險的呢?

下面,就由本刊專欄作家,歡樂跑·10公里錦標賽賽事總監吳洪濤來介紹一下WBGT監測系統。

氣候引發意外

人們都在說馬拉松賽事中的猝死等惡性醫療事件的主犯是心臟病,但同時也會發現在較冷月份舉辦的賽事中這種惡性事件的發生率極低。

難道是因為那些心臟有風險的跑者都沒來嗎?當然不是。決定因素或稱真正的元兇仍是氣候。

在,「中暑」這個詞讓不少人覺得這不過是瓶「霍香正氣」的事。

但如果是中暑與高強度的馬拉松運動結合起來可就是人命關天的事了。在此不作醫療方面的詳述,只想告訴大家,熱給運動中的人體帶來的壓力是超乎想像的,給賽事安全帶來的風險是極大的。

令人無奈的是大部分的馬拉松都在炎熱的時地舉辦,而在認識和應對熱的問題方面我們還遠未成熟。

在賽事標準建設方面還沒有制定出針對熱所需採用的原則和具體措施。在進行了一番研究之後,我認為美國所採用WBGT監測方式頗具啟發性,在此作一簡介。

WBGT原理

上世紀40和50年代美軍在訓練中出現大量由中暑引起的死亡,為此美軍開始修正訓練方式,將溫度和濕度綜合考慮,后拓展為WBGT檢測法。該方法被廣泛應用後效果立桿見影,傷亡率大幅減少。

WBGT的英文全稱為「Wet Bulb Globe Temperature」,中文名稱為「濕球黑球溫度」,也叫暑熱壓力,指熱給人體所帶來的壓力。

其工作方法是通過幾個球形裝置測量氣溫、濕度、太陽輻射和風的指標,以一個固定的公式將這4個元素相加計算出一個數字,這個數字以溫度的形式給出。

這裡重要的概念是它並非僅僅是氣溫的體現,而是與熱相關元素的綜合考量。這4種元素與熱的關係是這樣的,人體運動會產生熱量,這些熱量需要通過體表散發出去,否則就中暑了,而氣溫越高,熱量越難透過體表散出。濕度越大,汗水越難揮發。直接受太陽照射,體溫就會上升。而風力越大則越有利於汗水的揮發以及帶走體表熱空氣。

其中溫度和濕度較穩定,而風力和輻射則受局部環境影響較容易發生變化,比如雲量等。在公式中我們看到對濕度的重視程度甚至高於溫度,這對馬拉松賽事組織方是有著重要的啟發和提醒作用的。

四大因素綜合計算

WBGT評測法在歐美及被廣泛用於高溫車間的熱環境監測,ISO國際標準化組織以及我們的GB國標都將WBGT作為評測指數。美國也將其普遍應用於體育賽事和訓練。在美國的很多州都有關於高中體育運動所應遵循的WBGT操作指南。

那麼這個系統是怎樣操作的呢?

WBGT是用一個公式將測得的氣溫、濕度、太陽輻射和風力相加得出一個溫度,然後用某種顏色來表示某個WBGT溫度區間,並規定出在這個溫度區間應當採取的相應措施。從最低溫區到最高溫區分為5個顏色,用帶顏色的旗子表示,分別是白旗、綠旗、黃旗、紅旗和黑旗。

舉個例子,美國某高中在體育場用設備隨時測量WBGT,他們的操作標準為:白旗(即WBGT溫度低於27.8度,這裡的27.8度並非指氣溫而是4個元素相加所得,其中因濕度大小可能差異很大。比如,氣溫為27度濕度為30%時,則WBGT為23度,而同樣氣溫為27度但濕度為80%時,則WBGT為30度)可正常運動,每小時需有3次休息,每次休息不得少於3分鐘。

綠旗(WBGT27.8-30.5度)需要關注那些可能有風險的學生,每小時需有3次每次不少於4分鐘的休息。黑旗(WBGT高於33.3度)則是最危險的等級,需停止一切戶外運動,取消訓練。各行各業均根據自己的情況制定各種旗子的溫度區間以及相應的操作標準。

實時參照指數提示

在跑步方面,美國也有WBGT指南,因各州氣候不同,所以標準不同,但原理相同,如白旗(小於10度)防冷;綠旗(10-18度)正常運動;黃旗(18-22度)隨溫度升高需降低配速;紅旗(22-28度)高風險,需低速,對高溫不適者不要再跑步,可考慮終止比賽或縮短賽道距離。黑旗(大於28度)停止跑步和終止比賽。

目前,包括波士頓馬拉松、海軍陸戰隊馬拉松在內的多場賽事中均採用了WBGT監測法。在芝加哥馬拉松的選手指南中專門說明請跑者注意賽道邊組委會打出的WBGT旗子顏色,並根據顏色調整自己的比賽策略。

WBGT在馬拉松賽事中的應用通常為在舉辦賽事之前,有一個專業團隊對賽事舉辦地的氣候和地理特徵進行研究,並設定出相應的WBGT執行標準,也就是各色旗的溫度區間和相應措施。在比賽中,賽道沿途散布著多個監測設備,指揮者根據多點監測結果對旗色作出指示。旗子一般放置在沿途醫療點,當跑者經過時如果看到白、綠旗則可以正常比賽,看到黃旗就知道此時溫度已升高,需要注意了。而打出紅旗時,醫療志願者會呼喊告知跑者高溫危險,建議大家降速或由跑變走。

2016年5月29日在美國佛蒙特馬拉松比賽中WBGT溫度達到了28度,賽事總監通過多點監測數據,用了45分鐘的確認時間,決定終止比賽。各醫療站收到通知打出黑旗,已到達距終點4公里的最後一個醫療站的跑者被告知可以繼續完賽,但建議步行。其餘賽道各段均通過醫療志願者和警察通知參賽者不要再跑了,前方計時系統已停,水站及醫療站均已關閉,所有人可上收容車回到終點。

國內賽事應引進

使用黑旗終止比賽即使在美國也是非常困難並需要極大勇氣的。

作為我們來說,通過了解這個WBGT方法可以得到三點啟示:第一,應該使用一種更加科學的溫度指標來評估氣候風險,而非僅用溫度和濕度兩個指標。第二,應該根據溫度的變化制定相應的措施標準。第三,其實也是最重要的,應該直觀易懂地向比賽中的跑者提示溫度,並建議其採取更安全的比賽方式。

其實,WBGT已經作為國標早被應用於工業生產,技術上不是問題,但應用於馬拉松賽事可能面臨如下挑戰:第一, 根據不同的氣候和地理環境制定相應的溫度區間和措施標準。第二,需要有一支專業的監測團隊。第三,中央決策與賽道實施的能力。第四,應該也是最難的,在真的會有黑旗嗎?如果達到了黑旗程度真的能夠終止比賽嗎?

熱是馬拉松賽事的大敵,迎接並戰勝這個挑戰的關鍵是科學,科學的方法和科學的態度。(領跑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