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七月底八月初成教師辭職高峰期,到底是什麼在「撬走」你的老師?

七月底八月初成教師辭職高峰期,到底是什麼在「撬走」你的老師?

"再見","你辭職了嗎?"這樣的問候語,正在杭州的老師之間流轉著。

教師這份職業曾經是那麼令人嚮往,幾乎很少有人會從教師崗位上提出辭職。而如今,辭職教師逐漸增多。

辭職教師人數逐年上升

杭州某城區教育局在暑假前向區內各幼稚園、中國小下發了一張辭職調查表,對區內辭職教師進行摸底。

該區教育局人事科的一位工作人員說,目前摸底的人數大概在30人左右,「辭職高峰一般會在7月底8月初,我估計今年辭職教師的人數在60人左右。」

辭職教師人數在逐年上升。該區2014年辭職的教師有38人,2015年有36人,2016年有60人。短短三年,辭職教師人數幾乎增加一倍,的確令人堪憂。

教師辭職後去幹什麼

從調查表上看,提出辭職的教師一般有這麼幾條原因:夫妻分居的,要回老家的,太辛苦想回家休息的,還有去做生意的。

很少有老師會提到另外兩種原因,一是做學科培訓,二是跳槽到其他城區的學校。一位教師透露:「在辭職教師群體中,這兩種原因的比率非常高,特別是骨幹教師提出辭職的,基本上是這兩種原因。」

杭州某公辦國小的一位校長說,工作3年內就提出辭職的新老師是越來越多了。「有一些是吃不起苦,想找一份輕鬆一點的工作;還有一些是很優秀的外地人,他們好不容易留在了杭州,但工資不高,看不到買得起房的希望,所以都回老家了。」這位校長說,這些年輕人回去以後,肯定會得到小地方學校的重點培養,幸福指數不會低。

而轉行去干培訓的老師,人數正在增多。一位去年12月向學校提出辭職申請的中學數學老師說,他工作12年了,內心裡不想離開學校,但權衡左右還是離開了。「我是外地人,來杭州這麼多年靠自己打拚,老婆也是當老師的,這些年很不容易。我在杭州買了房,每月要還按揭,靠夫妻兩個人的工資還,有些吃力。」

而隨著杭城一所所民辦學校的開辦,辭職跳槽的老師多起來了。因為餘杭區、濱江區這些年新建了好幾所民辦學校,主城區的一些骨幹教師紛紛提出跨區調動申請,如果不批准,乾脆直接辭職。

教師職業為什麼越來越缺乏吸引力了

1

教師工資待遇不高是導致教師職業吸引力下降的一個重要原因。

教師曬出工資單

小蔣老師,杭城某公辦國小老師,國小一級職稱,校長助理,工作6年。她的月收入是這樣子的:月工資3176.2元;校長助理享受中層正職待遇,每月750元;月考核1000元左右。這樣算下來,一個月收入為近5000元。該區去年底給教師所發放的年終獎,她有一個1.4的係數,所以能拿到24800元。算一算,她的年收入大概為8.5萬元。

劉老師,杭州某公辦國小語文特級教師,工作32年,仍在一線從教。她7月7日銀行卡存入的工資為6441.35元(含崗位工資、國家特崗津貼300元等);每月的績效考核工資為2100元(含1200元特崗津貼,2016年以前為800元)。再加上年終的1.9萬多獎金,她的年收入大概為12萬左右。

2

教師職業辛苦,身累心更累,年輕人吃不消;

一張作息表

剛參加工作才滿一年的新教師小丁,在留杭做教師之前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但一年下來,她不得不發出這樣的感慨:「當老師真的太不容易了,比我想象中還要超出很多,遠遠不是這麼點工資能體現的。我都有點想回老家了。」

小丁說,她是一個班的班導,還教兩個班的數學。「從早上7點半之前到校,在辦公室放下包,我一天中連喝水的時間都沒有,一天只回一趟辦公室,不是在這個班,就是在那個班,晚上五六點才回到出租房,直接躺到床上。」

她說,學校里大部分老師一天在校時間絕對超過9小時,班導一天在校時間會更長。

她一天的班導工作是什麼樣的呢?

早上7點40分:進班,管學生的早自修,批改家校聯繫本。在家校聯繫本上,會有家長的各種留言,比如學生身體不舒服,需要吃藥,請老師關注;孩子退步了,讓班導盯牢一些;昨天孩子做作業一直到晚上9點,是不是作業量多了,希望班導協調一下各任課老師的作業量。

上午第二節課後:班導要分課間餐。她要督促每個學生要把牛奶喝掉,因為上次發生了有個孩子沒有把當天的牛奶喝掉,放進了書包了,幾天後家長發現了,以為學校給孩子喝過期奶。「這樣的事發生在我班裡,我就要寫檢討哦!」

第三節上課前:做眼保健操,班導要待在教室,盯著學生做好眼保健操。「不該睜眼時,睜眼了,就要扣分,我們一周只能扣兩分,否則拿不到流動紅旗的。」

中午:班導要分飯,進行午間管理。

11點45分到下午1點05分:在教室裡面批學生的作業。批改作業是一天中最花費數學老師時間的,特別是兩周一次的大作業,至少需要花兩節課時間批改作業。

下午2點50分到3點半:是學校的大課間活動,她要全程陪著。「去年,就是大課間活動,兩個學生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撞在了一起,一個孩子的肩膀骨折,送進了醫院。這件事前後折騰了50多天,讓人身心疲憊。這樣的事情,不想再發生了。」

3點半到4點10分:要管困難班,4點半之前教室里衛生清場。

只要不發生意外,這一天算是平安度過了,但她班導的事還沒完呢。每天,她起碼主動給家長打兩三個電話,與家長溝通孩子的事。更多的電話,是晚上家長打過來的,短的幾分鐘,長的個把小時,有時甚至晚上11點都有電話來。

3

「編製」的巨大誘惑正在消失。

教師身份光環消退,優秀教師流動變得頻繁。

「以前當老師辭職現象少,是因為老師工作穩定,在編教師退休后還有很不錯的退休工資可以拿。現在教師身份的光環在消退,苦幹幾十年為了等退休的念頭正在被取代。一句話,現在老師的心思比以前要活絡多了。」杭城一位資深公辦國小校長說。

4

民辦學校到處「拋繡球」

民辦學校給出的年薪比原來高兩三倍,很少有教師扛得住。

教師身份光環的消退,讓準備跳槽到民辦學校的教師消除了心理障礙。杭州市在去年2月施行了一項新政,杭州的教師若要從公辦學校跳槽到民辦學校,將不受限制,相應的人才流動體制機制障礙也被破除。

杭城有不少骨幹教師已經流向了這些新的民辦學校。杭城某知名公辦國小的一位數學老師說,他們學校里去年走了一個語文教研組長,今年又走了一位數學教研組長,都是去了民辦學校。

以餘杭區一所今年9月就要投入使用的民辦學校為例,從校長、副校長,再到一些骨幹教師,都是從主城區的知名國小里過去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