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鄺子輔:明代比海瑞更清廉的官

鄺子輔:明代比海瑞更清廉的官

鄺子輔:明代比海瑞更清廉的官

文/張秀陽

鄺子輔,字雄德。明代宜章人,明朝陝西按察副使。其人正直、質樸、清廉、本分。

明洪武(1368-1398)年間,鄺子輔以薦舉為縣學訓導,后遷項城、長泰等縣,負有聲譽,再薦為安福知縣,不就,改句容縣教諭(掌文廟祭祀,教育所屬生員),以此致仕。

鄺子輔家風整肅。他早年喪妻,與兒子鄺壄相依為命,望子成才,就招徒講學,以舌耕維持生計,含辛茹苦將兒子撫養長大。

鄺壄,(公元1385~1450年),字孟質,宜章人,永樂九年(1411年)進士,授監察御史,湖南省宜章縣城南鄉新田村鄺家門自然村人,生於明洪武十八年,即公元1385年,26歲中進士,28歲授監察御史,33歲受任陝西按察副使,正統元年即公元1436年,鄺壄51歲,任英宗皇帝兵部右侍郎,正統十年,鄺壄61歲,任英宗皇帝兵部尚書。

因為知道父親把自己含辛茹苦養大不容易,鄺壄對父親非常孝順,他從來不惹父親生氣,小時候刻苦讀書,做官后忠於職守,盡心儘力完成公務。父親對他做人為官都很滿意。

可有一次,他卻惹父親生了氣。那是他在陝西按察副使任上,父親年老退休回了老家,兩地相隔遙遠。冬天到了,天氣越來越冷,他想到了遠在家鄉的父親,不知父親是否添了棉衣。而西北游牧地區,盛產皮毛,而官倉里有很多皮衣,他就讓人取出一件皮襖,派人送給了父親。

收到兒子送來的皮襖,父親覺得很溫暖。平生謹慎的鄺子輔問來人皮襖是從哪裡來的,當聽說是兒子從官倉里取得,他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按說一件皮襖也值不了什麼大錢,官倉里又哪么多。兒子又是一片孝心,但父親想到千里大堤,毀於蟻穴,就給兒子回信責備道:「你掌管法律,應當洗雪冤案、解決長期積壓的案件,而不要有愧於你的官職,從哪裡得到這件衣服,竟然用它來玷污我。」封好之後交還給他。鄺壄拿著書信跪著誦讀,哭泣接受父親的教誨。

轉眼又是三年過去,鄺壄在陝西為官日久,考慮父親年老體衰,孤居在家,就要鄺子輔去陝西,並說已為他安排了鄉試考官一職,既可父子早晚晤面,又可得月俸百兩。鄺子輔急忙寄去書信責備鄺壄:「你這是依仗權勢謀取個人私利。兒子做按察副使,而父親做考官,從此從政風不治,吏治不清,玷污了為父的清白,又破壞了國家的法度,怎麼可以防嫌?你這樣的做法,名這孝順,實為不孝。而且把父親推到了不堪的地步。看來,你是把父親當初對你的教育全忘了,真是父之過也。」

鄺壄認識到自己又一次做了錯事。

成祖在北京,有人上奏南京紙幣制度被豪強破壞,皇帝派鄺壄查訪。眾人都以為將要大肆逮捕,鄺壄逮捕一兩個街市豪強回京。上奏說:「市人聽到命令很害怕,紙幣制度通行了。」事情就完結了。

倭寇侵犯遼東,戍守違法的有一百多人,都應當處死。命令鄺壄查辦,鄺壄上奏述說值得憐憫的情況,皇帝寬恕了他們。永樂十六年,有人報告秦地百姓群聚圖謀不軌,成祖升任鄺壄為陝西按察副使,詔令他見機調兵清剿逮捕。鄺壄說明事情的虛假,詔令誅殺亂說的人。

正統十年,鄺壄升任兵部尚書。瓦剌、也先勢力強盛,鄺壄請求做好防備,又和朝廷大臣商議上奏策略,請求增加大同兵力,選擇有智謀的大臣巡視西北邊疆事務。不久又請求廢止京城士兵修建城池的勞役,命令他們休息以應付緊急情況,當時不被採納。

也先入侵,大太監王振主張皇帝親自出征,不和朝廷商議是否可以。詔書下達,鄺壄上疏說:「也先入侵,一個邊將就足以制服他們。陛下作為一國之主,怎能不珍重自己。」不聽。已護衛皇帝出關,鄺壄竭力請求回宮。鄺壄落馬幾乎死去,有人勸他留在懷來城治病。鄺壄說:「皇帝行在途中,敢託病自由行動嗎?」皇帝到宣府,朱勇戰敗陣亡。鄺壄請求快速入關,用嚴整的軍隊殿後。不回復,鄺壄又到皇帝駐地申訴請求。王振惱怒地說:「迂腐的儒生怎麼懂得用兵之事,再說者處死!」鄺壄說:「我為國家百姓說話,害怕什麼?」第二天,軍隊覆沒,鄺壄死難,時年六十五歲。

此即公元1450年發生的「土木堡」之變,明英宗被俘,鄺壄為護御駕,戰死於河北省懷來縣土木堡。終年六十五歲。因戰死於陣前,其屍骸無法收斂,事變平定后,明帝派官員護送鄺壄之子鄺儀扶鄺壄毛髮和衣冠柩回鄉厚葬。

本人公眾號:老張在路上玩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