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招商| 我們靠什麼「留住」富士康?

招商| 我們靠什麼「留住」富士康?

76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富士康在美國投資建廠一事目前已基本有了眉目,富士康正考慮在美國威斯康星州投資建廠,創造10000個就業崗位。

透露這一消息的是威斯康星州州議會的發言人Robin Vos、多數黨領袖Jim Steineke和州議會立法預算委員會的聯席主席Rep. John Nygren,他們三人表示富士康正考慮在威斯康星州的東南部創造10000個就業崗位。

威斯康星州州議會的這三位領導人也成為富士康與威斯康星州簽署投資項目備忘錄之後,承認富士康大規模投資的最高級別的官員,他們三人的表態也是富士康準備在威斯康星州東南部投資建廠的最新、最有力的證據。

作為蘋果的主要代工商,富士康計劃在美國投資100億美元,富士康董事長郭台銘此前表示會在8月份公布投資計劃。

此前郭台銘已經提及,富士康希望在俄亥俄州、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伊利諾斯州、威斯康星州、印第安納州和德克薩斯州建廠,目前看來,威斯康星州成了富士康優先考慮的對象。

重振製造業是美國總統川普最重要的經濟政策之一,他採取的是「胡蘿蔔加大棒」的策略。他曾「威脅」那些企圖離開美國、解僱美國員工、在他國建廠卻想把產品售往美國的企業,說要對他們徵收高達35%的懲罰性稅收;他同時承諾,將給在美國建廠、投資的企業提供稅收優惠政策。之後,福特、豐田、本田、蘋果等相繼宣布在美國建廠。如今,富士康計劃在美國建廠,難免會引發製造業在中美兩大市場中取捨的猜想。

我們不禁要問:「富士康」們去美國建廠背後的製造產業流動規律到底是什麼?難道製造產業能沿著總統川普的「權杖」逆流?光喊「留住富士康」等口號無濟於事,只有釐清問題的實質,才能確定製造業的應對策略。

乍一看,一些市場主要在美國的跨國公司被川普「威脅」后,紛紛表態要在美國投資建廠,但應付式表態居多。即便富士康,也是因為液晶屏面板「運輸成本高」才在美國建廠,「富士康跑了」或是杞人憂天。事實上,富士康在廣州砸610億元建8K顯示器項目,今年初已經動工。美國一些媒體也認為,川普的威脅難阻企業外遷腳步。

現代經濟中,產業聚集在製造業中佔據越來越重要的地位,甚至比資源優勢更能降低成本。研究發現,滿足初期基礎設施等基本條件以後,稅收等優惠政策對外資不再是主要吸引力,資源優勢也不是太重要,聚集經濟特別是產業關聯、需求——成本的關聯才是外商投資區位選擇的主要驅動因素。從公開的資料看,因為在可享受各種政策優惠,富士康納的稅很少,在全國各地對財政的貢獻普遍都不高,因而可以推測,稅收並不是富士康赴美國建廠的主要原因。

這表明,一些企業宣布在美國建廠,本質是跨國公司多國生產的產物,總統的「權杖」並未改變製造產業聚集和流動的規律。那麼,是什麼原因使得某一工業從一個區域遷至另一個區域?

產業聚集和遷移要從三個層面來理解:第一個層面是運輸成本和規模經濟、勞動力池共享、專業化投入等,屬於「基本因素」;第二個層面是市場因素如市場需求、產品差異性、市場關聯、貿易成本等;第三個層面是知識溢出效益。它們才是真正決定製造業聚集和遷移的決定性因素,遠比總統「權杖」更具魔力。

從目前來看,儘管美國降低稅收的幅度不小,但人工等綜合成本依然遠遠高於。以iphone為例,在美國組裝和美國製造的成本,要比高出100多美元。製造業等生產部門將越來越多地離開中心,進入外圍地區,這是現代經濟增長一個根本性趨勢。富士康等製造業不太可能因為總統的「權杖」大規模逆流到美國,其主要生產部門仍然會留在、印度等國家。

富士康美國建廠是基於「運輸成本」等給川普一個「順水人情」,但背後蘊藏其布局「知識溢出」企業戰略,也折射出當前製造業的產業聚集因素的權重正在發生深刻變化。隨著產業聚集的程度的提高,第二層次「市場因素」超過了勞動力成本、運輸成本等「基本因素」,知識溢出效益在「新製造」(智能製造等高科技產業聚集)中的地位更為重要。近年來,富士康在外人印象中還是「代工廠」,但其核心業務已悄然改變,在納米科技、雲端運算服務等高科技領域均取得豐碩成果。美國建廠或是富士康布局「知識溢出效益」的重要一環。

當前,製造業尚在第一個層面競爭,高度依賴勞動力成本的代工企業等初級製造業,部分企業從轉移到更低的東南亞國家,這是一個不可改變的趨勢。真正要想成為世界製造業聚集中心,沒有知識和技術的支撐是不可能的。在這個意義上來講,並不是總統的「權杖」(懲罰和「減稅」)帶走了製造企業,我們必須從產業聚集的更高層次如市場因素、「知識溢出」來吸引、留住製造企業,這才是我們「留住富士康」的正確應對策略。

中企君薦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