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親眼看到一個十歲的女孩被摸胸」

「我親眼看到一個十歲的女孩被摸胸」

前兩天被微博上的新聞震驚到了,同時也被周圍人群的冷漠甚至孩子家長的不理會氣炸了,我覺得在真的有很多人不知道「戀童癖」的概念,大人覺得很多成年人對自己孩子的親昵都是單純善意的,今天發這個內容就是想呼籲所有人關注到每個孩子的安全問題。

——筆稿

最近,一件令人髮指的事在網上傳播得沸沸揚揚。

在南京火車站候車室,一對中年男女,帶著一個看上去十來歲的女孩。旁邊,還有一個戴眼鏡的男子。

隨後,戴眼鏡的男子招呼那個小女孩過去,坐在他身上,剛開始沒發現異樣,後來路人發現,男青年的手竟然伸進了女孩的衣服里。

旁邊家長似乎並不在意,但是男子在女孩胸部不斷摸索,讓路人感到詫異和反感,小女孩表情麻木,似乎對此行為已經司空見慣,毫無反應。後來父母帶著二人匆匆離去。

在這樣的生活環境下長大,令人毛骨悚然。

不管雙方是否認識,男子對一個未成年少女這樣的行為,讓人們瞬間跟「猥褻」一詞聯繫在一起,看到不以為然的父母、沉默寡言的女孩,不禁讓人想起了無處不在的戀童癖……

1

講一個真實的故事。

她叫Anneke lucas,是一位性販賣兒童的受害者。

6歲時被父母賣到戀童癖組織,在那裡兒童作為最貴的商品,在成年人之間買賣交換,每周末都是她的噩夢,因為要遭受無休止的強姦。

按平均一周6小時計算,她在被囚禁的近6年時間裡,共被強姦1716個小時……

這驚人的數字令人髮指,但噩夢遠沒有結束。在12歲那年,因為金主對她失去了興趣,便對她虐待毆打,獲取快樂。在她之前許多孩子就是這樣被殘害致死。

就在奄奄一息的時候,這個組織一位成員救了她,不是給她自由,而是把她養大成人,淪為性奴,逼迫她繼續出賣身體。前腳剛結束一場噩夢,後腳又掉入另一個深淵。

從小到大,她不斷被強姦、被性虐待、甚至面臨死亡,度過了一生最黑暗的童年,也經歷了痛不欲生的青春歲月。

當她擺脫魔爪重獲自由,選擇鼓起勇氣堅強活下去的時候,卻遭到了周圍人的唾棄、指責、白眼:「濫交、妓女、賤……」這些詞語變成大家口中噴射而出的尖刀,扎在她心上,彷彿一切都是自找的。

有一天她終於站出來,面對鏡頭勇敢講出自己的故事,只為了讓更多的人以此為戒,保護好世上每一個孩子。

看完之後,如鯁在喉,明明胸口憋了千言萬語,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因為想說的每一句都太痛心。

想罵那些白天西裝革履,穿梭於各大領域辦公室,晚上卻在某個周末聚在一起,凌辱未成年兒童,並以此為樂的所謂社會精英。

也想罵那兩個當初為了錢把女兒賣給戀童癖俱樂部,讓她受盡折磨的無恥父母。

更想罵的是,那群站在一旁冷眼旁觀、毫無作為,卻肆意指責、謾罵這個受害者的人。

視頻中她回憶往事的時候,每一次哽咽停頓,都想給她一個輕輕的擁抱,無數痛苦疊加在一起,真的太難了。

但她在經歷過如此磨難之後,仍然沒有自暴自棄,不僅勇敢生活下去,還站出來用自己警醒世人,保護孩子們。她活得比誰都堅強,比誰都真實。不需要掌聲,只需要被尊重。

然而這個從小遭受了父母拋棄、變態蹂躪的女人,收穫自由后不僅沒有被尊重,反而要接受周圍人無情的審判?

生活以痛吻她,她卻報之以歌。那些站在道德制高點,給她貼上骯髒標籤的人,你們戴著聖人的面具,卻干著比惡人還可恨的事。

2

「戀童癖」就在你身邊。

你沒有經歷過她的不幸,就無權評頭論足,或許很多人不了解戀童癖,這不是一種正常行為,而是一種變態的人格。

這是以未成年為對象,獲得性滿足的一種病理性性偏好。 通俗一點講就是:正常人在看到兒童孩子時,會產生保護欲,而戀童者則會產生 性 欲 。

全世界包括在內的很多家長,對戀童癖不夠了解,很容易將成年人對自己孩子的過分喜愛,當成是大人對孩子單純善意的親昵,不以為然。

又因為孩子什麼都不懂容易被騙,遇事毫無保護能力也不敢聲張,這為戀童者製造了天然的犯罪條件,這種人一般隱藏很深、不易發覺。

聽起來似乎很遙遠,但他們就潛伏在我們身邊。

前段時間,在一個小區,一名陌生男子尾隨一名小男孩進入電梯,看四下無人,突然強吻小男孩,並對他繼續做出不雅動作。

小男孩非常害怕又不知該怎麼辦,只能任其猥褻,幸好電梯監控拍下這一幕。

在路邊擺攤的一個老大爺,以送糖果、玩具為由,招呼幾個小女孩過來玩,對她們摟摟抱抱、上下其手,甚至想要親吻女孩,被路人呵斥后才罷休。

3

戀童癖比殺人犯還要惡百倍。

我們或許該慶幸,在沒出事之前,就把他們的面具戳穿了,但這個群體中,還有多少個這樣的人,我們不得而知。

他們以什麼職業道貌岸然地潛伏在社會中,又以什麼身份悄悄偽裝在我們身邊,更無法洞察。

平常小打小鬧的齷齪行為都已令人毛骨悚然,更可怕的是當戀童者的慾望達到極點,無法滿足時,就會將魔爪伸向孩子,走向犯罪深淵。

電影《素媛》講述的小女孩在上學路上,因為遇到一個陌生大叔,希望借孩子雨傘避雨,天真的小女孩就答應了,結果被殘忍強暴,並導致終身殘廢。

最難過的不是電影本身,而是導演說:這是一個真實發生的故事……

同樣,電影《熔爐》根據「光州私立聾啞學校性侵案」真實事件改編,講述的是學校中,孩子們不斷被校長、教導主任、老師強暴、性虐待、毆打,甚至被逼自殺的殘忍經歷。

包括父母在內的所有人,估計怎麼也想不到,這群平常和藹可親、為人師表的教育工作者,在下班后竟然如此齷齪卑劣。

以前,人們只在新聞中看過報道,如今拍成了電影,將真實場景還原,每一個醜陋的鏡頭,都在告訴我們,受害者究竟經歷了什麼。


為了躲避校長的性侵,小女孩躲進女廁單間里,拚命捂住嘴不敢出聲,殊不知校長陰森的臉已經出現在頭頂。單單這一個鏡頭就令人不寒而慄。

小女孩泛著淚光絕望的眼神,像針一樣刺痛每個人的神經,這些聽不見、說不出來的聾啞孩子,在罪惡來臨之前是多麼無助、驚恐。

更可怕的是,當孩子們願意出庭指證兇手時,學校為了掩蓋真相,與當地檢察官、警察、律師、體檢醫生之間暗中勾結,用偽證反而給孩子們潑髒水。

並且買通了每個孩子的父母,願意庭外私了不追究,最終這群惡人只受到簡單的懲罰。對於孩子們還說,鼓起勇氣尋找正義,最終卻看到社會的冷漠,壞人逍遙法外,這比身體受辱更殘忍。

宣判結束后惡人們相互慶祝,這無數個「耀眼」職業背後,孩子成為最大的犧牲品。終於明白了一句話: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

所以戀童癖的罪犯,比殺人犯可惡千百倍,他用一己私慾毀掉的是孩子今後幾十年的人生,造成身心無法抹去的陰影更令孩子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欣慰的是《熔爐》播出后,改變了國家法律,通過了《性暴力犯罪法特別修正案》,也就是保護孩子的《熔爐法》。

在美國、俄羅斯、波蘭、澳大利亞等國家,已經對性侵兒童的罪犯實行強制化學閹割,遏制戀童癖病態的性慾,阻止其傷害無辜孩子。

4

人格強暴比身體受辱更可怕。

根據調查,隨機選取萬名未成年受害者中,超過半數的孩子都沒有告訴過家人,因為完全不懂這種行為的危害,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被性侵。

想起了台灣作家林奕含的訪談。她寫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就是講述小女孩被補習班老師性侵后不敢聲張的黑暗童年,而令人痛心的是,書中這個小女孩就是她自己。

這是她的真實經歷。年幼不諳世事的她被老師性侵,矇騙她說:「這是老師愛你的表現」。而她為了擺脫內心恐懼,也告訴自己:「我也要愛上老師」。

「這是我想出唯一的解決之道,否則我太痛苦了。我不能只喜歡老師,我要愛上他。你愛的人對你做什麼都可以,不是嗎?」……多麼心酸的回答。

孩子眼中,老師是神聖不可撼動的,也是父母尊敬的人,從國小校教育孩子「老師都是為你好」。父母告誡孩子「一定要聽老師的話」。

於是在面對老師對她的種種齷齪要求時,年幼的她不是回答「我不做」,而是回答「我不會」,像是一種做題不懂的愧疚感,學不會還要為此道歉……

在此後數月中她多次被性侵,她迷茫驚恐,自覺痛苦又無處傾訴。

她試探著問媽媽,自己需要一次性教育時,媽媽說:「只要需要性的人才要了解,你這麼小不需要」。但她媽媽不知道,自己年幼的女兒正在被老師性侵。

當她試探著跟父母交流,被老師強迫發生「師生戀」該怎麼辦時,父母直接打斷她的話,反問:「竟然有學生跟老師在一起?小小年紀太風騷了」。

當她試探著尋求同學或老師幫助時,卻得到這樣的回答:「如果被強暴可以反抗啊,讓壞人得逞就是她自己的問題」。

對於一個孩子來說,在遭受侵犯后旁人的冷漠和指責才是助長惡人囂張氣焰的罪魁禍首。

當惡人發現強暴一個女生,全世界都覺得是她的錯,最後連受害者本人都覺得是自己的錯,越不敢聲張,他就越肆無忌憚。

有人曾說過,戰爭集中營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但房思琪卻認為,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屠殺,是「房思琪式的強暴」。

在一個孩子涉事未深,童心未眠,對世界充滿友好純真的時候,被侵犯傷害了身體,還要經受社會無休止的謾罵指責,直到摧殘了靈魂。

十幾年來她把所有情緒寫成文字,在接受完這次採訪,8天後她就在家中自殺了。13歲被性侵,到26歲殞命,年輕美麗、文采奕奕、家境優越的她,究竟被誰所害?是施暴者,還是圍觀者?

就像電影《素媛》中被強暴致殘的小女孩說:「叔叔需要幫助,我怕他淋雨給他打傘,結果最後人們都說是我的錯,誰也不誇我……」

最後一句很心酸,她做了父母老師眼中認為對的事「樂於助人」,然而遭到了傷害,身邊的人沒有安慰開導她,反而惡語相向埋怨她。

上學路上被陌生人性侵,父母的監護、學校的教育、社會的治理,該盡的責任都做到了嗎?遇事推卸責任,讓一個孩子獨自站在全社會對立面,這究竟是誰的錯?

從那位6歲就被強暴的女孩Anneke lucas,到《熔爐》、《素媛》中被肆意侵犯的無辜孩子們,再到作家林奕含年幼的遭遇,傷害她們的不止是施暴者的獸行,還有圍觀者的冷嘲熱諷、裝聾作啞。

它就發生在我們身邊,有的女孩甚至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和幫助,這就是為什麼孩子在外面出什麼事都不敢說。

她們都是受害者,真正該抨擊的是施暴者,然而總有人在傷口上撒鹽,女孩被強姦就怪她們穿的少,怪她們不反抗,怪她們自作自受……

這群旁觀者雖然沒有參與犯罪,但是對受害者「人格強姦」比對她們「身體凌辱」更惡劣、更無恥。

Anneke lucas面對鏡頭忍痛回憶童年遭遇;《熔爐》題材的電影,把性侵案搬上熒幕;林奕含把自己的故事寫成書。

就是為了告訴人們:出事之前保護孩子遠離危險,遠比出事之後興師問罪更有意義。受害者沒有錯,你沒有經歷過她們的噩夢,就無權評頭論足。

「我們一路奮戰,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

作者:野馬先生。(id:QQ_shijuezhi)。

原題:男子在車站當眾猥褻女孩:警惕戀童癖!

圖:來自網路

如果你不知道讀什麼書

就關注這個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