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誰將最有可能成為巴勒斯坦未來的領導人?

誰將最有可能成為巴勒斯坦未來的領導人?

8月下旬,川普的女婿傑里德·庫什納和顧問賈森·格林波拉特訪問耶路撒冷和拉馬拉,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對美國此舉都冷淡回應。

一方面是因為自從7月中旬「聖殿山危機事件」以來,巴以雙方對立情緒加劇,多項合作都已經終止。另一方面,美國並未表現出推動和談的強大意願,因此無法將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重新拉回談判桌。

川普訪問中東

自從川普上台以後,美國政府的中東政策是和該地區的政治軍事衝突保持距離,只對打擊「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投入精力,因此巴以和談顯然不是川普關心的重點。以至於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抱怨說,「我和川普政府的巴以問題代表已經會見過10多次了,仍然不知道他們的方案是什麼。」

阿拉伯三國的新方案

與此同時,中東地區重要的三個阿拉伯國家埃及、沙烏地和阿聯酋正在策劃整合巴勒斯坦內部各派勢力,以期最終達成與以色列的和談。目前,三國已經採取了一些措施,但尚未見到顯著成效。

阿拉伯三國可能以最後通牒的形式要求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按照三國的倡議行事,提前召開下一屆巴勒斯坦民族權力委員會,並與法塔赫內部反對派及加沙地區的哈馬斯達成權力共享協議。按照上述藍圖,巴勒斯坦將舉行11年來的首次新議會選舉。

隨著巴以對立情緒的激化,埃及、沙烏地和阿聯酋害怕,如果再不介入,巴勒斯坦人可能會對執政機構失去信任,從而發動大規模暴力活動,在混亂中迫使阿巴斯下台。但年屆82歲的阿巴斯是政壇老手,他早已看透阿拉伯三國想要以自己信任的年輕領袖取代他的意圖。因此,他表面上支持三國的和解倡議,但仍虛與委蛇,拖延時間。

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

在另外一邊,埃及、沙烏地和阿聯酋對哈馬斯可謂軟硬兼施,迫使其與老對手法塔赫和解。三國的提議包括:一方面,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承認哈馬斯作為其主要成員的資格;另一方面,哈馬斯將加沙政府部門的權力移交給法塔赫任命的部長,且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的安全部隊將和加沙政府合作管理加沙地區的安全事務。

這些提議在哈馬斯軍政人員內部引發了激烈的討論。一些人支持部分同意該方案,以緩解封鎖地區當前的經濟危機。但即使是這部分人也無法決斷,到底哪部分權力應該移交給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哪部分權力應該由哈馬斯自己保留?

哈馬斯武裝指揮官伊茲丁·蓋西姆認為可以移交民事管理和公共服務部分的權力,但警察部門仍歸哈馬斯內部管理。這個思路可能是效仿黎巴嫩的真主黨,即專註於發展自己的軍事力量,從而在政府內部的各項事務上擁有強有力的發言權。

為了促進與哈馬斯的合作,阿聯酋最近重新向加沙地區注資。此前因為卡達停止援助,加沙地區經濟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埃及也在上周向加沙開放拉法口岸,維持該地區的物資供給。

誰是三國最中意的巴勒斯坦領導人

穆罕默德·尤素夫·達赫蘭,1961年出生於巴勒斯坦汗尤尼斯城的貧困家庭。他在被佔領的土地上完成中學課程后,前往埃及就讀體育訓練學院,並在此期間加入了法塔赫組織。大學畢業后,達赫蘭作為法塔赫青年幹部返回加沙地區,在當地建立了名為「法塔赫青年」的學生組織。

在以色列對法塔赫領導人進行數次暗殺后,法塔赫提拔達赫蘭出任高位,並在加沙組建了防禦安全機構。2001年,他辭去安全職務,並於2003年成為阿拉法特的國家安全顧問,最終在阿巴斯政府擔任內政部長一職。

2011年,達赫蘭因刑事和貪污案件被逐出法塔赫組織,但真實原因是他與執政的阿巴斯派系之間有巨大的分歧。此次事件極大地改變了達赫蘭在阿拉伯世界的地位和作用。他在離開巴勒斯坦后前往阿聯酋,成為阿布扎布王儲的政治顧問。隨後,在阿聯酋的資助下,達赫蘭穿梭於阿拉伯各國,成為巴勒斯坦問題的重要活動家,儼然成為法塔赫在外部的另一個權力中心。

雖然達赫蘭在任巴安全部門領導人期間曾是打壓哈馬斯的重要人士,但近年來,達赫蘭與哈馬斯的關係似乎正在不斷接近。在去年,通過達赫蘭的協調,埃及政府釋放了其關押的哈馬斯朝覲人員。

將近一年前,達赫蘭在阿聯酋會見了哈馬斯代表團,雙方同意「伊斯蘭民族委員會」進入加沙地區活動。該組織是2014年在阿聯酋建立,由達赫蘭領導的公益慈善組織。

哈馬斯高級政治領導人哈利勒·海亞耶舉行新聞發布會

在今年6月,雙方的接觸進入關鍵階段,在埃及情報機構的中介下,哈馬斯加沙地區領導人和法塔赫的達赫蘭一派成員在開羅會面,達成了「接受達赫蘭作為巴民族機構主席,解除拉法口岸對加沙的封鎖,任命哈馬斯領導人為新政府部長」的協議。

達赫蘭因何而崛起

根據英國《衛報》發布的調查報告,達赫蘭成為阿聯酋在東歐國家進行商貿和軍事投資的中間人。這段經歷讓達赫蘭積累了大量的財富,他和他的家人還因此獲得了塞爾維亞國籍。在達赫蘭的幫助下,阿布扎布政府的伊提哈德航空公司購買了塞爾維亞航空49%的股份,阿聯酋高科技公司和塞爾維亞武器生廠商簽訂了2億美元的合同。

此外,埃及曆來是巴以和談的重要參與者,埃及的情報部門長期與巴勒斯坦各派保持密切接觸。因此,達赫蘭近些年在埃及積累的政治人脈也成為他的重要資產。自從2012年穆兄會執政埃及以來,達赫蘭在阿聯酋的支持下,在埃及開展反對穆爾西的媒體攻勢,並直接支持了2013年反穆兄會的「反叛運動」。

穆罕默德·尤素夫·達赫蘭

利用阿聯酋的資金,達赫蘭在埃及組建了新的新聞頻道,參股重要的媒體日報,成功塑造了龐大的媒體帝國。在塞西總統執政之後,達赫蘭則繼續在媒體界為埃及新政府發聲,此舉贏得了埃及方面的讚賞和信任。

達赫蘭贏得阿拉伯三國信任的另一個因素是他曾長期主導法塔赫和以色列的安全合作。儘管達赫蘭在公開場合都高談抵抗以色列佔領,但是在主導巴勒斯坦安全部門期間,他和以色列的合作相對順暢。

正是在他的支持和默許下,以色列成功逮捕和打擊了哈馬斯在約旦河西岸的地下組織。因此,如果達赫蘭能夠整合巴勒斯坦內部勢力,他將很有可能成為值得以色列方面信賴的巴勒斯坦未來領導人。

結語

這樣的協議似乎預示著巴勒斯坦內部的權力結構將翻開新的一頁。在對現主席阿巴斯不滿的情況下,埃及、沙烏地和阿聯酋希望通過達赫蘭彌合巴人的內部分歧,使巴勒斯坦的立場變得更加務實,最終與以色列解決和平問題,並敦促哈馬斯遠離穆兄會的影響。相比之下,川普的中東問題特使更像是觀察員,在遠處打量著阿拉伯三國的方案是否能夠變成現實。

今日主筆 \ 瓦斯帕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