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從「問題兒童」到重點中學學生,教育的另一種可能 | 悅讀

從「問題兒童」到重點中學學生,教育的另一種可能 | 悅讀

點擊上方

「教育新聞網」

訂閱我們

5年之後,馮麗麗還能清楚地記得那個晚上。

那一天,丈夫出差,她到城裡處理事情,8歲的女兒生病,獨自一人留在鄉下的家中。馮麗麗從北京城裡趕回家時,已是晚上9點半。她拍著緊閉的大門,喊著女兒的小名「天天」。

女兒開了門。走進屋裡,馮麗麗發現,蚊帳已經放下,被子鋪好了,甚至連尿盆也「到位」。「媽媽,我以為你明天才回來呢,我可傷心了。」女兒說,她已準備獨自睡覺。

天天還告訴媽媽,這一天,她吃了三次葯,放了兩次羊,餵了兔子和狗,天黑前趕雞鴨入窩,並給媽媽準備了饅頭、小米粥和炒菜花。

馮麗麗的眼淚「唰」地流了下來,相反,女兒卻很平靜。

「她身上所發生的一切變化,都讓我吃驚。」馮麗麗說。

而此前兩個月,他們一家住在北京城裡,女兒是一個「問題兒童」。那時,她膽小,晚上經常做噩夢,不敢上學。用盡一切辦法后,馮麗麗夫婦決定「下鄉養兒」。

小小的身體,大大的腦袋,這是很多城市孩子的形象

馮麗麗最早發現女兒的「問題」,是在2007年。

這一年秋天,天天該上國小了。開學的第一個早晨,夫妻倆將女兒送到教室門口。一路上,女兒都高高興興,但放學后,她的情緒發生了很大變化。

「天天一直說不敢上學。」如今馮麗麗坐在一家咖啡館里回憶道。

夫妻二人費了半天工夫,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原來,女兒不習慣國小「有規矩」的生活。比如,老師要求學生不能剩飯,上課不能東張西望等,否則就要被懲罰。天天接受不了。

好說歹說,馮麗麗鼓勵女兒連續上了10多天學。但每天早晨起床后,女兒都重複同樣的話:「我應該上學,我想上學,可我不敢上學。」

大約半個月後的一個早晨,當馮麗麗和女兒敲開教室的門時,正在講話的任課老師將天天一把拽進教室,嘴裡嘟囔著「打斷了講話」。馮麗麗急忙阻止,哭著對老師說:「你不要拽了,我們不上學了。」隨即,她為女兒辦理了退學手續,母女倆抱頭痛哭。

「我沒想到,女兒一下子成了『問題兒童』。」馮麗麗抽泣道,「從那以後,女兒就經常對我說『媽媽,我好失敗』。」

為幫助女兒「恢復正常」,這對夫婦開始參加各種關於「問題兒童」的交流活動。走進這個圈子,他們才發現,像天天這樣對上學有恐懼感的兒童並不少。他們還碰到過一些被定義為「多動症」「厭學症」「孤獨症」兒童的家長,相互間打探各種「靈丹妙藥」。

這些交流活動,加劇了馮麗麗夫婦的焦慮感。「孩子真有問題吧?」兩人常產生這樣的疑問。

馮麗麗發現,自女兒退學后,「癥狀」加劇,晚上常常做噩夢。到了後來,女兒晚上都不敢睡覺,以至於「黑白顛倒」。這位母親還留意到,原本愛說話的女兒變得「敏感脆弱」,一旦讓她做什麼事,女兒總是退縮。

他們打聽到銀川有一所兒童特色教育學校,就雙雙辭職,帶著女兒去上學。但3個月後,女兒仍然每天說「不敢上學」。銀川求學失敗后,一家三口商量,乾脆邊走邊玩。就這樣,他們白天走路遊玩,傍晚攔車到附近大一點的地方住下,一個月後才回到北京。

回京后,他們繼續陪著孩子出入博物館、公園等地,想「培養孩子的膽量」,然而效果似乎並不好。如此一年多,女兒只要一看到上下學的同齡人,就會將「我好失敗」的口頭禪掛在嘴邊,情緒隨之低落。再後來,她甚至都不願意出門。

「同齡的孩子都在上學,天天害怕別人問自己為什麼不上學,就不願意和夥伴們玩。」回憶起這一幕幕,馮麗麗忍不住掉眼淚。她甚至在講述之前,就從包里掏出一包紙巾。聊完,她也用完了紙巾。

在一次關於兒童教育的交流活動中,天天的爸爸認識了從事兒童教育的老師喬艷坤。喬艷坤在聽他講述完女兒的「問題」后,給天天開出了「藥方」:到鄉下去生活。

「9歲前,孩子的自我意識尚未形成,他們屬於環境,改變成長環境可以很快使他們恢復生機。」喬艷坤對馮麗麗夫婦解釋道。

這個提議打動了馮麗麗夫婦。

2009年3月初,喬艷坤表示可以在鄉下照顧天天一段時間。馮麗麗夫婦同意了。喬艷坤為此專程到天天家拜訪了一次。

這個「問題兒童」的家在北京東大橋附近。這是一個非常繁華的地方,著名的秀水街、許多高檔商場都在附近。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方,喬艷坤感覺「就像站在深井裡」,產生「無聊和煩躁」。她戲稱,天天一家住在水泥建築的一個小格子中。

天天家裡,有電腦、電視,有各種玩具和書,是一個「很有品位的現代家庭」。不過喬艷坤看到的卻是「灰濛濛的」,找不到「任何活生生的東西」。

當一個黑黑瘦瘦、戴著厚厚鏡片的小女孩出現在這名兒童教育老師面前時,她彷彿看到「一隻受驚嚇的小鹿」,滿是疑惑,隨時準備逃走。父母跟女兒說話時,「謹慎而小心翼翼」,好像告訴她,「她是一個易碎的花瓶,口氣大一點,就把她吹破了」。

「我初步判斷,天天就像一台電腦,軟體版本高,硬體配置不足。」喬艷坤回憶說,「用一幅漫畫表現,就是小小的身體,大大的腦袋,這是很多城市孩子的形象。」

孩子生活能力越強,自信心就會越強,將來駕馭環境的能力也就越強

接受喬艷坤的建議后,天天的爸爸專程跑了一趟,在首都第三航站樓附近。周邊開闊,有成片的莊稼地和樹林。當天他就在附近的村子租了房。

2009年3月初的一天,以寫作和校對謀生的爸爸發動起家裡的電動三輪車,載著妻子和女兒朝村子出發。一路上,儘管三輪車多次爆胎,但三人充滿了期待。每當看到牛羊等動物,天天就會開心地歡笑。

「女兒從小就在農村的姥姥家生活過,對農村不陌生。可那一次還是非常開心。」回憶起女兒快樂的往事,平日眉頭常緊鎖的媽媽也笑了。

到那個地方后,天已經黑了,整個村子很安靜。他們匆匆收拾一下就躺下休息。平日的「夜貓子」天天,出乎意料地早早入睡。第二天一大早,天天就催促爸爸媽媽起床,到外面看一看。馮麗麗看著在空地上奔跑的女兒,有種莫名的感慨。

連續幾天上午,喬艷坤都出現在他們家裡。通過觀察,她向馮麗麗夫婦提出了第一個方案:讓天天做飯,培養其生活能力。

「能行嗎?」馮麗麗不解。

「沒問題!」喬艷坤回答道。

這位長年從事兒童教育的老師說道:「孩子生活能力越強,自信心就會越強,將來駕馭環境的能力也就越強。」而做飯,是培養生活能力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除此之外,喬艷坤還有更有說服力的理由。那次喬艷坤到城裡看望天天,午飯時間到了,馮麗麗讓女兒決定吃飯的地方。最終天天選擇了必勝客,但她點的那份餐,只吃了一點點。

吃飯過程中,餐具掉到地上,她不主動去撿,而是指使媽媽幫忙,「說話語氣很沖」。

自然,這個方案遭到天天的反對。她每天都對媽媽說「不要幫助喬老師」。喬艷坤並不強硬堅持,但從一開始,她就有意識地設計,讓天天參與到做飯的環節中。

一天中午,馮麗麗想吃雞翅,大家分頭行動。喬艷坤幾次邀請天天幫忙,都被她拒絕。

食材準備好后,喬艷坤對大家說,她要用房東家燒柴的大灶做飯。這一提議引起了天天的興趣。她守在喬艷坤邊上,看她生火。「我想天天從來沒有生過火,新奇的事物,也許能吸引她。」喬艷坤回憶道。

小女孩看喬艷坤將柴掰成一段一段,分成粗細兩堆。火生起來后,天天主動要求:「我來加柴吧。」

那天吃到自己燒火做的飯,天天開心了好一陣。她對大家說:「我喜歡生火,火旁邊好暖和。」

其後一連幾天,喬艷坤中午幫著馮麗麗做飯時,都會叫天天幫忙。天天不答應,她也不堅持,就做一些能引起天天興趣的事情。有時天天幫忙后,她也適當誇獎幾句。

一次做雞蛋西紅柿面,喬艷坤直接問天天:「你要洗西紅柿還是要打雞蛋?」天天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打雞蛋。

此後幾天,喬艷坤又誘導天天獨自去菜市場買菜。她還鼓勵天天動手包包子。當房東大媽對天天包的包子讚不絕口時,天天做飯的興趣更濃了。而此時的喬艷坤,由主力變為幫忙者。做飯的時候,天天甚至會說:「喬老師,你幫我的忙吧。」

「那時候,天天經常說,媽媽我會做這個了,我會做那個了。我覺得她的自信心回來了。」馮麗麗回憶。

喬艷坤告訴馮麗麗:「孩子的自信不是誇出來的,而是『做』出來的。孩子根據自己的感受來思考,做出決定,去行動,最後得到結果。通過這樣一次次過程,自信就會慢慢生長出來。」

有一天中午,喬艷坤沒有出現在天天家。而馮麗麗當時正忙,天天就主動提出:「媽媽,中午我來做飯。」

這個8歲的女孩給媽媽做了米飯,炒了菠菜,那一天,距離全家下鄉不到一個月。

動物是活生生的,能讓孩子感受到自己的生命

房東大媽家有一條黑狗,平時就養在天天家住的院子里。起初,大家都沒注意到這個生命的存在。當有人來的時候,黑狗就躲在角落不出聲。即使給它扔下一塊骨頭,它也不敢出來吃。

這條瘦小、無精打採的黑狗當時的狀態,頗像下鄉之前的天天——她就躲在高樓大廈之間,不願意和人打交道。

天天想和黑狗玩,但黑狗不理她。喬艷坤告訴她:「天天,動物是有靈性的,它們什麼都懂。從現在起,你每天和它說『我喜歡你』,喂它好吃的,它就會好起來。」

第二天一早,天天起床后就對媽媽說:「我去跟黑狗說話。」她到狗窩前蹲下,說:「大黑狗,我叫天天,我是你的新主人。我很喜歡你,你放心吧,我們會對你很好的。」

一連幾天,天天每天早晨如此。起初馮麗麗擔心黑狗傷害天天,總會陪著她。「喬老師說了,我對它好,它就對我好。」女兒對媽媽說,「它不會傷害我。」媽媽看黑狗的狀態,也就放心下來。

終於有一天,天天把骨頭扔到院子里,黑狗從角落裡走了出來。天天小心翼翼地走到黑狗前面,蹲下身,撫摸它的頭。黑狗溫順地伸出舌頭,舔天天的小手。她叫它「大黑」。

「天天甭提有多高興了。」喬艷坤回憶。她覺得自己又給天天種下了一顆愛的種子,因為「小動物最能率直而強烈地表達愛」,「養小動物能讓孩子感受到世界的愛」。而第一顆愛的種子,就是愛生活,愛爸爸媽媽。天天每天做飯就是最好的表現。

天天出門的時候,經常帶著「大黑」。一開始,這條黑狗一走出院門,就往回縮。天天就抱著它走。很快,大黑狗就能跟著天天撒歡兒了。這條黑狗,成為天天一個重要的夥伴。當房東大媽將黑狗要回去的時候,天天為此傷心了好長時間。

房東大媽買了兔子,送給天天兩隻。她就開始每天喂兔子,後來還養了小雞和小鴨。照顧這些小動物,成為天天的日常「工作」。每天,她都會端一大盆水,讓小鴨子在盆中游泳。她還和爸爸一起,在院外給小雞小鴨搭了一個可以自由奔跑的棚子。每天天黑,她都要幫著將它們趕回窩。一旦有小雞小鴨死掉,她和爸爸一起,把它們埋掉。

就在照顧這些小動物的過程中,馮麗麗發現女兒發生了很大變化。這孩子不再像以前那樣對外界的事物漠不關心。

對待自己的媽媽,天天也不像以前那樣「沖」了。每天,她都會主動問媽媽想吃什麼飯。媽媽吩咐后,她就自己準備食材,給媽媽做飯。馮麗麗幾乎每天中午都能吃到8歲女兒做的飯。

這讓馮麗麗不敢想象。幾個月前,她變著法子滿足女兒的要求,但天天還是不滿足。

馮麗麗曾問喬艷坤為什麼。喬艷坤答覆道:「動物是活生生的,能讓孩子認識生命,尊重生命。天天一步步將『大黑』培養成一條勇敢的狗,將別的小動物照顧好,她能夠在這個過程中感受到一種力量。」

搬到鄉下一個月後,一天早晨醒來,天天對媽媽說:「媽媽,我做噩夢了。不過我不想告訴你。」稍後,她又說:「剛做夢的時候很害怕,現在不覺得怕了。」

教育就是要把孩子心靈深處的生命力引導出來

一天散步的時候,天天看到羊群,就纏著爸爸媽媽給她買一隻小羊。在徵得喬艷坤同意后,天天擁有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隻小羊。天天給它起名「小山」。

在買羊之前,爸爸媽媽和女兒約定好,日常放羊由天天負責,並且還要清掃羊圈。

自此,天天的生活中又多了一項工作。

「早晨起來,她要喂狗喂兔子,還要喂小雞小鴨。上午她要放羊,中午要做飯,有時還要洗衣服。下午又得去放羊。」馮麗麗笑著說,「小小年紀,做的活真不少。」

她和丈夫討論過,天天能做到這些,他們已經非常滿足了。但是,喬艷坤並不這樣想。她不斷地給天天加工作量。比如做飯的時候,讓她收拾乾淨灶台等。這常常引起天天的不滿。小女孩很明確地表達過,她「不喜歡喬老師」。

為此,馮麗麗向喬艷坤提出自己的擔憂:「會不會讓孩子覺得負擔太重?」

「要相信孩子的能力,天天完全能做到。讓她多做點事要比少做點事好。就像一輛車,能裝50噸,你只讓它裝5噸,它的能力得不到鍛煉,那是浪費。」喬艷坤向馮麗麗解釋道。

六一兒童節那天,房東家的小孩和村裡幾個玩伴,喊天天出去玩。可天天告訴他們,她還要放羊,要麼和她一塊兒去放羊,要麼等她放完羊一塊兒玩。

天天心裡其實挺想玩。她就央求媽媽,能不能替自己放一天羊。

心軟的媽媽同意了。

這件事情被喬艷坤知道后,有點責怪馮麗麗:「你怎麼能隨便替她的工作?」馮麗麗說出一大堆理由,包括孩子的天性就是玩,天天已經很累了,應該在孩子的節日放一天假。

「羊是天天要買的,應該由她來照顧。而且從小到大照顧一隻動物,這種持久的照顧無論是對意志力還是感受力的培養,好處都是非常大的。」喬艷坤說,「你們現在急於為孩子著想,提前掃除孩子的障礙,這還是一種『你不必負責』的思路,這樣天天會無力承擔任務。」

對喬艷坤的理論,馮麗麗接受不了。不過之後她和女兒實行換工。每個周末,天天可以玩耍,前提就是要幫媽媽洗衣服。

對這個要求,天天倒沒什麼意見。她似乎已經習慣這位「壞老師」給她營造的真實環境。

在放羊的過程中,天天對各種植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她央求爸爸,進城的時候給她買一本關於野生植物的書。讓馮麗麗想不到的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女兒就讀完了這本書。每次馮麗麗和女兒一塊兒出門的時候,女兒總能給她講出各種野生植物的名字。有一次,女兒甚至給馮麗麗采了很多野花,讓她泡水喝,說自己是從書中學到的知識。

除此之外,女兒也變得好學了。她幾次讓爸爸從城裡給自己買故事書,還經常給媽媽講書中的故事。

馮麗麗和喬艷坤說起女兒的各種變化,感慨不已。喬艷坤向她解釋道:「你以前的方向錯了。教育的本質是引導。每個孩子都有內在的、天賦的、智慧的生命力。教育就是要把孩子心靈深處的生命力引導出來。所以成年人要做的不是塑造孩子,而是幫助他們成為自己。」

你是在愛童年未得到愛的自己,而不是孩子

一家人剛搬到鄉下的時候,女兒要出門,馮麗麗總是不放心地跟在後面,看著女兒玩。

女兒也習慣這種依賴,出門時總要叫上媽媽陪伴。甚至房東邀請她吃一頓飯,她都想喊上媽媽。

「這種狀況非常不好,影響孩子的獨立能力。」喬艷坤幾次和馮麗麗說。馮麗麗也認同喬老師的說法,但她還是放心不下。

從14歲開始,馮麗麗就是這麼焦慮。那年,她父親所在的水泥廠發生爆炸,父親在爆炸中遇難。母親成天哭,以至於馮麗麗也成天跟著哭。比她大5歲的姐姐接了父親的班后,家裡人不放心姐姐路上的安全。一個妹妹,9歲時就輟學,經常玩到天黑也不回家。母親就和幾個孩子一塊兒找。「找不到你妹妹,我就活不下去了。」母親經常會這樣說。

母親的這種焦慮,延續到馮麗麗身上。女兒天天從小體弱多病,跑遍了北京「所有有兒科的醫院」,馮麗麗就焦慮、抱怨。

喬艷坤觀察到,馮麗麗又將焦慮的情緒,傳染給了天天。「她太小心謹慎,不敢放手讓女兒做任何事情。」喬艷坤說。

因此,她在引導天天的同時,也開始引導馮麗麗夫婦。

鄰居家的小男孩,和天天差不多大。兩個孩子一會兒玩一會兒鬧彆扭。還有一個小孩經常喊著「打打殺殺」,剛開始天天很害怕。

「放心吧,孩子打打鬧鬧很正常,他們有處理問題的能力,一定會處理好。」喬艷坤開導馮麗麗。

對此,馮麗麗始終不相信。直到有一天,女兒告訴她:「媽媽,以前我不會跟小朋友打交道,跟誰都玩不好。我現在可有辦法了。我平時就觀察小朋友們是怎麼跟人打交道的。我呢,想讓東東跟我好,我就對他好,有什麼事我都幫他,向著他,他就把我當朋友了。」

馮麗麗聽女兒這麼說,鬆了一口氣。

有一次,馮麗麗全家到不遠處的喬艷坤家吃飯。路上,天天碰到村裡幾個小朋友,想要一塊兒玩耍。馮麗麗下不了決心,在丈夫的一再鼓勵下,她將鑰匙套在天天脖子上,叮囑她天黑回家。

天天很快融入到小朋友的遊戲中,一會兒就不見蹤影。在喬艷坤家吃到一半,馮麗麗一直擔憂,不斷催促丈夫出門去找孩子。這個場景,讓喬艷坤哭笑不得。

實際上,早在住到鄉下之後兩個月,天天就已經能一個人應對恐懼與黑暗。那天爸爸出差,媽媽到城裡處理工作回來很晚,8歲的天天已經打算獨自睡覺。第二天,媽媽照樣進城工作,天天仍是做好飯等著媽媽回家。

還有一次,夫妻倆連續幾天進城收拾家中東西,想把房子租出去,補貼一下生活。連續兩天下大雨。第一天女兒沒做準備,停水。第二天下雨前,女兒就將小動物安置好,並儲備好生活用水和食物。

馮麗麗也曾問過女兒是否害怕,是否哭過,女兒給了否定的答案。

一天,天天端粥時不慎燙到了腳,馮麗麗流著淚處理了天天的燙傷。喬艷坤目睹了全過程。事後,她告訴這位媽媽:「那時那刻,你是在愛童年未得到愛的自己,而不是孩子。」

果然,馮麗麗在兒時遇到過同樣的事情。母親在她燙傷后,對她嚴加斥責。

「天天就是一面鏡子,照出了自己的人格缺陷。」馮麗麗終於明白了,天天之所以會軟弱無力,和她有直接的關係。正是因為她無微不至的「照顧」,才讓女兒越來越脆弱。

父母讓出了空間,孩子才開始自己成長

短短几個月內,8歲的天天,學會了諸般本領。

她會養各種小動物,知道什麼時間做什麼;她學會了辨別植物,凡是在鄉下那塊土地上出現的植物,她幾乎全都能叫上名,甚至還能說出其功效;她學會了交朋友,村裡有了幾個好朋友;她也學會了種蔬菜、壘牆;她會包包子、包餃子,甚至做魚和紅燒肉,她做的飯,連做了大半輩子飯的房東大媽都讚不絕口。

這些「瑣碎的勝利」,被馮麗麗一一記錄下來,寫成一本書《下鄉養兒》。

「我覺得她學到的最重要的本領,就是獨自應對困難。」馮麗麗這樣評價女兒在鄉下的表現。她不止一次感謝喬艷坤「壞老師」的角色,讓天天勇敢去面對。

她也逐漸明白喬艷坤和她說過的:「天天本來就是棵小樹,是你們兩棵大樹使勁給她遮風雨,也遮住了陽光,她才沒有長壯。父母讓出了空間,孩子才開始自己成長。」

突然有一天,小女孩對媽媽說:「我要上學,要和小朋友一起讀書一起玩。」

「天天不再害怕上學了。」馮麗麗笑了。

為此,一家三口告別生活了8個月的地方,搬到北京郊外昌平區另一處鄉下。在那裡,他們的女兒在一所特色兒童教育學校讀書3年。要進全日制國小,就要進行插班考試。天天兩年沒上過課,指定考不上。馮麗麗夫婦也沒打算讓女兒進全日制國小,怕女兒再次不適應。

這3年裡,風平浪靜。突然有一天,天天提出要求:「我要上普通國小,一所大國小,要和很多孩子都一樣。」

「不怕考砸?」馮麗麗問。

「我不怕。」女兒回答說。

隨後,夫妻二人就開始給女兒找學校,一家挨一家參加插班考試。但前幾次,天天的成績都不理想,未能達到學校要求。

有人勸馮麗麗,不要再讓孩子參加考試了,免得打擊孩子的自信心。可女兒非但沒有任何膽怯,反而安慰媽媽:「不怕,我能行。」

幾次考試失敗后,馮麗麗發現女兒更加用功了。即使在公共汽車、捷運上,女兒也一直捧著普通國小的教材看。2013年春節,馮麗麗帶女兒回娘家過年。火車上,女兒看了一路的書。在春節那段日子,她發現女兒幾乎沒出去玩過。

「這應該都是那段鄉下生活以及喬老師給她的力量。」馮麗麗感慨道。

在鄉下那段日子裡,馮麗麗擔心喬老師對女兒的一再加壓,會挫傷女兒的自信心。

「我知道你們平時對天天說話很溫和,非常照顧她的自尊心。但是為什麼天天沒有力量,什麼都怕呢?」喬艷坤說,「因為真實的社會不是這樣的。老師會批評、會懲罰,小朋友會欺負、會嘲笑。我給天天展示了一個普通人最真實的一面,讓她面對,反而給了她力量。」

說到這裡,馮麗麗補充道:「直到現在,天天都不喜歡喬老師。」

「我也知道天天不喜歡我。我的方法是讓天天去面對真實的生活,這樣她才能勇敢起來,就像那條黑狗。」如今,喬艷坤平靜地說,「天天生活在爸爸媽媽構造的生活中,而現實生活不是那樣的。」

終於,在一次考試后,天天考取了一所公立國小,正式成為一名五年級學生。兩個月後,天天通過競選當上班代,並成為大隊長。

這樣的結果,馮麗麗非常滿意。

今年小升初之前,天天的另一個決定,又讓馮麗麗大吃一驚:她要參加擇校考試。「我是插班生,可我不比別人差。」女兒說。她所在的國小,300多名畢業生中,有60名選擇參加擇校考試。

最後,她順利通過北京朝陽區一所重點國中的考試。此前的擇校考試,天天也失利過,但她興奮地對媽媽說:「媽媽,我都參加過神秘的考試了!」

(文章選自:源創圖書《教育的另一種可能——青年報冰點周刊教育特稿精選 ②》,人民大學出版社2017年5月出版)

本文摘自

《教育的另一種可能——青年報冰點周刊教育特稿精選 ②》,源創圖書策劃,人民大學出版社2017年5月第1版。摘錄已獲授權。

教育新聞網查詢更多教育專業資訊歡迎點擊www.jyb.cn登錄網站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關注微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