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權游]為什麼是史詩?最高分9.5的第四季告訴你答案!

[權游]為什麼是史詩?最高分9.5的第四季告訴你答案!

不知不覺[權力的遊戲]回顧已經進入第四期…

在探長我看來,權游精彩之處不是黑水河之戰、不是血色婚禮、不是瑟曦遊街、更不是雪諾崛起…

那最精彩的是什麼呢?答案就在此 ——

[權力的遊戲·第四季]

(Game Of Thrones)

故事延展到第四季,衝突矛盾已經撕裂式展開…

第三季尾聲伴著[卡斯特梅的雨季]而來的血色婚禮,宣告了史塔克家族幾乎滅門的衰亡。

而蘭尼斯特家族坐擁君臨城,泰溫頗有挾外孫以令諸侯之姿,甚至還換上了半鹿半獅的旗幟…

不過盛極而衰的道理屢試不爽,同樣是一場婚禮斷送了新王傑弗里的統治!

小手指和荊棘女王策劃了針對傑弗里的暗殺,不僅成功上演紫色婚禮,更嫁禍給小惡魔和珊莎。

指叔趁亂帶走了傻妞,嘴裡說著一百遍的心疼和憐愛,實際上卻把三傻當做權力的籌碼…

而小惡魔則迎來一場親快仇也快的生死大審判…

甚至連替他參加比武審判的多恩親王紅毒蛇,也慘死在瑟曦麾下的魔山之手!

他的死真詮釋了戲多的人註定傷的比較重…

從血色婚禮到紫色婚禮,整個[權游]的氣氛變得更加凝重,家族興衰的意味更加濃厚。

但為什麼要說權游第四季是目前最好的一季呢?

是因為第四季在豆瓣獲得9.5的最高評分…

[權力的遊戲]第四季是六季中評分最高的一季。

真實的原因就是這一季講故事的方法!

[權力的遊戲]是宗族家國的興衰史詩,而史詩之宏大則要通過人物得以體現。

有血有肉的人物才是歷史烽煙里的精彩亮點…

雖然雪諾和龍媽才是[權游]真正的主角,但卻有不少觀眾對於這兩個人物愛不起來…

來自探友的留言,個人喜好勿噴

雪諾和龍媽一個處於北境打異鬼、一個在海對岸蓄力,兩個角色的設計和刻畫都略顯單薄。

每次龍媽登場一分鐘報名就令人大翻白眼,而她從女流晉陞女王的過程也缺乏細緻的轉變…

而第四季之所以好看就是強於人物刻畫!

相比與雪諾和龍媽,劇中的其他角色在第四季中的轉變成長更顯示了權游世界的興衰細節…

就連雪諾都迎來一場和火吻的生離死別!

不過探長先要聊聊被大家嘲弄三傻的珊莎…

她曾是個眼裡藏不住事的傻姑娘,君臨城裡受到傑弗里的虐待,還聽聞北方親眷們挨個送命。

唯一剩下的優點可能就是挺住沒死!

第四季中她被指叔趁亂帶離君臨城來到風息堡…

這一路上她見識了指叔的手腕,利用小卒辦事、利用姨媽謀權,甚至還和指叔擦出了微微的火花!

但她也從小指頭身上學到了東西…

所以得到指叔點撥后,面對鷹巢城權貴的審訊,她演技真切的哭戲成功保全了小指頭。

這是她從指叔身上學來的第一課,直到後來被指叔賣給小剝皮后她將學到第二課…

除了三傻,史塔克家的小女兒二丫則更加傳奇!

從小的男子性格讓她與貴族小姐劃開了界限,而家族敗落讓她成為烽煙里的神秘人物…

第四季她見識了獵狗如何殺人如何搶錢,如何用同樣的冷酷無情對待這個冷酷無情的世界。

但流亡路上的經歷,讓他們二人從敵對漸漸變成了一種知己式的感情…

談及家族時二丫珍惜哥哥送給她的縫衣針,但獵狗卻指著臉上的燙傷講述哥哥和家人對他不公。

來自不同家庭的靈魂互相影響,獵狗外表冷酷內心溫暖的浪客氣質正影響了二丫…

以至於當她來到鷹巢城聽聞姨媽已死時,一路上不斷目睹親人死亡的她才會那樣狂笑…

而獵狗被布蕾妮打成重傷后二丫沒有救助他也沒有賜他一死,而是一個人踏上了路途…

那轉身消失在峽谷的身影預示了她遊俠般的一生!

除了史塔克家族的女兒們,探長我還要來聊聊蘭尼斯特家族的兒子們…

第四季一開場,歸來君臨城的詹姆便被泰溫逼迫著卸下鐵衛職責回凱岩城繼任爵位。

老泰溫一手遮天的慾望不惜將子女視為棋子…

哪怕瑟曦、詹姆、小惡魔都已經能夠獨當一面,泰溫也依舊把兒女當作手中的「牽線木偶」!

而詹姆曾背棄了鐵衛誓約成為了弒君者、曾為了愛情不惜謀害布蘭,如今回到原點的他卻發現:

自己背誓救下的父親把自己當作棋子,自己曾為愛瘋狂的姐姐也早已成為了權欲的奴隸…

但故事卻悄悄的給了他新的靈魂,這個靈魂便來自權游中唯一的騎士精神布蕾妮!

說來也是諷刺,權游這個堅守誓約的世界里,所有人卻都在背信棄義…

而唯一保有騎士精神的卻是個找人嘲弄的女騎士!

她曾堅守貓姨的誓約將詹姆送回了君臨城。

一個是背叛誓言的弒君者,一個是堅守諾言的女騎士,兩人似乎成為了一種對應…

總有人問詹姆和布蕾妮之間到底有什麼?

其實那並不是愛情,而是一種彼此人格上的補充:

布蕾妮他用騎士身份模糊了自己的性別,而和詹姆的生死旅程則讓她第一次受到真正的尊重。

而曾經的詹姆信仰恣肆的愛情,但當瑟曦愛上權力時,他只能將自己的信仰交託於誓言。

探長我曾分析過,很多電影角色的套路是一樣的:

早年為A選了B,後半生則拋棄B追回A!

詹姆曾經為了他人的利益而是自己背上背棄誓言的污名,而此後他卻成為了一個守誓之人…

他將自己的劍送給布蕾妮,布蕾妮區名為守誓劍…

我們便明白了他不再是泰溫的棋子或是瑟曦的浪子,而是披甲的鐵衛、是信任弟弟的長兄…

而詹姆的弟弟提里昂或許是最悲催的角色。

他被父親用完就扔,被姐姐視為眼中釘,甚至全家人不惜公開審判要賜他一死…

甚至自己深愛的女人雪伊也背叛了自己!

還記的在審判中小惡魔曾說他恨不得自己有更多的毒藥,毒死在座的每一個人…

他曾親赴戰場扛過黑水河一戰,不僅維持了蘭尼斯特家族統治,更保全了整個君臨城的貴族平民。

而此刻親人要害死自己,而貴族們冷眼旁觀…

他明白了這個家族並不值得他付出,被哥哥解救后他甚至提起弓弩將親父泰溫射死。

[權力的遊戲]第四季讓我們看到了每一個小人物的微瀾輕波,是如何改寫歷史煙海的。

幾大家族的興衰從父輩蔓延到兒孫,不善心計的女流學會城府、放蕩不羈的男子釋懷輕狂…

因此有劇迷這樣評述到[權力的遊戲]第四季:

而歷史回過頭來會書寫他們么?卻不盡然…

但如有一天,後來者重新執筆紀錄這段歷史時:不會有傑弗里羞辱親舅、提里昂怒斥朝堂,也不不會有詹姆信守誓言、更不會有二丫隻身流浪…

這些血肉之軀只會淪為沒有稜角的姓名…

甚至不會為史書所載!

但他們恰恰纔是史詩之所在…

慶幸馬大爺寫下精彩的故事…

讓我們有幸看到了那個世界里真正的傳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