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幸的婚姻為何總相似?

不幸的婚姻為何總相似?

我想你一定聽過作家列夫·托爾斯泰在小說《安娜·卡列尼娜》里說過的一句話:幸福的婚姻總相似,不幸的婚姻各有各的不幸。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美國研究婚姻的心理學家John Gottman在他的書《幸福婚姻的7個原則》中發現了恰好相反的規律:不幸的婚姻總相似,幸福的婚姻各有各的幸福。

我猜想你可能要問:如果不幸的婚姻總相似,那麼他們相似之處到底在哪裡呢?

不幸的婚姻總相似

跟大多數人一樣,我並沒有很幸運地生活在一個父母關係很好的家庭。從小我便目睹著父母的爭吵,甚至對彼此動手。那時的我總以為其他小朋友家一定不是這樣的,他們的家裡一定總是溫暖和睦。後來我發現真的不是這樣,因為我的好朋友們也經常因為父母的爭吵或者冷漠煩惱。再後來我成了一名心理諮詢師,聽到太多破碎的愛情故事之後,才漸漸明白,原來不幸的婚姻真的總是相似的。

當然最讓人心痛的是當我聽到自己的好朋友家庭不幸的時候。當她告訴我說她的丈夫對她有很多評判,嫌棄她洗碗不幹凈,嫌棄她做飯不好吃,還鄙夷地說她的家人都很勢力時,我感到很難過。更難過的是她最近剛剛懷孕,因為跟丈夫經常拌嘴,所以時常會情緒低落,結果丈夫在她難過時竟然對她說:「如果孩子生下來有什麼問題都是你的責任,你整天心情不好。」

做家庭治療研究的美國心理學家Jay Haley發現,不幸的家庭會比幸福的家庭更加僵化。在幸福的家庭中,多樣性和隨機性有更多存在的可能。不幸的家庭則在互動模式上有更多的限制,因此互動的結果也更加能夠被預測。

在大約40年前,心理學家John Gottman把已婚的夫妻請進他的愛情實驗室(Love Lab),在隨後的16年裡,他和他的團隊都在實驗室里做這樣一件事情:他們邀請這對夫妻討論一個他們經常會爭吵的話題,並且儘可能的自然如實。而John Gottman和團隊成員則在單面鏡的另一頭觀察,並且有攝像頭記錄下他們每個人的所有的面部表情,其他設備記錄他們的身體緊張或者放鬆的信號,比如他們的心跳。

結果讓John Gottman驚呆了。因為他發現,他可以通過聆聽這對夫妻在愛情實驗室里5分鐘的交流,就可以預測他們會不會在7年之內離婚,準確率可以達到91%。聽起來簡直不可思議對不對?現在讓我來告訴你,他是怎麼做到的,或者說不幸的婚姻到底有哪裡相似。

當一段愛情走向滅亡

1.消極情緒比積極情緒更多。John Gottman發現,在一段穩定的關係中,積極情緒和消極情緒的比例在5∶1左右,而那些走向離婚的夫妻中,這個比例是0.8∶1或者更少。當然這並不是說消極情緒不好,在一段婚姻中,沒有任何消極情緒也一定會變成地獄,並且我們要容許自己體驗所有的情緒。但是如果一段關係要持續下去,那麼即使在矛盾和意見不同中,這對夫妻的積極情緒也要遠遠多於消極情緒。

2.消極情緒的升級:末日四騎士。John Gottman給4種消極情緒起名為末日四騎士,因為這4種情緒意味著消極情緒的升級,它們分別是:批判、防禦、鄙視和豎起高牆。在20世紀70年代,很多諮詢師認為憤怒和敵意是關係的殺手,但是John Gottman發現在穩定的關係中,當一個人變得很憤怒時,另一個人通常是善意的回應。所以關係的殺手並不是消極情緒,而是消極情緒的升級——批判,防禦,鄙視和冷漠。有這些跡象的夫妻,平均離婚的時間是婚後的5.6年。

3.疏遠。在這樣的模式中,一個人會忽視伴侶跟他建立連接,想得到關注的嘗試。

4.對抗:包括不耐煩,情感上的不參與和退縮。這些夫妻可能在衝突當中並不會升級他們的消極情緒,他們只是在整個矛盾過程中幾乎沒有積極情緒(沒有愛意,跟彼此的玩笑,詢問,主動的興趣,興奮,喜悅,支持和同理心)。這些夫妻通常會在婚後的16.2年離婚。在這種情況下,當一個人想要建立連接時,伴侶通常是不耐煩和不參與的態度。

5.失敗的修復嘗試。走向離婚的關係中,通常在一個人試圖和解時,另一個人並不領情。

6.壓倒性消極感受。在這樣的關係中,我們已經不再就事論事,在所有的互動中我們都開始認為伴侶有消極的特質或者性格缺陷,比如自私、幼稚或者沒有責任感。心理學家Robinson和Price讓觀察員去已婚夫妻家裡去尋找積極行為,他們同樣訓練夫妻去觀察彼此的積極行為。在快樂的夫妻中,觀察員和夫妻對積極行為的觀察基本吻合。但是在那些不幸的婚姻中,伴侶看到彼此身上的積極行為,僅僅是觀察員觀察到的50%。也就是說,很多對方做的美好的事情,他們已經看不到了,因為他們已經認定對方的某些消極特質了。

7.持續不斷的警惕和生理信號。通俗一點說,在衝突中我們通常會體驗到一些生理信號,比如加速的心跳,腎上腺素的分泌,肌肉緊繃,不能思考,喪失的幽默感和創造性等等。在一段不幸的婚姻中,這些生理信號會持續不斷,我們在爭吵中會變得有攻擊性或者乾脆逃跑。John Gottman發現,這個時候其實我們需要跟彼此分開,用深呼吸或者一些自我安撫的方式來調節自己。

8.男人們不接受妻子的影響。它通常會有兩種表現形式:(1)男性情感上的不參與,最後通常會變成兩個人相互的情感不參與。(2)男性消極情緒的升級,比如用鄙視或者防禦的方式應對妻子的抱怨。在一段健康的關係中,男性不會如此經常地拒絕來自妻子的影響,他們通常會說:「好啊」,「有道理」,或者「你說得真的很對呢」,或者「你開始說服我了」。這不是一種妥協,而是如實的互動。幸福的婚姻中,我們必須能夠接受來自伴侶的影響。

如何挽救你的愛情

我記得有一次聽講座,一位女士說了這樣一句話:「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特別好的人,結婚了之後才知道自己有多惡毒。」後來她離了婚,才漸漸發現自己身上有太多原生家庭的影子,有太多無意識的東西左右,也有太多需要面對的自己靈魂深處的陰暗。

說到這裡,我好像更加能理解為什麼不幸的婚姻總相似了:所有的不幸,都是因為我們暫時失去了參與自己生活的勇氣,暫時失去了對自己最陰暗部分的覺察,暫時失去了成長的動力。婚姻的危機或者離異只是來提醒我們:現在你該拿出最大的勇氣來重新參與自己的生活了!

所有幸福的婚姻之所有更多的流動性、可能性、多樣性和隨機性,是因為我們自己首先覺察到自己僵化的思維、情感和行為模式,為自己創造更多的可能性和流動性,然後我們的婚姻才可以流動起來,而不是一潭死水。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