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遠方霧海里的探奇之旅——湖南東部茶陵「青台山」

遠方霧海里的探奇之旅——湖南東部茶陵「青台山」

湖南發現《發現青台——湘贛邊界一個鮮為人知的神秘地帶》紀錄片解說詞

(遠方霧海中的山峰就是青台山)

300多年前,畢生以山水為至愛的明代旅行家徐霞客,不顧千里之遙從的東部來到羅霄山脈下的茶陵,慕名拜訪了這裡早已聞名的雲陽山,可是他沒有想到,他已經與另一座近在咫尺,卻更為玄幻與神秘的仙山擦身而過;同樣也是300多年前,在歷史上開創一代詩風的「茶陵詩派」創始人李東陽,寫下了眾多寄情山水的詩作,卻唯獨沒有提到過她;在革命戰爭年代,這裡處於紅、白交錯地帶,是爭奪最為激烈的拉鋸地區,卻因為場所與交通機密,在史籍中難尋蹤跡而鮮為人知,她默默潛伏在羅霄山脈的深處,低調而神秘的存在……

(青台山霧海)

青台山,處於茶陵最南端,茶陵與炎陵交界地帶,在茶陵湖口鎮廠江村境內,這裡海拔約1100餘米,比茶陵名山雲陽山還高出兩百多米,是方圓幾十里最高的山峰,與炎陵筆架峰相對而峙。這裡與江西井岡山連成一線,距離僅有幾十里山路。

這裡沒有公路,通信信號也幾乎為零,從青台山腳到山頂往返,一路是連綿不絕的山群,徒步行走要花上整整一天的時間。山路全是青石鋪成的羊腸古道,這裡山高林密,動植物資源豐常豐富,是一片倖存的原始叢林。這裡四季雲霧繚繞,十米開外視線難以辯清方向,哪怕在天氣晴好的日子,這裡依然是雲海蒼茫。

(在青台山險峰上攀援)

要翻越青台山,不是件容易事,一早出發要備足乾糧,可就著山泉水充饑。如果行到半路實在爬不動了,可以到一個叫「加柴婆婆」的地方停下來,折下樹枝擺放在加柴婆婆的神位前,這樣,加柴婆婆就可以助你腳下生風,健步如飛了:

村民所說的加柴婆婆的「家」,就是這幾塊山間巨石,前面村民用小石壘砌起一個神位。

一路上,還不時能遇到山中的野果。

在當地百姓的眼裡,青台仙就是一座神山,村民說在很久遠的時候,山頂上住著一位「老神仙」,庇護著青台山下的人們。還有村民說,在解放前,每逢天旱無雨,村民必殺豬宰羊抬上山祭拜山神求雨,基本是有求必應,祭祀回來不到半路,就會有大雨傾瀉而下。村民感恩于山神的恩澤,所以一直以來,村民用材取之有度,不會亂砍濫伐,他們認為山神有靈,一草一木都應珍惜呵護,這也是這片原始叢林得以倖存的原因所在。

(青台山上的古老道觀,據說已有千年歷史)

在青台山峰巔,有一座雖已破敗但很古老的「仙觀」,人稱青台仙,每逢農曆八月十五、大年初一、正月十五三個重大的傳統節日,村民都要帶上好酒好菜的上山祭拜山神,非常隆重。在傳統觀念里,這三個節日都代表著家族團圓的意思,這不僅讓人懷疑,村民們所敬奉的山神,很有可能是遠古時期真實存在過的祖先。

雖然從村民的口中無從得知結果,但從散落在仙觀周圍眾多古碑中,卻會有驚奇的發現:

(古碑文)

古碑以明、清時期居多,歷代碑文除了篆刻修葺捐款者姓名之外,還零星記載著有關青台仙的傳說與歷史。在古代,青台山是茶陵四大名山之一,另三座名山分別是雲陽、大和、鄧阜。而青台山上所祭祀的「山神」,正是一個被稱之為「茶神」的人。

「茶神」是誰? 這要追溯到時光久遠的上古時期。在漢代以前,茶陵被稱之為「茶鄉」,在,茶陵是唯一以茶命名的縣。相傳,華夏始祖炎帝神農氏正是在茶陵發現了茶。

與青台仙直線距離約200米的青台山腰上,懸崖峭壁間生長著一片野生古茶樹群,其母株古茶經林業專家鑒定,年齡在八百至一千年之間,這為炎帝在茶陵發現了茶這一論斷提供了佐證。這裡植被豐富,氣候適宜,森林基本保持了原始狀態,所以至今,古茶群仍在萌生野生幼茶。目前已探明的野生古茶樹群在青台山有兩處,集中連片的約佔50畝。面積如此之大,年代如此久遠,這是非常罕見的。

(千年古茶)

顯而易見,村民所祭祀的「茶神」就是炎帝,炎帝就是村民眼中的「山神」。在這片莽莽的叢林深處,炎帝在此「制耒耜、嘗百草,教民耕種,始興稼穡」,開創農耕之先河。在山林峽谷間,至今仍能發現諸多上古時留下來的遺迹。

火龍舞,是青台山流傳已久的民俗活動,據說也與炎帝、蚩尤的故事有關。每遇重大節日,村民用稻草、竹片、香火紮成火龍,列成長隊,一路敲鑼打鼓遊走在田壟村舍。舞火龍,寓意能驅邪避災,除妖伏魔,並求得風調雨順,五穀豐登。這是村民們最為狂歡的日子,他們在這一刻爆發出震天撼地的氣勢,是任何力量也壓不跨的。

(火龍舞)

在青台山上,住著很多客家人。幾百上千年前,為避戰亂,他們的先祖從河南、廣東、福建等地外遷於此。這裡在這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大山裡,他們辟荒土耕田地,生活基本能自給自足。偶有需賣食鹽、鐵制農具等必需品時,他們才走上幾十里山路去湖口鎮上趕集。

因路途遙遠,早上出發時要打火把,晚上歸來也需打火把,火把用高油脂干縱樹或者竹片製成。因路上時有野獸出沒,一般都會選擇結伴而行。

青台山,孤獨而神秘,但是她,並不寂莫。

青台山慷慨地將一切奉獻給了這裡的人們,同樣,這裡的人們又給予了青台山靈動的魂。山與人,水與人融入一個整體,緩緩地從歷史深處走來。這裡的人們,從來不缺乏智慧的創作與情感的表達,這裡的一草一木,一枝一葉都飽含著鮮活的生命力。

這首青台山的《送郎山歌》,講敘的是解放前的一個故事:地主家的女兒愛上了外地來的一名長工,當長工即將離開時,她依依不捨,內心糾結,由於宗法封建禮教的束縛,她不能向心上人表達自己的愛慕之情,只能跑到山上無人的地方,對著大山唱出自己的心聲:

柜子、床前、窗戶、大門、屋檐、大路下、十里排、船頭,從柜子里拿工錢到目送心上人坐船遠去,女主人翁情感一步步升級,因為她知道,這一別,也就意味著從此不可能再相見:

這是一片深沉厚重的土地,青台山的人們,也並非是避世與怯弱的代名詞。相反,在井岡山革命戰爭年代,這裡是最重要的交通生命線,也是紅軍與白軍反覆拉鋸、爭奪的區域,在崇山峻岭之間,稍稍留意就能發現各種戰爭遺迹,透過這些歷史遺迹,我們仍能想象出那時戰鬥激烈頻繁的程度。

青台山下廠江村,當時就是一個秘密交通站。在紅軍最艱苦的時期,青台山人民「寧可自己喝粥,也要讓紅軍吃大米」,冒著生命危險穿梭在秘密交通線上,將紅軍所需的糧食、西藥、洋油、電池、黃銅、洋硝等戰略物質送上井岡山。這裡是曾敬凡將軍的故居,他的父母都是早期的共產黨人。交通站就設在自己家裡,曾敬凡的母親劉四妹就是這一交通站的負責人,后因叛徒出賣英勇就義。曾敬凡在11歲時,就上井岡山參加了紅軍,之後隨中央紅軍轉戰大江南北。

(開國將軍曾敬凡)

在湖口,還有一件關係到工農革命軍生死存亡的大事件,歷史上稱之為「湖口挽瀾。」1927年12月27日,工農革命軍主力撤出茶陵縣城,部隊在行至湖口時,掌管指揮權的陳皓叛變,他命令部隊停止再上井岡山根據地,而是強行將隊伍拉往敵占區投降。在這緊要關頭,毛澤東及時從井岡山趕到湖口,挽救了初創中的紅軍。如果沒有湖口挽瀾,紅軍主力將不復存在,星星之火有可能就此湮滅。

這裡是湖口挽瀾的舊址,舊址原來是開明地主王其生的宅院。現在,這塊地已成廢墟,但仍保留著原來的地基。

如今,我們只能從零星的記載中去了解昨天的歷史,從殘留的歷史遺迹中去發現當年的情形。在當時「石頭要過刀,茅草要過火,人要換種」的白色恐怖下,很多活動都只能秘密進行,因此,更多的故事已隱藏在歷史的深處……

浣溪(洣水)

這裡,是鮮為人知的一片天地,青台山,她默默潛伏在羅霄山脈的深處,從青台山上發源的青呈河水,依然在靜靜地流淌。她蜿蜒宛轉,或淺吟低唱,或高亢激進,她越過村莊阡陌,匯聚大小溪流,潤澤著這裡土地,養育著這裡的人們……

青呈河經過幾十里山路注入青台山下的浣溪,也就是洣江,這也是湘江的重要支流。浣溪水向北而去,行之不遠,青台山下的另一處丹霞奇觀躍入藍天碧水之間。

(楊柳仙)

這裡是湖南最為集中、面積最大的丹霞地貌區,這也是發現的第四大丹霞地貌區,可與廣東丹霞山、福建武夷山互為補充。在青台山下浣溪河畔,她們或秀峰突兀,或委婉動人,在深情款款的意境中,訴說著過去,遙望著的未來……

青台山,浣溪河,一個詩意的名字,一幅美麗的畫卷,一個家園的情懷,一首唱不完的山歌。她是兒時的夢境,幻想的天堂,她的美,需要著你的呵護,你的發現……

(湖口鎮)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