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藝術周刊》| 題跋十六問!

《藝術周刊》| 題跋十六問!

段玉裁《說文解字注·足部》謂:「題者,標其前,跋者,系其後也。」

讀畫如讀人,而題跋尤能彰顯藝術家之性情、心緒與才情。明代毛晉曾云:「題跋似屬小品,非具翻海才,射鵰手,莫敢道隻字。」

王概在《芥子園畫傳》云:「元以前多不用款,或隱之石隙,恐書不精,有傷畫局耳,至倪雲林字法遒逸,或詩尾用跋,或跋后系詩,文衡山行款清整,沈石田筆法灑落,徐文長詩歌奇橫,陳白陽題志精卓,每侵畫位,翻多奇趣。」

現當代以來,諸大家尤重題跋,或如黃賓虹以對畫理之見解而入畫,或如齊白石以樸拙清新之心緒而題款,或如賴少其以深沉鬱鑄之毫而入跋,或如黃永玉以幽默機智之諧趣以點睛,或如李老十之明志見物以喻心,或如朱新建之以情思敏懷而自況,或如郭莽園以靈狷之性情而狀意……

故今天出版的最新一期《藝術周刊》,特刊出題跋專題,以彰其義。

A01封面

A02版

題跋翼翼 斯文巍巍

《墨葡萄圖》 徐渭

夫藝者,臆也;術者,述也。臆發之於內而導之於軌,則今之所謂藝術者,遂生焉。始發乎儀形,儀形之不足,故輔之以言;言之不足,故裛之以文;文之不足,表之以圖;圖之不足,益之以詩以文。題跋之興,蓋出於此也。

古之賢者,於題跋斯道,向極推重。徽宗詠錦雞芙蓉,如展聖躬帝容;米芾書珊瑚筆架,始見文人高敻。子昂得乎寄傲,雲林因以斥垢。八大哭之笑之,一人得以立;石濤奇之搜之,一畫得以成。后諸子假一題跋,而抒逸氣,矜清節,鋪麗藻,論古今,述風俗,頌皇輿,贊群后。海晏河清之日,怛悼離亂之世,輔弼之志,黍離之痛,一寄於此。

洎乎近世,斯道不滅,時人奮作。蓋因題跋,其功甚多:可補畫面之不足,可抒畫人之志節,可協氣機之貫通暢旺。

所謂補畫面之不足,以書入畫者,尤重此道。其最擅者,白石山翁。白石嘗作《三餘圖》,所畫僅三魚,題跋則曰:畫者工之餘,詩者睡之餘,壽者劫之餘。魚游於下,而書在其上;鱗鱗相應,筆筆相生,筆墨縱橫,魚書熙洽。非有此跋,畫不能成。賓虹亦能題跋,世所公論。白石皎皎江海,賓翁氤氳雲山。潘天壽以資構圖,賴少其因而為功。

題跋者,又能抒畫人之志節。白石「他日相呼」,金農「昔年曾見」。齊白石「人罵我我也罵人」,朱新建「花開見佛佛笑見性」。其人風雅,則其跋如蘭;其人渾厚,則其跋似松;其人壯闊,則其跋如山之將崩海之欲立;其人惻隱,則其跋如遊子悲故鄉、嫠婦哭戍夫。人各不同,跋自有異,圖繪之興,斯文之盛,實一賴於此也。

畫之佳者,必氣機暢旺,畫跋混一。畫跋混一,則氣機暢旺;氣機能暢旺,所系者,或在一題而已。「半生落魄已成翁,獨立書齋嘯晚風,筆底明珠無處賣,閑拋閑擲野藤中。」此昔時徐渭所題墨葡萄圖者也。畫非此跋而不能立,跋非此畫而不能顯。此圖也,以書入畫,畫跋合一,自有一種鬱勃之氣,噴薄而出,縈繞其上,雖咫尺而能播於大江南北,歷於四時寒暑。千百年後,亦未曾磨滅,且益見其堅。至此墨葡萄圖之出,則畫人之事既賅,而題跋之道亦備矣。后白石與語如蘭,昌碩草書如幻;徐悲鴻獨迥立而向蒼茫,傅抱石握真宰以上訴。俱真氣彌滿,覽之而神旺。

今人亦施之不輟。朱新建有畫必跋,亦實不能無此一跋也,既補畫面之不足,復以神旺其氣機。其畫色情,字亦色情。其筆所染,淫思立起。節婦不能免,清僧而為俗。后斯文不作,遂斯道陵夷。今之畫人,多不能題跋者;雖有能題跋者,而不能寄情高遠;雖有能寄情高遠者,而終不能矜誇時人,一笑先賢。新文人畫諸君,欲述先賢,起斯文,振儒風,接文緒,導正道。然以其才之屈厄,學力不足以抗古賢,胸次未能吞海岳;以其志之堅貞,而未能外身於滾滾紅塵、紛紜濁世。故與古人,焉能雁行?平山能畫不能書,罕見其跋;綬祥雖好跋,而終不能跋其跋也。新建信筆,二剛漫畫;林墉襲舊,方土抄經。李老十攄其抑鬱,劉斯奮發其通才。莽園奮四絕,偶以色刷跋;選堂逞文才,終鮮於臨池。盧延光所跋雖長,多與其畫無涉。而黃永玉則失之於率。然今之所謂能跋者,亦惟此數子而已。余者,多聞題跋而矍然失容。

題跋之陵夷,即國畫之陵夷也。題跋之復振,乃國畫之復振也。

劉國玉:廣東翁源人。名璧,號翁山山民、彭城移民、嶺南老客、井蛙等,齋號曰井觀居,坐井觀天之謂。翁山詩書畫院院長,韶關大學客座教授,上海交大海派文化研究所特約研究員,暨南大學客座教授。

導語:

「子謂韶盡善矣又盡美也,謂武,盡善矣未盡美也。」好畫又有好題跋,便是盡善盡美。

《藝術周刊》:您認為題跋在作品中的意義是什麼?

劉國玉:一是豐富了作品的文化內涵,深化題旨;二是增益文采,去俗趨雅,呈現畫作的書卷氣;三是文學、書法與繪畫有機結合,具有珠聯璧合的形式美;四、題跋的內容及其行文形式多樣,從標題、配詩、美文、議論、品評到記錄創作的年代時序、處所環境,題跋輸入了諸多相關信息,為鑒賞、考據、研究、評判提供了可靠的依據。以詩、書、畫、文、印章巧妙結合,突破了宋代以前畫以描繪自然具象為能事的寫實模式,進入到由物象到意象、形神兼備的寫意時代,開闢了藝術的自由王國。題跋是文人寫意畫不可缺少的一項內容。

《藝術周刊》:您最喜歡哪位藝術家的題跋?

劉國玉:石濤、齊白石和廖冰兄的題跋。

《藝術周刊》:您最喜歡的一則題跋內容是什麼?

劉國玉:古今畫家高妙題跋甚多,試舉三例:徐渭題《墨葡萄》:「半生落魄已成翁,獨立書齋嘯晚風。筆底明珠無處賣,閑拋閑擲野藤中。」齊白石題《高陽酒徒》:「宰相歸田,囊中無錢,寧願偷酒,不肯傷廉。」廖冰兄題《剪辮子》:「有形的辮子已被孫中山先生剪去,剪掉無形的辮子是我們長期的任務。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藝術周刊》:您認為一則好的題跋具備什麼元素?

劉國玉:畫外之音,餘味無窮;畫龍點睛,會心一笑。如此深化主題,藝術感染力大增,過目難忘,是為好的題跋。

《藝術周刊》:您題跋一般題什麼內容?

劉國玉:題詩為多,或題論畫的短文,或對畫中景物而發感慨。意在補充擴展畫境內涵,引發觀畫的想象思索,提升審美的格調。

《藝術周刊》:到目前為止,您認為您題的最滿意的題跋是什麼?

劉國玉:沒有做到滿意的程度,更不存所謂最滿意。稍為好一點的有幾則,如《題勁松圖》、《題丹霞風骨圖》等。

《藝術周刊》:您覺得題跋和作品之間有什麼關係?

劉國玉:外在的關係是畫面的形式美,使詩文書畫有機結合,巧妙布局,互為呼應,讓詩意美、書法美、繪畫美融為一體,相得益彰。形式美格調得以提高,這是畫的一大藝術特色。其內在的關係是深化和擴展內涵,升華意境。

《藝術周刊》:題跋最關鍵的是什麼?內容還是書法?

劉國玉:兩者同樣重要。內容先行,沒有內容還談什麼題跋?但是書法不好,人家看都不想看,題跋甚至被視為贅肉或似病灶,內容就起不到應有的作用了,反而破壞了形式美。

《藝術周刊》:您題過的最長的題跋字數大概有多少?關於什麼的?

劉國玉:我最長的題跋是《題丹霞風骨圖》,370餘字。開頭是一首題丹霞山的七律詩,繼之一段畫論,再加一小段描述丹霞風光奇異壯觀卓然風骨的美辭,我與丹霞的心靈對話,寫生創作的時間地點作結。此畫集詩、文、書、畫、印於一體,各得其宜,故謂稍滿意。

《藝術周刊》:題跋是給畫面增色還是減分?

劉國玉:題得好是增色,題得一般是平庸。題得不好變成贅肉病灶,當然減分。

《藝術周刊》:您在題跋時注意的事項是什麼?

劉國玉:款文的內容、款文要落的部位,並以此決定款文長短、用何種字體、何種格調與畫相合。題跋應有話則長無話則短,甚至窮款,與畫面融洽,抒情達意,助畫完美。

《藝術周刊》:當下很多國畫家不敢題跋,您怎麼看?

劉國玉:這就是「沒有文化的畫家」一詞的由來。畫家自家不覺得遺憾,藝術教育應感到遺憾萬分,不然就是「秦人不暇哀,而後人哀之。」不敢題跋,歸根到底就是沒有文化自信。

《藝術周刊》:沒有題跋的畫作就是不好的作品嗎?

劉國玉:不一定。畫得好又題得好,自然最好。要是題得不好,還不如不題,畫作還是好好的。

《藝術周刊》:您更注重題跋的形式還是內容?

劉國玉:內容首要,但不能不講究形式。

《藝術周刊》:有人說「沒有題跋的國畫內涵似乎不足」,您怎麼看?

劉國玉:確實是一個缺陷。「子謂韶盡善矣又盡美也,謂武,盡善矣未盡美也。」好畫又有好題跋,盡善盡美了。

《藝術周刊》:未來您會投入更多的精力在題跋上嗎?為什麼?

劉國玉:我一向很注重這一優良傳統,未來依然如此。在重視內容的同時也重視形式,力求盡善盡美。

《丹霞風骨圖》 劉國玉

題跋:

閱盡滄桑億萬年,下臨江海上摩星。狂風驟雨過無跡,暴雪嚴霜刻有痕。斑駁儀容涵太古,堅忍鐵骨傲蒼溟。高峰絕頂仙人住,長嘯浩歌日月邊。

古人以風骨論詩,以氣韻論書畫。若筆下山川無風骨,又何足論哉?畫者有形之詩也,以筆墨為音符之音樂也,畫之氣韻可求而風骨難得也,風骨者,陽剛之氣也,磊落不阿之精神也。畫者從山川得氣概,復以精神賦山川。如石濤上人言:「與山川神遇而跡化」,以筆墨傳其精神,壯其氣概,見其風骨,道象謀合渾然一體。南朝宗炳謂:「含道映物,澄懷味象」,當如是觀。拾其一端則道脈不存,精神無所依,氣散神離,便無真山水,更何以論風骨?畫之風骨猶人之品格,於藝事大矣哉!故風骨不獨以論詩,於畫尤甚,明其道,修其身,礪於藝,當無謬筆。余家鄉粵北之丹霞山,奇峰壁立如染硃砂,以平地突兀赤城、千仞之雄奇謂天下壯觀,聯合國定之為世界地質公園,名聞遐邇。余屢作環遊寫生,登高覽賞。奇峰、鐵壁、雲崖可謂億萬年鑄成之滄桑風骨。一派浩然氣磅礴於天地之間。取其風神之所在處圖之,遂得此圖。

歲次二千零五年乙酉重陽,翁山劉壁國玉並題於廣州

A04版

郭莽園:1942年生,廣東汕頭人。西泠印社社員,廣東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館員,廣州畫院藝術顧問,手指畫研究會顧問,廣東華人書法院名譽院長。

導語:

書畫題跋,其內容、形式、位置與作品相輝映,使之成為統一整體。

郭莽園:百度云:書畫題跋是作品的一部分,其內容、形式、位置與作品相輝映,使之成為統一整體。

郭莽園:徐渭、金農等人。

郭莽園:我喜歡的題跋內容是陳半醒老師題畫:人說扇中畫竹,有清影搖風之快。我便畫梅,有寒花晚節、雪裡吟香,即景騷人想見寒心寒骨,也不遜清影搖風來壓暑氣。

郭莽園:能夠和畫面相得益彰的好詩文、好書法、好形式的題跋。

郭莽園:還未形成套路。

郭莽園:記得曾為問石軒主人余鳳生先生題桃花壽石圖:春色幾分敢問石,人面如何怕看花。

郭莽園: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郭莽園:該題跋的時候,題得精彩,內容、書法都重要。

郭莽園:三百多字。三十多人外出雅集合創一張大畫,答謝接待方,姓名加記事。

郭莽園:好的題跋當然是增色,差的當然會減分。

《藝術周刊》:您在題跋時一定會注意的事項是什麼?

郭莽園:能使畫面增色,該題才題。

郭莽園:也許出於習慣。

郭莽園:否。

《藝術周刊》:您更注重題跋的形式還是內容?

郭莽園:都注重。

郭莽園:畫面神完意足,何必題跋,何必頭上疊頭。

郭莽園:一直很重視。

《數峰無語立斜陽》 郭莽園

題跋:

數峰無語立斜陽,甲年莽園。

吳靜山:1943年生於順德樂從。中央文史館館員,國學研究中心理事,北京師範大學博士生導師,美術學院客座教授。

導語:

畫講究詩書畫印俱佳。好的題跋可為畫作注入靈魂,增添意趣,化腐朽為神奇,讓讀者豁然開朗。

吳靜山:題跋與作品相輔相成,是作品的補充和充實。

吳靜山:山水畫最喜歡董其昌的題跋,花鳥畫最喜歡鄭板橋的題跋。

吳靜山:鄭板橋的「新竹高於舊竹枝,全憑老乾為扶持。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龍孫繞鳳池。」

《藝術周刊》:您認為一則好的題跋應該具備什麼元素?

吳靜山:傳統繪畫詩書畫印有機地統一,題跋體現了作者的思想境界。

吳靜山:所見所聞的感受,有時也把歪詩題在畫上。

吳靜山:我一幅表現桂林山水的畫作題跋為:清漓放棹靜無風,一碧琉璃日影融。我自悠然觀秀色,忽於水底出奇峰。《延安頌》的題跋是:塔影連霄漢,鐘聲叩勁松。丹心耀寰宇,萬古一澤東。

吳靜山:題跋補充畫面不足之處,言說畫外之意。

吳靜山:《毛詩序》中說到: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畫面是沒有聲音的,題跋可起到補充畫面不足的作用,讓思想表達得更充分,讓作品意境更加完美。為什麼說董其昌的題跋相當好呢?因為他的書法好,文化修養高,兩者相得益彰。

吳靜山:兩三百字,題在一幅畫黃山的手卷上,內容為一篇寫黃山的散文。

吳靜山:題得好是增色,題得不好是減分。

吳靜山:題跋主要是將感受抒發出來,將畫面意猶未盡之處表現出來。

吳靜山:畫家書法修養不夠的話,不敢亂題跋。藝術家應該提升各方面的修養,包括書法和文學修養,才能題出引發眾人深思的好題跋。

吳靜山:兩方面都很重視,缺一不可。

吳靜山:不能一言概之,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有些畫是因為沒有地方題了,不一定題滿字才有內涵。該題則題,不該題則不題。

吳靜山:那是必須的,唯有如此畫作才能更上一層樓。

《延安頌》 吳靜山

題跋:

革命聖地延安 塔影連霄漢,鐘聲叩勁松。丹心耀寰宇,萬古一澤東。

A06版

劉斯奮:1944年出生,1967年畢業於中山大學中文系。一級作家,歷任第四、五、六屆省文聯主席。系作家協會會員、美術家協會會員、書法家協會會員。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導語:

平時題跋並不多,大都有感而發,仍算滿意。精彩的題跋自然增色,反之則是露醜了。下筆不可不慎。

劉斯奮:豐富畫面節奏,增加作品的內涵和意蘊。

劉斯奮:齊白石。

劉斯奮:只要有內容,與畫面形成有機聯繫就喜歡,無所謂最喜歡。

劉斯奮:合乎答問第一點元素。

劉斯奮:主要記下一些藝術的感悟和心得。

劉斯奮:平時題得並不多,但大都有感而發,所以還算滿意。

劉斯奮:已在第一點回答了。

劉斯奮:兩者都重要,內容更關鍵。

劉斯奮:大約三四十字吧。

劉斯奮:精彩的題跋自然增色,反之則是露醜,下筆不可不慎。

劉斯奮:內容有新意,下筆前要把詞句組織好。

劉斯奮:腹有詩書氣自華,努力沿此途去當能氣壯心雄。

劉斯奮:那也未必,主要看畫面的需要而定,例如宋畫很多就都沒有題跋。

劉斯奮:內容與形式是相輔相承的,畫上的題跋尤其如此。

劉斯奮:不可一概而論,主要看作品的完整性需要。與其無病呻吟,不如惜墨如金。

劉斯奮:不會刻意為之,一切順其自然。總須有感而發,有事可記,言之有物。

《消夏圖》 劉斯奮

題跋:

以長鋒作畫,不難於造型而難於用筆。須有至強之筆力,方能力注鋒端,然後輕重由心,提頓如意,線條之獨立審美價值,始能充分發揮。此古人枕中秘也!時賢往往忽之。斯奮並記。

《碧水春雲》 劉斯奮

題跋 :

碧水春雲,癸巳歲杪斯奮寫於羊城蝠堂,時當七十初度以之自壽。

A07版

陳永鏘:廣東南海西樵人,1948年生於廣州。1980年畢業於廣州美術學院國畫系研究所班,獲文學碩士學位。現為畫學會副會長、廣東省畫學會會長,藝術研究院美術創作研究員、國家畫院研究員,嶺南畫派紀念館名譽館長,廣州美術學院客座教授,國家一級美術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

導語:

題跋在作品中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興之所至,順其自然就好。

陳永鏘:沒有特別的意義,只是興之所至。

陳永鏘:齊白石。

陳永鏘:齊白石的《他日相呼》。

陳永鏘:有真情實感,令人遐思玩味。

陳永鏘:隨心所欲。

《藝術周刊》:到目前為止,您最滿意的題跋是什麼?

陳永鏘:沒有思度過。

陳永鏘:補充畫中未完全表達的情思。

陳永鏘:內容。

《藝術周刊》:您題過的最長的題跋字數大概有多少?關於什麼?

陳永鏘:忘了。

陳永鏘:增色。

陳永鏘:真誠,簡練,不講廢話。

陳永鏘:題與不題,純屬作者個人喜好,不置評。

陳永鏘:不是。畫作能表達畫家的情懷就足夠,不必畫蛇添足。

陳永鏘:內容。

陳永鏘:那是偏見。

陳永鏘:未作此想,一切順其自然。

《三鵝素麵向天圖》 陳永鏘

題跋:

吾家固可容人,亦能養三鵝。其髻黑、頂棕、啄紅、掌丹、羽白,雌雄未辨,只固非我所能也。余觀三鵝非俗物也,終日趾高氣昂大搖大擺,竟亦步履穩健,頗為自得。斯鵝也,間或高歌,雖未諳斯為誰歌為何而歌者,其聲單調,然亦沉雄有律,若男低音之歌者焉。欣逢客至,三鵝齊歌之。雖無望以動聽而美譽之,但總比狗吠更近友好得多。此三鵝也,雖通人情,而絕不知人事。故我雖屬其主人,也無面子之舉,近它不得也。不然,冷不防予您一啄,無論是愛還憎,唯深刻是已。

吾家養鵝,既非為填肚佐酒,亦未如富人寶之為寵物,只此美好風景而仰之矣。有鑒如是,因得此圖,以紀與鵝為鄰之樂。

壬午酷暑揮汗求涼放懷樓主 陳永鏘

《獻給一個平凡而始終熱愛著生活的人》 陳永鏘

題跋:

「撿幾條樹枝回來,我們也就會有了自己的梅花了。沒有花瓶么?那飯筒可以代用,香糊不必買,煮點麵糊就行,幾分錢彩紙買兩張,就可以造出許多花了。造梅花很簡單,先把紅紙剪成一片片的小花瓣,然後放在手板堂上用筷子頭一壓,看,多飽滿的花瓣……」父親一邊和我們說,一邊領著我們干。很快我們就造出了一樹壯麗的紅梅,我看比花錢去買的更真!有了自己的梅花,本來一個會很寒酸的春天,也就變得闊綽了。

父親永遠不再和我們一起造梅花了。然而,我們已經學會了他的手藝,並且能教給我們的孩子們了,雖然我們已經有了買花的錢。

癸亥年十月十一日寫在父親六十一誕辰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五日陳永鏘

A08版

區廣安:墨池春深閣主人。廣州大學碩士研究所導師、美術家協會會員、廣東省美術家協會理事、廣州市美術家協會常務副主席、廣州市青年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廣州美術》主編。

導語:

好的題跋我認為標準有四條:一、因題跋而知畫,表達畫人心跡;二、明發畫意,增加畫趣;三、增強畫中詩意、詩中畫意;四、保留精到的藝術見解,如品畫、論畫。道出繪事微言,藝術三昩。

區廣安:畫上題跋可以抒發感情、闡明畫意、增加畫趣、增強形式美感。它將詩文的美妙內容,用書法線條的形式表現到畫中,使詩、書、畫、印四者巧妙融合,使章法更多姿、內涵更豐富,形成了畫的一大特色。

區廣安:徐渭,別號青藤道人的《題墨葡萄》:半生落魄已成翁,獨立書齋嘯晚風。筆底明珠無處賣,閑拋閑擲野藤中。

區廣安:丙戌春本人創作的《水石雲林圖》15米長卷,藝術史論家薛永年先生題卷首《水石雲林圖》,並由諸位大方家題跋。其中嶺南詩人徐續以詩文作跋,七言、三十句共210字,無一韻字重複,充分體現了詩人高超的藝術審美和詩書學養水平。

區廣安:我認為標準有四:一、因題跋而知畫,能表達畫人心跡;二、明發畫意,增加畫趣;三、增強畫中詩意、詩中畫意;四、保留精到的藝術見解,如品畫、論畫。道出繪事微言,藝術三昩。

區廣安:近年為書畫題跋創作了近300首題畫詩。出版了《西樵山人題畫詩選》,內容分十章:春、夏、秋、冬、雲山、禪境、閑逸、雜詠、名勝、詩畫。

區廣安:丙申年寫了一幅六尺山水《赤壁懷古》,題上自書詩:一揮赤壁霧雲開,把酒長歌丹石台。三國烽煙猶在眼,大江潮去又潮來。丙申秋日 西樵山人 區廣安詩畫(鈐「廣安印信」印)。

區廣安:題跋與畫是不可分割的有機整體,相得益彰。

區廣安:關鍵要與畫中內容相互配合、映襯、補充,內容與書法同等重要。

《藝術周刊》:您題過最長的題跋字數大概有多少?關於什麼?

區廣安:甲午年我寫了一幅10米長卷《西樵山居圖》,自書跋共289字。內容主要闡述寫此長卷的原因,敘述西樵山被譽為理學名山的歷史等,以及抒發對故鄉山水的眷戀與鄉愁。

區廣安:一段好的題跋,絕對能給畫面增色。

《藝術周刊》:在題跋時注意的事項是什麼?

區廣安:有感而發,言之有物。詩合格律,文合體例,書法精美。

區廣安:可能是作者認為畫已達意,無需再題跋而已。

區廣安:不能絕對化。以傳統繪畫來看,宋代以前的畫沒有題跋,即使有也只在不明顯的地方題個名字而已;后伴隨文人畫的興起而發展起來,成為傳統繪畫藝術的重要形式。不能以此作為衡量畫作質量的唯一標準。

區廣安:形式與內容同等重要。形式的美感和內容的思想性,對作品質量提升至為關鍵。

區廣安:題跋這種藝術形式,毋容置疑可用來抒發感情,闡述或發揮畫意,增強繪畫的形式美感,我是很喜歡使用的。

區廣安:是的。畫上的題跋最能體現作者的胸襟、抱負、學問等綜合素養,未來將會投入更多精力進行學習與提升。

《赤壁懷古》 區廣安

題跋 :

赤壁懷古,一揮赤壁霧雲開,把酒長歌丹石台。三國烽煙猶在眼,大江潮去又潮來。丙申秋日 西樵山人區廣安詩畫(鈐「廣安印信」印)

方土:1986年畢業於廣州美術學院畫系。國家一級美術師,廣州畫院院長。廣東省畫學會執行會長,美術家協會理事兼畫藝委會委員,畫學會創會常務理事,廣東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受聘為廣州美術學院、華南理工大學、暨南大學、廣州大學客座教授。

方土:題跋是畫重要的組成部分,可以加強作品內涵,延伸作品的意義,補充畫面的不足,從而增強藝術感染力。有些畫外之意的呈現,也需要題跋來完成。有時候題跋與畫面並沒有什麼關係,主要是增強形式感,起到補白的作用,或表達作者的志趣。

方土:比較喜歡潘天壽、賴少其的題跋。

方土:齊白石、黃賓虹的題跋都非常有意思,例如齊白石的「蛙聲十里出山泉」。

方土:與畫面協調、相得益彰。

方土:我比較喜歡題有古意、古趣的詩詞。

《藝術周刊》:您題的最滿意的題跋是什麼?

方土:我畫寫意畫比較多,滿意的題跋一下子還說不上。我的小品畫題跋比較好一些,大畫的題跋難度較大。

方土:題跋是畫中不可分割的形式,是畫面的一部分。

方土:書法。

方土:兩三百字,抄的是心經。

方土:都有。

《藝術周刊》:您在題跋時注意什麼事項?

方土:貫氣。畫面比較平的時候,要靠文字打破平衡,如此才能氣韻生動。

方土:國畫家不敢題跋,肯定要扣分,這一語言是必不可少的。

方土:起碼少了一些風味、逸氣。

方土:形式。

方土:不完全是這樣,不能一概而論。

方土:我很在乎題跋,重要性前面已提到。

《睡了吧》 方土

A10版

張東:1970年出生於廣東信宜。1996年廣州美術學院畫系山水畫專業研究所畢業,獲碩士學位。現任教於廣州美術學院畫學院山水畫工作室,為廣州美術學院畫學院副教授、碩士研究所導師。美術家協會會員,廣東青年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導語:

題跋在作品中的意義是與畫意相融,為畫增色,畫意升華。

張東:與畫意相融,為畫增色。

張東:惲南田。

張東:齊白石的「人罵我,我亦罵人」。

張東:畫意升華。

張東:與畫有關的詩句、遊歷、感言等。

張東:似乎一下想不起。

張東:可以增加作品布局上的元素。

張東:都重要。

張東:兩三百字吧,關於作品創作經歷和感言等方面的。

張東:增色。

張東:首先是文本的內容,其次是畫面的布局需求,最後看書寫的體格。

張東:有主動的,也有被動的。

張東:未必。

張東:形式。

張東:未必。

張東:儘力而為,只為內容與形式更多變化。

《國清寺》 張東

《靈隱寫生手卷》 張東

題跋:

西湖之畔有峰曰飛來,傳古印度一僧游於此地。驚曰:此乃靈鷲峰也,何以飛來,故以飛來名之。高林幽深處藏靈隱古寺,飛來諸峰又存石刻、古佛造像,古剎莊嚴與奇峰相映。仿忽諸佛海會之勝跡顯也,又怪石嶙峋作獅吼龍騰勢,春英秋葉如般若漫空之境。東坡先生曾言:溪山處處皆可廬,最愛靈隱飛來峰。余每往之若冷泉洴懷,素月穿牗。戊子高秋,暫棄俗事簡就茲圖以卷製成,辛卯之夏日補此跋於雲開草堂,張東。

A11版

朱萬章:國家博物館研究館員,美協理論委員會委員。

導語:

大可不必刻意在題跋上費工夫。題跋是藝術家文化根底的自然流露,只要加強文化的積累,繪畫中富含文化基因,題跋與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是否有文化作支撐。

《藝術周刊》:您能談談題跋的發展與演變嗎?

朱萬章:題跋包涵兩層意思:寫在書畫前面的文字叫做題,寫在後面的則叫跋。現在大家習慣稱為「題跋」,有時特指「題識」或「跋」。題識往往由書畫家所寫,「跋」則可以由自己寫,也可以由別人來寫。這裡提到的「題跋」,我理解為書畫家在自己作品上的「題識」。此文講到的題跋,都特指此意。

從這個意義上講,題跋的發展並不早。在宋代,畫家多署窮款,甚至多把自己的名字寫在石頭縫或樹枝旁,不為人所知。元代的時候,以倪雲林、黃公望、吳鎮、王蒙為代表的文人畫興盛,冒出詩書畫相搭配的題跋形式;到了明代,職業畫家如林良、吳偉、張路、呂紀、仇英等都署窮款或一炷香式款,文人畫家如吳門畫派的文徵明、沈周、唐寅等沿襲了詩書畫相結合的傳統。至清代以後,書畫題跋便愈見多元化,直到今天。

朱萬章:題跋可作為繪畫的補充,或對畫面的詮釋,或記錄一段創作心路歷程、心得體會。有的是記述作品的來龍去脈,因而不僅具有藝術價值,同時也具有重要的文獻和歷史價值。一般說來,一件有題跋的作品,往往比沒有題跋的作品更受人關注和喜愛。

朱萬章:凡是能反映書畫家本人創作意圖或記述一段歷史的題跋,我都喜歡。有些畫家只是抄錄前人的詩句,非原創性的題跋,就不太喜歡了。就藝術家而言,我比較喜歡文徵明、徐渭、鄭板橋、吳昌碩、齊白石、張大千、謝稚柳等人的題跋。

朱萬章:但凡是作者原創的題跋都喜歡。我剛入書畫行當時,喜歡的題跋是徐渭的《墨葡萄》。該作品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作者題識曰:「半生落魄已成翁,獨立書齋嘯晚風。筆底明珠無處買,閑拋閑擲野藤中」。這是徐渭的自況,升華了簡單的畫面構圖,大為提升內涵。

朱萬章:一則好的題跋要和繪畫本身相關,或者反映出藝術家筆情墨趣、藝術理念和藝術歷程,與繪畫相得益彰。

《藝術周刊》:藝術家在題跋的時候需要注意些什麼?

朱萬章:畫面與文字內容、書法的和諧,形式和內容統一。

《藝術周刊》:題跋和作品之間有什麼關係?

朱萬章:題跋是對作品的點綴與升華。一件好的作品,還要看繪畫本身,題跋只是起錦上添花的作用。

朱萬章:這要看具體的畫面。有的作品,不著一字,盡得風流。就題跋而言,內容和書法應該一致。如果內容很好的題跋卻用很差的書法寫出,就會破壞畫面,倒不如沒有題跋。

朱萬章:這個具體而論,題跋是為畫面內容服務的。一般來說,好的題跋有助於人們更深入地認知畫面。無法用筆墨來表達的畫境,可以題跋補之,起到輔助作用。但題跋不是萬能的,要特別注意。

《藝術周刊》:您認為題跋是給畫面增色還是減分?

朱萬章:好的題跋增色,不好的題跋減分。

朱萬章:很多國畫家不是不敢題跋,是不能題,這是當下普遍的文化底蘊缺失的現象。也有很多畫家題跋很好的,與畫面相一致的。不可一概而論。

《藝術周刊》:您認為藝術家未來會投入更多精力在題跋上嗎?為什麼?

朱萬章:大可不必刻意在題跋上費工夫。題跋是藝術家文化根底的自然流露,只要加強文化的積累,繪畫中富含文化基因,題跋與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是否有文化作支撐。

《蘭竹圖》 鄭板橋

【採訪 蔡春智】

——現當代精彩題跋輯

導語:

《平遠寫意山水圖軸》 黃賓虹

【黃賓虹:世稱江山如畫,江山正不如畫,以無人工之裁剪耳。余游嘉陵江上別有取境不襲古人。辛卯八十八叟賓虹。】

【黃賓虹:蔡中郎謂「書肇自然」,論者以為書當造乎自然,作畫亦爾。前二十年作,賓虹甲午重題。】

【黃賓虹:古人立法本大自然,閻立本不識張僧繇畫,米元章自謂無一點吳生習氣,唐人失其古法,而復興於北宋,當為正軌。癸巳賓虹年九十。】

【黃賓虹:董玄宰宗北苑,啟、禎諸賢力爭上遊,師其意而不襲其貌。茲以臨安山色寫之。壬辰八十九叟賓虹。】

齊白石畫作

【齊白石:村老不知城市物,初看此漢以為神。置之堂上加香供,忙殺鄰家求福人。】

【齊白石:烏紗白扇儼然官,不倒原來泥半團。將汝忽然來打破,通身何處有心肝。】

【齊白石:秋扇搖搖兩面白,官袍楚楚通身黑。笑君不肯打倒來,自信心中無點墨。】

【齊白石:能供兒戲此翁乖,打倒休扶快起來。頭上齊眉烏紗黑,雖無肝膽有官階。】

按:齊白石畫過多次《不倒翁》,每次畫不倒翁,便題一次詩。反映出不同的時代特徵和作者的思想。

【齊白石:同心之言正如香蘭。白石老人八十七歲時,昨由白下歸燕京,偶爾一揮。】

【齊白石:雨後山村。十年種樹成林易,畫樹成林一輩難。直到發亡瞳欲瞎,賞心誰看雨余山。白石山翁畫並篆字題詩。】

【齊白石:己未六月十八日,與門人張伯任在北京法源寺羯磨寮閑話,忽見地上磚紋有磨石印之石漿,其色白,正似此鳥,余以此紙就地上畫存其草。真有天然之趣。】

【齊白石:此小蝦乃予老眼寫生,當不賣錢。】

【齊白石:劫餘之紙為油所污,非惜不能舍,因藉此以紀念丁巳之亂也。】

【齊白石:發財圖,丁卯五月之初,有客至,自言求余畫發財圖。余曰:「發財門路太多,如何是好?」曰:「煩君姑妄言著。」余曰:「欲畫趙元帥否?」曰:「非也。」余又曰:「欲畫印璽衣冠之類耶?」曰:「非也」。余又曰:「刀槍、繩索之類耶?」曰:「非也。算盤何如?」余曰:「善哉!欲人錢財,而不施危險,乃仁具耳。」余即一揮而就,並記之。時客去后,余再畫此幅,藏之篋底,三百石印富翁又題原記。】

《發財圖》 齊白石

【賴少其:山居苦日短,朋友少往來。看酒常獨飲,柴門久不開。已巳於木石齋,賴少其。】

【賴少其:石何滑,水亦清,白雲咬山,杜鵑啼血到天明。已巳六月五日,賴少其。】

【賴少其:當年臘月半,已覺梅花闌。不信今春晚,俱素雪裡看。樹動懸水落,枝高出手寒。為因梅花發,不怕著衣單。略改庚鎧梅花詩意而為之。丁巳一月於北京為玉維先生畫梅一枝以應,賴少其記。】

賴少其畫作

【賴少其:余於丙寅歸故里,住羊石齋中吸收中畫與西畫之長,實行變法,既不似中畫,也非西畫,姑稱為人所作之畫可也。又記】

【黃永玉:只恐前呵驚白鷺,獨騎款段繞湖歸。余不憂子昂,然其西湖詩此二句甚可嘉也。黃永玉丁巳秋。】

【黃永玉:此鳥數年來閱盡多少人面目,亦堪一哂。聞鳴梟為大大益鳥,四害目之不祥,童稚可解。黃永玉戊午秋日。】

【黃永玉:鄭板橋提倡難得胡塗。其實,真胡塗是天生的,學也學不會。假胡塗卻是很費神,還不如別法為好。黃永玉,辛未。】

【黃永玉:時人讀得三兩本書,亦學東坡搬張椅子太陽下,曝其肚皮,風雅蔓衍,端賴此輩辛勞耳。玉氏辛酉春日於京華三里河南沙之溝。】

【黃永玉:余作畫少有稱意者,每有會心,終凝於筆墨,手腳失,見識失,從容失,濃摯如身置荒諸無所周旋也。讀陸生文知作畫亦如作詩之艱澀也。湘西黃永玉。時年五十有四,作於丁已夏初,長安街京新巷裡。】

【黃永玉:大凡作畫寫生,總要先定心看住幾處緊要所在,及縱深走向,迴旋跌宕,抓住不放,然後在筆墨意會上放膽。直干疏密各方都須見出經營心思,自然瀟洒大方。賦色亦以理清襯托背景,深淺為先,登准火候尺度,則鮮活氣油然而生。千萬勿先為眼前斑瀾景象迷失六神,信手亂抹,訛稱靈感。世上豈有如此便宜好占?許多傻瓜好蒙。苦心修鍊,天道酬勤,大自在輕鬆境界,原於眼前也。聰明云云,世人原不知出自笨拙潛心所在耳。壬申前日作于山之半居,湘西老刁民黃永玉。】

【李老十:說來令我發笑,掌中靈丹妙藥,為人消災解難,無奈回家瘸腳。老十畫。】

【李老十:人生如苦海亦可製成樂園,除卻天災與病痛。諸多煩惱儘是自找。甲戍春日,老十畫並題。】

【李老十:相對無言感慨多,半生豪氣半消磨,狂心自抑學栽柳,頹筆人嫌肯換鵝。偶寫春山恰倦眼,慣聽秋雨打殘荷。蒼顏記取堪何用,依例明朝畫佛。】

【李老十:鐵拐李造像。今人論畫開口畢加索,閉口馬蒂斯,何不知梁風子,何不談徐青藤。不公不公,不平不平。見了洋祖宗,便忘了老祖宗,如此恩忘,當掌嘴。】

【李老十:青龍吐長信,小刀向咽喉。究竟為什麼,年年爭不休?】

【朱新建:消寒傾盡流霞盞,醉得梅花似杏花。醉酒圖,大豐新建一九九一年制。】

【朱新建:十八的姑娘一朵花,眉毛彎彎眼睛大。大豐新建制。】

【朱新建:月到中秋圓,風自八月涼。浩德先生雅教,大豐新建,一九九九年在南京。】

【朱新建:你可知道我愛你、想你、戀你,深情永不變。大豐新建制。】

【郭莽園: 沈石田翁學雲林每嫌筆墨太多,余謂學倪不論繁簡最難寫骨中一段逸氣耳。辛卯莽園。】

【郭莽園:片石胸中自崔嵬,斑斑點點舊時苔。朝來新翠侵襟袖,昨夜阿誰信手栽。歲在乙酉驚蟄風雨大作,深宵乘醉寫此,莽園指墨。】

【郭莽園:餘生平好畫,而不畫、忮畫、褻人之畫。我畫欲畫便畫,亦非名利酒肉而神畫。畫者快我之生活,慰我之志願,得意落墨,不求雅觀,簡陋之畫也。渺我畫不惡,稱我畫不喜;導我畫正者則師之;其同道趨名慕利者,敬而遠之。於我名利淡泊,畫亦淡泊,以畫慰生平之快也。而恨未有好畫,為驚眾受益,見善而良,過而慎之,深愧!深愧!】

龍瑞:筆墨悟道 守古開今

龍瑞:國家畫院名譽院長,畫學會會長,美協畫藝術委員會主任,畫創作研究院院長,美術館名譽館長,文化部「德藝雙馨」藝術家,國家一級美術師,博士生導師,中央文史館館員,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

導語:

由文化部藝術發展中心、惠州市委宣傳部聯合舉辦的「龍瑞袁學君山水畫新春品鑒會」日前在惠州舉行,著名主持和策展人王魯湘當學術主持,與藝術大咖在惠城的山水間坐而論道,暢遊神交,允為風雅之事。

國家畫院名譽院長、畫學會會長龍瑞在20年前,就提出了國畫的發展在於「正本清源,貼近文脈」,其影響廣泛。他的山水創作在黃賓虹和李可染風格之間進行兼容和突破性探索,求山水筆墨之華滋和氣象之渾厚,引領風騷。

品鑒會期間,龍瑞接受了羊城晚報藝術研究院的採訪。既論筆墨的傳統與時代性的關係,又論及黃李兩人山水觀之守變,評點當今寫生教育之弊端。其觀點精闢而平實,一以貫之的是他對山水觀和文化自信的堅守態度。

《藝術周刊》:請介紹一下這次您帶來的十多件作品。

龍瑞:參展品鑒會的這批畫,是我用來印年曆的一批作品,算是平時的習作吧。在畫的領域裡面,嚴格來說應該去掉習作和創作這個概念。一理貫之,是把一個東西逐漸從含量最低的層次提升到最高的層次的過程。畫什麼內容,在畫里位居第二位。畫的表現特點是通過筆墨創造一種境界,境界的高低是評判這張畫好壞的唯一標準。

《藝術周刊》:在您看來,畫山水觀的核心是什麼?其當代意義在哪裡?

龍瑞:山水,從古到今就是人心目中的家園、天下、江山、社稷,實際上是倡導對家鄉、民族和國家的熱愛,古人在這方面有深切的體驗。山水畫也是文化的組成之一,是人特有的文化現象和文化行為。這種藝術主要圍繞自我的修養、修為和閱歷的提升而生髮的,是一種格物致知的手段。它是文化所獨有,也是山水觀所具備。傳統的山水觀對當下精神世界的提升、文化自信的提高,都有積極的作用。

《藝術周刊》:請您談談黃賓虹先生和李可染先生的藝術觀。

龍瑞:黃賓虹先生和李可染先生的藝術觀截然不同。黃賓虹先生是學理型藝術家,有著極其深厚的國學修養和時代歷練。他比較重視畫的內美,並不太在意景象表徵的區別,甚至還有點隨意性。比如他畫的長江三峽,只畫其大概,關注的是筆墨語言、符號語言,從而傳遞和營造三峽內美的意象。

作為黃賓虹先生弟子的李可染先生則更加貼近於真實、貼近於生活,他的山水觀是給祖國的大好河山立傳。而要達到立傳的效果,形體就必須往具象方向靠攏。而李可染先生的高妙之處在於:他畫的具象,就像一個巨人站在很高的地方鳥瞰一個地方,並歸納出這個區域整體的氣息。現在我們很多人只是畫得像,可惜沒境界。

《藝術周刊》:現代山水與古代山水的環境狀況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請問如何既能見筆墨傳統又有時代性?

龍瑞:目前我們對藝術的現代性和當代性,以及傳統性這些概念,有些混淆。山水畫及至泛指畫,作為傳統必然要堅守。如果把這個文化的底蘊抽離,核心精神就沒了,畫存在的價值就沒有了。

其實,我們的山水畫,或者說人的藝術觀,所畫的都是心像,是心裏面的那座山,心裏面的那個人,心裏面的那顆樹,不像西方繪畫那樣寫實,這是東西方藝術理念的不同而形成的。從臨摹前人的作品,到學習筆墨,並把其中的規律性東西學到,關鍵要吃透蘊涵在傳統裡面的文化精神。

筆墨當隨時代,畫必須走向現代,關鍵是怎麼走,往什麼方向走。通過臨摹古人來走向現代,當然行不通,全盤西化更走不通。我認為,必須從文化的脈絡出發,把握時代精神和文化特徵,從而走向現代,走向當代。

《水畔秋色》 龍瑞 68cm×45cm 2016年

《藝術周刊》:目前美術學院的國畫教學多注重學生的寫生訓練,對此您有何看法?

龍瑞:畫各科目,一直有重視寫生的傳統。寫生首先是觀察,觀察就是認識,反覆對一個事物的認識、玩味、體悟,然後再畫。另外,人提倡的一個觀察方法是「游」,飽游沃看,把事物看作一個大體的形式、格局來整體把控,整體觀察,然後給它打上個性的符號、文化的符號、審美的符號,最後所表現的已經不是自然界的山水了。

目前的國畫寫生訓練,基本按照西洋畫的寫生要求移植過來的,就是按遠大近小的透視關係去表現。現在很多學生去寫生,到一個地方后馬上就坐下來動手畫。雖然畫了無數張速寫,照了非常多的相片,對眼前的景象卻沒有真正認識。放下速寫本、放下照片,這張畫就畫不出來,那是因為腦里沒有把握好觀察對象的精氣神。

繪畫是線造型,適合二維繪畫、平面構圖的造型,關注的是疏密、長短、多少這類的變化。當代寫生缺失了很多繪畫的元素,由此很多學生不得要領。既要學習西方的觀察方法,又要學筆墨運用。這兩種東西合在一塊,學生就弄不明白了。

《藝術周刊》:新年伊始,請問您有何大的計劃?

龍瑞:我大的方向是想把山水畫推向現代,具體的形態是怎麼樣到現在還說不清楚。畫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功夫,不但修養要高,功力也要到家。在反覆運用、操練的過程中增加學問,活到老學到老。黃賓虹先生的繪畫就是不斷地做學問,不斷地操練,過程重於結果。

我現在都七十齣頭了,能畫到什麼時候不去多想,但是肯定堅持不斷地去畫。你的畫畫得好不好,留待後人評說,這就是所謂的人生藝術。

集大成者 自出機杼

袁學君:2005年考入藝術研究院,跟隨龍瑞先後攻讀碩士、博士學位。現任文化部藝術發展中心培訓部主任,畫創作研究院執行院長。

導語:

袁學君眼中的龍瑞老師是怎樣的呢?

《藝術周刊》:請談談您眼中的龍瑞老師。

袁學君:龍瑞老師是文革后第一批畫碩士研究所,他的導師是李可染先生。當時,共有五個人跟隨李可染先生習山水畫,這一批人成為當今畫壇的佼佼者了。

龍瑞老師既是山水畫的繼承者也是集大成者,是全球視野下進行當代山水畫創作的實踐者,更是當今畫壇的一個領軍人物。從龍瑞老師近40年的作品看得到,裡面既有黃賓虹的五筆七墨,對傳統筆墨的講究;也有李可染先生的對於山水畫的正大氣象的傳承,以及為祖國山河立傳,用最大的功力打進去、用最大的勇氣打出來的探索與突破。在20年前龍瑞老師就提出了正本清源、貼近文脈的觀點,由此影響了畫壇的研究和創作的走向。

《耕讀傳家》 袁學君 68cm×68cm 2014年

《藝術周刊》:龍瑞老師近年的創作有何新的嘗試?

袁學君:近五年來,龍瑞老師持續提出不管學習古代還是現代,借鑒東方還是西方,只要讓畫更加出彩、更有魅力,讓更多人喜歡,就要大膽嘗試,這也是我們當下面對的新課題。龍瑞老師也在不斷地嘗試,比如在墨的交錯運用中加進印象派、野獸派的一些理念和表現方法。在這方面,也許很多人還看不出痕迹,其實龍瑞老師一直嘗試著更寬泛、更大膽地去借鑒和融合。

《藝術周刊》:龍瑞老師對您的創作有何指導意見?

袁學君:龍瑞老師帶的博士目前有六個人,有三個是理論的,而我是三個創作類的第一人。

我近年來一直向他提出,意欲在筆墨做減法、色彩做加法。他默許了兩三年,後來給我提了一些小意見,就是稍微地往回拉了一點,筆墨稍微多一點,色彩方面再豐富。我將在這個方向繼續探索,努力去建構自己的繪畫語言體系。

龍瑞老師建議我在形成一個畫法或者風格之前,不斷地建立自己完善的理論支撐,然後讓作品風格走向更加飽滿、有說服力,我想這是他在創作和教學方面的一種思索吧。

羊城晚報報業集團出品《藝術周刊》

13期版面欣賞

文章轉發自《藝術周刊》13期

采寫:張演欽 黃立婷 蔡春智 趙旭虹 劉以傑

「嶺南國畫百家」評選火熱進行中。敬請垂注!

請點擊原文鏈接了解相關信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