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的表姐是女主播,那一晚我發現了她在房間里的秘密…

我的表姐是女主播,那一晚我發現了她在房間里的秘密…

我爸是個沒什麼本事的老光棍,三十多歲才娶了我媽,我媽辛辛苦苦的養著他,還生下了我們兄弟兩個,整個家全靠她一個人支撐著,那種艱苦可想而知。

好不容易撐到哥哥成年娶了媳婦,誰知道哥哥在城裡打工的時候,被磚頭砸傷腦袋,變成了植物人。

爹媽最大的遺憾就是哥哥沒讀過幾年書,他們便把對哥哥的遺憾寄託到了我的身上,強行把我轉到了縣高中讓我接受更好的教育,並且拜託在城裡打工的嫂子照顧我。

說到嫂子,那可是我們全村都出名的大美人,她長得極美,細嫩肌膚白裡透紅,黑白分明的眼眸清澈如水,說話也是溫聲細語的,是個男人見了心裡都會砰砰直跳,哥哥還在家那會,我和嫂子關係很好,可自打她和哥哥去省城以後,我們就很少見面了。

嫂子現在在省城裡的電子廠上班,和一個女同事合租了一間房子,我平常就住在學校宿舍,周末到嫂子那邊去。

作為一個轉校生還是農村人,我每天都要接受一些異樣的目光,剛來的時候每個人都像看怪獸一樣看著我,他們給我起外號,叫我土包子,平時收作業的故意不收我的,讓我延遲交作業被老師罵,還誣陷我上課講話,各種歧視和麻煩讓我焦頭爛額。

好在有嫂子時常安慰和鼓勵我,但嫂子也挺忙,她休息的時候就吧自己關在房間里,搗鼓一種叫做直播的東西。

起初我並不知道那是什麼,直到有一次考試卷子要簽字,我才不得已敲響了正在直播的嫂子的房門。

房間里音樂聲很大,但過一會就暗淡了下來,嫂子開口讓我進去。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觸到直播,嫂子坐在電腦前面,擺弄著攝像頭,嫂子看我好奇,就特批我坐在旁邊看,不過不能出聲。

看了半天,我才算搞清楚了直播是怎麼回事,就是嫂子在電腦面前,對著攝像頭給一堆人跳舞唱歌什麼的,然後對方給打賞錢,這樣就有收入了。

嫂子的聲音好聽,每次唱歌的時候都有不少人打賞,但更厲害的是跳舞,她雖然不會什麼正經的舞蹈,但扭秧歌可是一絕,幾個簡單的動作性感火辣,有時候甚至還故意低頭和撩裙子,那粉色的底褲時不時出現在我眼前,弄的我口水都要流出來。

嫂子這樣跳舞,雖然好看,但我的心裡總覺得怪怪的,又說不出為什麼。

直播的時候嫂子還拉我出了幾次鏡頭,有好幾個人都開始問嫂子這是不是她男朋友,把我們兩個都鬧了個大紅臉。

我發現直播雖然挺有意思,但有時候也挺難的,就在剛才有個人突然刷屏,說要和嫂子一起上山生小猴子!

我當時就怒了,恨不得上去罵他一頓,嫂子強行把我按住了,她用圓滑的話語把那人給逗了一圈,弄的大家哈哈大笑,沒一會,又有個人說嫂子臉大,嫂子說臉大好,親起來不費勁,舒服,有肉感!

剛好這會我也在鏡頭裡,馬上就有人起鬨,說親一個,親一個,還有土豪發話,說親一下來個520,整那麼半天我也弄清楚了,520就是520塊錢的意思。

看到屏幕上的字,我只感覺臉上一陣發燙,偷偷抬起頭,我看到嫂子的臉上也是一陣紅。

她原本就美,這紅更像是塗了胭脂一樣,讓她顯得更加誘人。

「你親我一下!」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嫂子,我...這不行....

屋子裡的氛圍一瞬間升溫,我感覺渾身發熱,有一股子火憋著,又不知道應該從何發泄,但嫂子畢竟是嫂子,她怎麼能對我提出這樣的要求。

屏幕上的「親一下」又刷起來了。

「快點啊!」

嫂子又催促了一遍,我感覺整個身體開始有些不聽使喚,朝著嫂子那邊靠了過去,但僅存的理智還在不斷的抵抗,就在我猶豫的時候,嫂子突然把我拉了過去。

我只感覺胸前被一片柔軟的存在抵住,還沒來得及體驗這種感覺,下一刻,一個溫暖而柔軟的存在就貼在了我的嘴唇上,嫂子親了?!

我還沒反應過來呢,下一刻我感覺嫂子的丁香小舌就朝著我這邊鑽了過來,她要幹什麼?我倉皇的迎接著,我們觸碰到了一起,下一刻那種興奮的感覺讓我渾身都是一顫。

嫂子狂熱的侵佔了我兩分鐘,長這麼大的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接吻並不是嘴對嘴碰一下那麼簡單。

我抬頭看嫂子,她對我的目光有些躲閃,轉過去看著電腦。

那土豪說到做到,竟然真的打賞了一個520

「還來么?大帝哥?」

嫂子有些興奮的問道。

沒一會,屏幕上的「繼續」兩個字又飄了起來。

之前是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現在我可是整個人都反應過來了,雖然那滋味真的是爽,但這可是我嫂子啊,我怎麼能和她接吻呢!

「不行啊,嫂子,我們不能這樣....

我的反抗顯然沒有實際效果,接下來的一個小時直播,我又被嫂子強吻了三次,她也如願以償的收穫了三個520

直播結束以後,我和嫂子就這麼面對面的坐著,屋子裡的氣氛有些奇怪,最終還是嫂子先開口了。

「那個...小岳,其實我平常..不是這樣的!」

嫂子的聲音不大,像是在對我解釋,我的腦子裡還有些嗡嗡的,之前接吻的餘韻還在,讓我有些缺氧。

「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躺在沙發上,我卻是睡不著,嫂子的身影在我腦子裡是那樣的揮之不去。

本以為經過上次的事情,嫂子的房間就會對我開放了,可沒想到她直播的時候還是和以前一樣把門關的嚴嚴實實的。

這樣也好,雖然嫂子的吻讓我期待,卻又總是讓我有一些莫名的罪惡感。

就這樣過了半年多,我對城裡的生活也算是適應了不少,老師和同學對我的態度也開始稍微變得友善了一些,不過學校畢竟是學校,我總還是期望和周末和嫂子在一起的日子。

這熬啊,熬啊,好不容易到了周五的晚上,再上過一節晚自習就要放學了,這是一周的最後一個晚上,也是大家最亂的時候,這個時候老師一般都在辦公室寫東西,班裡就一般沒人管,快放假了,我也開始有些想入非非,東張西望。

突然我發現有幾個男生朝著後排一竄,就圍到了李浩的身邊去了。

李浩是我們班的班霸,他爸據說以前是個小流氓,不知道怎麼的後來就混成了包工頭,手下人多錢多,這李浩平常也是有些「手段」,恩威並施,受他欺負的人不少,但沒人敢惹他!

這也就是他的手段之一,用自己的大屏手機給班上的男同學看「福利!」

他們在那邊大呼小叫的,好像特別爽的樣子,我的心裡也開始痒痒了起來,他們看的多半都是那種小電影,我還從來沒看過!

抑制不住好奇心湊了上去,可還沒看清楚,李浩就一把給我推開了。

「你個逼土包子看個屁!」

我隱約看見,那手機屏幕上是個美女,這一下子就把我給吸引住了。

「別啊,浩哥你就讓我看一眼,你這個星期的作業我全包了!」

對李浩我還是有點虛的,要是剛來那會我肯定不敢這樣,但現在他們對我的態度好了不少,再加上我知道李浩不愛寫作業,我成績還不錯,這也是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東西了。

李浩躊躇了一下。

「兩星期,不看就滾!」

得到允許的我湊過去,原來她是在跟人視頻呢,視頻上,一個穿著水手服的妹紙在熱舞,那扭腰提臀的樣子,看的我心裡砰砰直跳,可惜了,沒露臉!

「爽吧?」

李浩一臉得瑟的說道。

「告訴你們,這可是大平台上的主播,我打賞了兩千多塊錢的禮物,才跟我開的私聊視頻!這麼好的事情,哥哥我就風險給你們一起看了,是夠不夠哥們?」

「浩哥牛逼!」

「夠哥們!」

一邊跟著的幾個人都湊了上去,捏肩捶腿什麼的,給李浩伺候的老爽了,屏幕上的妹紙也是越跳越火辣,大家都目不轉睛的盯著,生怕錯過一個精彩瞬間!

我也是興奮的看著,對於主播這個詞語我是不陌生的,直播我也看過,但這種和主播私聊視頻的,我還是第一次我看見。

李浩看見大家都在恭維他,也開始變得更興奮起來。

「給你們來點更刺激的!」

說著他切換到聊天窗口,連續三個200的紅包就甩了出去,對面那女的接了紅包之後,竟然把上衣脫了下來,她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的蕾絲邊內衣和一件水手短裙!

更加火辣的舞蹈,讓身邊的牲口們都沸騰了。

李浩也是玩的開心,隨後又發了幾個紅包,讓那個女主播露臉,女主播猶豫了下同意了,那是一個標準的網紅妝美女,但看清楚她的長相以後,我整個人都愣住了,心裡像是被重物狠狠的倫了一鎚子。

我怎麼也不敢相信,正在和李浩視頻的人竟然是嫂子,她!!她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

這種情況讓我怎麼都不能接受,嫂子在印象里一直是個保守的女人,她做的最出格的事情,就是為了之前的幾個520和我接吻,除此以外,她簡直就是我心中賢妻良母的典型。

要是有人說她做這種事情,我第一個不相信,但現在血粼粼的事實擺在我眼前,她竟然在陌生人面前脫衣服,這讓我怎麼都不能接受!

我緊緊的咬著牙,那邊的李浩卻是玩的更開心了。

「兄弟們,看我再加把勁,讓這個小娘們把褲子也脫下來!」

說著他又是幾個紅包打了過去,我死死的盯著屏幕,心裡不斷祈禱著不要,可嫂子還是脫下了那水手裙,僅剩下內衣的嫂子站在視頻的那邊沒動,猶豫了一會之後,又在李浩的催促下跳起來。

「浩哥,牛逼!」

66666!」

「屌!」

我看著他們,臉都憋紅了,可李浩還是一臉的得瑟。

「這騷~貨,太夠勁了!下次給她打賞三千,約出來開個房,到時候讓你們一起爽一爽!」

「李浩,你積點口德」

他這麼說嫂子,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聽到我的話,李浩的臉色一下子就黑了下來。

「怎麼?我說錯了?她都脫成這樣了還不是騷~貨?你個傻逼不會想做護花使者吧?」

要不是李浩,嫂子怎麼會脫成這樣,還被這麼多人看,一想到這些,我沸騰的怒火就再抑制著不住。

「騷你媽!」

對著李浩,我就是一拳頭打過去!

他本來就得瑟,翹著凳子坐著,被我一拳頭打在了地上。

「你敢打老子?」

李浩也是個身經百戰的主兒,他猛地攢起來沖著我的肚子就是一腳,我也不甘示弱的和他廝打到一起,整個教室里瞬間就亂成了一鍋粥。

我是為了嫂子,他是為了面子,各自也都是拼了,誰拉都沒用,直到驚動了辦公室里的老師才過來,才把我們分開。

晚自習期間打架可是大事,性質惡劣誰都跑不掉,我和李浩兩個人被抓到了辦公室去交代情況,連教務主任都來了。

之前是熱血沸騰,一怒之下把李浩給打了,可現在冷靜下來了,才發現這個後果有些重的我難以承受。

打架鬥毆學校一向容忍度不高,最少也是記過,甚至會被開除,得罪了李浩那就更慘了,他可是富二代,地頭蛇啊!以後肯定沒有好日子過了。

如果後悔葯有用,我肯定先買一瓶子,但可惜沒有。

接下來的事情自然是請家長,看到李浩五大三粗的包工頭爸爸進辦公室的時候,我的心裡就是一顫,沒一會嫂子也趕過來了,事發突然,她沒來得及卸妝,濃濃的口紅都還塗著!

在老師的見證下,我們把事情說了個清楚,李浩上課玩手機,是大錯,手機被沒收了,可畢竟是我先動的手,嫂子不斷的給人家賠禮道歉,還賠了一千塊錢醫療費,才算是暫時把這個事情了了。

教務主任讓把雙方家長把我們帶回去好好管教,臨走的時候李浩看了我一眼,還給了我一個意味深長的笑!

他異常的舉動讓我有些很不好的預感,但具體又不知道是什麼!

本來周五我應該是住在學校的,但現在只能跟著嫂子往外走!

在學校里還好,一出校門口,嫂子就開始發飆了。

「劉岳你挺厲害的啊,這才多久啊,都在學校學會打架了,爸媽讓你到這裡來是讓你搞學習的,不是讓你來惹事的!」

嫂子很少教訓我,但平常真訓起人來我還是虛她三分的,可現在,呵呵!

「不要你管!」

我一下子把她指著我的手打掉。

「我是你大嫂,你在這裡,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我的,我憑什麼不能管你!」

一聽到這話我就更來氣了,要不是因為維護她,我怎麼會在學校打架,可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在那麼多人面前脫衣服,還....

想到這裡,我握緊了手。

「沈夢晨,你還知道你是我大嫂,我大哥還沒死呢,你就做那樣噁心的事情。」

嫂子聽到這話愣了,整個身體氣的顫抖起來。

「我做什麼事情了?」

「你...你給別人脫衣服跳舞,不要臉!」

我呸的把口水吐在了地上。

「我還不是為了錢!」

嫂子有些委屈。

你現在委屈,之前脫衣服的時候,怎麼那麼痛快呢。

「錢是吧?錢!!錢就這麼重要,可以讓你連臉都不要了?」

我徹底暴走了!

「喜歡給別人脫,給別人看,那是你的事情,我以後自己管自己,我不要用你的錢,臟!」

我篤定的看著嫂子。

「你以後出去,也別說是我們老劉家的媳婦,我們老劉家丟不起這個人!」

「小岳,不是你想的那樣!」

嫂子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把你的臟手拿開!」

我往後退了一步,打掉她伸向我的手,沒有絲毫的同情!

「你以為我想這樣么?我的工資才多少錢?」

嫂子的情緒也開始激動了起來。

「我在工廠裡面累死累活才掙兩三千塊錢,你在學校生活費要花七八百,你哥在醫院裡一個月就要花上萬塊,就是個無底洞,我哪有那麼多的錢?我不去做直播,難倒去偷,去搶?我嫁到你們劉家,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你爸媽欺負我,你哥欺負我,現在你也欺負我!」

我整個人都蒙逼了,我從來不知道平常笑著的嫂子身上竟然有如此大的壓力,我也終於知道了,她一直以來做這些事情的原因。

我很想說我不上學了,出去打工幫你一起扛,可我能做什麼?我哥每個月一萬多塊錢的藥費,就算我真的出來打工,也還是遠遠不夠的!簡直是杯水車薪。

我只以為嫂子對不起我哥,對不起我們整個老劉家,可她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一個月一萬多,這天價的藥費她完全可以不用承擔。

可她義無反顧的上了,哪怕是讓別人的目光肆無忌憚的觀看自己的身體。

她根本不欠我們,使我們老劉家對不起她!

「嫂子,我...我對不起!」

我非常艱難的說出這句話,她一瞬間淚崩了,這時候的她柔弱就像個小姑娘。

我第一次把她摟在了懷裡,她靠著我的肩膀哭了好一會,才恢復過來。

擦乾眼淚,嫂子帶我去吃了個宵夜,那天晚上我們說了很多話,又好像什麼都沒說。

第二天早上八點鐘不到,我就被嫂子叫醒了,她說昨天晚上因為我的事情她請了個假,所以今天要上白班,她說隨便你玩出去玩,或者呆家裡都行,但是一定要注意,沒事幹別跟徐麗莉接觸,特別是不要單獨相處。

為了不讓嫂子擔心,我點頭就答應了。

徐麗莉是嫂子的室友,我叫她莉姐,和我嫂子關係挺好的,我們之前就見過,這樣類似的囑咐,嫂子也已經不是第一次跟我交代了。

剛開始我也挺奇怪的,為什麼嫂子不讓我跟她的朋友接觸呢,後來接觸過了她我才知道,嫂子似乎怕我跟她學壞了。

挺秀氣的一女孩,但平常言行舉止什麼的一點都不溫婉,動不動就爆粗口,還喜歡跟人開一些過分的玩笑,活生生的就是我們學校裡面的非主流小太妹進化版。

莉姐和嫂子是對班,平常嫂子周末上的都是夜班,她白班,再加上她周末晚上一般都不回來,所以我們兩個見面的次數其實也不是很多,這要說起來,應該還是我們兩人第一次單獨相處呢!

我看著門發獃,門卻吱呀一聲打開了,給我嚇一跳。

「小嶽嶽,還沒吃吧,我給你帶了早餐!」

莉姐提著一個塑料袋,從門口蹦了進來。

她穿著藍色的工裝,卻一點也掩飾不了那份美,緊身的衣服勾勒出她上半身那爆棚的曲線,胸前的一抹雪白,卻是讓我的心跳猛的加快了幾分,剛才的那一點小驚嚇,早就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說了聲謝謝,接過早餐,莉姐說讓我先吃,她要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出租屋的面積不大,客廳和浴室之間根本沒幾米的距離,當我看著莉姐扭動著豐滿的臀部朝著浴室走過去的時候,一股強烈的好奇心開始在我的心裡撕扯。

她洗澡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呢?浴室的關門聲刺激我著那個方向走了過去。

浴室里強烈的燈光照耀著,莉姐玲瓏有致的身材被燈光投影在了玻璃門上,她撩起頭髮,身體微微前傾,胸前那渾圓的一對完美的展現出來,又挺又翹的臀部輕輕的搖動著,看著這一幕,我感覺鼻血都要噴出來了!

「小嶽嶽,是你在外面么?」

被發現了!我哪敢答話,趕緊跑回去裝作在吃早餐,沒一會莉姐裹著浴巾走了出來,那浴巾很短,只能勉強護住胸部到臀部,大片嫩白的肌膚裸露在外面,我只看了一眼,就趕緊把眼光給收了回來,死死的盯在書本上。

剛才在外面偷看莉姐洗澡被她發現了,她不會跟我秋後算賬吧?我這麼想著,整個人的心裡都開始緊張起來!

「小色狼!」

莉姐的聲音輕飄飄的,不像是生氣,反倒更帶著幾分調侃!

我被她說的臉上火辣辣的燙,低下頭不敢看她,她沖著我咯咯的笑了幾聲,就朝著房間裡面走了進去。

我感覺心跳砰砰砰的加速,既緊張又有點興奮,拿著書的手都在顫抖。

「劉岳!」

我顫抖著正準備翻開書,卻聽到有人在叫我,好像是..莉姐?

「啥事?」

我試探著回應了一聲,那邊莉姐的聲音卻從房間里傳了出來。

「你進來幫我下忙!」

得到莉姐的允許以後,我推開了門,可是剛一進去,眼前的一幕就讓我捂住了眼睛,莉姐連浴巾都沒有披,下半身就穿了一條內褲,而上半身.....

看到她上半身的時候,我鼻血都差點噴出來,她的文胸只是搭在前面,根本就什麼都沒擋住,那兩座山峰帶著粉色的小點,全部暴露在我的眼前。

再加上她此時正雙手背在後面挺著胸,那一對本來就宏偉的存在,就更加突出了。

「看爽了沒有?」

我本能的點點頭,但轉念一想不對勁啊,這特么不是被抓現行么?我靠丟死人了!

「看爽了還不來幫忙?」

擦,剛才光顧著看前面了,沒注意到後面,莉姐兩隻手正在背後系文胸呢!

我趕緊湊了過去。

「姐,這個怎麼幫忙啊?」

「你幫我把前面拖著,別讓它掉了!」

我聽莉姐的話,捏著她的文胸,她朝著後面一使勁,下一刻,隨著那力量的帶動,下一刻我的兩個手指直接戳在了她的胸部。

一股柔軟的觸感順著我的手指刺激著我的神經,我整個人就是一個顫抖。

原來女人的胸,是這種感覺,比海綿還要軟!

我可還是個處男呢,哪裡經歷過這樣的陣仗,爽了一下以後就愣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姐,你這好了么?」

「還不拿出來!」

莉姐有些嬌怒,聲音卻軟軟糯糯的。

我趕忙抽出手指,可她的文胸扣的有點緊,出來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碰到了一個像棉花糖一樣的小軟球,我正好奇呢,那邊的莉姐卻是「嗯」了一聲,猛地閉上了眼睛,整個人身體都是一縮。

「姐,你沒事吧!」

我以為是把她給弄疼了,可她的臉上卻刷的一下就紅了。

「小壞蛋,小小年紀就這麼壞,誰教你的?」

「沒人教我啊!」

我不知道莉姐在說什麼,只感覺自己褲子脹的難受,不行了,這他媽憋不住了,必須得去廁所解決一下!

「姐,沒事的話我就去寫作業了!」

我說著就想撤,可那邊的莉姐卻沒準備放過我!

「幫什麼忙?」

我咬著牙對著莉姐問道。

莉姐測過身子趴在床上,指了指旁邊床頭柜上的精油緩緩說道。

「那個是我新買的瘦腿精油,你幫我擦一下!」

我現在脹的不行,可這邊莉姐還有任務給我,我拿起精油,就在她的腿上塗了起來,本來我想弄個兩三下就完事的,可剛剛一摸到莉姐的腿的時候,就捨不得離開了。

莉姐的腿又細又長,皮膚白嫩的都要出水,瘦腿精油抹上去以後,就更是光滑了,我在她的小腿上來回撫摸著,都不捨得離開。

「你別老對著一個地方抹啊,要均勻!往上來點!」

我順著她的小腿塗上去,開始在她的大腿上塗起來,塗到大腿的時候,我能很明顯的感覺到莉姐的表情不一樣了,特別是我每次摸到她大腿內側的時候,她整條腿都會緊緊的一縮。

越來越往上,莉姐的反應也是越來越強烈,她閉上了眼睛,咬著嘴唇,我的手法也開始熟練了,大腿的觸感比小腿更舒服,那種驚人的彈性更加讓人愛不釋手。

我的手已經滑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她的呼吸聲也變得急促起來,還時不時發出那種誘人的嚶嚀聲,那聲音刺激的我更脹了!

再往上,一條黑色的小內褲擋住了那最絕妙的風景,我感覺一陣口乾舌燥,心跳也開始加快,手指順著那裡就滑了過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