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男人是如何看待舊情人的?

男人是如何看待舊情人的?

所有的愛和恨,終究不過是一場久治不愈的便秘。

有陌生人來問我,說男朋友厭倦了現在,忘不了舊情人,她絕望至死。

我說好墮落啊,房價一漲再漲的壓力下還有精力去恐慌那種荒誕。

我還說,讓他們去見面吧。

嗯?她驚得愣住了,然後反問我是何居心。

我說:即便他難以忘懷,但他要去見老情人的事情都讓她知道了,這其實就夠了。

我們女人,總是因為缺乏安全感,而給自己設立了無數的假想敵。

王小樣是我大學同學,畢業十年後,他大學的初戀女友出差到他的城市,在一個午後,給他打了個電話。

她說,王小樣,你過得好嗎?

那一端的王小樣有點語塞,他感覺自己的心臟歡脫地快要奔出來,以至於他連接話都有點結巴:還不錯吧。

其實王小樣這麼多年來常常會想起初戀,當年他們愛得極其瘋狂,大學那段時光真是清純啊,午夜夢回的時候,王小樣依然會想她,想他第一次觸到她手時的心動,第一次和她做愛時的瘋狂,而他在想起這些時,髮妻每每正在枕邊鼾聲如雷。

「見一面吧。」女方倒是很主動。

他們絮絮叨叨聊了幾句,約第二天在一家酒店吃飯。

初戀還是有點變化的,白了點也長了不少皺紋,穿一件水紅色連衣裙,看著艷,可能艷得過了反倒顯得有點俗。

那頓飯吃得蠻愉快,吃完飯他們自然而然地開了房往樓上走。

然後空氣突然安靜,兩人開始寬衣解帶。

王小樣感覺自己有股熱血串上腦門,於是抱著她一個翻身壓在床上。當他吻到她的唇時,他忽然聞到了蒜味,他自然反應有點反胃,身下的女人這時對他曖昧一笑,只這一笑,他覺得好陌生好難看啊,瞬間興緻全無。之後,他佯裝自然地順著臉頰吻到額頭,再自然地拍拍她的背,扶她坐了起來。

初戀或許覺得事態怎麼不按常理髮展,有點詫異卻礙於顏面,只能笑了笑緩解尷尬,然後起身整理衣物,坐了一會兒退房回去了。

曾經,他以為自己此生都無法割捨掉這個女人,他一直覺得摯愛這個詞就是和這個女人捆在一起,他也曾堅定地認為她是他此生最大的遺憾。

但現在,那種感覺奇怪地消失了。

王小樣自那次約會後就不再在夜裡回憶她了。

就像暢銷書里寫的,說中學時代的戀人,懷念了很多年,後來有一天見面了,淺酌了幾杯去開房,那個男的完事後去廁所拉屎,女的聽到屎掉進馬桶咚的一聲,把一輩子最美好的記憶都炸沒了。

李敖當年娶了夢中情人胡茵夢三個月後就離婚了,他說「她便秘時表情猙獰」,破壞了她在他心目中曾經的女神印象,實在不能忍,離婚後甚至還把這件事拿到節目里調笑。

我們總是因為得不到而去美化一些回憶,人,而當我們切切實實地觸摸到時,因為消滅了那層神秘感,那場關於愛情的沉浸式意淫就會不復存在了,你也就會毫不猶豫地放棄了。

就像張愛玲的那句比喻: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你無論最後嫁娶了誰,都會有一個心心念念的舊情人,事實上你眷戀的是種感覺,而不是那個人。

所以,世界沒有真正的圓滿,存在的只有知足常樂和悲觀的清醒。

而你毀掉那種眷戀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去見他。

泰劇《永恆》里,富商的妻子玉珀蒂出軌了富商的侄子商蒙,最後被捉姦了,但富商沒有選擇殺死他們,相反,他把他們用鐵鏈拷在一起就放走了他們。被鐵鏈牢牢鎖住的兩人如願以償必須相伴直至永遠,一開始日日纏綿,愛得難捨難分。但也同時,誓言中會永恆存在的愛戀,卻因這鐵鏈的牽絆悄悄產生了裂痕。直至最終女主搶先一步自殺了。

當意淫的畫面被現實驅逐出去,神秘感不復存在時,你的迷戀就會被架空。

舊情人就像男人的一個小死火山。周國平說男人多是悲觀和空想家,舊情人也就某一剎那點燃男人的幻想,可能他會覺得自己真切地年輕過,曾經所嗤之以鼻,棄之如敝帚的一切想著想著也就都閃閃發光。

但沒有多少男人願意打破那種平衡去重新挑戰舊情人的。他們會計算自己的成本,比女人懂機會成本,要斤斤計較,所以很多看似果斷篤定的,其實內心的焦慮、逃避和小九九,比佝僂還盛,只是你又如何知道。

當有一天他真的去切切實實地走近那個令他魂牽夢繞的人的生活中去,他很快就會失去熱枕,哪怕女神卸個妝,他都有被欺騙上當的感覺。

意淫出的完美是經不起推敲的。

也就女人在這件事上喜歡不依不饒。

有一回部門聚會,桌上的男人都喜歡講些黃段子和八卦,不可避免地還要相互逼問情史。中途突然有人追問部門一個年輕帥哥有過幾任前任,當時他看著身邊的女友就尷尬地沉默了,他的女友在這時不顧場合就頗感醋意地揶揄了幾句,他便不敢作聲了,甘願受罰猛地灌了幾口酒,或許是在暗暗發誓要把所有秘密都憋進肚子里。

孟非在《非誠勿擾》里談過,夫妻相處,靠的還是習慣。因為你抵抗不了人性,我們太容易去喜歡一個人,卻因為恩情和習慣,讓我們一次次約束自己留下。

所以,諸如,初戀啊,前任啊,舊情人啊,當一個男人主動告訴你她們的存在時,往往她們就不會是你的破壞者。她們,充其量只是他久治不愈的便秘,憋著放不出,一直堵得慌。

殊不知,有時候他去見了,便會把那些積壓的放出來了,並且一瀉千里,片甲不留。

所有的愛和恨,終究不過是一場久治不愈的便秘。一杯辛辣的酒下肚,年深日久,久治不愈也不會成疾,撐死不過是某個和另一半吵架摔門而去的瞬間,恍惚間有過一絲動搖,最後,還是只剩你,要和他相愛相殺。

聰明的女人都會學會對某些虛幻的東西視而不見。捕風捉影的生活讓自己活得很累,倒不如放寬心,該來的來該走的走,一個人不愛你,你是留不住他的心,光吃個醋你以為他就能一輩子忠貞?還不如放寬心,擺清楚底線,說明白厲害,自己悠哉地過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只做瀟洒女人,不做醋罈子。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