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周恩來語重心長對特赦戰犯溥儀說了句話, 溥儀聽罷面紅耳赤

周恩來語重心長對特赦戰犯溥儀說了句話, 溥儀聽罷面紅耳赤

1931年震驚中外的「9.18事變」發生后,遠在天津的溥儀認為機會難得復辟有望,加緊了與日本人的勾結。

9月30日,他迫不及待地親自前往海光寺日本天津駐屯軍司令官處,秘密會見了關東軍參謀部陸軍大佐坂垣征四郎的代表,得知日本方面已經做好了歡迎他回東北主持大局的準備工作后,不禁怦然心動;恰好,之前他派往東北的心腹南書房行走羅振玉也帶回了業已投靠日本,竊據吉林軍政大權的宗室熙洽捎來的「勸進表」和「迎鑾奏摺」。溥儀心花怒放,決定憑藉日本人支持,立足祖宗發祥地,再謀發展。

只是溥儀只想利用日本人的力量完成復辟,而不願意作日本人的傀儡,因此,回到寓所后選擇了深居簡出。他想靜觀時局變化,順便吊一弔日本人的胃口。

果然,日本人坐不住了,再次向他拋來了媚眼。

11月2日,在多年能講一口流利北京話的通土肥原賢二來到靜園登門拜訪。為了讓溥儀主動上鉤,土肥原賢二鼓唇弄舌,「代表日本關東軍司令官本庄繁」,大言不慚道:「關東軍對滿洲絕無領土野心,而是誠心誠意地幫助滿洲人民建立自己的新國家」,希望溥儀儘快趕「到東北去主持一切」。

當溥儀問起心底最關心的問題「這個新國家是什麼樣的國家」時,土肥原言之鑿鑿:「是獨立自主的,是由宣統皇帝完全做主的國家」。

溥儀不放心地追問「是共和,還是帝制」?土肥原賢二當即斬釘截鐵表示是「宣統皇帝一切都可以自主」的 「帝制」。

明明知道土肥原賢二的應允當不的真,溥儀仍然決定前往東北。

11月10日深夜,溥儀鑽在小汽車的後備箱中,偷偷溜出了靜園。在幾個心腹近臣的陪同下,乘坐日人小汽船「比治山丸」號,強行闖過白河上的軍隊檢查站,半夜時分到達大沽口外。登上日本商輪「淡路丸」號后,離開天津踏上了叛國的不歸路。順利抵達旅順后,下榻於日本人的「名古屋飯店」。不久,「皇后」婉容也在川島芳子誘騙下來到旅順(慕雨軒主人原創作品,謝絕抄襲剽竊)。

1959年12月14日,周恩來總理在西花廳接見特赦的溥儀時,語重心長道:「溥儀先生,你清末當皇帝時才兩三歲,那時你不能負責;但在偽滿時代你要負責。」

溥儀聞言,面紅耳赤羞愧難當。

共和國對待溥儀是寬容大度的,周恩來總理為溥儀界定的歷史責任,始於1932年11月10日。正是這一天,溥儀一屁股坐上了日本人的賊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