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新青年獨家紀錄】鎂光燈后的黃子韜:真的面孔

【新青年獨家紀錄】鎂光燈后的黃子韜:真的面孔

幾年前的黃子韜像一個冒冒失失闖入複雜成人世界的孩子,什麼準備都沒有做好,就被推上了萬眾矚目的舞台。
年輕的他,某些言論和行為被惡意放大,被迫得站立在了輿論風暴的中心。
現在的他,從風暴中心走出。我們一路跟拍,拿掉濾鏡,去紀錄黃子韜真實的面孔,就像是硬幣擁有正反面,黃子韜的掙扎和對立,在真實中,乾乾脆脆散落了一地。

K@http://video01.app.happyjuzi.com/o_1bl77510o92b63kgqp1euq6629.mp4@K

在北京懷柔的影視基地,黃子韜將要參加一個電視劇的開機發布會,新劇里他將飾演一個樂壇巨星,為了自己的音樂夢想努力。

六個劇本擺在面前,黃子韜最終敲定了這個,因為他覺得這個角色完全就是在寫自己。

發布會那天很熱,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夾克,頭髮吹的很高,看見我們的攝像師在拍,本來在鏡子試戴墨鏡的他走到沙發邊,坐定,一隻手放在腿上,一隻手扶著墨鏡說:「來,給你們多拍幾張。」

去年的微博之夜,見面之後他告訴我們的攝像要多拍他的右臉,因為那天他的右耳朵戴了耳釘。

「我也有我的魅力,我的魅力是獨一無二的,為什麼,因為我是黃子韜」,黃子韜最近參加節目時經常這樣說。

但時間再往前推到2015年,那時的他正處在風口浪尖。

22歲重新起航,鋪天蓋地的卻是一些極端的言論,網路上的流言讓黃子韜困惑又委屈。他不懂,自己明明什麼都沒有做,為何要遭遇如此多的非議。他不理解娛樂圈這個「亂七八糟」的世界,更無法適應生活的巨大轉變。最嚴重的時候,黃子韜甚至因為恐懼不敢出門,看著街上的走來走去的人,他覺得每一個都像要黑自己。

學過11年武術,17歲的時候被星探發掘,19歲的時候出道,每次在困難的時候他都能跨過去,但這次,他有點兒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有一位採訪過他的記者形容那時的黃子韜就是「一個害怕犯錯,警惕心很重的孩子」。

最後他索性不解釋了,將自己關起來逼著自己寫歌,一心只想「趕緊出第一張專輯」,錄歌的時候跟自己較勁兒把一句二三秒的歌詞唱上十幾二十多回。

和一般人的演藝之路不同的是,他沒有去拍能夠吸引更多冬粉的偶像劇也沒有急不可耐的去參加綜藝,而是心無旁騖的將重心放在了音樂上,自費幾百萬拍MV,做出來的歌曲放到網上讓大家免費聽,C-pop的夢想在這個時候更加堅定。

他很累,從身體到心理上都是。

最糟糕時的狀態是睡眠嚴重不足,各種壓力像發電站,轟轟隆隆驅使著黃子韜前進,想休息也休息不了。

有時候他會懷念在洛杉磯錄歌的那段時間,每天什麼都不用想,早上起來看看太陽,想外出就外出,想買東西就買東西,沒人認識自己,想幹什麼幹什麼,他覺得特別舒服。

在專輯發行之後,他才慢慢調轉了方向,去嘗試更多的角色,他拍電影,拍電視劇,參加綜藝……像一根弦,把自己拉的很緊。但黃子韜心裡很清楚,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實現自己的C-pop夢想。

黃子韜看得很開,他不怕吃苦,也沒時間理會那些質疑,他想從一個偶像派轉變成實力派,所以不管中間的過程有多難,他都要扛著。

黃子韜手機里有一個備忘錄,用來隨手紀錄靈感。如果靈感來的時候正在洗澡,他就趕緊洗完,同時一直在嘴裡念叨著,直到拿到手機把腦海中亂竄的小念頭轉成一行文字或是一段錄音才放下心來。

在錄第一張專輯里送給冬粉的歌《Yesterday》時,他在錄音棚里呆了差不多有18個小時,錄了也不知道多少回,一直在錄,一直在刪,一直在剪。大家都覺得有一段錄得可以了的時候,OK了,黃子韜總要再錄一遍,還可以再好。

經常遇到的情況就是有時候錄一句很簡單的一句話,可能就兩三秒,要十幾回二十多回的用不同感覺去唱,然後從那幾十回裡面去選,選的時候才發現往往第一次錄得效果反而是最好的。

張大大記得黃子韜的手機里有一個相冊是專門記錄他拍戲時受過的傷,有一次在活動後台,黃子韜拿出來給他看不久前拍戲受過的傷。張大大一開始很不理解,受了那麼多傷,黃子韜沒有發微博也沒有發通稿,「要是他把這些圖片拿出來,大家對他的誤解可能就會少一點兒」張大大從心眼兒里心疼黃子韜。

練了11年武術,受傷於黃子韜算是家常便飯。能自己上陣的時候從來不用替身,有些高難度動作劇組的人都勸黃子韜不要上,他卻非要自己試試。

最嚴重的一次是武行失誤,黃子韜的喉管和胸前被踩得都是淤青,回到住處,他整個身體都動不了,第二天渾身疼到沒法起床。還有一次拍雨戲,大冬天黃子韜穿著單衣在人造雨里淋到了凌晨五點。

拍《鐵道飛虎》的時候黃子韜身上起了水痘,那時候拍的戲份都是要吊著威壓做動作。拍戲的時候導演一喊「卡」,黃子韜跟對戲的王凱說「真的太痛苦了」,導演一喊Action,黃子韜就一下進入角色開打。成龍講起這一段的時候調侃說黃子韜一做動作就能聽到水痘炸裂的聲音。

黃子韜的少年心氣兒讓他像是賭氣似得拍下那些傷痕,激勵自己要做的更好才行。

但更好,同時也意味著要更努力。

這一年,黃子韜發現質疑他的聲音慢慢變少了,反而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誇讚他,剛開始的時候,他還有點兒不習慣。

芮芮是一位海浪,她喜歡黃子韜喜歡了五年,從黃子韜剛出道的時候就開始關注他,曾經她不願意告訴別人自己的愛豆是黃子韜,因為不想讓自己心中的美好,被不相干的人去惡意揣測。

南京的演唱會上,芮芮也去了,當黃子韜跟台下的冬粉說「很感謝你們今天能來,我很高興,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時候,坐在看台的她,覺得那句話就是黃子韜說給自己聽的。

「如果最後他做不到所定的目標呢?」

「做不到也沒關係啊,一直成功不失敗也挺辛苦的吧,其實我們沒有他那麼大的目標,不管他做什麼,他喜歡就好。」

芮芮說喜歡黃子韜就是因為他特別真實,從不掩飾自己的情緒。一米八三的男生,平時張牙舞爪的,卻怕小動物、怕黑,這麼大人了不敢一個人睡覺,很多時候遇見很多事情,他承認自己會害怕,最後還是克服恐懼做到了。

做自己不敢做的事情才是真的勇敢不是嘛?」芮芮說。

黃子韜的歌,詞寫得很直白,每一首都有傾訴的對象,《Yesterday》是寫給冬粉的,《十九歲》是寫給電影的,《捨不得》是寫個那個在LA認識的女孩兒……

生活中的黃子韜熱愛時尚,喜歡收藏名車名表,因為這些他身上也被粘上炫富的標籤。他沒有刻意避諱談論這些,甚至還很困惑,用自己掙來的錢去消費,不偷不搶,沒給別人帶來麻煩,為什麼要隱藏。

在發布會的前幾天,幾張黃子韜在4s店看豪車的照片被上傳到網路,當記者提問到買新車,他帶點兒不耐煩的解釋:「我覺得這就是一個日常,不是炫富。」

有一次黃子韜一個人開了五六個小時的車去海邊,累了就休息一下,吃點兒東西,然後再出發,車放著喜歡的音樂,他很喜歡這種感覺。

14歲的時候,黃子韜迷上了周杰倫,聽得滿腦袋都是他的歌,於是他給爸爸寫了一封長長的信,說不想再上學了,想去做音樂。

當時全力支持兒子追逐夢想的黃爸爸也沒想到,在這條路上黃子韜經歷了那麼多,他幾度產生過帶黃子韜離開娛樂圈的念頭。和爸爸不同,黃子韜從沒有想過離開,即使是最難熬的那段時間都是。

就像他說的「藝人只是一份工作」,在鎂燈光之外,黃子韜和舞台上一樣真實無負擔。他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壞人,而且他一直在做個正直的人,一直在做他自己,就算是對著眾多的鏡頭,他說的也都是實話,不帶虛情假意。

《真正男子漢第二季》結束之後,黃子韜把勳章紋在自己的右臂上,他那天還發了一條微博,這個節目紀錄了黃子韜太多次感動與蛻變的瞬間,也給了黃子韜一輩子不會忘記的部隊生活,讓他一輩子不會忘記班代隊長和並肩作戰的戰士們,不會忘記自己曾是的一名軍人。

在《夏天19歲的肖像》發布會上,看到自己的成長紀念冊和奶奶給自己錄的視頻后,黃子韜哭了。16歲時黃子韜用發傳單掙到的錢給奶奶買了唐裝,長大之後和奶奶相處的時間也越來越少,味覺是有記憶的,有的時候他特別想念奶奶的豬腰子。

那段時間的他雖然已經度過了想要急切證明自己的階段,回憶當時的情況,情緒波動依然很強烈。

「如果你有時間在網上黑我,你完全可以把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好。我沒殺人放火觸碰法律,我只是在過我的生活,我從來沒有把自己當明星,明星只是一個工作,我覺得我真的什麼都沒做錯。」

《Black White》(AB)這首歌是黃子韜在長途飛行之後倒時差的時候創作的,拍MV的時候,黃子韜對MV的導演說想做一個天使與惡魔的結合體。黑與白,天使與魔鬼,白色的是天使,黑色的是惡魔,黃子韜認為這講的就是自己心中好的與壞的對比。

你要做一個好人還是壞人?這只是一瞬間的想法,決定掌握在你自己的手裡,當心中的兩個小人二碰撞到一起,就是你決定你要做一個好人或是壞人的時候。

「好或壞的選擇,就是這麼簡單。」

黃子韜從小就養成了一個習慣,晚上睡覺的時候想事情,像放電影一樣,每天做過什麼事情,他都會從腦子裡面過一遍。想想未來,想想以前,想想以後老死……「什麼愛情啊,亂七八糟全都想,每天都想不同的東西,實在累了就直接睡覺。」

「我希望自己能夠充實,因為我這一生,也沒有什麼能幹了了,拍拍戲,寫寫歌,做一些更好的事情,這就是我的人生,你讓我去干點兒別的,我應該也幹不了。」

6歲的時候,黃子韜曾因頭部受傷導致腦內淤血,最終頭上縫了43針才得搶救回來。成年之後的黃子韜也曾經和死神擦肩,那時他在日本,地震發生的時間他至今還清晰的記得,5點50分。

他在睡夢中被震醒,住32層的他跟著樓一起晃。玻璃窗戶是打開的,晃的咣當響,房間裡面從天花板上霹靂啪啦的掉東西,那時候他特別害怕,一安定下來就訂了當天的機票飛了回來。

經歷了那麼多事情的黃子韜,完全有著和年齡不相配心態,對於很多事情想的很通透,旁邊的人都打趣說他年輕的外表下有一顆老靈魂,所以總會說一些「韜式雞湯」,像自己寫的歌詞一樣大喇喇的對著鏡頭就灌了出去。

現在對於生死黃子韜看得很開,人如果要在某個時候死,你只能接受命運的安排,但是老天不讓你這個時候死,那就好好的活著。

去年黃子韜受邀參加微博之夜,綵排間隙他坐在舞台中央的凳子上發獃,燈光亮了又暗,沒人去打擾他,他就坐在那裡,坐了很久,像是要被燈光淹沒。

後記:

黃子韜矛盾著,他和陷入柴米油鹽、尋常生活里的我們一樣,也有極度擰巴,無法與自己和解的時候,他選擇坦然的把真實的自己扔到大眾視野,莽莽撞撞,奮不顧身的往前沖。

就像有一位海浪寫的那樣「很多和他一樣大的年輕人不是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就是已經開始被生活打磨稜角,變得圓滑且世故,看見權勢和名利就熱熱鬧鬧一心歡喜的湊上去。

他活成了我們想要成為卻不能成為的樣子,那個童年看過的漫畫里熱血中二的主角,一個早早的確立了自己目標並心無旁騖朝其努力的人,用極具個人風格與辨識度的處事方式來保護自己的那份格格不入。他不屑別人拋來的目光與評判,更加不會為世俗的條條框框所捆綁、侵蝕。」

我想他不是不懂煩惱,不會憂愁,他只是,想讓自己更加快樂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