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為了擁抱年輕人,鳳凰新聞客戶端開了一家新聞「快閃店」

為了擁抱年輕人,鳳凰新聞客戶端開了一家新聞「快閃店」

如果我們稍微注意一下最近一陣子戶外大屏和樓宇廣告,就會發現在眾多風格迥異的廣告片里,又多了一條非常年輕和酷炫的的動畫片。

在這個長達30秒的視頻里,沒有真人,沒有劇情,也沒有對白,鏡頭在一個個糖果色的樂高玩具版世界里的空間切換,就像動畫片的流水線的工廠,而裡面的用戶,則變成了類似樂高玩具里的形象,川普也變成了卡通形象走向世界,總之,這條創意十足的動畫片,在網上賺足了眼球和關注。

其實這是鳳凰新聞客戶端近期做的一次大規模廣告投放,主要投放的城市除了北上廣之外,還有成都、杭州、天津、鄭州等,除了線下渠道之外,還配合了一些線上的資源,比如微博、優酷等等。

同時,鳳凰新聞客戶端也在一些年輕人聚集的公眾號上,投放一些軟性的推廣內容,比如《當我手機內存只有8G的時候,就安裝了這款APP》。

和以往高端,深度的定位不同,這一次,鳳凰新聞客戶端近年來開始走年輕化的品牌路線,這次品牌視頻用二次元和動畫片這種形式,去覆蓋到更年輕的群體,摒棄了傳統的真人出鏡,改用糖果風的動畫片去演繹。

這差不多是鳳凰新聞客戶端對於品牌年輕化,所做的一次最徹底的嘗試。

時代就是這樣,有的時候你不得不承認它的魔力所在,無論是在泡沫時代中繁華的華爾街,亦或是傑克凱魯亞克筆下「垮掉的一代」,總有一條細細的紅線主導著時代的脈絡和走向,而這條紅線現在指向的,則是被人們稱作是消費主義的時代。

消費主義是什麼?消費是21世紀人類建立的最為世俗化的宗教,它安撫過工業時代人們異化為螺絲釘的枯燥和宿命,同樣也曾慰藉信息時代人們內心的孤獨和無助,人工智慧的早期應用竟然也是為了誘使用戶在瀏覽網頁時轉化為更多的購買。

如今,消費主義有了更多的定義和維度——消費新聞、消費內容、消費時間,都被囊括在消費主義的外殼之下,這些背後,則對應的是DAU、PV和CPC。

現在,即便是最老牌的新聞客戶端產品,也開始討好年輕人。

在這個動畫片結尾的地方,鳳凰新聞客戶端打出了「就做不同」的標語,在我看來,這更像是一次和年輕用戶平等的溝通。鳳凰新聞客戶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去建立與年輕群體之間的交流。

新聞和技術衍生品

事實上這並不是鳳凰新聞客戶端第一次嘗試針對年輕群體做品牌調性的升級和調整,在2016年底,鳳凰新聞客戶端就推出一個品牌宣傳片,找了四位不同身份不同領域的主角,龍泉寺賢二機器僧、藝術家彭以利、性科普作者易衡、局座張召忠,拍了四部品牌TVC,來闡釋「就做不同」的價值觀——拒絕平庸,逆流而上,改變世界的態度的品牌形象。

此外,鳳凰新聞客戶端還和龍泉寺的賢二IP進行深度合作,專門為CWO首席智慧官賢二開闢了一個頻道。在這裡,用戶可以和賢二進行互動,甚至是答疑解惑。

包括鳳凰新聞客戶端和炫彩夜跑主辦方ILLUMIRUN進行co-branding, 則更是毫無保留的擁抱和迎合年輕群體。

所以為什麼鳳凰新聞客戶端如此急切地想擁抱年輕人呢?

從表面上說,我們可以認為是過去的品牌形象過於老派和保守,尤其是對於一家長期關注時政人文的新聞網站來說,它必須從品牌調性上更接近於年輕人,從實質上說,是新聞和新聞背後的技術衍生品背後到了一個融合的階段,也就是新聞產品和新聞和技術衍生品到了融合的地步。

鳳凰網從門戶時代便一直是行業翹楚,不過,到了客戶端時代,過於強調中高端用戶群體的定位,反而導致和年輕人用戶的距離不斷拉大。因為即便是生活在同一個真實世界里,不同群體的關注點,流行趨勢以及使用習慣都有巨大的差別,而互聯網本質是流量——流量在哪裡,用戶就在哪裡。這一點無論是站長時代,還是移動互聯網時代,都未曾改變。

而流量巨大的年輕用戶,則成了新聞網站最早開始搶奪的一塊戰場。

紐約時報印在報紙頭版頂部的那句宣言——all the News that』s fit for Print已經超過了100年,但技術的發展也在慢慢改變新聞業,騰訊OMG很早便提出用產品思維去做內容,用工程師和產品經理的思維去改造內容業,而技術的發展已經超出了我們的預期,新聞,或者說傳媒,也正朝著一個我們無法預期的速度和方向急速發展。

我們以鳳凰新聞客戶端為例,在傳統的新聞內容之外,已經加入了風直播、鳳凰號、大魚漫畫、在人間、鳳凰FM以及識裝等不同內容。比如像大魚漫畫就是一個面向年輕人的新媒體產品,其實就是用漫畫形象去解讀時政新聞和內容,風格輕鬆有趣,這種形式和內容上的創新,其實一種貫穿著整個媒體內容業的升級和改變。

鳳凰新聞客戶端也在發力娛樂端的產品,比如在新聞客戶端里,就內嵌了風直播app的內容,風直播仍然以新聞和熱點事件為主要經營方向,只不過比起其他的直播平台,更多了新聞屬性。

這種思路同樣體現在其他新聞客戶端上,換句話說,整個新聞客戶端市場,已經不僅僅變成過去看誰發稿更快,資訊更多的新聞集散超市,已經變成一個融入了多種技術和產品的全媒體app。

比如千人千面的興趣閱讀,以及內容形式以圖片為主的輕量化閱讀,甚至包括以人工智慧技術為驅動的對話式新聞,都在嘗試並探索。

原因在於,不管是文字,還是漫畫,甚至包括直播以及音頻,對於用戶來說,都是獲取資訊,和外界保持同步的一種手段和途徑,技術加劇了用戶對於內容的挑剔程度,也倒逼著傳統的新聞資訊產品,進行自我變革。

以及……

幾天前,雷軍在網上po了一張照片,是2007年和2017年,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大公司,從排行榜上我們可以看出,07年最高的是埃克斯美孚、微軟、通用電氣、殼牌等等,而到了2017年,則變成了蘋果、谷歌、Facebook以及騰訊。

事實上,對新聞或者說內容行業來說亦是如此,十年可能就是一次大輪迴,而客戶端的戰爭永沒有停止,用戶對於新聞以及內容的需求是持續並且強烈的——只不過獲取的形式和渠道發生了變化,那些老舊的,保守的平台,會隨著他們的衰落而逐漸老去和淡出視野,而年輕化、有活力的平台則會生生不息。

正如QQ經歷了十幾年的發展,本以為暮色垂垂,誰也沒想到最終卻變成了一個年輕群體非常活躍,又時尚新潮的興趣化IM產品,對於鳳凰新聞客戶端來說,亦是如此。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