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好大學生經典閱讀"必修課" 經典著作遇冷了嗎

上好大學生經典閱讀"必修課" 經典著作遇冷了嗎

上好大學生經典閱讀「必修課」

天津大學寒假大數據社會實踐《大學生經典閱讀情況調研報告》日前正式完成。該調研圍繞大學生課外閱讀現狀,面向全國34個省級行政區的大學生髮放了上萬份電子問卷,回收有效問卷9317份。數據顯示,全國有80%的大學生認為閱讀經典「非常重要」或「比較重要」,贊同「閱讀經典對自己有幫助」的比例超過9成。

這份調查問卷以《紅樓夢》《史記》《理想國》《全球通史》四部著作為例,設置「大學生是否應該讀」和「自己是否會讀」的問題,結果發現,對應不同書目,選擇「自己會讀」較之選擇「應讀」的人數,分別下降8到15個百分點不等。

一邊是「應該讀」,另一邊是「讀得少」。對於經典閱讀,當今高校大學生「知」與「行」的差異緣何產生,又該如何引導?

借閱榜單反映了什麼

不久前,民主同盟天津市委員會的調研項目「關於促進高校師生閱讀經典推廣工作問題研究」結題,報告中援引了天津高等教育文獻信息中心提供的一組數據——2015年天津17所高校圖書館的借閱登記單表明,天津市在校大學生借閱前10名的書籍中有9本屬於小說類,《平凡的世界》《明朝那些事兒》《盜墓筆記》《活著》《圍城》位居榜單前5名。

該調研項目負責人、天津大學文學院副教授虞京春近年來持續關注大學生的閱讀情況。她發現,「政治學、哲學類經典著作很少出現在大學生的借閱單上」。這與《大學生經典閱讀情況調研報告》結果高度一致:大學生最喜歡閱讀的書籍類型分別是:小說(37%)、網路文學(17%)、名人傳記(15%)、自然科學(15%)、經濟管理(9%)、哲學思辨(7%)。2015年和2016年度,天津大學圖書館的紙本書借閱比例最高的也都是文學類圖書。

借閱單上看閱讀規律,天津大學圖書館館長張琪昌和高校同仁有過多次交流。他認為:「小說類圖書有故事有情節,讀起來更容易吸引人,因此在借閱數量上領先。但這並不代表大學生不關心歷史和社會。先通過小說這種故事演繹的方式來找到切入點,然後再去加深閱讀,這也符合年輕人的讀書規律。」更重要的是,經典文學作品尤其是「好故事」對年輕人價值觀的形成能夠起到非常積極的作用。回憶自己的學生時代,張琪昌還記得自己為了讀小說「抬頭看燈都重影」的那股投入勁兒。

經典著作遇冷了嗎

去年10月,天津大學的一個學生社團也曾圍繞大學生課外閱讀情況做了一個小範圍的調查,收到的一組回答讓他們深思:一方面,受訪大學生表示「不讀書上不了檯面,會暴露自己沒有修養」;另一方面,又表示「要花精力聊微信、社交等,建立歸屬感」。

圍繞「為何經典閱讀認同度高,但實際讀得少」的問題,天津大學研究所學術文化交流促進會成員樊賢璐徵集了所在社團20多名同學的觀點。大部分同學都認為,家庭、學校、社會對經典名著的推薦,已經讓青少年從小確立了「好讀書、讀好書」的意識;而「時間碎片化」則是他們不約而同提到的影響閱讀的最主要原因。虞京春對此深以為然:「移動終端快餐化、碎片化閱讀受到大學生的推崇,但鬆散的閱讀習慣很難使人構建完整的思想體系。」她同時也感到,在浮躁的社會環境之下「經典著作雖然能夠對人有潛移默化的深刻影響,但卻不能像實用書籍那樣立竿見影,這也是部分讀者遠離經典的原因」。

面對一些經典「大部頭」,不少學生「翻了幾十頁就讀不下去」。馬克思主義學院研究所胡曉莉注意到,圖書館書架上的一些經典著作,「前面幾十頁都有被翻閱過的痕迹,後面的書頁往往都很新」。對具有一定知識儲備的讀者來說,一部經典著作只有具備時代生命力,並且能解決當下的實際問題,才能促使人們保持濃厚的興趣。而對廣大青年學生而言,將厚書讀薄、讀懂,更需要專業的「導讀」。

如何引導大學生閱讀經典

雖然個人興趣是閱讀的第一驅動力,但校園氛圍與老師引導在大學生閱讀行為上起著很大的作用。

天津大學化工學院博士生張婷年均圖書借閱量逾百本,這一數字在潛心科研和實驗的博士生中尤為突出。實際上,她所在的課題組裡,同學們都「嗜書如命」,而且在哲學、經濟等領域廣泛涉獵。張婷說:「我們閱讀習慣的養成得益於導師劉春江教授的言傳身教。」

「關於促進高校師生閱讀經典推廣工作問題研究」中有一組數字,主張「圖書館和相關機構增強讀書宣傳力度,開展讀書活動,引導大家讀書」的佔比46.5%,體現了讀者「求指導」的呼聲和期盼。

半年前,天津大學啟動「讀書月」活動,開設「經典導讀」學分課程,徵集學者薦書,在教學樓、宿舍區開闢「讀書空間」,請文化名家開講座,線上線下營造氛圍,引導學生經典閱讀、深度閱讀。「閱讀讓我們睿智,幫助我們理解外面的世界,同時建構自己的內心世界。」在「讀書月」啟動儀式上,校黨委副書記雷鳴說,「一個人要通過學、思、踐、悟,最終在內心世界中形成自己的認識、觀點和方法,成為一個社會人。」

在天津大學,已經有很多教師利用業餘時間引導學生開展讀書活動。從2016年年初開始,法學院副院長藍藍教授每周拿出兩個小時與部分大學部生一起閱讀法學經典。「我會選擇一些現代法學作品,如《制度是如何形成的》《政法筆記》等,和學生一起討論。有老師的引導,學生會讀得更順利。」

天津大學圖書館也在探索與時俱進的閱讀方式,他們推出的「立體閱讀」模式,融文獻閱讀、展覽、講座、演出、讀者互動等多種形式為一體,更加精準地對接青年學生的興趣,增加了他們的閱讀體驗感。張琪昌館長是天津市政協委員,不久前他撰寫了一個提案,建議高校將「經典閱讀」納入學生培養方案中,引導大學生正確選擇閱讀內容、加強閱讀深度。他建議:教育主管部門、出版局、圖書館應整合資源,制定各類措施、開展各種活動引導學生閱讀經典,建立閱讀經典的時間、氛圍保障體系,培養具有遠見卓識的大師級人才,進而帶動整個社會閱讀經典的氛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