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別等到要給父母換血換器官,才驟覺拚命賺錢的必要

別等到要給父母換血換器官,才驟覺拚命賺錢的必要

  • 作者:甘北

1

一個至親的突然病倒,總是會以猝不及防的殘忍,提醒我們金錢的可貴。

2

我至今仍記得念國小時,班上有個女同學的母親,突然得了淋巴癌。

那時我們還小,小到既不懂生,又不懂死。可是那個女生卻好像突然就長大了,她再也不跟我們玩橡皮筋,總是悶悶地坐在座位上,上課等下課,下課等上課。

沒多久,老師號召我們募捐。大家還是笑嘻嘻地,拿出兩三塊早餐錢,丟進那個封住的箱子里,然後嬉笑著追問:「喂,你捐了多少啊?」

她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睜睜地看著我們相互打趣。那時我們都不懂,那些叫「救命錢」。

直到有一天,上著上著課,級長突然走了進來,帶著凝重的面色。他就站在門口,還沒來得及開口,女生就懂了,她飛奔著跑出去,書包都不要了。那一刻,教室里靜得能聽到針掉在地上的聲音,我們好像在一瞬間明白了,那個女生,以後再沒有媽媽了。

疼痛隨著時間流逝,會慢慢地平復,但傷痕卻會永遠留下。之後,那個女孩變得很努力,幾乎變態地努力,拚命到好像既不用吃飯,又不用睡覺似的,一路考第一,一路拿獎金。

很多年後,我們開始玩QQ,大家的簽名都很狂拽酷炫,唯獨她的是一句簡單的話——你越拚命,無能為力的事越少。

一直掛了很多年。

3

講一則發生在老家的真實故事。

同鄉比我大幾歲,家裡的經濟條件算不上優越,但也有一點積蓄。大學畢業后,他有進大公司的機會,薪水非常可觀。後來也有朋友介紹內部渠道,可以做點生意,收入也相當不錯。

但這世上所有賺錢的工作,都逃不脫辛苦二字。

每份工作他都堅持不了兩個月,就嫌辛苦辭職了。最後回到老家所在的四線城市,找了一份非常清閑但收入很低的差事,平時沒事跑跑腿、喝喝茶,安安逸逸地過了幾年。

也就是去年,他的父親查出了肺癌,晚期。

命運的重擔毫無徵兆地壓下來,他才慌了手腳,東奔西走地找我們籌錢。但那點細小幫助,哪裡敵得過天價的醫療費用?原先衣食無憂的家庭,一下子負債纍纍。

偏偏病重的父親,不願成為家庭的拖累,死活不肯住院治療。家人沒辦法,只能把他帶回家。沒過多久,我們就在QQ上得知了他父親去世的消息。

再見到他時,整個人都清瘦了不少,臉上掛著被命運捶打過的人,獨有堅忍的和謙卑。他已經辭去了那份閑差,托朋友介紹,進了一家地產公司,從最底層的員工做起。

我們都沒有問他辭職的理由,但我猜想,這裡面大概藏有為人子女,面對至親病重而手足無措的愧疚和悔恨。

4

我們總愛說,錢可以買車買房買包包。

但車子和房子,在一張昂貴的葯價單面前,又算得了什麼?

以前大學附近有一家很大的醫院,每次從旁邊經過,我都覺得膽顫心驚。永遠有人跪在那裡,永遠有家庭在發生不幸,有時是面容憔悴的老父親,籌錢來救懷裡的幼兒,更多時候,是一對年輕的兄妹,拿著父母的病歷單,跪在堅硬的水泥路面,向路人籌集一點醫藥費。

即便我知道,十有八九,這些都是騙子的伎倆,還是會忍不住捐錢。因為一個普通家庭,為醫治一個重病患者而傾家蕩產,在邏輯上,是再通順不過的事了。這樣的事,每一個角落,每一天都在上演,萬一是真的呢?我不敢想象,那背後有多少辛酸和絕望。

如果有錢就好了。是啊,錢不能買來健康,但有錢就能給父母住最好的病房,用最好的葯,在人類力所能及範圍內,最大限度地延長生命、減輕痛苦。

相信我,絕不會再有任何一個時刻,比在親人的病榻前,更深感拚命賺錢的必要。

希望真到了那一天,我們都能說一句「有錢,真好」,而不是「有錢,就好了」。

5

馬爾克斯說:「父母是隔在你和死亡之間的一道帘子。」

不管別人的故事多麼地凄楚,你以為你懂,你甚至為之落淚,但其實不是的,你根本無法感同身受。我們永遠不懂被命運捉弄的滋味,除非有一天,那個被捉弄的人,變成了我們自己。只是到了那一天,一切好像都來不及了。

而我們,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來懈怠了。即便是90后,父母也已邁入了天命之年,頭髮白了,背也不再挺拔,一下雨就開始風濕痛,血壓好像也不是很穩定……

父母的衰老就像一根橡皮筋,緊繃在我們心上,那是禁地,不敢觸碰。

但如果那一天真的要到來,我希望,我已經擁有很多很多錢。

作者介紹:甘北,我長得美,愛更新就更新。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