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悟空單車創始人:預料過會退出,沒想到「死」得這麼早

悟空單車創始人:預料過會退出,沒想到「死」得這麼早

©視覺

"共享腳踏車無疑是當下互聯網最熱的風口之一,但也不是誰都能玩轉的。這邊摩拜腳踏車剛拿到騰訊領頭的6億美元E輪融資,那邊悟空腳踏車上線僅5個月就宣布停運,成為行業首家徹底退出的企業。"

共享腳踏車無疑是當下互聯網最熱的風口之一,但也不是誰都能玩轉的。

這邊摩拜腳踏車剛拿到騰訊領頭的6億美元E輪融資,那邊悟空腳踏車上線僅5個月就宣布停運,成為行業首家徹底退出的企業。

悟空腳踏車創始人雷厚義搭進去了300多萬元,一千多輛腳踏車不見了蹤影。多次對外聲稱愛賭的他,或許預測到了自己的「孩子」有一天會夭折,但沒有想到這一天來得如此之快。

6月13日,悟空腳踏車的運營方重慶戰國科技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微博宣布,由於公司戰略發生調整,自2017年6月起,將正式終止對悟空腳踏車提供支持服務,退出共享腳踏車市場。悟空腳踏車也成為行業首家徹底退出的企業。

三天後,摩拜對外宣布完成超過6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創下共享腳踏車行業誕生以來的單筆融資最高紀錄。

一時間,在一進一出的資本市場強烈的畫風對比中,悟空腳踏車創始人雷厚義上了微博熱搜榜。

搭進去300多萬,其實很鬱悶

在共享腳踏車這個風口,雷厚義總共搭進去了300多萬元,一千多輛腳踏車不見了蹤影。有媒體報道稱,對此,他並不打算找回來,砸進去就全當做公益了。

雷厚義說,「做公益」這個說法並非他本人之意,「該找回的,團隊都全力找回了,該退的押金也都退了。」他解釋道,其實300多萬打水漂兒這件事讓他很鬱悶。6月19日早晨,記者聯繫上雷厚義時,他正忙於處理一系列後續的退出市場事宜。

悟空腳踏車創始人雷厚義透露,目前悟空腳踏車還有約一萬多的用戶。每輛車每天平均使用頻率在三到四次。

公開資料顯示,悟空腳踏車背後的重慶戰國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專註於腳踏車方向的互聯網公司,成立於2016年9月30日,註冊資本金10萬元人民幣。

悟空腳踏車官方微博資料顯示,今年初1月7日,悟空腳踏車宣告進入重慶市場,首批投放2000輛,分佈在兩江新區等主城的各個區域。

另據重慶晨報報道,這也是重慶首次出現的共享腳踏車,緊隨其後不久,ofo小黃車便宣布投放重慶大學城,從而進入重慶市場。

雷厚義表示,最初進入市場時,自己對悟空腳踏車未來的市場寄予厚望。彼時,他對外宣布,悟空腳踏車投入市場后,將以每天500輛的速度在幾天內完成布局,並逐步擴大覆蓋範圍,最終預計擁有10萬輛悟空小紅車,全面覆蓋重慶城區。

除了深耕本土重慶及周邊區縣,悟空腳踏車還將進入全國各大城市,在全國334座城市,設立超過10000個共享腳踏車站點。同時,悟空腳踏車尋找城市合伙人,投資腳踏車,享車輛利潤分紅,計劃在年內投放超過100萬輛腳踏車。

然而,在正式運營僅5個月後,悟空共享腳踏車就宣布退出共享腳踏車市場。

對於退出市場一事,雷厚義說自己對這樣的「退出」早有預測。一是「悟空」作為後進入者並沒有后發優勢,二是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在重慶的共享腳踏車市場上,摩拜和ofo與悟空腳踏車的市場佔比超過10:1,甚至更多。共享腳踏車市場這場仗難以打贏,「不像摩拜和ofo,他們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應鏈廠商合作,悟空腳踏車合作的都是小廠商,根本拿不到頂級的供應鏈資源,產品品質也不是特別好。」

2016年下半年,雷厚義選擇跟進共享腳踏車這個風口。彼時,他主要出於兩點考慮:一是,之前的項目資金鏈斷裂,沒錢打車,於是自己經常步行跑業務,在走路這件事上悟出了「效率很低,浪費時間」;二是,他在網上看到關於ofo的報道,自己覺得這是一種剛需,正好解決了三公里內出行的需求。

雖然,當時的市場如同他所描述的那般,「摩拜和ofo的架勢真是『不讓後來者活』。」雷厚義還是選擇了迅速進入,第一個戰場選在了重慶。「我在戰場上沒時間去考慮這些,能想到的就是儘快投產。」

為什麼是重慶?雷厚義認為最重要的一點是,「這裡是我們的大本營,資源上比較佔優勢。」

一切就緒之後,悟空腳踏車開始分兩批投放市場。此前,雷厚義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提及,第二批投放是在今年2月底,總共投放了一千輛腳踏車。這批車成本高很多,每輛約750元,再加上鎖和物流成本,總計800萬元左右。但是,後來因為沒有拿到投資,實際上只拿到1000輛腳踏車,定金也打了水漂。

後來,市場上出現的車輛不斷丟失、人工運維、智能鎖等問題導致效率低下,成本過高。最核心的問題是公司面臨著供應鏈和融資的難題,「如果這些解決不了,就沒資格去考慮運營問題。」

在資金問題上,「沒有融資,口袋裡面的錢不夠,資金根本無法正常運轉。」雷厚義進一步分析說,無論市場佔有率還是融資能力,佔據半壁江山的摩拜和ofo有源源不斷的融資,他們在早期根本不需要盈利模式。但對於「悟空」這樣的小廠商而言,在進入市場的早期就極力需要尋找盈利模式,存活下去。

對於小廠商而言,沒有得到外界融資就意味著沒錢大規模購買腳踏車,更不要談投放。此前,業內多位知情人士稱,阿里系知名投資人曾空降重慶,到訪悟空腳踏車總部,在寬敞的總裁接待室里洽談業務。

甚至有分析稱,該舉動很可能是為了拿到悟空腳踏車下一輪的融資。彼時,雷厚義還曾向媒體透露,「我們已經拿到天使投資人的融資,數目暫不便透露。」

對於此事,雷厚義再次回應稱「此事不便透露」。

從內看,悟空腳踏車內部的供應鏈和融資問題得不到解決;向外看,整個共享腳踏車市場競爭激烈。後期的用戶逐漸減少,無法完成沉澱,退押金的用戶也越來越多,根本無法正常運轉。

到了4月中旬,雷厚義判斷,「這件事情做不成了」。一是融資沒成功,二是合伙人模式也垮了。

共享汽車:前景很好,但我不會跟

關於雷厚義的公開資料並不多,據澎湃報道,和ofo創始人戴威一樣,雷厚義也是90后,生於1991年。他有著不同於同齡人的經歷,除了「悟空腳踏車」,「大學輟學」、「當過北大保安」、「輾轉多地創業」、「互聯網金融領域創業」等這些關鍵詞都是這個90後年輕人的標籤。

雷厚義多次說自己是一個很愛賭的人。選擇進入共享腳踏車市場的時候,他的貸款流量分發讓他的公司重新活過來了,口袋裡有點錢。「既然能讓一個公司起死回生,就有能力做好共享腳踏車。」

共享腳踏車也是他眾多「賭」的案例之一。「任何一個敢於去『賭』的人,其實都是有資本和魄力的,有人敢於在風口上去『賭』是好事。在,有風口是好事,有人去追逐風口也是好事。這說明,這個社會還有活力和創新。」雷厚義說。

但他也曾感嘆,「創業不要盲目追風口。風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來的,需要在一個行業深耕,機會來的時候才會有所準備。」

他對行業問題也有著自己獨特的判斷,此前眾多報道說,共享腳踏車是國民素質的一面「照妖鏡」,雷厚義不以為然,「我們不該這麼看這個問題,這並不是國民素質問題的反饋器。問題是客觀存在的,我們只能想辦法去解決。比如一開始進入市場,我們就要意識到會存在偷盜等問題,那麼我們只能想辦法去解決,比如採用智能鎖。」

在共享腳踏車的帶動下,共享汽車也悄然來臨,席捲全球各大都市。雷厚義認為,汽車的共享在當下確實存在需求。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共享汽車是一個很好的發展趨勢,前景非常好。但也存在很多問題,比如很多共享汽車都是需要停到特定的停車場或附近網點,而在初期投放階段共享汽車所覆蓋的網點較少,停車的地方與目的地可能相距比較遠。並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它並沒有形成很好的盈利模式。這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玩的,至少他自己不會去跟。

業內人士認為,從整個行業來看,與共享腳踏車的發展速度相比,共享汽車短期內還無法達到普及階段。

有人問過雷厚義,「希望悟空腳踏車是一家怎樣的公司?」

這個問題很有趣,他用了「包容」、「創新精神」、「技術和數據主導」、「社會責任感」等詞語來描述自己對於「悟空」這個「孩子」的期許。然而,和摩拜、ofo等這些「大人」相比,雷厚義或許預測到了自己的「孩子」有一天會夭折,但沒有想到這一天來得如此之快。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