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券商傭金戰硝煙再起,小散也能拿到一線券商的「萬1.2」。經紀業務「一哥」為何跌出收入排行榜?

券商傭金戰硝煙再起,小散也能拿到一線券商的「萬1.2」。經紀業務「一哥」為何跌出收入排行榜?

在網上開戶傭金費率低至萬分之2.5成為常態后,證券行業的傭金率仍處於下滑通道。

近日,國內一線券商海通證券某營業部,給普通賬戶開出了萬分之1.5的傭金費率,如果資金量達到一定程度,傭金費率甚至可以進一步下調至萬分之1.2!

上海一位投資顧問李明(化名)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萬1.5傭金基本是券商的成本價,對券商來說,根本就不賺錢,萬1.2更是跌破成本線,純屬給客戶免費服務。」

拿「地板價」賺吆喝?

為搶奪客戶資源,各家券商紛紛在傭金率上做足了工夫,一場價格戰已然引爆。

「傭金率萬分之2.5,普通客戶也是這樣。」記者以客戶身份諮詢多家券商營業部后,得到的大多是這樣的答覆。

「省錢才是硬道理,傭金低至萬2.5!」在廣發證券官網,記者看到了這樣的廣告標語。

平安證券的官網上也清清楚楚地標註著:「萬2.5低佣炒股」。

打開同花順的開戶頁面,國金證券、長江證券、東莞證券等都開出了萬分之2.5的低傭金率。

《國際金融報》記者走訪多家券商發現,目前,針對網上開戶的萬分之2.5傭金率已成常態。而這一傭金率還只是公開價,經過討價還價,很多營業部還會根據客戶的資金量、交易量等情況,給出萬分之2甚至更低的傭金率。

「去年下半年起,甚至有券商開出萬分之1.5的低佣。」李明告訴記者,「通常針對資金量足夠大、交易比較頻繁的客戶。」

降佣的勢頭似乎還沒有停止跡象,海通證券近日傳出消息,其旗下的部分營業部已向普通客戶給出萬分之1.5的低傭金率。

海通證券某營業部客戶經理告訴記者,「萬分之1.5的低佣對資金量和交易量沒有要求,開戶完,打完回訪電話后,當天傭金就能調整到位。如果擁有一定的資金量,可以下調至萬分之1.2。」

該客戶經理還告訴記者,此輪降佣主要目的是推廣券商App客戶端,「我們不靠傭金賺錢,現階段主要希望吸納更多的大眾投資者到App上。」

傭金指的是證券商代理委託買賣成交后的手續費。一部分傭金將作為「規費」上繳給相關部門,另一部分將成為券商的證券經紀業務收入。據記者了解,目前券商要將相當於成交額萬分之1.2的傭金上交,包括交給稅收,中登公司,交易所,和投資者保護基金。

也就是說,如果券商給客戶開出的傭金費率低至萬分之1.2的話,只能覆蓋到成本,幾乎砍掉了經紀業務收入來源。

華泰證券經紀業務收入沒上榜?

為何一線券商願意不計成本地進行開戶?、

其實自互聯網金融興起后,近兩年來,券商的搶客大戰早已進入白熱化狀態,經紀行業正在經歷頗為激進的降佣潮。

不過,證券業協會公布的2016年度證券公司代理買賣證券業務收入排名值得關注。曾在2015年,以113億代理買賣證券業務凈收入排名行業第7位的華泰證券,在扣除業務規模的萬分之2.5后,終於在2016年跌出了行業「排行榜」。

在協會公布的2016年度證券公司代理買賣證券業務收入榜單中,銀河證券、國信證券和國泰君安位居前三,華泰證券則消失在前47家的排名中。

但事實上,華泰證券的經紀業務近年來穩居龍頭。Wind數據顯示,今年7月,華泰證券以約1.59萬億股基成交額、7.64%的市場份額,居各大券商首位,領先地位難以撼動。

經紀業務「一哥」何以沒能上榜?

原來,在2017年券商分類評級中,證監會對部分原有業務排名的加分指標進行了修訂。其中經紀業務的排名將按照「代理買賣證券業務凈收入-股票基金交易額×萬分之2.5」后的金額計算。

上海某大型券商內部人士表示,這項評級指標較此前調整幅度較大,「計算排名時要在收入中扣除業務規模的萬分之2.5,這就是想看刨去券商以低傭金招攬來的客戶后,在經紀業務方面真實的競爭力如何。萬分之2.5是監管強調的行業底線,低於這一標準或被視為惡性競爭。」

在採用新的計算方式后,券商排名發生變化也就可以理解了。

從監管層的態度來看,似乎並不樂見券商一味壓低傭金來搶佔市場份額。

一位接近監管層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監管導向並不鼓勵無底線的傭金大戰和盲目追求業務絕對規模的行為。瘋狂以低價吸引客戶的措施,將給行業的健康發展帶來不利影響。

經紀業務玩法求變?

華泰是業內最早採用低傭金率擴張市場份額的公司。

2017年1季度,華泰傭金率為萬分之2.27,行業傭金率為萬分之3.67。也就是說,華泰傭金率為同行的62%,同樣是完成1億元股基交易額,華泰獲得收入為同行的62%。

不過,中信非銀分析師田良表示,由於互聯網平台有效的服務補位,華泰證券的成本也只有同行的64%。「與同行傭金率驅動的商業模式不同,華泰證券經紀模式的競爭力在於成本優勢。62%的收入,64%的成本,華泰的經紀業務利潤率應與行業平均水平接近。」

在互聯網帶來的成本降低效應逐漸減弱的當下,華泰的成功模式似乎難以複製。如何在成本、傭金和服務之間取得均衡,一直困擾著券商也是行業努力的方向。

在剛剛過去的2017上半年,市場交易額偏清淡的背景下,愈演愈烈的價格戰讓券商經紀業務有些喘不過氣來。在部分券商進行傭金混戰的同時,也有一些券商選擇頂住市場壓力,不參與價格戰,始終堅持自身的品牌和服務之道。

一家大型券商的經紀業務負責人告訴記者,公司不打算去打傭金戰,而是要從專業度和服務上下功夫。「理性的券商不會『為免費而免費』,純粹依靠低價獲取客戶的策略,只會讓券商淪為交易中介。我們的方向是通過全方位的投資服務以及個性化的專業指導來實現自身的價值。投資者不會選擇傭金最低的券商,而會選擇為自己提供更好服務和融資平台的券商。」

關於經紀業務轉型,比較常見的是轉向財富管理,或者專業化的產品代銷。安信證券首席分析師趙湘懷認為,券商轉型關鍵在於客戶分層和提供增值服務。隨著中產階級的崛起,券商拓展機構客戶和高凈值客戶,開展財富管理業務,將彌補一般交易傭金率的下滑。

參考海外機構的成功經驗,財富管理服務似乎大有可為。嘉信早期是一家以實體營業部為基礎的傳統折扣經紀商,通過「折扣經紀—資產管理—機構業務」的轉型三部曲,公司轉變為綜合投資理財經紀商,服務範圍涵蓋了高、中、低各類客戶。同時,為貫徹低成本戰略,嘉信將諮詢服務通過自建平台的方式外包。

國內券商也在積極進行轉型的嘗試。例如,國泰君安在互聯網金融方面整合推出並持續完善君弘App、富易、君弘金融商城及微理財平台,初步完成「君弘精益」零售客戶服務體系方案。

據相關負責人介紹,在近期股市行情震蕩時期,國泰君安推出了兩款收益較高的理財產品,希望藉此提高投資者對App本身的忠誠度和黏性,從而激發用戶在App上購買其它理財資產的興趣,拓寬用戶的使用場景和活躍度。

根據國泰君安2016年年報,公司去年日均代銷金融產品保有規模960.61億元,代理銷售金融產品凈收入排名行業第1位。但是,與代理買賣證券業務的傭金收入相比,代銷金融產品的收入只有其百分之一。

從行業角度看,根據證券業協會數據,2016上半年行業代銷金融產品的凈收入是24.93億,占行業總收入的3.99%,這個比例顯然不足以改變行業困局。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雖然國外有成功的案例,但是考慮到國內以散戶為主的客戶結構、客戶投資偏好從交易轉向產品所需的時間,現階段的經紀業務依然很難擺脫對傭金的依賴。

▼ 好文推薦

  • 網聯出世,支付寶微信們被收編!第三方支付「直連模式」終結在即,最受益的是……

  • 崑崙健康高管二次「大換血」,背後有何隱情?

  • 麥當勞正式改姓中信,新管理團隊高調展現「五年計劃」,想不想知道他們打算怎麼做?

國際金融報解鎖更多精彩內容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