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調理偏頭痛,古人做出一大膽推測,造就了這張「壓箱底」的妙方

調理偏頭痛,古人做出一大膽推測,造就了這張「壓箱底」的妙方

(本文由「精誠名醫匯」原創,經平台全網首發)

本文理論依據:《辨證錄》

論岐黃之道,謀蒼生之福,歡迎走進「精誠名醫匯」。列位看官,今天要為你說上一病,這就是偏頭痛。對於這件事,「精誠名醫匯」曾經多次和您介紹過它的調理之道,您可以訂閱本號之後詳加翻閱。在祖國傳統醫學的浩瀚書海中,也有例如芎犀丸、川芎茶調散、半夏白朮天麻丸、血府逐淤湯等成方可以應用。但是今天我們要說的,卻是在中醫領域裡赫赫有名的,被公認為可以看作「殺手鐧」級別的妙方,這就是出自《辨證錄》里的散偏湯——

柴胡3克,白芍15克,川芎30克,香附6克,白芥子9克,白芷1.5克,郁李仁3克,甘草3克。將這些藥物水煎取葯汁服用即可。臨床經驗表明,此方對於輕症患者一劑即可止痛。重者,2到3劑也可以止痛。中病即止,不必盡劑。

列位看官,說起此方,可真是大大的有名。臨床上有不少中醫師,在遇到頑固性偏頭痛久治不愈的時候,都會放此大招,最終獲得良效。此方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且讓我們從頭說起。

列位看官,如果我們仔細觀察經絡圖,會發現有兩條經脈循行腦側,這就是手少陽三焦經和足少陽膽經。再加上偏頭痛發生時的癥狀和少陽病癥候十分接近,所以先賢們首先做出了大膽的推測,這就是偏頭痛和少陽經存在著密切關係。偏頭痛,可以以少陽病論治。正是本著這樣的思路,上面這張張方才有了如下排兵布陣之道——

首先,我們看到了柴胡、香附和郁李仁這三味葯。它們是做什麼的?答曰疏解少陽氣機、理氣化瘀的。方才說過,這病入少陽經,少陽經氣機的阻遏,是引發偏頭痛不可忽視的因素,所以,我們就用柴胡來幫忙。它性味苦,微寒,入肝、膽經,功在和解表裡,疏肝,昇陽。它是和解少陽的要葯。《藥品化義》謂之「性輕清,主升散,味微苦,主疏肝」,講的就是此理。如果說因為情緒問題而引發的偏頭痛,用柴胡算是真真對路了。還有那香附,性味辛、微苦、微甘,平,入歸肝、脾、三焦經,功在行氣解郁,調經止痛。它也是解除肝鬱氣滯的要葯。《本草正義》說它「辛味甚烈,香氣頗濃,皆以氣用事,故專治氣結為病」。可見在疏肝解郁行氣方面,它也是一味高手。那郁李仁,性味辛、苦、甘,平,入脾、大腸、小腸經,本是滋陰潤燥滑腸的良藥,但同時也是下氣散結的佳品。《本草新編》甚至直接指出:「郁李仁,入肝、膽二經,去頭風之痛」。應該說,這三味葯在一起,起的作用就是疏解肝膽之郁。它是改善偏頭痛的基礎,必須打得牢固。

不過,只疏解肝鬱是完全不夠的。如果外邪不除,少陽經氣的運行不久還會出問題。那麼這外邪是什麼呢?這就是風、寒、痰。痰凝血脈而化瘀,寒邪主收引,使得氣血凝滯而作痛,寒痰相搏,又趁著風邪為禍人體,這才讓偏頭痛屢治不效。尤其是那風邪,善於往高處走,因此入了人體便第一時間侵襲頭部,帶著寒邪和痰邪肆無忌憚、予取予求。

既如此,為之奈何?我們用了川芎、白芥子和白芷三味葯來抵擋。且說那川芎,性味辛,溫,入肝、膽、心包經,功在活血行氣,祛風止痛。對於頭痛而言,它可是真真是一味要葯了。第一,川芎本是理血要,有補血和活血的功能。所以《醫學啟源》認為它「補血,治血虛頭痛」。第二,這川芎除了理血,還有一個本事,這就是行氣祛風,因此《本經》又說它「主中風入腦頭痛」。考慮到頭痛本身和風邪有著密切關係,所以自古以來,這川芎幾乎成了治頭痛的必用之葯。你看李東垣說得多直接:頭痛須用川芎,如不愈,加各引經葯。太陽羌活,陽明白芷,少陽柴胡、太陰蒼尤,厥陰吳茱萸,少陰細辛」。也就是說,治療頭痛,川芎是導彈,無論治哪裡,都得用到。而川芎和前面的柴胡搭配,則成了治療少陽頭痛的核心武器。個中妙處,列位看官不得不察。

除了川芎,這白芷和白芥子,也都不是泛泛之輩。卻說那白芷,性味辛,溫,入胃、大腸、肺經,功在散風除濕,通竅止痛。它是祛風止痛的良藥。用在這裡,我們取它辛散之性,和川芎一起來疏風。還有那白芥子,性味辛,溫,入肺、胃經,功在利氣豁痰,溫中散寒,通絡止痛。它除了和川芎、白芷一同祛風之外,還能散寒和祛痰。在白芷除濕之能的配合下,兩者對於痰濕的化解可謂功效卓著。總而言之,這川芎、白芷和白芥子,對風、寒、痰、濕諸邪有全面的消散之功,搭配不可謂不精妙。

列位看官,你說前面用了這麼多辛散、芳香而濃烈之品,它們會不會傷陰呢?這個擔心絕不是多餘的。所以,我們用到了白芍。此藥性味苦、酸,微寒,入肝、脾經,功在平肝止痛,養血調經,斂陰止汗。它是養血、斂陰、合營的一味葯。除了能搭配郁李仁,緩解前面辛散藥物的燥性之外,還可以幫助我們改善可能存在的血虛問題。而血虛,本身也是引發頭痛的不可忽視的原因。

所以說,這小小的散偏湯,雖然藥物很少,但是搭配十分精細,把引發偏頭痛的諸多因素,一一破解,所以就難怪在臨床應用的時候,屢獲良效了。

不過,這散偏湯是基礎方。列位看官在應用的時候,還需對症加減。比如噁心嘔吐、舌苔白膩的,我們用半夏、陳皮和茯苓,川芎用量則需稍減。如果頭痛的時候眩暈明顯,我們用一點天麻、鉤藤和菊花。如果偏頭痛患病多年,久病入絡,我們加以點桃仁、紅花、赤芍,去掉白芍。總而言之,我們可以在中醫師辯證指導的幫助下,針對自身病情,以散偏湯作為藍本進行化裁,找到屬於自己的調理方法。這樣才能取得最佳之療效。

方法說完了。不知道列位看官意下如何?請在評論區暢所欲言。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