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曝光白百何「出軌」 卓偉到底掙了多少錢?

曝光白百何「出軌」 卓偉到底掙了多少錢?

有一種職業,不是間諜偵探但專業性卻不輸他們半點,緋聞曝光、外遇被抓、超生坐實……這一系列驚爆人眼球的新聞都出自他們之手——狗仔隊。

這幾天,白百何出軌事件在娛樂圈掀起了軒然大波,張愛朋火了,陳羽凡火了,事件的曝光者——第一狗仔卓偉也火了。明星的家長里短大都狗血無聊,我們暫不去評論,而背後狗仔隊的活動更像是一部好萊塢大片,十分精彩。

那麼,一茬接一茬的明星緋聞是如何產生的?狗仔隊背後是怎樣的利益鏈條?有著「娛樂圈錦衣衛」之稱的風行工作室又是怎樣神秘的組織呢?我們就一同說道說道。

一項古老的職業

「狗仔隊」作為一種職業行為早在1958年就已經出現,當時義大利人稱之為Paparazzi,翻譯過來應該是「追蹤攝影隊」。1960年上映的義大利電影《甜蜜的生活》中,就描述了一位三流記者在各種交際場所圈兜兜轉轉,企圖尋找一些邊角料,可以說是非常「狗仔」了。

電影《甜蜜的生活》,左邊的男士便是一位小報記者

至於「狗仔隊」一詞,則是香港人開創。雖然不太好聽,但據說一開始並沒有貶義,是用來形容20世紀50年代香港警察部刑事情報科強大的追蹤調查能力,後來被香港記者們發揚光大了,演變成長時間的追蹤、守候名人、藝人、新聞人物,最後乾脆追著藝人跑。

以「狗仔隊」采寫「狗仔」報道為主要賣點的,始於《壹周刊》,相信有不少人都曾看過。

香港學者柯達群寫道:「為了獲取名人隱私與行蹤動態,《壹周刊》開創娛樂新聞的『狗仔隊文化』,組成貼身跟蹤的記者隊伍,或千里迢迢到異國跟蹤偷拍,或喬裝身份進入對方機構卧底察訪,撰寫新聞故事,……不惜侵犯當事人的名譽與隱私權,一向引起頗多爭議。」

最為惹人反感的一次是香港女星陳寶蓮在上海的寓所跳樓自殺,《壹周刊》在陳的家人不知情且不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刊登陳跳樓慘死的照片,該照片「血跡斑斑,非常恐怖」,引發強烈的爭議。然而憑藉低俗出位的內容,《壹周刊》在創刊第三年就成為全港最賺錢的刊物。

傳到內地之後,狗仔一詞基本和卓偉等同,作為內地狗仔隊的前輩和領頭人,卓偉曾在多個場合闡述自己的新聞追求,稱自己要在娛樂圈中調查真相,「我認為新聞自由就是,只要是真實的,沒有我不能拍的,沒有我不能寫的,沒有我不能報的。」而這些真相多少都關聯著裙子和褲子。

神秘的組織

2003年,卓偉與攝影記者馮科同時加入《明星bigstar》周刊,他們嘗試著用跟蹤偷拍的方式做獨家新聞,2006年11月,二人聯合成立風行工作室,工作室成立之初只有5人,專門給媒體提供獨家娛樂新聞,如今已經成為讓無數明星聞之色變的「特務組織」了。

在外人看來,狗仔隊的工作跟私家偵探有一拼,但其實他們有著一套專業化的流程。「我們的工作主要有兩部分,一個是前期,就是風行工作室在一線的拍攝報道,再就是後期,我們有全明星探App,還跟愛奇藝合作了兩檔節目,我現在主要負責前期的遙控指揮和後期的采編管理。」卓偉說。

收集線索是工作的第一步,「我們有一些線人,包括娛樂圈的經紀人、製片人、宣傳、娛記等,我們稱為『暗線』,還有一部分『明線』,是一些娛樂場所的服務員、保安之類。冬粉們也會給我們爆料,但大部分是假的,需要仔細分析鑒別。還有就是從網上的發帖、明星的微博中發現一些線索。」

據了解,目前卓偉的整個團隊大概有50人,公司分成了採訪中心、App編輯部、技術部、運營等職能部門,但最令人感興趣也最神秘的還是攝影記者。

曾為湖南省射箭隊隊員的馮科是風行早期的攝影主力,現已升級為公司合伙人,負責技術、產品、運營等,而如今的攝影師們多是以90後為主的年輕人。「他們基本都是大學畢業,知識層次挺高的,大部分都是工科生,對娛樂行業比較感興趣,對工作有著一分熱情。」

現在風行工作室有十五六個攝影師,他們有一半駐守北京,另一半長年在全國各地出差拍攝,每周的工作時間都要在八九十個小時左右。「他們的拍攝一是在獲得了新聞線索後進行有針對性的跟拍,二是看看當天的活動、劇組有沒有想跟拍的明星,再就是掃街了,去明星經常出現的餐廳、夜店、商區等等,掃到誰算誰。」

攝影團隊被分成了幾個小組,每個組都有工作量考核,「因為合作平台對我們有新聞量的考核,我們也要求攝影小組每個月需要拍到幾條新聞,根據每個月新聞的質量和數量,攝影師的月收入一般有一兩萬。」

卓偉這次能賺多少?

受萬千人唾罵和鄙視,卻依然「頂風作案」,可見狗仔隊背後的利益誘惑是十分巨大的。以卓偉自己透露的消息來看,風行的收入主要來自於版權費、廣告費和融資。

1、版權費

2014年,風行工作室因曝光「文章姚笛」緋聞名聲大作,當時卓偉在採訪中透露,主要收入來自於版權銷售。風行工作室當時每月產出120條新聞,每條新聞的平均稿費為2-3000元,即便是「文章姚笛」這個級別的「大料」,有時收入可能也僅為幾千元。

滿打滿算,風行工作室的收入也只有36萬元/月,當時公司15人,人均月薪1萬元/月,加上跟拍的車旅費、線人費等,能保證收支平衡都不易。

工作室會與平媒和網媒建立長期的分銷採購關係,每月提供一定條數的新聞,每條新聞包括數十張照片和幾段剪輯、配音完整的視頻。

如今風行工作室的名聲越來越大,想必照片、視頻的版權費用也水漲船高,在視頻網站上的貼片廣告價格亦是如此。

2、融資

2012年底,風行工作室上線了app「愛娛愛樂」,但由於時機與產品問題,app一直是半死不活的狀態。2014年移動互聯網風口到來,卓偉與搭檔自籌30萬元,重新開發了如今的「全民星探」,開發軟體的大風行銳度子公司北京圈圈科技有限公司也順勢成立。

2015年1月,「全民星探」正式上線,同年5月圈圈科技獲得來自聯創永宣的數百萬元天使輪投資。不過相比同類競品,尤其是頗具人氣的「關愛八卦成長協會」的1000萬人民幣融資,「全民星探」的融資額度並不高。

3、廣告

廣告是媒體相對傳統的盈利手段。在風行工作室的app上,可以看到全民星探沒有大多數app都有的開屏廣告,在內容頁也沒有硬廣廣告位。

卓偉在採訪中曾經明確表示,「絕對不會替人拿錢消災」,因為這種行為存在不小的法律風險,拍了照再向人要錢,屬勒索。但是,依然有不少人質疑,卓偉公司最大的收益,應該還是來自於明星巨額的公關費。

其實,狗仔的盈利點很簡單,對於行業內與明星就是雙方名氣獲得和利益的交換。

就像卓偉這次爆的白百何出軌,肯定不是單方面判斷,就花人力財力連續追蹤的。一定是有其他明星「點撥」過,這樣就會在娛樂記者行業里打造出響亮的名氣,不管是誰有什麼料都願意找他交換,這無形中就是「品牌效應」,藉此進一步獲得更多的利潤和經濟利益。

娛樂圈裡的明星確實每天都會受到形形色色的誘惑,這次白百何事件其實完全可以以另外的方式爆出,雙方走一波擦邊球,這樣大家都名利雙收,比如夜光劇本事件.....至於為什麼這次爆料這麼穩准狠,有觀點認為可能有兩個原因:第一價格沒談攏,第二之前就有過節。

據了解,這次白百何出軌事件的視頻是2月18日就拍到的,一直藏到今天,其實和電影《綁架者》的上映、熱播有密不可分的聯繫。只能說,最後的利益既得者和這件事絕對脫不開干係。

一個爆點出來,狗仔團隊會先在內部競價,做利弊權衡分析,再決定對其報道的角度。這就要看當事人和對手誰出的錢多了,這時候賺錢的目的就是整個團隊運行的動力。

至於卓偉的收入,或許和他手中掌握的明星隱私一樣,無法估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