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刺客信條》你們這幫穿帽衫的真能跑

《刺客信條》你們這幫穿帽衫的真能跑

作為一名見不得光的刺客,除了身手不凡之外,隱藏身份也是非常重要的。印象中的刺客,古今中外,大致類似,比如國內武俠小說中的黑衣蒙面、日本有忍者刺客也是蒙著頭,用評書里的一句話叫做「短衣襟小打扮,周身上下緊趁利落、黑紗遮面」,基本都是如此。刺客嗎,最起碼先要把臉蒙上,否則半路碰上熟人可就樂子大了。

但也像《刺客信條》這樣,風帽長袍的打扮,也算是獨此一家了。要說穿上這身裝備飛檐走壁完成刺殺任務,卻是有點離譜,也不怕在高速運動中掛住衣服,但這身衣服的最大亮點,就像《諜影重重》里的伯恩一樣,保持了主角帥氣和神秘的同時,就是一個字「酷」。復古帥氣的兜帽長袍造型,再加上法鯊高挑的身材,那真是萬分拉風。

大概《刺客信條》的創作者們,也是考慮到了這個因素。沒玩過遊戲,這裡就不談了。只是了解,這個《波斯王子》原班人馬創作的次時代動作遊戲,在角色裝束上絕對參考了現實中的跑酷達人,因為後者基本就是這麼一身打扮,追求一個酷。將這身裝備移植到遊戲乃至電影中,所創造的角色及其拉風的身形,配合動作場面,才是最能烘托角色張力的地方。

西方評論家形容武俠電影中飛檐走壁為「東方的芭蕾舞」,那麼對於一個純正美式電影所展現的上蹦下跳,我們姑且稱之為「西方的凌波微步」。所以這部電影中,最吸引眼球的當屬突破既有的地形局限及動作限制的戰鬥,此處精華在電影中得到完美體現,片中的動作場面極多,無論是現代還是古代,大部分時間法鯊就像患多動症的猴子一樣在各種房頂和牆壁之間來回穿梭,其雜耍般的攀爬跳躍絕對屬於「請勿模仿」類型,只不過刺客們只有袖劍沒有匡威休閑鞋。

而除了跑酷式的跳躍之外,電影的動作場面拋棄了歐美慣用的硬碰硬的肉搏戰,取而代之的是講究動作技術的格鬥,頗具東方風格的動作場面令人眼前一亮,電影儘管動作場面不算過於密集,但每場動作戲都十分引人入勝,電影中段那場追逐戲份是全片最好看的地方,主人公與敵人們驚險又靈巧追逐和近身殊死格鬥令人熱血賁漲。

不過是這些臨時開小灶的非專業跑酷演員比起《暴力街區》和《企業戰士》來說差遠了,為了彌補這種缺陷,電影在打鬥部分多爾採用交替剪輯和主視覺來描述跑酷片段和打鬥場面,宏觀鏡頭和圍觀場面的切換突出動感效果。舉個例子,阿圭拉與瑪麗亞兩人一前一後逃避追逐的戲份,從打鬥到跳躍,通常是宏觀/全景鏡頭之下,當他們完全一個動作之後,馬上切換到跟拍/微觀鏡頭,這樣的好處就是能夠突出視覺張力,也能彌補非專業跑酷演員的自身不足。但缺乏《暴力街區》中那樣中長遠鏡頭一氣呵成的勁酷感覺。

不過電影能做到這種地步也實屬不易,看來法鯊脫下刺客信條的帽衫之後,有人找他演《人猿泰山》也不足為奇。

電影沒有法師和半獸人,大量CG場面只是作為輔助劇情的一個元素,特技下生成大到西班牙宗教法庭時期,小到鷹眼視角,效果不錯,此外開信仰之跳時自由落體式跟拍鏡頭效果相當唬人。只是由於劇情所限電影並沒有展現期待中的大場面,令人遺憾。此外帶有黑暗味道的美術設計、作曲家Jed Kurzel異教氣息的管弦樂融合了節奏感強烈的電音,也大大烘託了影片的主題。筆者不知道這些逼真的場面在幕後花了多少時間製作而成,只考慮到其為電影帶來的搶眼效果。

本片的導演賈斯汀·庫澤爾名聲在外,其拍攝的莎翁作品《麥克白》被影迷交口稱頌。庫澤爾是澳洲人,卻屬於典型的英國學院派導演,看家本領就是對故事的精彩編排和情節的巧妙設置。但是學院派缺點和優點同樣明顯,那就是對人物塑造的先天不足。《刺客信條》的故事主線其實很簡單,一張稿紙就能搞定,故事一般但卻比較流暢,宏大的場面觀感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卻不可否認片中的人物描寫先對薄弱,只是把一個單純的故事講得活靈活現,而其中人物也像其來源於平面的遊戲那樣,英俊瀟洒但平面依舊。

《刺客信條》中法鯊這個人物依託於宏大的世界觀中,是一個獨挑大樑的角色,法鯊在片中乾脆把自己富含喜怒哀樂表情藏在一副英俊的面孔之下,用通篇時間展現自己花了幾個月時間修成的矯健身手和八塊腹肌。帥氣瀟洒且神秘感十足的角色贏得了大家不少印象分,看來拉風也是一種本錢。

不說了,刺客信條這套周邊帽衫,我是一定要收一套滴。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