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亞洲代表城市生命科學基礎研究實力分析

亞洲代表城市生命科學基礎研究實力分析

生物通報道:近代500年,經歷了現代化戰爭的洗禮,人類越來越重視永久和平、共同繁榮、和諧世界的重建。在國家力量支持下,通過掠奪和工業革命歐洲和美洲許多國家率先走上了科技巔峰之路。二戰後,各國逐漸開始理智尋找科技興國之路,在經濟全球化和區域一體化的時代潮流中,亞洲國家也齊頭並進、逐漸開始嶄露頭角。

調查城市生命科學基礎研究實力統計方法:

(1)先在每一種期刊發表文章數量,即JP的基礎上,算出其相應的Q值 (Q Value, QV),

QV = JP x Q Ratio (QR)

(2) 對以上28種期刊的QV相加獲得的總數 (QV total, QVT) 進行比較分析。

與其他27種期刊相比,JBC雖然影響因子較低,但它在生命科學基礎研究領域的實際名聲很高,因此也納入統計範圍。但在JPT中並未羅列,而是將其單獨做了統計。在計算QVT時以QR值=0.1計算。

為了更明顯地可視化在生命科學領域的進步,秦研究員分別討論了兩個時間段的亞洲代表城市科研動態,1979-2006年和2007-今。

第1時間段,在改革開放后恢復聯考,隨後慢慢培養研究所,又逐步從國外引進人才,科學研究開始全面向前推進;第2時間段,經濟快速發展,科學研究也突飛猛進,國家大量從國外引進一流科學家回國服務,同時在本土也培養了大量優秀科研人才。

對7個城市在這2個時間段內28種期刊各自的JP進行了檢索和統計(見表2),算出相應的JPT、QV及QVT (見表2、3及增補表1)。

表2:亞洲7個城市在28種期刊分別發表的文章數量 (JP)

表3:7個城市在28種期刊分別發表的文章數量 (JP) 所對應的Q值 (QV)

增補表1:7個城市在28種期刊分別發表的文章數量 (JP) 及其對應的Q值 (QV) 計算表

從這些數據中,我們可以得出:

1、1979-2006年

東京、JPT、QVT和 JBC發表量,均比其他6大城市的總和還要高2倍 (見表2、3及圖1A),論研究實力,毫無疑問東京是當時的亞洲霸主,雄踞金字塔最高層 (見圖1B)。

圖1: 7個城市在28種期刊發表文章總量 (JPT) 及Q值總量 (QVT) 分析。A. JPT、QVT及JBC發表量的柱狀圖分析;B. 金字塔劃分各城市在不同時期的研究水平層次。

對比其他6大城市,我們驚奇地發現,有好幾個一對城市的數據非常接近 (見圖1A),比如新加坡和北京,香港和首爾,台北和上海。但這幾對之間的數據又有差距,新加坡和北京的數據較高,位居第二,香港和首爾次之位居第三,台北和上海墊底。雖然新加坡的JPT和QVT都稍微高於北京,但北京的Nature和Science發表之和為新加坡的1.5倍,故他們的研究實力旗鼓相當。香港和首爾在這一階段的數據極為相似,JPT僅差2,QVT僅差1,故它們的實力並駕齊驅。台北和上海的JPT和QVT也很接近,台北略高於上海,但上海發表Science和Cell數高於台北,故這兩個城市在這一時期的研究實力不分高下。

2、2007-今

東京的JPT較上一階段僅增多149,而QVT下降了33,增速放緩。相對於東京,北京的增速飛猛,各項數據已經接近東京。北京的JPT比第一階段增加了11倍,QVT增加了近9倍,雖JPT和QVT稍低於東京,但發表Nature和Science之和超出東京76篇,Cell發表數超東京16篇 (見表2、3),故東京獨霸的地位在近十年已經被北京衝擊,並與之平分秋色,並列位居金字塔的最高層 (見圖1B)。

另外,上海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上升。相比第一階段其JPT和QVT均增加了11倍,甚至超過了新加坡。但由於新加坡發表Nature和Science之和超出上海21篇 (見表2、3),所以這兩個城市這一時期的研究實力屬勢均力敵,位於金字塔的第二階層 (見圖1B)。

除上海和北京外,首爾的增速也較為明顯。較第一階段首爾JPT和QVT增加了4-5倍,該兩項指標低於上海和新加坡但高於香港和台北,故獨居金字塔第三階層。

近十年來,香港和台北在的增速較慢,在這一時期兩個城市的各項指標非常接近 (前者的JPT和QVT略高於後者,後者的JBC發表量又略大於前者),但較其他城市發表文章數最少,故位於金字塔的最底層。

作者總結:

綜合以上2個時間段分析,以上7大城市上海和北京的增速最快,北京甚至結束了東京多年來的亞洲獨霸狀態。上海,從第一時間段的墊底到第二時間段趕上新加坡並與其位居第二研究梯隊,也令人興奮。特別是上海在神經科學期刊 (Neuron與NNeruo) 發表的文章數量遠高於除東京以外的其他5大城市,說明以中科院上海神經科學研究所為代表的上海神經科學研究團隊發力精準。新加坡研究實力不僅強而且穩,多年來一直保持在第二研究梯隊,並且各方面成果均衡。韓國首爾也比較穩當,始終保持在第三研究梯隊。增速最慢的是香港和台北,香港從第三梯隊下滑到和台北一起墊底。不過,根據近兩年的科研動態,我們發現香港有關機構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開始調整科研策略,奮起直追。另外,我們從以上數據中發現排除JBC的27種期刊的JPT與包含JBC的28種期刊的QVT 的發展趨勢大體一致,這不僅說明這兩種分析方法切實可行,且可證實分析結果較為可靠。(感謝我愛人在以上數據處理時給予的幫助)

作者簡介:

秦逸人博士,科學院生物與化學交叉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研究領域:幹細胞與體細胞重編程。

重點研究項目:

1. 利用基因編輯技術結合幹細胞開展對單基因遺傳性疾病的研究

2. 利用顯微操作與核移植技術開展對胚胎髮育與幹細胞相關問題的探討

中科院生物與化學交叉研究中心(the 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 Center of Biology and Chemistry, IRCBC)是依託科學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和上海藥物研究所於2012年成立的一個跨學科綜合研究中心。中心以人類健康前沿研究領域中的神經系統疾病,如阿爾茨海默氏病、帕金森氏病、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等與衰老相關的神經退行性疾病以及神經損傷和修復為核心,發展和運用最前沿的生物與化學技術手段對人類神經系統病變特別是神經退行性疾病中共性和關鍵性的科學問題開展研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