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全盤迴顧人類最後希望與AlphaGo的圍棋終極PK

全盤迴顧人類最後希望與AlphaGo的圍棋終極PK

導讀: 這一場在人工智慧歷史進程中具有標誌性意義的比賽,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我們迫不及地擁抱它。

OFweek智能硬體網訊 2017年5月27日,人工智慧歷史上具有標誌性意義的一天。根據新智元獲得的最新消息,柯潔在烏鎮依然沒能帶來一場勝利,最終以0:3 敗給升級版的阿老師(AlphaGo)。

柯潔在賽前曾表示,這是他最後一次與機器對決。

人類最後的希望與圍棋上帝的終極PK

5月23日,·烏鎮圍棋峰會的首場人機圍棋對抗比賽打響,世界第一柯潔 PK 設升級版的 AlphaGo。AlphaGo 經過一番苦戰,憑藉四分之一子的優勢,首戰戰勝了柯潔。

在網路上,人們稱柯潔為「英雄」。 DeepMind的聯合創始人Demis Hassabis在比賽結束后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他對「柯潔」表示巨大的尊重。

面對大眾,柯潔承認AlphaGo「真的很好」,並稱,有機會對抗是「人生最大的榮譽」。他說:「去年,AlphaGo更像是一個人,但是現在,它更像是圍棋的上帝。」

sixthtone 在賽后的報道中把柯潔形容為「人類最後的希望」。

5月25日的第二盤比賽,儘管局面一度非常接近,柯潔甚至已經感受到了「(勝利的)機會」,但是最終依然敗北。

賽后柯潔走進新聞發布會現場,他說:「比賽時我把手放在胸口上,是因為我覺得自己有機會贏。中途我一度認為離勝利很近了,不過看起來AlphaGo 不是這麼想的。我當時非常緊張,都能感覺心在砰砰跳。」

DeepMind 聯合創始人兼 CEO Demis Hassabis 立即對柯潔的評價表示認同:「本局前100手棋是 AlphaGo Master 版本所經歷過的最佳棋局,我們的心也在砰砰跳。非常榮幸能與柯潔這樣的天才棋手進行對弈,我們彷彿看到了來自未來的棋局。」

到了5月27日,比賽的懸念似乎並不大,進程也沒有多少波瀾。AlphaGo輕鬆獲勝。

下到第39手,阿爾法狗用時不到15分鐘,解說員、著名圍棋手聶衛平判斷黑子已經贏了。

自此,圍棋的新紀元真的到來了,人將向機器學習此前從來沒見過的下法,共同構建新的「棋譜」,並且,估計也不再會有人會貿然再去挑戰機器。圍棋史上這樣的劃時代事件曾經發生過兩次,第一次是發生在1600年左右的日本,20世紀30-40年代的日本,日本一位當時非常傑出的圍棋高手吳清源提出了一個全新的關於圍棋的理論,將圍棋提升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如今,阿爾法狗帶來的是圍棋界的第三次變革,這一變革,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劇烈和徹底。

啟明星AlphaGo的三部曲:試探、橫掃到完全把控

在烏鎮,DeepMind的人把 AlphaGo稱為「AlphaGo-Master」,以與2016年擊敗李世石和2017年年初在網路上橫掃各路高手的Master作區分。

AlphaGo 去年3月在韓國橫空出世,以戰勝李世石,成為整個人工智慧領域熱議的事件,幾乎每一個關於人工智慧話題都會以此作為「開場白」。這場對決在接下來的一年中被人津津樂道,自那以後,人類 4000 年的圍棋歷史,已經開始改寫。

回到2016年3月,當時阿爾法狗與李世石展開正面交鋒,首場比賽,開局李世石有些動搖,但隨著棋局的進行,李世石漸入佳境,形勢越來越好了。但正當大家都認為棋局已到垃圾時間的時候,李世石一個小失誤,局面重新變得撲朔迷離。AlphaGo 成功憑藉李世石的失誤,成功逆轉,AlphaGo 獲得了勝利。

隨後在第四盤比賽中,李世石扳回一城,為人類贏得了迄今為止唯一一場對AlphaGo的勝利。但是最終還是以1:4的比分落敗。

2017年1月,線上圍棋對弈平台上忽然來了一名高手Master,在對戰聶衛平、柯潔、朴廷桓、唐韋星、范廷鈺、王古力、周俊勛和黃雲嵩等多位圍棋大將的比賽中屢屢獲勝,大有橫掃之勢。1月17日,DeepMind 發表官方聲明,證實Master即為其研發的人工智慧程序,是AlphaGo的升級版。

如果說,2016年與李世石的比賽還是一種嘗試,那麼2017年年初的這次橫掃則是進化版AlphaGo真正實力和潛力的體現——它更強了。

隨後,2017年5月27日,AlphaGo和柯潔約戰烏鎮,帶來三場精彩對決。但是,我們可以看到,AlphaGo此時已經完全把控了局面,被視為「人類最後希望」的世界第一柯潔也沒有多少辦法。

Wired 評論認為,贏得第二場比賽的勝利后,AlphaGo其實已經贏得了這場3盤的比賽,這一勝利也證實,現代的AI技術在下圍棋這件事上已經超越最優秀的圍棋天才,這在幾年前還是被認為是不可能的。

Wired的文章也認為,去年AlphaGo擊敗李世石是人工智慧發展進程的一個拐點,技術帶來的瓦解性力量已經開始改變世界,從互聯網服務到健康醫療再到機器人。而AlphaGo,就是這一切變化即將發生的啟明星。

圍棋是終極,通用人工智慧是終極的終極

其實早在2015年秋天,AlphaGo就已經在一場秘密賽事中以5比0的成績完勝蟬聯三屆歐洲圍棋冠軍的樊麾。當時就曾引起過廣泛的關注。

當時哈薩比斯在接受《衛報》的專訪時說:「 圍棋就是終極,它是所有遊戲的頂峰,需要的智力深度(intellectual depth)也最高。它讓人目眩神迷,而令我們感到激動的不只是我們掌握了這個遊戲,還有我們在其中使用的神奇有趣的演算法。比起科學,下圍棋更像一種藝術。 」

圍棋這個終極背後,是DeepMind的另一個終極——通用人工智慧(AGI)。

在Hassabis 向《衛報》憧憬的未來中,超級智能的機器將會與人類專家共同協作,幾乎能解決任何問題。「癌症、氣候變化、能源、基因組、宏觀經濟、金融系統、物理學,我們想要掌握的系統中有許多都在變得日益複雜,」他說道,「信息太過泛濫,即使是對於最聰明的人類來說,要在有限的生命中掌握這些也正變得越來越艱難。我們要如何篩選這些鋪天蓋地的數據、從中找到正確的洞見?人工通用智能可以被當作某種自動將非結構信息轉化為有行動意義(actionable)的知識的過程。」

「一個讓人震驚的成就」,帝國理工學院認知機器人學教授Murray Shanahan這樣描述這件事。「一個重要的里程碑」,超人類主義哲學家Nick Bostrom表示了贊同,他在《超級智能:路線圖,危險性與應對策略》一書中曾寫道,如果能夠完成AGI,這將會是一個無與倫比的事件——也許,借用谷歌工程主管Ray Kurzweil的話來說,甚至稱得上是「撕裂人類固有的歷史結構(a rupture in the fabric of history)」。在Bostrom位於牛津大學人類未來研究所的辦公室中,他告訴我,AlphaGo的出現「讓過去幾年間機器學習領域的進展一下子變得引人注目起來」。

DeepMind 現在在努力製造世界上第一台通用學習機,大體上學習可以分為兩類:一種就是直接從輸入和經驗中學習,沒有既定的程序或者規則可循,系統需要從原始數據自己進行學習;第二種學習系統就是通用學習系統,指的是一種演算法可以用於不同的任務和領域,甚至是一些從未見過的全新領域。

AlphaGo外交,圍棋以外的商業世界

根據《金融時報》在 Alphago 對戰柯潔第一場比賽后的報道,過去一年以來,AlphaGo 成了谷歌在知名度最高的產品,DeepMind 聯合創始人兼 CEO Demis Hassabis 表示有很多圍棋棋迷,「草根階層對 AI 也抱有很大興趣」。

「我們聽說每個人都知道 AlphaGo,」Demis 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們去韓國或的時候,大家對我們的興趣很是火爆(pretty crazy)。」

Hassabis 計劃參觀訪問多家企業,討論如何在商業層面和科研層面利用 AI。

《金融時報》報道稱,從 2010 年退出搜索引擎市場以來,如今谷歌與政府的關係正在改善中。

是谷歌帝國尚未佔領的最大市場,特別是在增長迅速的移動領域,《金融時報》報道評論。全球 1/3 的谷歌安卓智能手機操作系統的用戶都位於,但這些人都無法訪問 Google Play 應用商店,這也意味著谷歌將失去世界上最大的移動應用銷售來源。

人機烏鎮對決,拉開新時代的序幕

烏鎮的這場巔峰對決註定會被載入人工智慧歷史長河。它讓我們更清楚地看到的人類的局限,當然,還有勇氣。

我們看到機器智能在近年深度學習的推動下獲得了明顯的長進,看到了許多從前被認為「不可能」的事情正在變成「可能」。

在智能+的AI時代,我們可能會越來越多地習慣於「人類又輸了」的消息。但是新時代不需要悲憫。我們需要更多柯潔這樣的勇士,去探索人機共存的新時代里人類的位置和角色。

未來已來,讓我們銘記這場發生在圍棋發源地烏鎮的比賽,在AI時代繼續前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