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零廣告零軟文,科學家還能怎麼搞好內容創業?

零廣告零軟文,科學家還能怎麼搞好內容創業?

這個零廣告、零軟文的科學媒體做起教育付費產品,嫁接媒體與教育,平衡理想和商業。當初接任知識分子CEO時,紀中展很忐忑,但只用了幾頓早飯,知識分子的自我造血之路便已經定下方針。

本文共計2322字,閱讀時間4分鐘。

記者 | 曹憶蕾

7月底,科學媒體「知識分子」CEO紀中展總是請人幫忙轉發朋友圈,推廣「科學隊長國小版」。經過了近一年的打磨,他終於可以安心交出這份作品了。

「科學隊長」是知識分子旗下的科學教育付費產品,邀請科學家擔任主講人,為孩子們揭開科學世界的神秘面紗,走進汽車王國、蟲蟲的世界、太空宇宙……科學的世界。

2015年9月,三位知名科學家饒毅、魯白和謝宇聯合創辦了《知識分子》微信公眾號,他們期待能盡一個知識分子的責任。「體制改革一定需要文化上的改良和推進,包括要在教育、輿論上的準備和進步」,這是饒毅藉由《知識分子》所許的祈願。

這個零廣告、零軟文的科學媒體做起教育付費產品,嫁接媒體與教育,平衡理想和商業。當初接任知識分子CEO時,紀中展很忐忑,但只用了幾頓早飯,知識分子的自我造血之路便已經定下方針。

商業模式:高端媒體,低齡教育

在擔任知識分子CEO前,紀中展曾是《創業家》副總裁、黑馬會秘書長、幸福鄉村圖書館發起人。面對三位不諳商業,常年伏案科研的教授們,紀中展還是有點摸不準。好不好打交道?怎麼溝通?邊界在哪裡?他就約著三位教授吃早餐。

幸運的是,在幾次務實或務虛的交流中,他們建立起互信的基礎,同時明確了科學與商業的邊界。

知識分子CEO紀中展

「過去三十年,商業發展非常快,實際上未來三十年應該是科學啟蒙和驅動,科學可能成為時代最重要的事情」,這是紀中展與三位科學家開始運營知識分子的契機。

知識分子明確要做純粹科學。紀中展無法想象,讓生物科學家饒毅每天講60秒,講U盤化生存、逃離北上廣,然後回復關鍵詞后賣書的樣子。

確定了高端媒體、低齡教育路線后,紀中展才安心。

運營兩年來,知識分子沒有接過廣告或者軟文。儘管頭條已經炒到一條30萬元,基因檢測、腫瘤幹細胞公司找上門來投廣告,知識分子也沒有心動。紀中展估摸,從創業第一天到現在,他們拒絕了至少200家公司。

這也是知識分子堅持高端媒體的原則,不為了廣告等盈利手段,犧牲科學內容的價值。

在商業規劃上,知識分子切入低齡教育。2016年9月,推出「科學隊長幼兒版」的付費音頻節目。碎片化時間、音頻、付費,乍一看科學隊長是一檔時下正熱的知識付費節目,但是紀中展不這麼認為,他將此定義為科學教育產品。

「科學隊長幼兒版的計劃是做成語音版的十萬個為什麼。圍繞著科學的知識圖譜,共5000多個知識點,100檔節目」,紀中展說。目前科學隊長幼兒版已有24檔,52期節目。

在喜馬拉雅知識節上,科學隊長幼兒版第一季到第三季產品售賣量進入暢銷前100名。目前,科學隊長的推廣渠道分別是喜馬拉雅和微信端,其中喜馬拉雅的銷售占營收來源的10%多,其他為微信端的銷售。

其潛在用戶是80-87年出生的媽媽,以及她們3-9歲的孩子。科學隊長將科學知識場景化、故事化,科學家坐鎮,每一期一個知識點,一期十分鐘。目前,科學隊長有5萬付費用戶,平均客單價300元左右,已經營收過千萬。

起初,科學隊長幼兒版的定價是一檔節目299元。因為饒毅提出299元太貴,對於一個五線城市、一個月收入2000元的媽媽來說,仍是一筆不小的開銷。為了讓更多小朋友接觸到科學,后改為99元。

核心競爭力:科學家是內容生產者和把關者

目前,「知識分子」微信公眾號的用戶70萬左右,其中50%碩士,45%年齡超過30歲,80%學習理工科目。

作為領域的垂直媒體,知識分子關心兩大選題:一是科學界的重大事件,二是科學前沿,最新的科學進展。

紀中展認為,知識分子的核心價值就是科學家,科學家就是知識分子和科學隊長最好的內容生產者和把關者。

知識分子的70%以上的報道由科研院所的教授們撰寫,20%左右的為編輯部原創內容,10%為海外文獻的編譯。

此外,如何打好手中緊握的科學家這張牌?如同經紀公司簽下藝人一樣,知識分子目前已經簽約70多位科學家,與他們合作科學隊長的節目製作,其中20多人屬於全約,知識分子為他們代理出版圖書、電視節目、文章版權等。另外,還有幾百位作者為公眾號供稿。

這幾年,IP打造成了熱門話題。小說IP、影視IP、段子手、情感作家,只要能帶來流量,皆有IP存在的意義。但是要打造科學IP,紀中展表示所要遵循的邏輯是嚴謹、生動、有趣。

第一要義是嚴謹,這是基於科學的嚴謹性所提出來的。如何保證嚴謹性?「一篇稿子到我們手裡,沒有7天甚至更長的周期,是出不來的」,紀中展表示,這些是按照國際學術期刊的操作方式。

「你小時候可能遇見解放軍、科學家嗎?」紀中展介紹,科學隊長所要做的就是給小朋友帶來人生第一次和科學家的親密接觸。

在製作科學隊長節目時,製作組確定好題目,然後找到領域內優質科學家,反覆溝通、碰選題。每一篇成稿請媽媽們來試聽,來判斷小朋友的喜好。10月過去,科學隊長幼兒版受到6萬位媽媽和小朋友的喜愛。

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品牌的樹立及運營是一個重活,需要團隊找准特色,下狠功夫。「十萬個為什麼」、「藍貓淘氣三千問「這類品牌節目,在今天已經失去了先天優勢。內容品牌開始了重運營一戰。

未來願景:做一家專註科學的互聯網教育公司

2016年後,隨著互聯網流量紅利的下滑,自媒體的閱讀數、打開率也銳減。創業者開始抱怨,投資人少有投資媒體公眾號了。

知識分子一開始定位為機構媒體,從一群知識分子變成了知識分子的公司。紀中展意識到,對於一家科學媒體公司而言,不做教育就沒有價值。

「不論是機構媒體還是自媒體,都要找到內容背後的業務邏輯」,所以,知識分子飛速啟動科學隊長。這也延續了創業之初確定的方針,高端媒體,低齡教育。

2017年2月,教育部發布《關於印發<義務教育國小科學課程標準>的通知》,提出從今年9月開始,國小一年級要開設科學課,成為國小生的「必修課」,原則上要按照國小一、二年級每周不少於1課時安排課程。

科學隊長敏銳地搶佔了市場風口。7月底,一檔「科學隊長國小班」直播科學課上線,採用科學家大班直播授課+小班輔導的方式。一學期的費用不超過1000元。另外,學生還會收到12套實驗器材配合教學。

2015年,知識分子創業時,拿到了真格基金300萬種子輪融資。最初7個月,不設辦公室,在家辦公,一周碰一次選題會,花掉了150萬。

2016年4月,知識分子獲得衡廬基金的800萬天使投資,開始啟動教育產品「科學隊長幼兒版」的節目製作。2016年,科學隊長幼兒版上線之時,來自好未來、寶寶樹的A輪投資和全體老股東追加的一輪投資也已經到位。

雖說知識分子定位為一家互聯網公司,但是紀中展並不著急,「慢慢往前走,吸引到行業優秀人才,有運轉正常的產品,我又何苦去追風口?」

你認為知識分子該去追逐風口嗎?快來告訴尋叔你的想法~

本文為新京報原創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