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探秘:宋朝人是怎樣「貓冬」的?

探秘:宋朝人是怎樣「貓冬」的?

古代有那麼多詩人,有的人負責不食人間煙火、帶你上天入地,有的人負責記錄民生點滴、講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這兩種人,我們都需要。

今天,大詩兄為你介紹一位南宋的詩人,名字叫做范成大,他就屬於后一種。范成大曾經當過地方官,還當過「外交官」,出使過金國。不過,大詩兄覺得,他最最重要的貢獻,是晚年退下來以後,在老家蘇州隱居,寫了一組《四時田園雜興》。說是「四時」,其實分為五個部分:春日、晚春、夏日、秋日、冬日。每個部分有12首詩,一共60首,全部是七言絕句。

網路配圖

范老爺的《四時田園雜興》,不僅是詩歌,也是一部民俗史。虧得有他,我們能夠知道宋朝人是怎樣的衣食住行,是怎麼過日子的。

現在是冬天,我們何不選幾首《冬日田園雜興》講一講?

【第一件事】修茅草房,塞老鼠洞

冬日田園雜興

南宋 范成大

屋上添高一把茅,密泥房壁似僧寮。

從教屋外陰風吼,卧聽籬頭響玉簫。

冬天到了,你以為收割了稻子,顆粒歸倉之後,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幼稚。人民是勤勞的。勤勞是必須的。否則,豈不是像童話故事裡的「寒號鳥」一樣:「寒風凍死我,明天就壘窩」?

所以,隨著冬天的到來,「貓冬」之前,第一件大事,就是修葺房屋,查補漏洞,防止被冷風大雪凍著。古代人的房屋,除了大富大貴的人家,大多是土木結構加茅草屋頂。事實上,這樣的房屋結構,在幾十年前,還曾經是農村的普遍狀態。

網路配圖

茅草房

我們先講一下蓋房子。蓋房子首先需要「和稀泥」,然後在稀泥里摻雜稻穀殼、碎稻草等物件。稀泥稍稍陰乾后,注入木板做成的模子,成為一塊土磚,在太陽下晒乾。然後,挖地基、壘牆。屋頂需要木頭製成的梁架,斗拱和榫卯是必不可少的。最後,是給屋頂遮蔽上厚厚的茅草。茅草一定要細密緊緻,否則會漏雨,還可能被大風吹起。杜甫不是在《茅屋為秋風所破歌》說過嘛:「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這種狼狽,就是「豆腐渣」工程的代價。

不過,不論施工如何穩紮,經過一年的風吹雨打,泥巴築起的房子,茅草遮蓋的屋頂,總是需要修葺。所以,就要「屋上添高一把茅,密泥房壁似僧寮」。趁著初冬時節,天氣還不是很冷,中午的太陽還挺暖和,小村落的屋頂上,三三兩兩站著青壯年男子,屋檐下的婦孺老人,用草叉將一捆捆茅草拋上去,屋頂的人麻利接住,換下朽壞鬆動的茅草,遮蓋上帶著草香的新草。

茅屋的四周,三五個泥瓦工,一手拎著裝滿稀泥的鐵桶,一手拿著抹刀,仔細尋找牆皮剝落的地方,糊上一塊新泥,專心致志地抹平。泥巴抹好了,跟在泥瓦匠屁股后觀望的小孩子拍著手笑跳:「嚴實得就像和尚廟的牆!」這就叫——密泥房壁似僧寮。

如果你發現了老鼠洞,一定要點燃一叢稻草,往洞里塞,熏死它們!然後,灌入泥漿,封死。這種方法,都是老祖宗傳下來的。《詩經·豳風》中有一首《七月》,裡面就講到,「穹窒熏鼠,塞向墐戶」,這就是熏老鼠、塞鼠洞。

忙碌了一整天。天黑了,睡下了。朦朧中,聽見屋外起了大風,風吹過竹籬笆,在竹子的孔節里流動,彷彿有人在吹簫。心中暗暗慶幸,還好白天把房子修葺好了。「從教屋外陰風吼,卧聽籬頭響玉簫」,管你大風怎麼吹,我都能睡個安穩覺!

修整房屋是大工程,洒掃庭院、擦拭門窗是細緻活。「晚來拭凈南窗紙,便覺斜陽一倍紅」,古代沒有玻璃,都是窗戶紙,一捅就破,擦拭起來尤其要小心。如果發現破的窗戶紙,還得換上新的。擦好窗戶,回眸一看,夕陽西下,光線打在窗紙上,哎呦,更加紅艷了!

網路配圖

糊窗戶紙

天黑了,點燈。白蠟燭和清油燈,有錢人家才用得起。一般人家用的是什麼呢?松節油。「松節然膏當燭籠,凝煙如墨暗房櫳」,燃燒起來,一串黑色的煙氣裊裊升起,把房梁熏得墨墨黑。不要嫌我寒磣,我還覺得有股松油香,這松油墨,聽說還是制墨的好原料哩!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