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麗江旅遊遭暴打女子輕傷二級 稱治療花光積蓄沒錢請律師

麗江旅遊遭暴打女子輕傷二級 稱治療花光積蓄沒錢請律師

(法制晚報記者 張蕊 編輯 吳潔)2月21日晚9點,「麗江旅遊遭暴打」當事人琳噠接到了麗江公安局送達的麗江市公安局古城分局《鑒定意見通知書》,通報對其人體損傷程度鑒定結果是輕傷二級。通知稱如果對該鑒定意見有異議,可以提出補充鑒定或者重新鑒定的申請。對於要不要申請補充或者重新鑒定,琳噠告訴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記者她還在考慮中。

「麗江警方為我做完鑒定不久,打電話說又派出了一個小組,要求我去第三方機構去做鑒定,被我拒絕了。」琳噠說,麗江警方說現在律師可以介入了,「從出事到現在都是我自己在掏錢,我現在都發愁手術費,更不敢去想未來的手術費用和整容費用。這麼長時間沒收入,我已經拿不出錢來請律師了,我不知道從哪裡去找錢。」

琳噠受傷前後 資料圖

講述

「麗江警方鑒定完又讓我去第三方鑒定」

2月12日,麗江警方相關人員對琳噠做了傷情鑒定。

2月21日晚,傷情鑒定意見書送到琳噠的手上。根據鑒定意見,麗江市公安局古城分局聘請相關人員對琳噠的人體損傷程度進行了傷情鑒定,鑒定意見是輕傷二級。通知書顯示,如對該鑒定意見有異議,可以提出補充鑒定或者重新鑒定的申請。

對此,琳噠告訴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記者,要不要申請補充或者重新鑒定,還在考慮當中。「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2月12號做完體檢后,覺得放下了一樁心事,還好好睡了幾覺。但這種平靜沒持續多久。幾天後,我接到麗江警方的電話,稱他們又派出了一個小組,要求我去一個第三方機構去做鑒定,被我拒絕了。「

「我沒有見麗江警方派來的人,我已經做完鑒定,也簽字了,為什麼還要去第三方做鑒定?」琳噠說,之後她又開始焦慮,「睡不著,一晚上醒好幾次。幾個月來的經歷像做夢一樣,我總想如果我沒傷該多好,有人能幫幫我該多好……」她嘆口氣接著說,「怎麼可能回到從前?我是不是很傻?」

「警方稱律師可以介入 我沒錢請律師了」

琳噠說,麗江警方告訴她,現在律師可以介入,「目前現實的問題是,要做手術還要考慮生活的問題,從出事到現在都是我自己在掏錢。我自己本來就不富裕,現在已經破產了,不敢去想未來的手術費用和整容費用。這麼長時間沒收入,我已經拿不出錢來請律師了,我不知道從哪裡去找錢。」

儘管未來做手術和整容的費用,可能會花費巨大,但琳噠說她還沒想過賠償的問題,目前只想走正規法律程序,「從出事到現在,傷害過我的那些人的父母、親戚、朋友,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和我說一句『對不起』,該怎麼判就怎麼判吧。」

「左上頜竇黏膜下囊腫 最近天天流鼻血 」

醫院是琳噠最不願意去的地方,「每次做手術,都要剪鼻毛,很疼。手術后不停地打噴嚏,感覺鼻子都要掉了,還有紗布塞在裡面撐著鼻骨。本來就呼吸不暢,術后睡覺總會被憋醒。就是現在,有時也會被憋醒。

琳噠說,她現在不能像之前那樣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我不能笑,一笑兩邊的臉就很疼。之前是沒感覺,整個臉都是麻木的。」

此前由於身體不適,琳噠曾去醫院做過檢查,在琳噠提供的一份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的體檢報告中寫道,「雙側鼻骨、鼻中隔、左側上頜竇前壁、內側壁及頂壁多發骨折、骨處密度較前稍增高,考慮有骨痂生長;原左側上頜竇積液基本吸收;左側上頜竇黏膜下囊腫;雙側篩竇炎症。」

「看到『左側上頜竇黏膜下囊腫』讓我很驚慌,我不敢去問醫生,從網上查資料,說有癌變的可能,真的難以接受。」琳噠說,她不知道該怎麼辦,目前就是按網上說的不吃辛辣刺激的食物,不吃臘肉、腌製品,不喝酒,咖啡也不喝了,「我想等著下一次手術的時候,問問醫生。」

對於為什麼不馬上去諮詢醫生的問題,琳噠承認在逃避。

琳噠告訴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記者,囊腫的位置在鼻子旁邊,肉眼可見,看上去比皮膚高,摸上去軟軟的,有推動感,「從左眼下面到左鼻翼都是。這幾天一起床,就會流鼻血,這兩天臉上的傷口也很疼,我也不知道和囊腫有沒有關係。總之這些天一直處於害怕之中。」

「3月初還要做手術 害怕嗓子眼放東西」

「3月初,我又要去醫院做鼻中隔手術,但鼻骨還沒複位好,做鼻中隔手術首先要解決鼻骨的問題。看到醫院就想跑。」 琳噠告訴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記者,上次手術麻藥勁兒過後,就發起高燒,「不能吃止疼葯和退燒藥,只能冰敷來止疼和退熱,挺了一天一夜。鼻子不能呼吸,只能用嘴巴呼吸,三分鐘喝一次水,我還不能起來,這意味著,一天24小時,我睡不了覺,照顧我的人也不能睡覺。」

琳噠說,不僅如此,每次手術,醫生會在她的嗓子眼兒放一個類似擴大器一樣的東西,「清醒后,會阻礙說話,取的時候也很疼。想起手術就害怕,就連手術前的檢查,想想都覺得難以承受,一根軟管從左鼻孔穿進去,從喉嚨里出來,又穿進右鼻孔。因為我的鼻骨骨折,不好穿,即使噴了麻藥,也疼。」

琳噠說,相對於身體上的痛苦,她感覺心理壓力也很大,「每次手術,都是我媽照顧我。我媽身體不好,為了照顧我吃不好、睡不好,讓我很愧疚。」

「警方晚上通知我取報告 我想次日去被拒」

琳噠說她晚上不想睡覺,總是天快亮才迷迷糊糊地睡著,「只有早晨五六點天亮的時候,心裡才會踏實,才能睡著一會。她害怕晚上,甚至去派出所做筆錄時,只要到了晚上,就會莫名其妙煩躁,想回家,不想待在外面。」

琳噠,前兩天,警方晚上通知她去取傷情鑒定報告,「我和對方商量,想第二天白天再去,被拒絕了。當時下著大雨,沒辦法,只能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抑鬱了,一出去總覺得有人在看我、議論我。有一天和朋友出去吃飯,就覺得旁邊的人悄悄在議論我,我特別想知道他們說我什麼,可既聽不到也不好去問,結果坐立不安。我覺得太累了,就給媽媽和哥哥發了很長的簡訊,告訴我媽我的銀行卡密碼,嚇得她趕緊給我打電話。接完我媽電話,我哭了一個晚上,真覺得要堅持不住了。」

延伸採訪

律師:可做傷殘鑒定 要求精神損失難

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記者查閱資料后發現,輕傷二級是指各種致傷因素所致的原發性損傷或者由原發性損傷引發的併發症,未危及生命;遺留組織器官結構、功能輕度損害或者影響容貌。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殿學告訴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記者,該案是以尋釁滋事罪立的案,二級輕傷應該追究刑事責任。對於琳噠來說,因為是涉及刑事附帶民事賠償的案件,如果要主張精神損失賠償,法院不一定會支持。但她可以主張醫療、誤工、護理、營養、交通等費用,因為這件事情導致了一系列損失。

王殿學說,琳噠的後續治療包括後期手術、整容費用,都包含在醫療費裡面,醫療費需要整體的功能恢復正常。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有可能存在法院判決賠償后,但對方如果拒賠或者賠不起,王殿學建議,琳噠可以去申請國家救助資金,「如果琳噠對鑒定結果不認可,可以申請重新鑒定,也可以去做傷殘鑒定。」

案件回放

麗江游遭暴打 女子臉被酒瓶划毀容

1月24日晚,網友@琳噠是我在微博發帖稱,2011年11月11日,她在麗江游玩時被一群男子無端毆打,傷勢嚴重導致毀容,併發布了幾張自己受傷的照片。

1月25日中午@雲南麗江警方發布關於「麗江發生打人事件」調查情況的通報,稱主要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稱董某某(琳噠)的傷情,根據《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4.2.2條,以容貌損害或者組織器官功能障礙為主要鑒定依據的,在損傷90日後鑒定。

1月25日晚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記者連線當事人琳噠。她稱但凡對她公平一些,她也不至於這麼絕望。她本打算和男友結婚,因為這件事情和男友分手。準備開店的計劃也擱置了。

1月26日下午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記者獲悉,麗江警方到珠海給琳噠重新做了筆錄,並對其傷口做了初檢。檢查完,讓琳噠簽字被拒絕。琳噠說,她在廣州住院的時候,醫院量出她最長的傷口是6厘米,昨天法醫量的是5厘米,這讓她沒辦法簽字。

1月27日中午,雲南省麗江市政府新聞辦通報了「麗江打人事件」的最新進展:涉案的和某松等6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2月4日,麗江警方再次前往珠海去給琳噠做筆錄。

2月9號,雲南麗江市古城區委宣傳部官方微博@古宣發布通報「麗江女子被打」案件進展情況,稱6名嫌疑人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批捕。

2月11日,是麗江警方通知琳噠前去做傷情鑒定的日子,但琳噠表示,她不會去麗江做傷情鑒定。

2月12日,琳噠進行傷情鑒定

2月21日,麗江古城分局出具傷情鑒定書,鑒定琳噠的傷情為輕傷二級。

2月23日,琳噠表示正在考慮去做傷殘鑒定。

深讀

請你來爆料

歡迎小夥伴們向「深讀」提供新聞線索。渠道如下:

撥打熱線電話:010-52165216爆料郵箱:fzxwzx@fawan.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