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大通路這家店開業18年,單憑一碗豬頭湯就讓合肥人折服

大通路這家店開業18年,單憑一碗豬頭湯就讓合肥人折服

走街串巷

我們愛上一種食物的原因,比你想象中有趣,要麼是和情感有關,要麼就是食物本身的味道足以征服你。在合肥的夜晚,要是能在睡前來一碗廿鋪豬頭湯,暢快地滿足口腹之慾,才能回家睡個安穩覺。

01

合肥人對於豬頭湯的喜愛,其實從滿街的豬頭湯館中就可見一斑,這樣的美食無論是貧困也好,富裕也罷,大家都坐在一起,圍著破舊的餐桌美美的喝上一碗湯,然後各自散去。

大通路上有家冬春廿埠豬頭湯不知不覺已經有近18年的光景了,破舊的門面看得出這家老字號的年月尚久,但是並不妨礙人們對它的喜愛程度,無論何時,店裡的幾張桌子包括馬路牙子上簡單擺起的小桌椅都坐的滿滿當當,我們愛上一種食物的原因,比你想象中有趣。

02

老張每天都要購買新鮮的豬頭,雖然每天都要處理7、800斤的豬頭但多數的事情還是親力親為,為了保持品質,老張堅持沒有選擇加盟,雖然店面沒有那麼多,但是也從根源上杜絕了品質的差異。

18年如一日,燉豬頭湯的手法老張也從未變過,從我幼時起,我就一直眷戀這種味道。一口湯進入嘴裡,沒有那種味蕾瞬間展開的強烈刺激,而是有股暖流緩緩的流入胃裡,再咬上一口煮的鮮爛的豬頭肉,人生啊瞬間就圓滿了。

03

在冬春豬頭湯這裡,除了湯之外還能吃到整肉和碎肉,整肉就是整塊的精瘦肉,而碎肉則是瘦肉夾雜著筋和略微一點的肥肉。豬頭肉的做法除了燉湯之外製作的方法大體分為紅燒,涼拌和小炒,各有各的味道,但是總體來說還是偏向於合肥的口味,濃重而不油膩。

每到中午或晚上下班的時間,在冬春豬頭湯周邊居住的人與遠方特地趕來的食客,都花上十元,買一碗肉湯, 配上一碗米飯。倘肯多花一二十元,就可以點上一份炒豬頭肉,或者來份小炒,便能打打牙祭做下酒物了。

如果出到三四十元,那就能買一份上好的紅燒豬頭肉了,但周圍的居民大抵沒有這樣清閑,多數只是因為好這一口豬頭湯,平時不喝點就覺得渾身難受,一碗豬頭湯早就成了日常打卡。只有遠道而來的的,才踱進店面里,要酒要菜,坐下來慢慢地邊吃邊喝。

無論整肉也好,碎肉也罷,濃烈的肉香讓我一度懷疑是不是提前腌制過了,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後,覺得很驚喜,吃飽喝足之後,看著吃空的三碗米飯,愜意的打了一個嗝。

04

接近晌午,擁擠著坐在椅子上的人多數是大汗淋漓,狼吞虎咽,有的人來之後彷彿輕車熟路,不需再看菜單,張嘴就來整肉,碎肉,紅燒,涼拌,一副瞭然於心的樣子,老張說這樣多數的是周邊的居民。

遠道而來的人,看到菜單多數會猶豫一會,略微停頓再去問下老闆,各個肉之間的區別。據說還有會吃之人會選擇豬眼與牙白(豬牙齦),沒敢嘗試。

05

老張說開這飯店這麼多年頭,酸甜苦辣什麼都有經歷過,從18年前最開始的兩塊五一碗,到現如今的10元一碗,其實利潤還是很微薄,總有人勸他把價格再繼續提高,但是想到很多客人都成為了朋友,最終還是選擇放棄。

在現在這種一碗牛肉湯只有幾片牛肉的情況下還能要價十元,這樣大半碗都是肉的店,實在太有誘惑力了。

06

陳師傅經常到這裡來吃,甚至有時會從大鋪頭特意趕過來大快朵頤,聽陳師傅說像他這樣的人不在少數,他不是一個追求極致的老饕,但是選擇從老遠過來喝上一口肉湯我想大概不僅僅是味蕾在作祟。

已過不惑之人,對食物的追尋或許不像我們追求濃烈而刺激的衝擊,可能只是為了那一口多年以前的味道,這種頑強的固執,存在於許多來此吃飯的食客們。

作為一個開了近18年的老店,自然是有些傲氣的,這種自負和對食物的追求,在漫長的時間裡,即使在城市的角落裡被人所遺忘,但是也總會有人記得,這裡有個地方曾經溫暖過許多人的胃,在合肥漆黑的夜裡,這樣的食物讓人難忘。

之前有朋友向我吐槽版的深夜食堂,懷揣著巨大的好奇心,看了幾集,看完之後覺得這樣的深夜不屬於人,這樣的食堂也不會潛入人間,外表冷漠的人,在大排檔里兩杯濁酒下肚,然後談古論今,指點江山,或黯然神傷,獨自垂淚。

合肥的街頭有太多喝醉的男人和女人,汗水和眼淚才是深夜裡最豐富的味蕾,無論是精緻的日料也好還是做出花來的速食麵,遠不如夜晚的一碗豬頭湯來的誘人。

您等在人間的四月天,而我們只能活著凡間的四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