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17歲江蘇少女外地打工 被網友非法拘禁的24小時

17歲江蘇少女外地打工 被網友非法拘禁的24小時

原標題:17歲江蘇少女外地打工 被網友非法拘禁的24小時

2017年2月20日,郫都區安靖鎮某出租屋,記者現場探訪袁媛(化名)平時所居住的出租屋。此前,袁媛被一對夫妻在出租屋非法拘禁,並被開水燙。

「嫂子,我身上有淤血,你讓我去廁所換下衣服行不?我怕把屋子弄髒了。」得到首肯后,17歲的袁媛拿了幾件衣服,出門左轉,關上公共廁所的門。一邊聽著水聲嘩嘩地響,她一邊悄悄從門縫望外瞧。過道里一盞昏黃的燈,廁所隔壁的屋子裡傳來電視劇的聲音。

緩了幾秒鐘,確定門外無人後,她抖著手用力把廁所門抬起來免得發出聲音,再緩緩地往外推。這是2016年2月17日的晚上,17歲的江蘇少女袁媛踩著胸腔里咚咚咚咚的聲音,拔腿從3樓跑下去,跑出好幾百米遠,終於逃離這個她被毆打、拘禁了24個小時的地方。

聽信網友「擺攤一年掙一輛車」

17歲少女赴蓉打工

袁媛是2月7日晚上到的成都。6日下午3點20分,她踏上K248次列車,從淮安出發前往成都。花217元錢買了一張硬座票,除了幾個麵包幾瓶水,她已身無分文。

32個小時后,列車到達成都。站外,28歲的李飛帶著「妻子」黃麗來接她,殷切地給她買了飲料,還帶她去吃了火鍋。晚上,她在離家1700餘公裡外的蓉城漸漸睡去,耳邊徘徊的是李飛重複了幾遍的那句話:「你先歇著,明天就帶你去找工作。」

她認識李飛夫婦其實也才數月。2016年底,還在老家超市裡打工的袁媛,被朋友拉進一個微信群。群里70多個人,來自全國各地,無聊時大家在這裡吹牛聊天,在群里,袁媛認識了李飛。

「他一開始就說自己有老婆,還懷孕幾個月了。」「已婚男人」的身份讓袁媛放下了戒心,再加上李飛時常炫耀「每天擺攤都能掙五六百」讓她動了心,2017年1月,袁媛被李飛說服,從江蘇到四川來工作,「他說,一年後,我就能掙一輛車出來,風風光光地開回去。」

酒後發生關係

「你願不願意給我老公當老二?」

安靖鎮屬於郫都區管轄,地處成都西北面,屬城鄉交界地區。

袁媛租住的房子,位於安靖鎮林芝路附近。這條巷子並沒有正式名稱,兩邊的房屋幾乎都是當地人自建的四層小樓。一家「專業女子燙染會所」的店鋪樓上3米處,就是袁媛的房間窗戶。2月20日,這間已無人居住的房間拉著窗帘,看上去和周圍每個窗戶一樣平凡。袁媛和李飛兩人的房間,都在這棟樓的3樓,相距不到5米。

找工作並不順利。幾天後一個傍晚,李飛買了幾瓶雪花啤酒,和袁媛吃飯聊天後,和她發生了關係。「我喝醉了,我什麼都不記得了。」袁媛說,第二天早上醒來后,自己仍暈暈乎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發簡訊給他老婆,讓他老婆過來(這個房間)。」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小姑娘驚呆了。黃麗既沒有憤怒、打罵,也沒有掀被子「捉姦」,「她站在床邊,很平靜地問我,願不願意給李飛當老二。」袁媛拉過被子捂著臉,「我沒說話應他們」。

驚魂24小時

熱水淋、打耳光 「讓我當著他們的面上廁所」

發現一切都「不像之前說的那樣」,袁媛開始想回家了。她在心裡打腹稿,想著怎麼開口才好。還沒等她考慮好,事情的發展再次急轉而下。

2月16日晚飯後,李飛開始沖著袁媛發脾氣。「他說我沒有眼色,不會做事。說我們已經是一家人了,我不好好照顧嫂子沒良心。」當袁媛哭著說自己想回家后,李飛一杯水潑到她臉上,黃麗一個耳光扇過去,開始扭打袁媛。在接下來的10個小時里,兩人除了對袁媛拳打腳踢外,還燒了一壺熱水,從袁媛後腦處淋了下去。熱水滑過袁媛亂蓬蓬的頭髮,大部分流到她的粉紅色棉衣上。剩下的滲到頭皮,直到2月20日,還可看到紅腫和脫皮。

從16日晚上8點過到17日凌晨6點左右,這樣的打罵持續了約10個小時。17日上午,渾身濕透的袁媛脫光衣服,被要求與李飛兩人同床睡覺。自此,她失去人身自由,手機卡被拔除,微信和QQ等聯絡軟體被刪掉。除了不讓出門外,連小便都被要求在屋內當著2人的面使用痰盂解決。

脫險

迷迷糊糊地睡了10多個小時,17日下午6點過,袁媛起了床,想找機會跑。「可他們不讓我出門。」說這話的時候,已經是3天後,袁媛坐在派出所大廳里,左臉略腫,放在椅子扶手上的右手有點抖,虎口處腫得像個小饅頭。醫生的驗傷報告里,她多處軟組織挫傷,唯一幸運的是,因為被開水淋的時候穿了厚棉衣,她燙傷的情況並不嚴重。

時間回到3天前,袁媛抱著幾件衣服,想去公共廁所換衣。得到黃麗的同意后,她走進9家人共用的公共廁所,慢慢打開水龍頭「製造水流的聲音」。

過道里昏暗的燈光下空無一人。廁所隔壁的屋子傳來電視劇的聲音,斜對面就是黢黑的下樓的樓梯。老舊的廁所門開合時容易發出嘎嘎聲,她用力抬起門,一點一點往外推。

門開了。她拔腿從3樓跑下去,跑過狹窄的37級台階,跑過門口閃爍的髮廊霓虹燈。一直跑出好幾百米遠,不敢停。跑出大概1公里遠,袁媛抓住一個過路人。

當天晚上9點過,成都市民楊先生正準備坐公車回家,在犀安路88路公交終點站處,他遇到了逃出生天的袁媛。因為抱著戒心,楊先生沒把手機拿給袁媛,而是撥了號碼開了免提。由此,他聽到了袁媛哭著對朋友講述的遭遇,被控制、身份證被扣、暴打……這些字眼讓楊先生警覺起來。掛了電話之後,他撥通了110。

幾分鐘后,警方到達現場。

被非法拘禁的出租屋

12歲離家5年童工生涯

還是個未成年人,但袁媛的「工齡」已有5年。

國小畢業后,袁媛在親戚的介紹下,從淮安到常熟一家私人制衣廠,成為「制衣童工」大軍中的一員,3年時間裡,她掌握了「做一條牛仔褲的全部工序」。

在她的自述里,這3年的經歷和無數個「制衣童工」一樣,早上7點過起床上工,一直工作到晚上10點。「最開始每個月我身上只留300生活費,其他都寄回家。」在這5年的時間裡,少女袁媛就像浮萍一樣,從淮安到常熟,從常熟到北京,從北京到成都。哪裡有活干,就漂到哪裡。隨著年齡增長,她開始懵懂地明白「我不能一直做工下去」,她開始試著換工作、轉行,她想學美容、以後自己開店……

2017年初,袁媛執意要再次離家打工賺錢。幾乎在同一時間,東北人沙某化名「李飛」,帶著同樣用了化名的綿陽女友,租下成都郫都區的一間房,打開手機,他給江蘇的少女袁媛打了100元路費,說,「你來我這裡吧,一年就能掙一輛車回去」。

最新進展

女嫌犯並未懷孕2名嫌犯已被刑拘

現在,袁媛被安排暫住在某農家樂里,她已拿回了自己的手機和身份證,重新下載了各類軟體,並開始搜索近期回家的火車票。2月22日,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自稱「懷孕4個月」的女嫌犯黃麗,經醫學檢測並未懷孕。目前,李飛和黃麗兩人都已被警方刑拘,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