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房價的漲跌塑造了公積金的門檻

房價的漲跌塑造了公積金的門檻

大學畢業生買不起房怎麼辦?多地出台政策解決大學畢業生買房難題。武漢、成都、長沙、合肥、南昌等5省會城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近日在武漢召開聯席會,就自由職業者和在校大學生自願繳存使用公積金等議題達成合作行動計劃(據4月16日《新京報》)。

公積金的好處不言而喻,貸款利息比商貸低,而繳存的年限越長,則貸款的額度就越大。從這個角度來看,如果大學生從大學就開始繳存公積金,等到了工作的時候,就可以獲得更大的貸款額度。這就是這件事情的優勢所在。

方案看上去很美,但這裡有幾個問題。首先是新聞里沒有交代公積金的繳存方式。我們知道,正常的住房公積金繳存是個人繳納一部分,單位繳納一部分。那問題來了,在校大學生和自由職業者繳納公積金,有單位配套繳納嗎?新聞里並沒有給出答案,但這個問題又很關鍵。因為如果沒有單位配套繳納,這繳納公積金不就變成存款了?要知道,公積金貸款利息低,存款利息也低啊,把錢存在這裡很不划算。

大學生繳納公積金會不會收益,還有一個關鍵問題就是等到畢業之後能不能支付起購房的首付款。因為公積金貸款利息比商貸要低,所以為了避免發生次貸問題,公積金的首付比例要高於商貸。一般來說公積金首付比例都要達到房價的30%,最低也會達到20%。

結果就是,如果大學生畢業后拿不出這筆首付款項,那早繳幾年還是晚繳幾年也就區別不大了。咱們不妨算個賬,就拿武漢做例子。武漢市面積在144平方米以下的住房,最低公積金首付比例是20%。假如我們購買一個面積100平方米的住宅,按照今年3月份武漢住宅的均價15000元計算,這住宅的價格就是150萬元,那它的20%就是30萬元,這可能就把很多人擋在首付門檻之外。而如果使不上公積金,那公積金豈不是就變成了低息存款了?

實際上這也是公積金被很多人質疑的地方,因為有個首付門檻,所以用得上公積金的其實都是中產以上家庭,而底層民眾往往因為交不起首付而無法受益,那最終就變成了大多數人補貼少數人的局面。國家審計署曾發布數據顯示,2005年住房公積金個人貸款的44.9%發放給了排在繳存額前20%的高收入人群,而排在繳存額后20%的低收入人群僅得到3.7%的貸款。

所以大學生要想在這項政策里受益,就得滿足兩個條件,家庭有條件給在校子女繳納公積金,家庭還得有條件給子女繳納公積金貸款的首付款。這其實就是一個條件,家庭經濟狀況得不錯。我不清楚能夠滿足這個標準的大學生比例是多少,但恐怕這項政策不會是普惠的。

用不上的公積金就失去了保障的意義,變成了雞肋,甚至還帶來了隱性的不公平。該如何解決呢?有人建議乾脆取消算了,還能減輕點企業負擔;有人建議降低首付比例,讓更多的人用上公積金。前面我們說了,降低首付比例會帶來次貸問題,而直接取消公積金,這麼大的盤也不是輕易改得動的。其實在算武漢那筆公積金賬的時候我就在想,假如武漢的房價不是15000而是10000元,甚至是5000元,情況又會如何呢?那公積金首付款就直接變成了20萬元或是10萬元,所以也許最根本的問題在於,房價太高了。

房價到底多高算合理,這個價格只有競爭的市場才能夠給出。但的房地產市場競爭並不是那麼充分。有兩個因素顯著地推高了房價,一個就是土地供應短缺,另一個就是熱錢太多,這就造成了嚴重供不應求的局面,尤其在一二線城市更是這樣,房價又怎麼能不高呢?

高企的房價,讓房地產市場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吸引著更多的資金和勞動力。此消彼長,深受其害的就是的實體經濟,房地產不僅從實體經濟這裡奪走了投資,還通過高工資奪走了勞動力,實體經濟正在失去發展的空間。而一個國家的財富,只能建立在扎紮實實的實體經濟之上,而不可能建立於泡沫之上。

同樣,高房價也扭曲了青年人奮鬥的方向,是為了夢想而奮鬥,還是為了房子而奮鬥?這是個問題。當苦苦奮鬥獲得的收入輕易地被房價所吞噬,這讓人情何以堪。事到如今,房子已經成為了人安全感的來源,它關係著你能否在一座城市落腳,能否獲得理想的婚姻,你的子女是否能夠獲得優良的教育資源。

當一棟房子佔據了人太多的金錢和精力,我們還有餘力去談創新,去談夢想,去談愛情嗎? 西班牙《世界報》曾經這樣評價年輕人和房子的關係:的高房價,毀滅了年輕人的愛情,也毀滅了年輕人的想象力。 他們本可以吟誦詩歌、結伴旅行、開讀書會,去支教做公益,或者冒著失敗的風險去創業。 但現在,年輕人大學一畢業就成為中年人,像中年人那樣為了柴米油鹽精打細算。他們的生活,從一開始就是物質的、世故的,而不能體驗一段浪漫的人生,一種面向心靈的生活方式。

本報評論員 牛角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